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一部《明史》千人冤
  明朝天启年间,有一位名叫朱国帧的大学士。此人博学多才,尤其留心搜集史料,写出了《明书大事记》、《明书大政记》、《明书大训记》等专著;并且仿照司马迁《史记》的体例,写出了一部《明书》,但在他生前没有能够问世。

  明朝灭亡后,朱家也就败落了。朱国帧的孙子们住在故乡浙江湖州南浔镇上,因为生活贫困,靠变卖家产过日子。后来值钱的东西卖完了,就把祖父的手稿拿出来卖钱。这部《明书》的手稿,也就这样卖掉了。

  谁也没料到,就因为这部书稿,后来竟害得近百人断送了性命,上千人蒙受冤屈,成为清朝初年轰动一时的“明史案”,提起来至今仍让人毛骨悚然。

  花一千两银子购买《明书》手稿的,也是南浔镇上的人。这是一个姓庄的大富人家。当时镇上有“庄氏九龙”的说法,就是指的庄胤城及其两个兄弟和他们的六个儿子。庄胤城的大儿子庄廷鑨,自小就有才气,名声在外,可惜不到20 岁就双目失明了。庄廷鑨没有失去生活的勇气,他想到《史记》中所记载的故事,说是有一位叫左丘明的古人,双目失明后著作了一部《国语》,成为有名的历史学家;于是庄廷鑨也雄心勃勃,要著一部史书来流芳百世。但是庄廷鑨并没有史学上的才能,如今正好买到了朱国帧的手稿,庄廷鑨让人读给他听,他灵机一动,认为只要稍做一些增删修补,就是一部现成的史书,于是同父亲商量,要组织人来做这件事。

  庄廷鑨的父亲庄胤城,在明代曾经入选过贡生,又是明末清初知识分子团体复社的成员,同他的儿子一样,喜欢出名。他听了儿子的建议,立刻积极赞成。好在家里有的是钱,于是便重金聘请了当时二十个名士,共同修订这部书稿。这些人不但对朱国桢的原稿改头换面,而且增补了原书所没有的明代天启、崇祯两朝史事。这班人临时凑集,组织松散,又没有周详的提纲和统一的体例,所以这部《明史》在史学上的价值并不高。书编成后,庄廷鑨沽名钓誉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列名参加修订的有二十多人。不久,庄廷鑨就病死了。

  庄胤城雇了刻字雕版的工人,把这部书稿雕成木版,印刷成书。经过五年时间,耗费大量资金,直到清顺治17 年(1660 年)冬天,这部书才全部刻印完毕,每部装订成100 多册,洋洋大观。庄胤城一边赠送给当地的名流,为儿子扬名;一边让书商运往各地去卖。

  一场家破人亡的大灾难,这时已渐渐逼近了贪慕虚名的庄家。

  首先闹起来的是列名风波。原来,庄胤城为了抬高《明史》的身价,自作主张,把浙江一带著名的知识分子,都列入修订名单,结果查继佐、陆圻、范骧三位在当时影响很大的才子,都被写了进去。这三家人发现之后,都很惊讶,因为从来没有人就这件事征求过他们的意见;待到看了书的内容,他们就更紧张了,因为书中有不少触犯清王朝的地方。这三个人唯恐将来受连累,就联名向浙江学道胡尚衡举报了这件事。学道胡尚衡就命令湖州府学教谕赵君宋去核查。赵君宋花六两银子买了一部《明史》,果然从中查出了一百来处“诽谤”清王朝的地方,并且向胡尚衡做了汇报。

  这件事被庄胤城知道了,也很害怕。因为他的学问本来不高,对于这部《明史》根本无法做出一个确切的评价,完全由着请来修订的人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哪知道留下了这样大的祸害!这时,他只有花钱消灾了。其中有个叫张武烈的官员接受了贿赂,便去向赵君宋打招呼。赵君宋得了好处,也就不再作声。庄胤城又赶紧采取补救措施,收回已印好的《明史》,把其中有触犯清王朝内容的书页抽掉,重新改正补刻,印刷装订,看上去天衣无缝,再照旧发往各地去卖。

  为了避免再惹麻烦,庄胤城又亲自跑了一趟北京,用大量金银买通有关官员,把修改后的《明史》呈交给礼部、都察院、通政司三大衙门审查。这三大衙门都得了他的好处,而且书中现在已没有问题,所以都未加批驳,将书留下作为参考资料。这实际上等于是允许这部书刻印发行了。庄胤城虽然水淌似地花掉了大笔银钱,但总算换来了一张护身符。

  然而,更大的灾难已经在等着他。

  这一回,是一个叫吴之荣的人在兴风作浪。

  吴之荣是个下台的贪官。他在清顺治七年(1650 年)担任一个小县的知县时,三年任期中贪污搜刮了六七万两银子,事发后被革职查办,关入大牢,判了绞刑,缓期执行。到顺治十六年,蹲了6 年牢的吴之荣遇上了大赦,被释放出狱,但仍必须退出赃款。吴之荣身无分文,于是想出个无赖的办法,来到浙江湖州,一家一家地去找当地的有钱人,要人家出钱帮助他。人们早就知道他心狠手辣的恶名,但怕他有官复原职的一天会来报复,所以不得不送钱给他,于是成百上千的银子滚滚地流入吴之荣的腰包,累计达几十万两银子。但是吴之荣还不满足,眼睛盯牢了湖州的豪富庄胤城和朱佑明两家,伺机敲榨他们。

