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朴正熙血溅宫井洞,佚名-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朴正熙血溅宫井洞
  1979年10月26日这一天,南朝鲜首都汉城,天高云淡,秋风送爽。

  由于已是深秋,天黑得比较早,偌大的汉城早已闪烁起万家灯火。总统府所在地青瓦台,更是灯火辉煌。

  朴正熙总统一行抵达情报部宫井洞宴会厅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正好指着18点零5分。

  出来迎接朴正熙的,是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和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

  寒暄之后,几个人同时进了餐厅。朴正熙很喜欢这个地方。这是一座两层楼的建筑物,外面围墙约3米高,顶端是白色锋利箭头和金属栏杆,墙外戒备森严。园内花木繁茂,中间还有一个绿波荡漾的养鱼池。一切都很安静,服务人员连走路都是蹑手蹑脚的,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朴正熙每次各地巡视归来,总要来这儿吃喝玩乐,以消除疲劳。

  朴正熙今天在来宫井洞之前,实在没有痛快过。清晨,他离开青瓦台,前往忠清南道唐津郡,出席插桥湖落成典礼,为防潮堤剪彩。典礼搞得热烈而隆重,宾客很多,对朴正熙来说,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象征性的行动罢了。他心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接着就是参加插桥湖纪念塔揭幕式。开始,朴正熙面带微笑,电视台的摄像机对准了他。当他拽动揭幕的绳索时,偏偏纪念塔上的罩布仅仅揭开了一半,真让人扫兴。朴正熙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于是,他匆匆地和参加揭幕式的官员和议员一一握手,便乘直升飞机离开了现场。

  朴正熙乘直升飞机飞往道高温泉观光宾馆,打算在那里吃顿午饭。不料直升飞机在宾馆的前院降落时,又无辜地伤害了一条生命。原来这温泉观光宾馆是个避暑旅游胜地,宾馆为增添野趣,饲养了一些驯良可爱的动物,以供旅游者逗趣玩赏。当朴正熙的直升飞机降落时,发现发动机的巨大噪声和螺旋桨卷起的狂风,使一只从未见过这种“怪物”的獐子惊恐万状。它狂蹦乱跳,左冲右突,最后跌撞而死,看来怪可怜的。宾馆负责人再三向朴正熙道歉。朴正熙虽说没什么责备,但心里总有些不愉快。

  就在朴正熙吃完午饭将要离开时,第三个事故又发生了:直升飞机出了故障。驾驶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排除了故障,但终归是耽误了朴正熙归途的时间。

  接二连三的不祥之兆,使相信迷信的人认为,今天对于朴正熙来说,恐怕不是个好日子。

  朴正熙一行于13点30分抵达青瓦台,到这时,他的心情才稍为轻松一些,总算是平安地回到他的官邸了。

  朴正熙哪里料到自己已死到临头!下午16点钟,总统警卫室长车智澈给金载圭打电话说:“您是金部长吗?今晚总统阁下要在宫井洞餐厅和您共进晚餐,望您准备一下。”金载圭一听大喜,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个刺杀朴正熙的计划已在他脑子里迅速形成。

  金载圭为什么要刺杀朴正熙呢?这事说来话长。这金载圭和车智澈一样,都是朴正熙的亲信。54岁的金载圭精明能干,一生大部分时间干情报工作,被认为是情报专家。他和朴正熙既是同乡,又是同学,关系非同一般。

  到军中服役后,他始终追随朴正熙。朴正熙上台后,把他看成左膀右臂,对他委以重任。1968年至1971年,他任命金载圭为陆军保安司令。1976年又让他出任中央情报部部长。

  金载圭主持中央情报部后,由于情报部名声很臭,他尽量限制它的过分活动。他自己也不像前几任部长那样飞扬跋扈,横行霸道,而是尽量少出头露面。据说,当时美国政府对朴正熙越来越不满,乃至失去了最后的信心,美国中央情报局向金载圭透露了美国政府的不满,但对金载圭的政绩却表示赞扬。

