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疯狂的代价
  1930—1931年期间,日本受美国经济危机的影响,也进入萧条的困境。

  日本海军和陆军不得不大幅度地裁军,这引起了昭和军阀和少壮派军人的极大不满。

  1931年相继发生了陆军阴谋政变的“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陆军企图通过武力胁迫原内阁垮台,让陆军领袖担任首相,成立陆军政府,从而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由于阴谋暴露,他们没有成功。为首分子虽然被软禁,却没有得到严厉惩治,且待遇十分优厚,这无形中等于给右翼青年军官打了气,他们集中在主张以强力推行法西斯主义的“皇道派”头子、陆军大臣荒木的周围,一个个蠢蠢欲动。所谓“皇道派”,就是提倡“皇道精神”,主张军队的任务在于维护、宣扬皇德,“实现真正以天皇为中心,有生气的明朗的国政”。

  和皇道派相对的是以东条英机为首的统制派。他们主张维持军队的统制,实行合法的国家革新,争取合法地掌握国家政治实权。在实力方面,皇道派占绝对优势。

  1934年11月,发生了一件加深统制派和皇道派矛盾的事件。统制派中有人揭发皇道派的几名军官阴谋发动武装政变,于是,那几名军官被免职。

  这一事件被看作是统制派为了陷害皇道派而策划的。皇道派青年军官极为愤怒。

  1936年初,议会对内阁提出不信任案,政府下令解散议会。右翼少壮派军官开始酝酿发动政变。此时冈田首相已有所闻,为防不测,他决定瓦解皇道派力量,将其主力部队第一师团派往远在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的满洲。不料,这一来反而促使少壮派军官加快了政变的步伐。

  皇宫卫戍部队军官香田清真大尉是这伙极右翼少壮派军人的“灵魂”,此人身材不高,性格刚毅残忍,而且不怕死。他纠集了安藤辉三大尉、河野寿大尉等几个志同道合的亡命之徒秘密磋商,认为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抢在统制派前面下手,武力解决冈田内阁。为此,他们共同起草了一份表明他们法西斯军国主义立场的“崛起宗旨书”。

  1936年2月25 日傍晚,鹅毛大雪突然停止了。香田清真大尉、安藤辉三大尉、河野寿大尉等人召集各联队长到第一师团兵营尾部紧靠着护城河的一间屋里开会。

  “人都来齐了吗?”香田清真大尉用他那令人望而生畏的目光向人群扫了一眼,然后站起来,大声说:“明天是什么日子,大家知道吗?”

  “知道!”军官们齐声回答。

  香田清真说:“没有别的选择了,陆军省的野村少佐已向内阁告密,我们的行动开始受到监视。只有这一条路了!与其让我们的生命无谓地牺牲,不如用我们的血去祭祖国! 明天,等待明天的到来吧,我祁求神助我们成功!” 接着是步兵第二联队第六中队长安藤辉三发言。他毕业于军官学校,皮肤白皙细嫩,说话彬彬有礼,但是很有煽动力:“我们的计划是周密的,我们的行动是得到人民支持的。只要我们按计划行动,我们就一定成功!”

  “不能让那些统制派的蠢驴们掌握政权,国家必须进行改革!”一个军官大声说道。

  “嘘,轻点!”香田清真大尉站起来,“请记住,明天,2月26日,才是我们高声大喊的日子。”接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宣读行动计划:“昭和11 年2 月26 日凌晨2 时整开始行动。兵力由步兵第一联队、步兵第三联队、近卫步兵第三联队的一部分组成,共1400 余人。袭击第一目标为首相官邸,刺杀冈田首相,兵力300 名,由栗原中尉指挥。第二目标为藏相官邸,刺杀高桥藏相,兵力120 名,由中桥基明中尉指挥。第三目标为内府私邸,刺杀斋藤富内大臣,兵力12O 名,由坂井直中尉指挥。第四目标为渡边私邸,杀掉渡边锭大郎教育总监,兵力30 名,由高桥太郎少尉指挥。第五目标为侍从长官邸,杀掉铃木贯太郎侍从长,兵力150 名,由安藤辉三大尉指挥。第六目标为牧野宿舍,杀掉牧野神显伯爵,兵力200 名,由河野寿大尉指挥。第七目标为占领陆相官邸,停止其工作机能,兵力为170 名,由我亲自指挥。第八目标为占领警视厅,兵力500 名,由野中四郎大尉指挥。

  此外,对西园寺公望元老私宅兴津的袭击,由坂垣中尉指挥..”