  朱佑明是个木匠的儿子,经商发了大财,又勾结官府,在地方上横行霸道,积累了上百万的家产。但他出身寒微,虽然暴发,还是被当地的大户人家看不起,他在南浔镇上花几万两银子造了一幢豪华住宅,却没有名人肯为他写一块匾额,使他很恼火。正巧他的外甥买到了朱国桢家的一块旧匾,是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的手笔,写的是“清美堂”三个大字,上面的题款还写明是送“朱老年亲台”的。这个“朱老年亲台”当然是指朱国桢,“清美堂”

  是朱国桢的书斋名,朱国桢刻印的《明书大事记》等书,版心都雕着“清美堂”三字;庄胤城刻印《明史》时,为了与朱国桢所刻书版式统一,版心也雕有“清美堂”字样。朱佑明哪里知道这些事,高高兴兴地把这块匾挂在了自己家的大厅上。

  就是这块匾,为朱佑明一家带来了杀身之祸。

  这时先出场登台的是吴之荣的儿女亲家李廷枢。李廷枢原来担任浙江督粮道,也是个大贪官。在吴之荣贪污案被揭发后,这两个贪官狗咬狗,互相揭发,结果李廷枢也被判死刑缓期执行,后来与吴之荣一块遇大赦被释放。

  大约是“生死与共”了一回,两个人化敌为亲,结成了儿女亲家。李廷枢听到庄廷鑨《明史》出事的消息,已是两年以后的康熙元年(1662 年),他想方设法,买到了一部未经修改的《明史》。当时的湖州知府陈永命,是李廷枢的学生,李廷枢便把这部《明史》送到陈永命那里,对他说:“这部书里有名堂啊!”陈永命心领神会,暗中叫人把自己有一部初版《明史》的消息透露给庄胤城。庄胤城连忙又给陈知府送来一份厚礼。陈知府欣然笑纳,却根本没想到要分出点去孝敬老师。李廷枢左等右等没有消息,就又到陈永命府上来问。陈知府态度很冷淡,告诉他此事已做处理,将庄家的《明史》刻版没收来封存了。然后便把李廷枢的《明史》还给了他。

  李廷枢无可奈何,便去同亲家吴之荣商量。吴之荣喜出望外,当即去找朱佑明,说朱家大厅上“清美堂”匾,与《明史》版心“清美堂”有分割不开的关系,借此敲诈朱佑明。可是朱佑明根本不买他的帐。吴之荣又去敲诈庄胤城,庄胤城认为自己已经找到靠山了,也不理睬他。

  吴之荣怎肯罢休!他当即写了揭发信,告到了镇浙将军松魁那里。松魁是满族人,对江南的汉族知识分子本有成见,一听说这《明史》有反清内容,顿时大怒,要奏报皇上。他的幕僚程维藩很有心计,知道庄家是湖州有名的富豪,便建议先让他去同庄家“商量商量”。松魁同意了。程维藩找到庄胤城,把事情一说,庄胤城感激不尽,马上送了程维藩一份厚礼,又托人给松魁送去一千两银子。松魁收下后,也就不再过问此事。

  庄胤城怕吴之荣再节外生枝,便向巡道衙门告发了吴之荣在湖州敲诈勒索的种种不法行径。巡道勒令吴之荣限期出境还乡。吴之荣又羞又愤,可还不死心,临走时厚着脸皮到朱佑明、庄胤城两家去告别,指望能捞到点油水。

  庄胤城和朱佑明此时更不把他放在心上,自己不出面,让家里的丫环女仆出去,把吴之荣臭骂一通。这时巡道衙门的押解士兵也到了,不由分说就把吴之荣赶出了湖州地界。

  吴之荣恼羞成怒,发誓报仇。他是满族人,在北上途中,千方百计又弄到了一部初版的《明史》。吴之荣为了集中打击庄、朱两家,便将书中“反清”的内容一一注明;又动手把书中的序言和参订人列名都撕掉,只留下庄廷鑨的名字,却擅自加上了朱佑明的名字。然后,他才将这部做过手脚的《明史》和检举信直接送呈给康熙初年最有势力的四个大臣。其中最专横凶暴的大臣鳌拜,当即决定抓住此事大作文章,镇压江南汉族知识分子。

  鳌拜派了一位特使匆匆赶往浙江,追查这件事。

  特使一到湖州,立即把庄胤城抓去,一顿毒打,逼他招供同谋,披枷戴镣打入死囚牢中。特使又命令湖州知府取出库存的《明史》书版供查证。这时没收书版的前任知府陈永命已被罢官,新任知府谭希闵到任刚半个月,还没来得及查点仓库,所以不知道有这套书版。特使便直接把管仓库的人叫来问,管库人说有。特使便借机要挟谭希闵,说这是个严重渎职,暗示谭希闵只要弄点“好处”给他,他便可以帮谭希闵遮掩过去。谭希闵为官比较清廉正直,又觉得这实在不是自己的过错,断然拒绝了。特使怀恨在心,后来竟刻意陷害,以至谭希闵被判绞刑,死于非命。

  康熙元年(1662 年)十月,庄胤城被押解到北京,由于备受折磨,已经喉咙暗哑,不能出声,不久就死在狱中,死后还被分尸!