  金载圭仗着有美国支持,便有恃无恐,开始抑制朴正熙的内外政策。金载圭代表了朴正熙集团内部“稳健派”的主张,强调从修补现行政策着手,采取较温和的方法,缓和内外的不满和反抗。金载圭自恃与朴正熙是老同乡、老同学、老战友,因而坦率直言,慷慨陈词,结果引起了朴正熙的猜忌和不满。从此,金载圭的地位逐渐为车智澈取代,总统侍从室开始凌驾于情报部和军队之上。车智澈成为地地道道的南朝鲜第二号人物,朴正熙的接班人。

  车智澈其实是个不学无术的大老粗,小学毕业后再没受过教育,也没有政治经验。但他有一手好枪法,被朴正熙看中,从1974年8月起任总统警卫室长。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秘密场所,这个剃着光头的彪形大汉总是紧随朴正熙身后,形影不离。车智澈4年效忠的结果,换来了朴正熙的格外宠爱和绝对信任。这一来,车智澈已不满足于只当那有职无权的“家奴”了。他下决心插足政治,锄掉朴正熙身边的重臣。

  车智澈先把当了8年总统府秘书长的金正濂赶出青瓦台总统府,又控制了守卫部队和空降兵特种部队,还把陆军总参谋长郑升和管辖的首都警备队的指挥权夺了过来。郑升和虽身为陆军总参谋长,却调不动汉城部队的一兵一卒。眼下,最后一个对手金载圭也不受朴正熙信任了,而车智澈则是无事不管,无事不问,把政策建议和人事任免大权抓在自己的手中。任何人要见朴正熙都要通过他。即使是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不经他准许,也见不到朴正熙。金载圭就更不用说了。

  三天前,即10月26日,金载圭获悉准确情报,南朝鲜五大城市29日将掀起比16日示威游行规模更大的反朴正熙浪潮。16日那天,釜山市工人、学生、职员和市民的示威游行队伍袭击市政厅和执政党党部,捣毁了警察所,烧毁警车,还用自制枪支、燃烧瓶攻击军警。金载圭明白,比16日示威游行规模更大意味着什么,于是驱车直奔青瓦台向朴正熙汇报。不料被车智澈挡了回去,说:“对不起,总统没有传见你,我不能让你进去。”

  金载圭历来不把车智澈放在眼里,但事关重大,只好强压怒火,说:“你立刻去通报总统阁下,我有重要情报。”车智澈鄙夷地说:“过时的情报吧?”

  金载圭拔脚就往里冲,正在这时,车智澈的身后传来了朴正熙的斥责声:“成何体统,都跟我进去说!”进到屋里,朴正熙阴沉着脸问他:“什么事啊?”

  金载圭报告说:“总统阁下,有情报证实:10月29日全国五大城市可能发生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朴正熙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有什么措施、方案啊?”

  金载圭一咬牙,决心直言面谏:釜山事件是由于对维新体制的反抗、政策的不信任以及物价飞涨、增税的不满而引起的,这一情况可能波及全国各大城市。所以应从根本性的政策方面采取措施。

  朴正熙听完金载圭慷慨陈词后,提高声调问道:“就是说你赞成在野党的政见罗?”金载圭默言以对。朴正熙拍着桌子大发雷霆说:“谁敢闹事,格杀勿论!如果再出现类似釜山的事态,我就下令开炮,像当年拿破仑一样,让他们全部暴尸闹市!”车智澈在一旁火上加油,附合着道:“柬埔寨杀了300万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杀他一二百万示威者,看他们怎么样..”

  金载圭怒视一眼车智澈,继续对朴正熙说:“总统阁下,高压政策如筑堤拦水,不如疏浚水道,缓和矛盾,否则..”朴正熙勃然大怒说:“放肆!

  今年以来发生了多少事,新民党议员的集体辞职,釜山、马山的市民暴动..都是因为你事前毫不知晓,事后又不能坚决镇压造成,你的情报部都是干什么的?”