  香田布置完任务之后,仰起头来,朝天吁了一口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叛乱军官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次日凌晨2 时,第三联队的第一、三、七、十中队相继紧急集合。

  30 分钟以后,第一联队的栗原安秀中尉命令机枪中队和步兵炮队集合,把下士军官们召到中队办公室宣读了“崛起宗旨书”。宣读后,他带着部队,乘车向首相官邸进发。

  白雪覆盖着沉睡的东京,夜色惨谈。一群疯狂的野兽出动3 时30 分,安藤辉三大尉指挥步兵第三联队直奔铃木侍从长官邸。另外,袭击藤斋富内大臣的坂井队,袭击高桥藏相的中桥队,制压陆相官邸的香田队,以及占领警视厅的野中队也差不多在凌晨4 时30 分左右出发了。4 时45 分,成四路纵队的安藤队到达铃木侍从长的官邸并开始进攻,叛乱部队很快就解除了护卫警官的武装,冲进大门。

  铃木贯太郎——这位年迈的前海军提督被女佣叫醒后急忙跑到储藏室去拿剑,准备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切腹自杀。然而,没等他迈出房间,已被叛乱军人团团围住。

  铃木坦然地问:“你们这样做是为什么?”“安藤辉三不耐烦地说:“阁下,为了昭和维新,请您把命赐给我们!”没等铃木再说什么,安藤将枪对准他连击两枪。侍从长倒下了,他的神志还是清醒的,呻吟道:“再给..给我一枪!”一个下士将枪对准他的脑袋,正要扣动扳机,这时铃木贯太郎的夫人披头散发地惨叫着冲了进来,伏在奄奄一息的铃木身上呜咽着哀求:“别..别再打了..”

  安藤辉三大尉料定铃木必死无疑,就低声说:“别打了,让他静静地躺着死去吧。”随后带着士兵走出官邸。没料到,铃木后来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另一路叛军冲进高桥藏相的官邸,高桥还在二楼寝室里睡着,虽然已经惊醒,但他决心豁出去了,闭着眼睛不动。中桥基明喊着“天诛”,揭开被子,手枪对准高桥胸口连打两发,又举起军刀砍断了高桥的右臂,断口露出白碜碜的骨头。断臂落在地上,手指还微微地动,藏相仍没断气。中桥又将军刀捅进他的肚子,乱搅一气,这才了结。

  对斋藤官邸的袭击也是非常可怕的。斋藤富内大臣被枪声惊醒,一出来就挨了几枪,接着又被战刀砍了几十下。

  清原少尉和野中四郎率领的部队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警视厅。

  最后遭到袭击的是渡边教育总监。总监用手枪应战,但很快就身中数十枪,后脑又被刀砍而死。

  此时,由河野寿大尉带领的叛军小队,则在山区休养地搜捕闻讯出逃的天皇顾问——牧野神显伯爵。只是由于这位老人的孙女和子小姐不顾一切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老人前面,感动了士兵,才使得伯爵幸免于难。

  在这场屠杀中,只有一个人是依靠他本人的威望而使叛军生畏,因而安然无恙的。这就是西园寺公望公爵。他是日本政界的元老,早在1889 年,他就协助明治天皇起草帝国宪法;1916 年被选进日本元老院。明治天皇驾崩后,他极力辅佐大正天皇;现在是裕仁天皇的实际监护人。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威信。当叛军奉香田大尉之命令去杀害西园寺公望时,却遭到大部分士兵和军官的抵制。这使得带队的坂垣中尉十分为难,其实,他本人对此也是持犹豫态度的。他打电话到叛军占领的警视厅,却没有找到香田大尉。

  此刻,香田大尉正在陆相川岛义之的官邸,逼着陆相与他们签署城下之盟。这是少壮派军官举行这次叛乱最关键的一步。杀害那些内阁官员,是为了清除他们实施法西斯政治纲领的障碍,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迫使陆相屈服,向天皇启奏同意并支持他们的政治观点。

  香田大尉向川岛陆相宣读了“崛起宗旨书”,接着又提出他们的八项具体要求,其意图非常明显,无非是要排斥统制派军官,以确立皇道派的陆军。

  面对盛气凌人的军官们,陆相只是眨着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香田大尉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逼问:“川岛阁下,您看怎么办?是我们继续这样对峙下去呢,还是请您为我们服务一趟?”

