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孙中山广州蒙难
  辛亥革命胜利后,袁世凯篡夺了胜利果实,并且妄图开历史倒车,将“中华民国”改变性质,成为“中华帝国”,自己上台当皇帝。结果在全国人民的愤怒讨伐之下,袁世凯一命呜呼。但是,袁世凯的爪牙、北洋军阀的将领们,仍牢牢地控制着北京政府的领导权。他们毁弃了中华民国的《临时约法》,继续实行封建军阀统治。《临时约法》是孙中山担任临时大总统时颁布的,它规定了中华民国人人平等,人民有人身、信仰、选举等各项权利,是反对封建专制的根本大法。而现在北洋军阀政府要践踏这一辛亥革命最后一个胜利果实。

  为此,孙中山挺身而出,举起了护法斗争的旗帜。1917 年7 月,孙中山到达广州,发表演说,揭露北洋军阀政府的国务总理段祺瑞假共和、真复辟的嘴脸,指出革命党人和北洋军阀政府的斗争是真假共和的斗争,正式发出“护法”的号召,发动了第一次护法运动。8 月,拥护革命的国会议员们在广州举行了“国会非常会议”,通过《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选举孙中山为军政府大元帅。但由于西南各省军阀与北洋军阀妥协,相互勾结,排挤孙中山,导致第一次护法运动失败。1918 年夏天,孙中山离开广东去上海。

  面对新旧军阀混战、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惨景,孙中山决心发动第二次护法运动。他接受了过去的经验教训,知道军阀武装力量是靠不住的,所以首先必须建立自己的军队。1917 年底,他曾从广东都督陈炳焜手中争取到二十个营的警卫军,便以此为基础,全力装备这支军队,并逐渐发展到20000 人。他任命自己信得过的将领陈炯明为总司令,把国民党军事人才邓铿、许崇智等都派入这支军队,甚至批准全军官兵宣誓加入国民党,期望他们能成为革命军。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1920 年冬天,孙中山重返广州,开始了第二次护法运动。拥护革命的国会议员又纷纷南下广州,恢复了广州军政府。由于当时外交活动很多,孙中山提议在广州组织正式的中华民国政府,以利于对外交涉。1921 年4 月7 日,广州“非常国会”召开参议院、众议院联席会议,通过了《中华民国组织大纲》,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5 月5 日,孙中山在广州发表就职宣言,就任大总统,并到北校场检阅军队。这一天,广州全市悬旗结彩,数十万市民走上街头,热烈庆祝孙中山就任大总统。

  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之后,生活依然十分简朴。当时总统府负责人吃的午餐,一般都是三元钱以上的西餐;而孙中山的午餐只花四角钱。孙中山坐的木椅椅背太矮,办公室的同志想为他做一张沙发,孙中山知道后,忙说:“沙发椅价钱很贵,不要买。要买就买一张高背的藤椅吧,既省钱又方便。”在穿着方面,他也很注意节约。他不喜欢清朝人穿的长袍马褂,有人建议他穿西装,孙中山回答说:“不好,穿西装就得用外国衣料,我们的黄金、白银就要流向外国去了。”后来,他自己设计了一种服装样式,把当时流行的一种学生装,加上小翻领子,口袋由两个改成四个,下面的两个口袋较大,可以放得进书本。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中山装”。

  这时,北洋军阀政府的“大总统”已经换成了徐世昌。孙中山写信给徐世昌,好言劝他早日引退,以利于国家统一。徐世昌接信后,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要消灭广州政府,于是指使广西桂系军阀陆荣廷出兵扰乱广东。孙中山寸步不让,立即组织部队前去讨伐。革命军旗开得胜,把陆荣廷打了个落花流水,接连攻下南宁和桂林,陆荣廷狼狈不堪,只身逃走。