  朴正熙驳回了金载圭的建议,声色俱厉地责骂金载圭的无能。金载圭只得忍气吞声,悻悻地离开了总统府。他走后,朴正熙颁布戒严令,动员大批军警,镇压人民和在野的民主人士,授权车智澈起草改组内阁计划,准备拿出他“舍车保帅”的拿手好戏。车智澈当然领会主子意图,大笔一挥,就把金载圭、金桂元一笔勾销了..金桂元了解到车智澈改组内阁的计划,很快告诉了金载圭。他知道能够改变计划的只有金载圭一个。金载圭听这消息后,深感自己同朴正熙、车智澈的斗争,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除了置对方于死地之外,别无其它选择。

  他又想到美国国防部长布朗透露美国想“换马”的暗示,他于是下决心干掉朴正熙和车智澈。

  就在金载圭接了车智澈的电话,知道朴正熙要来宫井洞吃晚饭的消息后,金载圭立即打电话给陆军总参谋长郑升和,请来宫井洞吃晚饭。他电话中没告诉他朴正熙要来的事。接着,他又给中央情报部次官金正燮打了个电话,说:“今晚我已约定与郑参谋长在宫井洞办公室里晚餐,可是由于总统阁下光临,我不能相陪,望你代我陪郑参谋长进晚餐,待总统阁下离去后,我马上去相陪。”随即他找到了自己的几个亲信,作了一番交代。就这样,金载圭以最快的速度作好了刺杀朴正熙和车智澈的安排。

  此时,中央情报部的餐厅里,宴会的气氛正热烈。两名艺妓弹着吉他,软绵绵的琴音,使餐厅里的一切显得格外柔和轻松。金载圭表面若无其事,陪着朴正熙和车智澈谈话说笑,但心里却像拉开了弓,绷得紧紧的。

  朴正熙的5名贴身警卫,在朴正熙、车智澈进入餐厅后就由中央情报部部长随行秘书朴兴柱接待,安顿在会客室。因为职责的原因,警卫人员要分班进餐。金容太、朴相范和金镛燮三人先到和餐厅相连的厨房吃饭,会客室里只留下警卫处长郑仁炯和副处长安载松二人听候差遣。朴兴柱一反常态留在会客室和他俩聊天。

  18时55分,金载圭第一次离开座席,来到厕所,随后又观察了周围的动静。5分钟后返回餐厅刚坐下,车智澈正在那里指责情报部的无能。金载圭怒火中烧,但强忍着,心里在骂:“浑小子,你离死不远了!”

  19时10分,金载圭借故第二次离开餐厅。他快步来到距餐厅50米远的办公室,见到了如约而来的郑升和,金正燮正陪他吃饭。金载圭以抱歉的口吻对郑升和和金正燮说:“我正在同总统阁下吃饭,望二位稍等片刻。”接着又补充说:“我吃完饭后,马上就来,请二位务必等候。”

  金载圭在返回餐厅途中,召见了他的两个助手:中央情报部礼宾处长朴善浩和自己的随行秘书朴兴柱。他对两人说:“国家沦亡,我们也无法生存,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今天我要干掉他们,你们听见第一声枪响,便立即解决他们的警卫员,明白了吗?”

  一听这话,朴善浩和朴兴柱颇感突然,有些迟疑。金载圭接着说:“这里有郑总参谋长和情报次长,你们怕什么?”朴善浩和朴兴柱一听这话,心想既是手握军权的郑升和已参与,我们怕什么?便表示愿意死心塌地执行计划。

  朴善浩想了想,向金载圭提议说:“总统阁下的警卫员有5 名之多,另找机会怎么样?”金载圭说:“你们挑选三名精明强干的人来支援我,今晚我要把他们全部干掉!”朴善浩提出要求说:“那请给我们30 分钟的时间。”

  金载圭点头答应,叮嘱说:“准备完毕,马上通知我。”

  朴善浩和朴兴柱两人领命,分别找随行警卫李基柱和司机柳成玉布置任务。朴善浩负责解决在会客室的郑仁炯和安载松;朴兴柱带领李基柱和柳成玉来到了厨房的后面,钻进停放在那里的轿车,伺机干掉厨房里的金容太、金镰燮和朴相范。

  金载圭布置完毕,回餐厅就坐,只见席上气氛轻松,朴正熙和车智澈、金桂元边看电视边说话。

  19 点33 分左右,餐厅厨房长南孝周端着酒肴走进餐厅,将酒肴一一放好后,走近金载圭说:“朴处长要见您。”