  陆相好不容易开口了:“明白了,不过你们的要求,我不一定能办得到,不得到陛下的批准,我什么也不能说。”

  香田大尉斥责道:“讲这样的混帐话不行!”

  这时,山下奉文少将和真崎大将接到电话也先后来到陆相官邸,这两位都是皇道派军官崇敬的人物。对于这次叛军的行动,他们事先是有所闻的。

  对此,他们表示理解,并劝川岛陆相立即进宫参见天皇。川岛在这样的形势下,只好服从,和山下奉文一道去皇宫。

  这时,一个军官来报告:去兴津的那个小组,士兵拒绝行动。香田大怒,命令矶部从敢死队里再派三十名军官去兴津,一定要杀死西园寺公望,决不能心慈手软!

  矶部浅一大尉是个凶残的家伙,他立刻去安排。

  联络军官又报告一个情况:栗原中尉的部队占领了首相官邸,可是没有抓到冈田首相。香田低头看了看手表,自信地说:“冈田他走不了,会抓到的。我完全相信栗原中尉的能力!”

  果然,不出半个小时,又有一位联络官气喘吁吁地来报告说,冈田首相已经在他的官邸被击毙,栗原中尉正在做善后处理。香田闻讯哈哈大笑道:“首相死了,可我们还活着!帝国的未来是我们的!”

  川岛迫于叛军的压力,进宫参见裕仁天皇,向天皇念了叛军的“崛起宗旨书”,并诉说了他们的要求。天皇听后非常生气,尤其是听说叛军已经杀害了冈田首相,并企图加害他的恩师西园寺公望时,更是怒不可遏。天皇下达旨意:迅速镇压叛军,决不允许这种野蛮的行为继续下去。

  然而,由于皇道派军人集团的阻挠,天皇的旨意并没有能立即执行。首先是山下奉文少将奉军事参议官荒木大将之命,用陆军大臣告示的形式起草了一个劝告书,敦促“崛起部队”各自返营。劝告书词意含混:1 、关于崛起宗旨已上达天皇听取;2 、认为尔等之行动乃基于显现国体之至情;3 、关于显现国体实态的现状,不胜惶恐;4 、各军事参议官已达成协议按以上宗旨努力去做;5 、此外一切均待天皇旨意。

  劝告书由山下少将到陆相官邸向叛军作了传达。此后荒木、真崎大将等军事参议官又根据叛乱军官的要求,来陆相官邸会见他们。荒木大将说,为了不给天皇增加烦恼,要退兵。这样也好作善后处理。

  矶部、栗原等叛乱军官说,他们此番义举是为了形成真崎内阁,回营前一定要看到实现愿望的证据。真崎大将回答:“因为我不在其任,用这种方式推举总理,这会成为向皇上强求。”

  裕仁天皇对叛军毫不让步,他对前去为叛军申辩的本庄武官长斥责道:“杀戮朕之股肱老臣,如此凶暴军官等,其精神有何可恕!”敕令陆军参谋总长负责镇压叛军。

  28 日清晨,天皇召见了侍从武官长本庄大将和陆相川岛义之,劈头就问:“自从戒严以来,陆军为什么迟迟按兵不动,为什么不迅速地解决事端!” 裕仁天皇动怒了,他感觉到他的部下和政府官员果然在欺骗他,并一再向他谎报军情。

  川岛陆相赶紧解释:“天皇息怒。敕令已于早晨向叛军发出,命令他们迅速撤离所占地区,回到各部队去。否则,陆军部将采取最严厉的制裁。”