  孙中山在桂林独秀峰下对军队进行整训,亲自为团以上军官讲课,提高部队的素质,迎接下一步的战斗。这年7 月,湖南军阀赵恒惕夺取湖北,与湖北军阀发生混战;后直系军阀加入,到8 月底,打败了湖南军阀。这场混战为广东革命军的北伐,提供了一个有利的时机,孙中山命令广东、湖南、云南、贵州、四川五省革命军一起出动,准备在长江边会师。广东革命军分三路北上,孙中山亲自率领一路直出韶关进入湖南。就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之下,革命军内部却出现了严重的危机。

  问题出在担任中华民国陆军总长的陈炯明身上。

  原来,出身于旧军队的陈炯明,已渐渐地蜕变成一个封建军阀。他利用自己军权在握,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妄图把广东变成他个人盘踞的基地。

  因此,他对孙中山大耍反革命的两面派手法,表面上口口声声自称是“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骨子里却不择手段地破坏北伐行动,甚至不惜与湖南、江西军阀串通一气,破坏孙中山的北伐计划。

  陈炯明的所作所为,首先被革命军参谋长邓铿和廖仲恺觉察。他们对他进行了诚恳的批评。可陈炯明死不改悔,先下手为强,1922 年3 月21 日他派人在广九车站暗杀了邓铿。

  在这种情况下,孙中山不得不折回广东,把北伐军大本营移到韶关。

  1922 年4 月16 日,孙中山到梧州,拍电报约陈炯明到梧州面谈。陈炯明不敢前去。4 月19 日,孙中山只得采取措施,下令免去陈炯明陆军总司令和广东省长职务,但仍保留了他陆军部长的职务,给他留下改过自新的道路。

  陈炯明在当天晚上离开广州,把他的亲信部队调到了石龙、虎门。

  4 月29 日,北方的直系军阀和奉系军阀又一次爆发混战。孙中山认为机不可失,于5 月4 日发布北伐令,派李烈钧、许崇智领兵直插江西,分三路夹攻直系军阀。北伐进展十分顺利,不久就攻下了赣州,直系军阀陈光远弃职逃跑,南昌、九江大有不战而胜的可能。

  孙中山非常兴奋。他为之奋斗多年的民主革命运动,又一次现出了胜利的曙光。

  可是,6 月13 日,攻克赣州的北伐军,在清理敌人的遗弃文件时,发现了陈炯明拍发给直系军阀的一封密电。陈炯明在密电中,详细地向军阀报告北伐军的兵力部署情况和战斗力强弱,并积极地为直系出谋划策,向他们提供战胜北伐军的作战计划。

  这份密电立刻被转送韶关的大本营。孙中山被陈炯明无耻的叛卖行径激怒了,他苦苦地思考对付陈炯明叛变的办法。但是,这时孙中山所能依靠的革命军,都在北伐前线战斗中;依靠大本营的兵力,是无法同陈炯明作战的。

  6 月16 日,当孙中山回广州总统府处理事务时,陈炯明终于撕下了假面具,勾结英帝国主义和直系军阀,开始叛乱。

  他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先囚禁了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廖仲恺。

  6 月15 日晚上10 时,一位有正义感的军官用电话报告孙中山:今夜广东军队可能发生叛乱,请大总统务必离开总统府。孙中山以为这是谣言,没有相信。过了一会,孙中山的秘书跑来报告说:“今夜情势危急,陈炯明即将发动叛乱,并将谋害大总统!”孙中山仍不相信陈炯明会对他下毒手。

  6 月16 日凌晨两点,一位军官冒险从粤军兵营中逃出来,赶到总统府向孙中山报告:“现在粤军已经吃饱了饭,马上就要出动。陈炯明已准备了20 万现款,作为谋害孙中山的赏金!”说这话时远处已经隐隐传来叛军的军号声。

  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再三催促孙中山离开总统府。孙中山身边的工作人员见形势不容再犹豫,便挽住孙中山的手臂,带着他离开了总统府。孙中山命令50 名卫队全部留守总统府,就与工作人员悄悄地走出了大门,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这时叛军已在总统府周围布满了岗哨。孙中山身穿一件白夏布长衫,戴一副墨镜,看上去好像是一位中医。走到财政厅门前,一队叛军迎面走来,孙中山不动声色,镇静地穿过叛军的队伍,走到了海军总司令部,登上了停泊在白鹅潭的楚豫舰。