  金载圭第三次走到餐厅的一个房间,朴善浩低声报告说:“都准备好了。”

  金载圭满意地点点头,再次提醒朴善浩,以厅内的第一声枪响为讯号。然后,他疾步来到二楼他的办公室,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枪,插入右腰,用外衣包好,再次回餐厅就座。

  金载圭坐稳后,突然语气强硬地对朴正熙说:“阁下搞政治要顾全大局啊!”接着又指着车智澈:“您带着这种废物搞政治,能搞得好吗?”说着,从腰间拔出手枪朝车智澈就是一枪,然后站起来朝朴正熙打了一枪。

  开第一枪时,金载圭只是坐着,没来得及瞄准,子弹只是钻透了车智澈的右手腕。车智澈到底是军人出身,他随即本能地就地一滚,趁金载圭朝朴正熙开枪之际,站起来逃到厕所躲避。坐在首席的朴正熙被第一枪吓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没来得及躲闪,就被金载圭的第二枪击中胸膛,子弹穿身而出,身子倒向左侧,伏在一个艺妓的膝上。朴正熙哎唷哎唷地呻吟着,两名艺妓惊慌地扶起倒下去的朴正熙,用手掌堵住鲜血直涌的前胸和后背伤口,问道:“阁下,怎么样?”朴正熙闭着眼,忍着疼痛说:“我没有关系。”

  说着耷拉下身体。

  这时,金桂元已冲进餐厅。

  餐厅里枪声一响,说时迟,那时快,朴善浩提着手枪一个箭步窜入会客室,郑仁炯和安载松还没来得及掏出手枪,就被朴善浩击毙。在厨房后门口轿车里等待行动的朴兴柱三人,听到餐厅里传来枪声,打开车门,冲到厨房,不容分说就朝厨房里射击。朴正熙贴身警卫金容太、金镛燮毙命,朴相范身受重伤,跌倒在地。

  再说金载圭将朴正熙打倒后,再次扣动扳机朝逃向厕所的车智澈开枪,可是,手枪恰恰这时卡壳了。金载圭把枪扔在地上,跑出餐厅,在花园里遇到了朴兴柱,朝他喊道:“快把枪给我!”可是朴兴柱的子弹打光了。金载圭正要返回餐厅,恰好遇到从会客室跑出来的朴善浩。金载圭上前夺过朴善浩手中的左轮手枪,再次跑回餐厅。

  躲在厕所里的车智澈,见餐厅久无动静,以为金载圭已经离去。他跑出厕所,一边跑一边喊:“警卫员!警卫员!”真是冤家路窄,他刚跑到餐桌前便与冲进餐厅的金载圭相遇。车智澈慌不择路,转身窜进餐厅的角落,躲在一个橱柜的后面。金载圭举枪射击,子弹穿透厨柜击中年智澈腹部,车智澈惨叫一声,扑倒在地。金载圭绕过餐桌,发现朴正熙还没咽气,就把手枪抵住他的头部开了一枪。这家伙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便一命呜呼了。

  两个艺妓惊恐万状,怕金载圭杀红了眼,连她们也干掉,便连忙放下朴正熙,分头逃走。她们躲过了这场灾难,成为这次刺杀朴正熙的现场目击者。

  朴善浩取来了一支Ml6 自动步枪,分别向倒地的安载松补了一枪,向郑仁炯补了两枪。然后,又来到厨房向倒在地上的金容太、金镛燮和朴相范进行扫射。受了重伤依然倒地的朴相范却没中弹,侥幸得生。最后,朴善浩来到餐厅,发现车智澈尚未咽气,仍在呻吟,又朝他补了两枪。金载圭出屋时还没来得及穿鞋子,此时仍赤着脚,他衬衣上满是鲜血,再次从餐厅里跑出来,在门口遇上金桂元。金载圭说:“我说干就干,现在已经全部结束了。”

  金桂元急促地问:“这个场面可怎么收拾?”金载圭说:“你说总统阁下因过度疲劳昏倒了就是。”