  “请记住,今天12 点之前,必须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好,让每一个叛乱分子都看到敕令,并把他们的态度告诉朕。你们如果怠慢的话,那么,朕就亲自率领近卫师团去进攻叛军。难道你们以为朕就那么无能,听任你们的摆布吗?”裕仁天皇说罢拂袖而去。

  这一来,没人敢怠慢了。遵照天皇的旨意,第49 、第57 联队已作好讨伐的准备,从外地调来东京。日本联合舰队也奉命开进东京湾。与陆军相比,海军要积极得多,海军官兵们恨不得立刻向叛军开火,为三名被害的海军老前辈——斋藤、铃木和冈田报仇雪恨。他们把军舰上所有的炮口对准了国会议事堂和首相官邸。

  此时此刻,东京城充满了火药味,形势越来越严峻。

  荒木、真崎大将作了最后一次努力,他们到戒严司令部去交涉,希望暂缓使用武力,但遭到断然拒绝。他们得到的回答是,如果叛军违抗命令的话,负责讨伐的香椎浩平中将将最迟于下午一点下令攻击。

  至此,皇道派将领只得重新退到幕后,不再露面。这犹如一股突然改变方向的寒风,使得叛军士官感到震惊和愤怒。

  29 日早晨,镇压叛军的坦克挂着劝告归顺的标语来回开动,飞机撒出大量传单,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送“告士兵书”,空中悬起了挂在气球上的标语:“不要反抗军旗。”在强大的舆论和军事压力下,叛军中开始人心涣散。中桥队首先吹号向皇宫行致敬礼。随后清原队、坂井队、野中队..一个接一个地归顺了。下午1 时,安藤辉三也投降了,他开枪自杀未遂,被部下阻止。

  这时,山下奉文少将准备了十八口棺材,放在陆相官邸的大门口。他命令归顺的军官们都到官邸里来,问他们:“你们今后怎么办?”他叫他们愿意剖腹自决的站到右边,坚持“昭和维新”的站到左边。军官们受野中大尉、栗原中尉的劝说,都选择了法庭斗争的道路,没有一个自决。

  这场历时84 小时的骚乱就这样平息了。然而,这些参与叛乱的军官们并没有逃脱死亡的厄运。四天以后,河野寿大尉剖腹自杀。7 月12 日上午,香田清真、安藤辉三、村中孝次、高桥太郎等十三名军官和包括北一辉在内的四名文官,都被绑在东京代代木卫戍监狱一角的刑柱上,蒙住眼睛,前额画了标靶,枪击处决。

  令人吃惊的是,冈田首相并没有死。那天晚上,叛军杀死的是冈田的妹夫松尾传藏。因为两人长得十分相象,叛军没有识别出来。后来借着办丧事的机会,冈田在福田秘书长和小坂曹长的帮助下,化妆成吊唁的人,竟安全逃脱了。

  2 月28 日晚6 点半,正当陆海军部队调集完毕,一切准备就绪时,冈田首相进入皇宫,求见裕仁天皇。天皇又惊又喜,立即召见他,并鼓励他继续干下去。

  然而,后来天皇的许诺并未兑现,也许是由于皇道派军人集团的压力,他不得不改变初衷,同意冈田内阁总辞职,批准了原外务大臣广田弘毅为总理的广田内阁确立。

  了解日本政治内幕的人都知道,广田弘毅与右翼集团中的好战分子和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竭力推行对外侵略扩张政策。广田弘毅执政后,日本制定了一系列扩军备战的计划。叛乱军官所要求建立的军部法西斯独裁政权最后由统制派来实现了,日本开始了进一步的军国主义化和法西斯化。1936 年6 月30 日,参谋本部制定了一个“国防国策大纲”,这个大纲主张与英、美结为友好,另一方面专心对苏联备战。打垮苏联以后再向南进,夺取英国地盘,进而侵占新几内亚、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最后与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协力准备与美国大决战。

  以后,虽然近卫文磨为总理的内阁代替了广田内阁,但近卫内阁的内外政策仍置于法西斯军人集团的影响之下,并为其所操纵。内阁开始工作仅一个月,侵华战争就全面爆发了。

  (孙化)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