  凌晨3 时30 分,陈炯明下令开始炮击位于观音山下的总统府。叛军登上了观音山,居高临下,左右夹攻,用野战炮猛轰总统府,同时大喊:“打死孙中山!”气焰十分猖狂。

  驻守总统府的总统卫队同叛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叛军发动十几次冲锋,都被卫士们用手提机关枪击退,叛军死伤300 多人。这时,宋庆龄仍然坚持在总统府内,她处理完了机要文件,才在卫士们的掩护下撤出总统府。

  宋庆龄头戴草帽,身上穿着孙中山的雨衣,在姚观顺副官和两名卫士的护卫下,冒着密集的炮火,混入避难的人群中。从早上8 时到下午4 时,经过了8 小时的躲避与辗转,宋庆龄才同孙中山会合。当时,孙中山正与外交总长伍廷芳商量应变的对策,见宋庆龄脱险归来,心中十分欣慰,但他只简单地同宋庆龄谈了几句,就继续同伍廷芳谈起了工作。这种为国忘私的精神,使在场的人都十分感动。

  从这一天起,孙中山以海军永丰舰为基地,组织镇压叛乱的工作。

  6 月17 日,孙中山乘坐永丰舰,率领其它的6 艘军舰,开到了白鹅潭,以密集的炮火轰击陈炯明的叛军,打死打伤叛军数百人。叛军还击的炮弹打穿了永丰舰,孙中山仍毫无畏惧,镇定自若地指挥战斗。但在广州城内的忠于孙中山的陆军部队,没能参加战斗,致使海军孤军奋战,难以取得胜利。

  孙中山只得亲笔写下秘密命令,要在江西前线的北伐军将领李烈钧、朱培德、许崇智等人迅速返回广东平定叛乱。

  在等待援军的日子里,孙中山只得困守在永丰舰上。然而陈炯明并没有就此罢休,他竟丧心病狂地悬赏20 万大洋捉拿孙中山。然而孙中山整天在永丰舰上不下来,永丰舰又戒备森严,任陈炯明有通天本事,也捉不到孙中山。

  陈炯明一不做二不休,变本加厉密谋暗杀孙中山。

  孙中山患有肺病,一天紧张的工作下来,往往觉得头昏脑胀,呼吸不畅,便要走上甲板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孙中山这个活动规律,被陈炯明探听到了。陈炯明就想出一条毒计,许诺50 万大洋,收买了一个叫庞炳云的飞行员,让他驾驶一架装满炸药和雷管的飞机,乘孙中山在甲板散步的时候,用飞机撞击永丰舰,制造一幕舰毁人亡的大惨剧。

  这天下午六点钟,陈炯明派出的观察哨报告,孙中山在蒋介石的陪同下登上了甲板。陈炯明当即命令整装待发的庞炳云立刻行动。几分钟后,飞机已经飞到了永丰舰的上空。

  跟随在孙中山身边的蒋介石发现了飞机,提醒孙中山注意,并劝他进舱去避一避。

  孙中山抬头望了望,不以为然地说:“没有关系。前几天也有一架飞机飞得特别低,朝下面拍了几张照片。”

  这时,飞机离军舰只有八九十米的高度了。庞炳云在飞机上,已能清楚看到永丰舰上的烟囱、大炮,以及甲板上的孙中山和蒋介石。他驾驶着飞机在永丰舰上空盘旋,寻找最佳的俯冲角度,同时还要考虑自己跳伞逃命的机会。几个圈子转下来,他终于选好了撞击路线,正想俯冲下来,却吃了一惊:前甲板上已经没有人了!

  孙中山哪里去了呢?