  金载圭急急忙忙地跑向郑升和和金正燮吃饭的地方,一边高喊:“车在什么地方?把那个房间的客人接出来!水!水!水!快拿水来!”他的警卫闻声端了水来,他接过一饮而尽。

  金载圭一把抓住郑升和的臂膀说:“参谋长!发生大事了!”不等郑升和开口,便把他拉向门口,推他上车。郑升和见金载圭神色慌张,大汗淋漓,浑身血迹,而且又赤着脚,莫名其妙,忙问:“发生了什么事?”金载圭说:“快上车吧,上车后再说。”郑升和满腹狐疑上了车,坐在金载圭专车的后座中间。金载圭上车后坐在他的右边,郑升和左边的是金正燮,朴兴柱侧坐在司机旁的前座。

  郑升和似乎感到受了挟持,他追问金载圭发生了什么事,金载圭只是说:“出了大事。”小轿车飞快地向中央情报部总部所在地南山奔驰而去。郑升和一再追问究竟出了什么大事,金载圭伸出右食指一弯,做了个狙击的动作,示意朴正熙已死。郑升和急问道:“总统阁下死了吗?”金载圭答道,“肯定死了。”郑升和再没作声,内心却盘算着:总统毙命已是既成事实,杀总统的金载圭身为中央情报部长,拥有巨大的组织力量和权势,其背后又有美国作后盾,他无疑是新的铁腕人物。权衡利弊,郑升和要下决心协助金载圭,想法设法让他成功,使他成为新的权力中心。

  郑升和问金载圭:“往哪儿去?”

  金载圭回答说:“到情报部去。”

  郑升和考虑到在这样的紧急关头,万一需要动用武装力量,指挥起来方便,能够得到保护,就建议说:“还是到陆军本部去。”金载圭同意了。

  20 时05 分,他们到达陆军本部地下室。郑升和立即通知国防部长官、参谋联席会议主席、海军、空军参谋长和“美韩联合军”副司令等军队要员,来陆军本部开紧急会议。

  再说总统府秘书长金桂元与金载圭碰了照面后,他再次进入餐厅,让人把朴正熙的尸体搬进轿车,送往汉城地区军医院。他一再叮嘱下属,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许看尸体。之后,20 时15 分,金桂元回到青瓦台,电话通知国务总理、部分内阁成员到青瓦台来20 时45 分,总理、各部部长来到青瓦台。金桂元说:“总统阁下已故。”来人大吃一惊,一再追究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金桂元没说出真相。

  21 时10 分左右,军队要员也来到陆军本部郑升和地下办公室。国防部卢载铉询问金载圭是怎么回事。金载圭不说出详情,只说:“总统阁下已经死了,这是肯定无疑的,赶快宣布戒严,维持治安要紧!”卢载铉坚持要把金桂元叫来。

  电话打到青瓦台,金桂元不知陆军本部事态发展情况,拒绝前往。相反,他要卢载铉带军队要员去青瓦台。双方僵持不下。金载圭夺过电话,对金桂元说:“大哥,到这里来吧,事情已结束了,上那里干什么!大家都在这里,你陪总理、部长们一起来吧!”

  金桂元这才放心前往陆军本部。

  20 点30 分左右,朴正熙的亲信、军内强硬派代表人物陆军保安司令全斗焕,接到国防部长要他不用换装立刻前来的命令。他来到陆军本部地下室,研究了情况,并通过汉城地区军医院院长确认朴正熙已毙命后,就在陆军本部自己另立临时指挥部,包围卢载铉和郑升和。

  22 时40 分,按照崔圭夏总理的指示,在国防部会议室召开国务会议。

  崔圭夏和部长们强调宣布戒严应有能够为国民谅解为理由,以此逼迫金载圭说出朴正熙被杀的死因。金载圭大叫道:“总统是我杀的,我的后面有美国!” 顿时,场内空气紧张起来。金载圭接着说:“两三天不公布理由又何妨?”

