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吉大港血腥之夜
  1975 年11 月7 日凌晨,孟加拉国首都达卡街头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四天以前,亲苏联的陆军参谋局长哈立德·穆什拉夫发动了一场政变,将陆军参谋长齐亚·拉赫曼逮捕入狱。今天,齐亚·拉赫曼的部队又发动了一场反政变,挫败了政变集团的阴谋。他们打开了国家监狱的大门,放出齐亚·拉赫曼将军。

  反政变部队占领电台后,齐亚·拉赫曼在广播里郑重向全国宣布:“在目前形势下,孟加拉人民、陆军、海军、空军、步枪队、警察、自卫队和其它人要求我作为军事管制执行官和孟加拉国陆军参谋长,暂时接管国家权力。”

  齐亚·拉赫曼1936 年出生于孟加拉博格拉县的一个穆斯林家庭,学生时代,他非常喜欢体育运动,尤其是喜爱足球、拳击和网球,锻炼出一副强健的体魄。17 岁高中毕业,便参军入伍,开始了戎马生涯。参加过印巴战争,当时孟加拉国还属于东巴基斯坦。

  1971 年3 月,东巴基斯坦爆发反对叶海亚军人集团的战争。3 月25 日,已经晋升为陆军中校的齐亚·拉赫曼在吉大港举行了起义,宣布脱离巴基斯坦,成立独立的孟加拉国。建国以后,他受到总统穆吉布·拉赫曼的重用,被授予准将军衔,出任陆军副总参谋长。后来的几年中,这个国家又连续发生两次政变,最后是齐亚·拉赫曼出来收拾局面。

  1977 年4 月,总统赛义姆因健康原因辞职后,齐亚·拉赫曼得到绝大多数的选民的支持,当选为孟加拉国总统。两年后,他宣布结束军管,他本人也退出军界,完成了孟加拉国向文官政府的过渡。

  齐亚·拉赫曼总统生活简朴,不吸烟,不喝酒。他办事讲究效率,他对外奉行不结盟政策,以外交活动家的姿态频频出访,加强与邻国的关系。在国内,他经常到偏僻的农村巡视,关心人民的疾苦,对不能尽职的地方官员则非常严厉,因此有人称他为“仁慈的独裁者”。他不仅自己常到远离达卡的省份主持省政会议,还敦促地方官员走出办公室,深入基层了解情况。为了根除贪污,他要求议员、高级文官公布私产,并率先公布自己的财产。为保持与军队的关系,他一直在军营安家。在孟加拉国人民的心目中,齐亚·拉赫曼树立了一个“有力、诚实和献身的领袖”形象。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支持齐亚·拉赫曼,陆军驻吉大港第24 师师长曼苏尔·艾哈迈德少将对总统的不满至少可以追溯到1977 年。那时,齐亚·拉赫曼改组三军,免去了曼苏尔在陆军总部主管作战、情报、通讯的参谋局长职务,并把他调往吉大港任第24 师师长。曼苏尔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此后,他就开始酝酿政变的阴谋,扩充实力,安插亲信,网罗对总统不满的分子。为了避免三军情报局派情报官来他的部队工作,他严令第24 师情报处下属的单位一律要向他负责,不许超越上级。

  孟加拉国独立以后,三军内部存在一股被称为“自由战士”的势力,形成这股势力的人都曾参加过孟加拉国独立解放战争,他们居功自傲,对自己的地位不满足。曼苏尔利用这股势力,在军内挑拨,说拉赫曼排挤“自由战士”,重用从巴基斯坦派遣返回来的孟加拉籍军官,以煽起对拉赫曼的不满。

  曼苏尔经过三年处心积虑的经营,使24 师的规模大大超过了其它各师,实力相当于陆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这个师一共有四个旅,其中三个旅的旅长都是他的亲信。团营一级指挥官和参谋都由“自由战士”派军官担任。因而曼苏尔自以为羽毛丰满,可以行动了。

  1980 年12 月,在他的直接指挥下,第69 旅旅长穆赫辛丁准将、第305 旅旅长纳瓦兹上校、第65 旅旅长拉希德上校及曼苏尔的侄子马布波中校等亲信,制定了企图扣押和杀害拉赫曼总统的第一个行动计划:利用总统出席12 月20 日的吉大港军事学院学员毕业典礼的机会。袭击总统住所。后来因为执行这一任务的第10 团未能及时到位,行动计划流产了。

  一计不成,又施一计。

  1981 年初,曼苏尔及其亲信计划趁2 月在科克斯巴扎举行三军演习之机,将前来观看的总统和三军参谋长抓起来,逼总统交权。但这一计划也没得逞。

  1981 年5 月初,曼苏尔突然接到拉赫曼总统发来的命令,调他回达卡任国防参谋学院院长一职。接到命令后,曼苏尔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明白这样一来,他手中的兵权将被解除,如不立即下手,他的整个“总统梦”恐怕就要永远成为泡影了。