  原来,就在半分钟前,孙中山接到了李烈钧发来的电报,报告他回师广州的行军路线和作战计划,孙中山兴奋地回舱去查看军甩地图,蒋介石自然也就跟回舱里去了。

  庞炳云还不死心,仍然在永丰舰上盘旋,希望能等到孙中山再次登上甲板。这架飞机对永丰舰的过分关注,引起了舰上保卫人员的警惕,当即用高射机枪示警,要求飞机马上离开。庞炳云无可奈何,只得狼狈返航。他刚下飞机,就被陈炯明的副官带走,从此不知去向。这个贪财忘义的杀手,没有得到一个好下场。

  陈炯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又收买了一个亡命之徒李悦安,利用永丰舰水兵早晨上岸购买粮食菜蔬的机会,几个叛军冒充巡捕房的巡捕,假装有事借用水兵的舢舨,却让李悦安带着炸弹钻进了舢舨尾部放救生衣用的应急箱,这才把舢舨还给水兵。水兵不知道内情,仍像过去一样,用舢舨把粮食蔬菜运往永丰舰。永丰舰上放下吊钩,把舢舨吊上甲板,卸下货物,然后再吊上有二层楼高的固定架,上了锁,蒙上军用油布,以备下次再用。这样。

  躲在舢舨上的的李悦安,就占据了一个居高临下的位置,只等孙中山走上甲板,便可以掷出炸弹杀害孙中山了。

  然而,这时才是上午9 时,孙中山正在紧张地工作。广州的夏季,白天的温度是很高的,李悦安躲在应急箱里,又闷又热,才半个小时,就已经大汗淋漓,几乎中暑。他大着胆子,钻出应急箱,藏身在舢舨中,又把蒙舢舨的军用油布撑开了一条缝,通风透气,这样才捱到了傍晚。他看了看手表,已经到了六点钟,他便用手撑开油布,探出半个脑袋朝下张望,只见孙中山和蒋介石果然正在甲板上漫步,毫无防备。他忙缩回脑袋,取出炸弹,正打算拧开保险盖扔下去。却听见甲板上一片吵吵嚷嚷。李悦安再探出脑袋去看时,孙中山和蒋介石已不在甲板上,倒有几个水兵正在用吊钩吊起他藏身的舢舨往下放!

  原来,就在李悦安第一次探头张望的时候,已被停泊在附近的“宝壁”

  号军舰上的观察哨发现。因为按照舰艇上的军规,任何人不许擅自登上在吊架上的舢舨,所以观察哨马上认定是发生了意外,忙用旗语通知永丰舰。永丰舰上的保卫人员当即作出反应,一面让孙中山避进舱内,一边解下舢舨检查。说时迟,那时快,舢舨刚落到甲板上,几个水兵便一拥而上,掀开油布,抓住了束手无策的李悦安。

  陈炯明的毒计又一次被挫败了。

  这时,陈炯明又操纵一些人出来“调解”,妄图迫使孙中山与他们同流合污。孙中山坚定地表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是国会选举的总统,决不当叛军的‘总统’!”

  陈炯明软硬兼施不能奏效,他终于撕下了一切伪装,用鱼雷、大炮向永丰舰发起猛烈进攻。同时,他又以重金收买海军,使原来拥护孙中山的“海圻”、“海深”、“肇和”三大巡洋舰叛变,退出了战斗;北伐军中的第一师也叛变了,回师援助孙中山的李烈钧部队在叛军和北洋军阀的前后夹攻下损失重大,只得退回江西。孙中山在孤立无援的危机中坚持斗争到8 月9 日,终于不得不离开广州,于8 月14 日抵达上海。第二次护法运动又失败了。

  陈炯明叛变是孙中山一生中最惨痛的一次危机。他完全没有想到,跟随了他十几年的陈炯明,竟要置他于死地!但是,孙中山没有气馁,从这一危机中,他认识到革命不能单纯依靠军队,更要依靠党的力量。9 月18 日,孙中山在上海发表《致国民党员书》,总结经验教训,决心寻求新的革命力量,走新的道路。也就在这时,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向孙中山伸出了友谊之手,对他进行帮助。从此,孙中山找到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开始了他一生中最伟大的转变。

  (薛兵)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