  总理崔圭夏和部长们都哑口无言。

  这时,金桂元从内阁成员的态度中,感到金载圭举事难以成功,就把郑升和、卢载铉叫来,把金载圭刺杀朴正熙的经过和盘托出。卢载铉听到金载圭在杀车智澈时把总统也杀了,加上自己所处的形势,只好下令逮捕金载圭。

  郑升和见风使舵,同意把金载圭看管起来再说。关键时刻,郑升和的动摇使金载圭的计划全盘失败。

  郑升和回到陆军本部后,命令汉城陆军部队全部出动,把守各个要冲,随后指示陆军保安司令全斗焕和宪兵总监金晋基逮捕金载圭。全斗焕接到命令后,立即派金晋基带10 名要员去国防部,将金载圭从国防部会议室骗出。

  金载圭刚一上车,就被宪兵的手枪抵住脑袋,随后,他被缴去手枪,戴上手铐。此时,是第二天零时40 分左右。

  1979 年12 月4 日上午,南朝鲜汉城军事法庭审判长金永先中将,宣布对金载圭、金桂元等人的第一次公审开始。参加公审的除了由31 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外,还有60 名南朝鲜及2018世界杯投注各国的记者、40 名家属和200 多名旁听者。许多律师是自愿报名免费为被告辩护的。在法庭上,律师团发言人金济亨强调说:“这次事件是韩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事件。这次审判的公正与否将决定着政治的方向和民族的前程。因此,我们认为照着现行的政治体制和法律来公审是不妥当的,应该由历史来审判,人民来公审..”

  照理说,替枪杀总统的罪魁辩护,是要冒极大的政治风险的,弄得不好自己也成为历史的罪人。何况还有来自军方的一连串警告和威胁。但被告的律师们不畏强权,据理力争,这在南朝鲜历史上也是从未有过的,即使在国外也是罕见的。朴正熙的不得人心可见一斑。在义正辞严的律师面前,政治上无知而又反应迟钝的军事法官们,狼狈不堪再也无词应付了,只好宣布暂停公审。

  12 月8 日,第二次公审又开始了。双方激烈的争论使审讯暂停了三次。

  军方安插在旁听席的特务,大声叫嚷要把律师赶出门外。对此,律师们一哄而起,叫他们出来辩论辩论。顿时,审讯现场陷入一片混乱..再说陆军总参谋长郑升和在得到美国的支持后,向军内“强硬派”开刀,准备逮捕全斗焕以及一些中坚分子,彻底铲除朴正熙在军内的势力。全斗焕得悉郑升和的清洗计划后,抢先一步行动,于12 月12 日发动“肃军”政变,调动武装部队进入汉城,逮捕了郑升和等第三军将领40 余人,击败汉城城防部队。次日凌晨1 点,政变部队包围了所有的政府官邸,控制了广播电台和报社,“肃军”政变成功。全斗焕依仗军权与谋术登上了总统宝座,成为继朴正熙之后又一个独裁者。

  全斗焕等人眼看公开公审已无法进行下去,就不顾法律程序,指使汉城军事法庭于12 月20 日,宣判金载圭、金桂元、朴善浩、朴兴柱等7 名被告死刑。军事法庭只用了19 分钟宣读判决书后,就草草收场。

  12 月27 日至28 日,金载圭等人向高等军事法院申诉。1980 年3 月6 日,全斗焕下令枪决朴兴柱。他故意让同金载圭关系密切的中央情报部的人去执行,但遭到了拒绝。全斗焕恼羞成怒,命令他的手下人乱枪打死朴兴柱。

  接着全斗焕又准备枪决金载圭等6 人。

  然而,残酷的斗争进一步促进了人民的觉醒,激励着人民的斗志。年初以来,南朝鲜学生和宗教界人士掀起了对金载圭等人的救命运动,这个运动是金载圭等人的家属首先发起的。1 月30 日,金大中、金泳三等著名反对党的领袖在会晤中,一致决定要阻止军方处决金载圭等人。

  与此同时,以学生为先导的反独裁、要民主的斗争很快席卷了整个南朝鲜。工人和农民争取生存权利的斗争也起来了。金大中的家乡光州市人民举行了震惊2018世界杯投注的“光州起义”。全斗焕在调兵遣将镇压光州人民的同时,在5 月24 日,下令绞死了金载圭等人。

  继承朴正熙衣钵的全斗焕,靠残酷的镇压手段并没能在总统的宝座上坐多久,他被迫下台后,带着老婆去一座深山寺庙里当了和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便是后话了。

  (贺兰)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