  曼苏尔召集亲信紧急磋商,决定立刻发动兵变。他一面故意拖延执行调令,一面加紧作政变准备。他秘密调集4000 名忠于他的嫡系部队留驻吉大港营地,以便随时出动。并公开宣布将在5 月份进行夜间训练,实际上是搞政变演习,同时也可以为政变之夜打掩护、麻痹军政各方。此外,他把一些认为不可靠的军官调离吉大港,去其它防区值勤或强令他们到外地休假。

  5 月中旬,曼苏尔专门派遣亲信穆蒂乌尔中校去达卡,同总统的私人参谋马夫兹中校进行秘密联系。这两个人是旧日的好友,他们在一起无话不谈。

  密谈中,穆蒂乌尔透露了曼苏尔的政变计划,要求马夫兹中校给予支持,并提供总统的行踪和日程。

  马夫兹欣然同意加入政变集团,并透露总统将于5 月27 日去吉大港巡视。

  穆蒂乌尔果然不虚此行,兴高采烈地返回吉大港,向曼苏尔作了汇报。

  政变前,国家情报部门已经注意到吉大港有些不祥之兆,保卫部门为总统安全着想,曾建议总统取消吉大港之行。齐亚·拉赫曼认为不至于有多大危险,吉大港是他常去的地方。他说:“如果曼苏尔敢下毒手,他也没有好下场,肯定会被人民处死。”临行前,拉赫曼略加思索,指示:在他到达吉大港时,曼苏尔不必参加迎送。

  消息传到曼苏尔耳朵里,他认为事情可能已经败露,没有退路,不如来个“先下手为强”。

  吉大港位于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东南,在卡拉富利河下游的右岸,人口近90 万,是这个国家的第二个大城市,有“孟加拉湾门户”之称。孟加拉海湾波光粼粼,沿岸山丘草木茂盛,寺院和尖塔掩隐在椰林之中,自然环境优美。作为全国最大的海港城市,吉大港市在孟加拉国经济生活中有着重要地位。

  5 月29 日上午9 时,齐亚·拉赫曼乘坐专机离开达卡飞往吉大港视察。

  总统一行住在政府宾馆。刚住下来,曼苏尔的亲信穆蒂乌尔就打电话给总统私人参谋马夫兹中校,用暗语告诉他当天晚上动手,希望他里应外合,暗中投敌的马夫兹自然一口答应。

  午后,曼苏尔及其亲信做完星期五伊斯兰聚礼后,又开了一次碰头会,再次研究落实了谋杀总统的行动计划和部署。曼苏尔听取了有关政变各项准备工作的汇报后,认为,由于有了内线接应,就没有必要兴师动众使用大部队,而改用从“自由战士”中挑选出来的可靠分子组成突击队去执行任务。

  最后,曼苏尔斩钉截铁地说:“现在,行动的时刻已经到来。你们怎么搞,使用什么家伙,我不管。我本人已下定决心,不成功,便成仁!”

  那天,齐亚·拉赫曼的活动安排得十分紧凑。他上午抵达吉大港后不久,就在宾馆召集执政的民族主义党部分常委开会,会议一直继续到下午2 时,接着,他分别会见了当地的社会名流。晚上,他处理完急件后便上床入睡。

  他准备次日飞回达卡。

  政府宾馆属于市区范围,安全保卫工作归当地警察负责。按规定在总统下榻期间,要派166 名警卫人员和便衣特工守卫,但在马夫兹的授意下,那天的警卫人员减少了三分之二,只有57 人。夜间,马夫兹还撤走了二楼总统卧室门口的两名随身警卫,为政变集团谋杀总统扫清了障碍。

  这一夜相当闷热,本来繁星灿烂的天空突然布满了乌云,雷声轰隆,电光闪闪,接着便是瓢泼般的暴雨。急骤的雨点敲打着屋顶、树林和路面,天黑得像要塌下来似的。

  凌晨3 点30 分,在暴风雨和夜色的掩护下,由16 名曼苏尔亲信军官组成的突击队,分乘三辆汽车,从第24 师师部出发,直奔宾馆。他们分成三个小分队:第一分队埋伏在宾馆附近,负责切断向外的通道;另外两个小分队向宾馆大门内发射了几枚火箭筒,墙壁被炸开几个大窟窿。突击队员趁硝烟弥漫之际冲了进去。第二分队迅速占领底层,第三分队则冲上二楼,打死了楼上的警卫。

  穆蒂乌尔中校率先奔向总统的套房,猛击房门。齐亚·拉赫曼镇静地打开门,挺身面对叛乱分子,厉声责问:“你们要干什么?”穆蒂乌尔手中的冲锋枪“达达达”地响起来,总统应声倒地,随即便咽了气。

  在这次夜间行动中,总统随行人员和警卫人员伤亡28 人,突击队员只有两人受伤。

  曼苏尔·艾哈迈德和他的亲信得知突击队轻而易举地得手,总统已经死了,当时欣喜欲狂。曼苏尔立即下令部署防范措施,增援战略据点,控制电台、机场和港口,切断通向达卡的石油供应和部分通往达卡的道路。