  康熙二年(1663 年)正月,鳌拜又派人到杭州,会同当地总督巡抚,把与此事有牵涉的人,统统抓起来审讯,连将军松魁也没放过。后来因为松魁是满人,不认识汉字,才算逃得一条性命,革职回家。程维藩也落了一个杀头之罪。

  吴之荣指着那部《明史》上他加上去的朱佑明的姓名,一口咬定朱佑明也参预了此事。朱佑明有口难辩。正巧朱佑明与湖州府学教谕赵君宋关在一起,朱佑明哀求赵君来说:“你是最早查出《明史》罪状的,将来肯定会受重赏。假如你能救活我一家,我情愿用一半家产酬谢你!”赵君宋贪图朱佑明应许的百万家财,拍胸脯答应下来。第二天,赵君宋报告说:“大人们看到的那部《明史》不全,姓名也不准确:我藏有一部完整的原刻本。”清兵押着他回家取来原本,上面果然没有朱佑明的名字,但列名其上的几十位知识分子,顿时都遭了殃。查继佐、陆圻、范骧三人虽然曾经举报过此事,并已被证明与此事无关,仍然被抓起来再审讯,并且将查家、陆家、范家三家老小共176 人全部关人狱中。尽管这三家人最后是无罪释放了,但在监狱中已经大吃苦头。最倒霉的是赵君宋,本应是无罪的,这时却因为“收藏逆书”, 断送了一条性命。

  朱佑明的名字被证实不在修订名单内,本可以度过难关了。

  哪知吴之荣咬住他不放,硬说他参加了雕版印刷工作,《明史》版心的“清美堂”就出在朱佑明家,现有朱家大厅上的“清美堂”匾额为证。朱佑明不管怎么解释,审讯官员也不相信。朱佑明只好再花钱行贿,他让心腹亲信去买通了浙江巡抚朱昌作,求他定案时只判朱佑明一人流放,不要连累家人亲属,事成以十万两白银酬谢。朱昌祚贪财,已经答应了他。不料朱佑明有个亲戚,直接买通了从北京来的官员,不但花钱少,而且更加保险。朱佑明知道后,就决定丢开朱昌祚那一头。审讯时,北京来的官员有意从宽处理本是无辜的朱佑明,朱昌祚却跳了出来,不阴不阳地说:“朱佑明富可敌国,外面盛传他愿拿出百万银子行贿,以求保住性命。我们如果从轻判处,被阴险狡猾的吴之荣再告上去,只怕我们自身都难保呢!”北京来的官员大吃一惊,于是判定朱佑明“凌迟”处死,也就是民间所说的“千刀万剐”;他的三个儿子一个侄子杀头,家属流放,百万家产全部抄家没收。

  庄胤城虽死,他的一家老小也没能逃过这场浩劫,兄弟子侄列名于修订名单中的十来个人,全都满门抄斩。连已死了多年的庄廷忧,也被从棺村里拖出来分尸。

  列名于《明史》修订名单的知识分子中,还有不少也同查继佐、陆圻、范骤一样,根本不知道内情,名字是被庄廷鑨借用来提高这部书的身价的,尽管审讯中已证实他们确实与此事无关,但审讯此案的官员们,为了邀功请赏、贪财索贿,却决意不放过他们。这些人面对生死,既没有像某些官员那样摇尾乞怜,也没有像庄胤城、朱佑明那样行贿求饶,还是处之坦然。在狱中,他们身披枷锁,镣铐银铛,还相互赠诗,写出不少感人肺腑的佳作,对于清政府滥杀无辜的文字狱,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不仅如此,在鳌拜的授意下,《明史》案的株连范围越来越大,凡是参加雕版的刻字工人、参加装订的人,以至卖书、买书、收藏有这部书的人,甚至知道有人买过这部书而没有揭发的人,全都被判处死刑!

  那么,被清政府借以大作文章、疯狂镇压知识分子的《明史》,究竟是怎样“反清”的呢?说来也真是可悲,只因为其中部分篇章里,提到清太祖努尔哈赤时,直呼其名,犯了“不敬”的罪;有的篇章中还提到努尔哈赤曾担任过明朝的地方官,这也是清朝统治者所不愿提起的;有的篇章中歌颂了明朝官兵抗击清军的事迹..就是这样一些问题,竟造成七十多户家破人亡,一千多人蒙受冤屈、流离失所!

  康熙二年(1663 年)五月廿六日,《明史》案审判结束,有关“罪犯”

  在杭州处决,一时间腥风血雨,惨不忍睹;而他们的亲属也在这时,被分装在十几条船中,运往流放地点,那悲状同样令人心碎!

  震惊天下的《明史》案就这样结束了。

  (薛兵)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