  5 月30 日上午8 时,曼苏尔召集吉大港当地高级军政要员,通报总统已经被杀,要求他们支持以他为首的“革命委员会”。大部分官员迫于威胁,表示拥护曼苏尔,唯独海军和空军方面的领导人没有表态。

  9 时整,吉大港广播电台正式宣布齐亚·拉赫曼已死。以曼苏尔少将为首的“革命委员会”接管政权,废除原有宪法,解除议会和内阁,对全国实行军管。此外,吉大港电台还广播了一项公告,说曼苏尔已“命令”解除陆军参谋长侯赛因·穆罕默德·艾尔沙德中将和其他八位将军的职务。公告动员各地驻军“起义”,准备进军达卡,夺取最高领导权。

  在这之前,在达卡的陆军参谋长艾尔沙德中将获悉总统遇害的消息,立即通告总理、副总理和内阁部长等政府领导人。他们一起赶往陆军医院,请住院养病的副总统阿卜杜勒·萨塔尔出院代理总统职务,主持政府工作,平息曼苏尔暴乱。

  75 岁高龄的萨塔尔闻讯后,立即召开内阁和三军首脑紧急会议,讨论对策。他们决定采取政治攻势和军事压力并举的方针,力促第24 师内部分化,迫使曼苏尔投降。

  三军首脑和准军事的步枪队首脑、警察总监都表示效忠达卡政府,各政党也都纷纷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曼苏尔发动叛乱、杀害总统的可耻行为。代总统萨塔尔在达卡电台多次命令叛乱者必须尽快投降,否则武装部队将对他们采取“最后行动”和“最严厉的措施”。萨塔尔还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达卡等主要城市实行宵禁。中断一切对外联系,关闭领空。

  陆军参谋长艾尔沙德一面调兵遣将,准备反击。一面发表广播电视讲话,宣布吉大港驻军司令曼苏尔和他的四名旅长从军队中除名。呼吁叛乱部队士兵离开吉大港兵营,到附近的其他部队兵营报到。他保证:反叛的军人只要自首,都会有“完全安全的保障”。

  艾尔沙德的讲话通过卡达电台反复播放,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叛军士气很快就土崩瓦解了。5 月30 日,也就是发动政变的当天,第24 师已有三个团向政府投诚。炮兵团、第305 旅等部队也相继倒戈。

  5 月31 日上午,政府向叛军发出最后通牒。下午,第24 师下级军官和士兵已经失去控制,开始不听指挥了。政变集团头目开始惊慌起来。晚上,曼苏尔通过电话向达卡陆军总部联系,表示愿意同政府和平谈判。陆军总部断然拒绝和谈,命令他无条件投降。政变集团头目见大势已去,便各自开始择路而逃。

  6 月1 日凌晨2 时,曼苏尔携带家眷,乘汽车向吉大港山区的孟、印、缅边境仓皇出逃。政府军开进吉大港,以50 万塔卡(约合3 万美元)悬赏缉拿叛乱首领曼苏尔——不论死活。

  下午4 时,吉大港警察在居民的配合下,在吉大港东南40 英里靠近缅甸边境的法蒂查理村的一片茶园里抓获了曼苏尔。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一名旅长和一位上校。当晚,曼苏尔被押到吉大港兵营,被一群怒不可遏的战士开枪击毙。到此为止,以刺杀齐亚·拉赫曼总统为开端的短命政变宣告彻底失败。

  5 月31 日,首都达卡上万名悲痛的群众冒雨来到达卡体育场,为已故的齐亚·拉赫曼总统祈祷。所有的政府领导人,包括反对党的领导人都参加了这次祈祷会。代总统萨塔尔宣布将为齐亚·拉赫曼举行国葬,下半旗致哀40 天。

  6 月1 日下午,正当叛乱首领在茶园内被抓获的时候,政府军在离吉大港约24 英里的工程学院附近一座挖得很浅的坟墓里,取出了齐亚·拉赫曼总统的遗体,并立即用飞机运到首都达卡,经过处理后,把遗体停放在议会大厦。

  这一天,达卡数十万群众拥上街头,悼念齐亚·拉赫曼。人们把鞋脱掉拿在手里,赤脚走路以表示对死者的敬意。一英里长的吊唁队伍蜿蜒在议会大厦周围。已故总统弹痕累累的遗体,平躺在鲜花簇拥的木棺内。

  6 月2 日,孟加拉国以最高军礼为齐亚·拉赫曼下葬,遗体被埋在政府大厦附近的月牙湖畔。

  参与政变的军人头目除了3 人被打死外,另有17 人在押。政府组成一个以阿卜杜勒·拉赫曼为首的特别法庭,审讯那些对杀害总统负有刑事责任的军人。1981 年7 月10 日,包括穆赫辛丁·艾哈迈德准将在内的25 名军官在吉大港接受军事法庭审讯。9 月23 日,12 名参与政变的军官以“反政府叛乱罪”被处决。

  (孙石夫)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