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戈德里主教之死
  故事发生在公元1100 年初的法国。

  法兰西朗城教区的主教戈德里从英国回来了。这回他是为了向英国国王请求捐款才去的。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他回到朗城区的时候心情很好。

  不过,前往城外去迎接戈德里的两位副主教,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向戈德里问候过后,他们小心翼翼地说:“主教阁下,请宽恕我们在您不在的时候,代表您,朗城的主宰,跟市民代表缔结了一项相互信守的协定。”

  主教很有兴趣地问:“什么协定?”

  副主教赔着笑脸说:“是这样,市民代表们请求,让他们每年交纳一大笔钱给我们,而我们则把城市交给他们自己管理。今后,城里的赋税谣役、司法行政,我们就全不管啦,主教阁下您也可以清静多啦,省去许多麻烦。”

  原来,在12 世纪初的法兰西王国,城市隶属于领主,城内的市民则是领主的农奴。主教同时也是领主,城市由他管辖。领主为了增加收入,不择手段地榨取市民的财富,所以市民宁愿向领主缴付一笔巨款,建立一种社会组织——城市公社,来取得自己管理自己的权利。这种使中世纪封建城市转变为中世纪自由城市的斗争,对城市发展当然是有进步意义的。但是在戈德里主教看来,这件事简直是无法无天,极大地损害了他的体面和利益。副主教刚把话讲完,他就脸色一沉,勃然大怒说:“你们好大的胆子,这样重大的事情,你们竟敢趁我不在的时候擅自作主!我将禀报大主教,追究你们的责任!”

  副主教不示弱地说:“主教阁下,请息怒。这事情当然重大,但让平民建立公社,自治城市,已有先例,并非本城首创。康布雷、圣康坦等城市不也是这样吗?再说,国王也已同意宣誓保障他们这些权利。听说他们孝敬国王的礼物非常丰盛..”

  戈德里主教听说国王也同意朗城自治,愣了半晌。最后,在另一名副主教向他禀报了市民为赎取自由而缴付的那笔巨款的数额后,他终于不再怒容满面了。接着,他跟国王一样,宣誓维护公社的一切权利。

  然而,戈德里主教不仅有着贪得无厌的欲望,而且是一个不守信义的人。

  不久,在挥霍尽了平民交纳给他的金钱以后,他就着手实行破坏公社的阴谋,以便进行新的勒索。

  这件事当然必须经过国王的同意。1112 年春,戈德里主教邀请国王来参加基督受难周(基督教纪念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周)的仪式,怂恿国王破坏先前的那个誓言,取消公社,把城市的权利缩小到从前的范围。市民们知道后,派人禀告国王,愿意再给他一笔巨款,请求他继续履行誓约。

  但是,主教和领主们答应给国王更多的钱。贪婪的国王当然是谁给的钱多就答应谁。结果国王宣布废止以前的协定。

  领主们都很忧虑如何偿还清给国王的那笔巨款,但是,主教拍着胸脯叫他们不必担忧。他说:“如果我不能履行诺言,你们就把我送到国王的监狱去。”主教还说,谁为建立公社拿出了多少钱,那为它的取消也要拿出同样多的钱!

  这些消息很快传到了平民那里,城市立刻骚动起来:所有公务人员停止了工作,各个店铺都紧闭了大门。大家决定用暴力把主教和他的同谋者置于死地。

  复活节(基督教纪念耶稣复活的节日)前一天晚上,朗城市长把平民准备暴动的消息告诉了戈德里主教,警告他明天不要去教堂做早晨祷告。狂妄的主教挥舞着拳头大嚷道:“呸!我会死于这批家伙手里吗?”不过,第二天他还是不敢到教堂去。

  复活节第五天后,戈德里主教正在家里同副主教讨论如何向市民征收钱款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夹杂着“公社!公社!”的喊声。不久,拿着剑、双刃斧、弓矢、木棍和矛枪的市民队伍,逼近了主教的庭院。主教的一个护院人一手抓矛,一手执盾,试图阻挡市民,但当他刚跨出庭院门槛,就被双刃斧砍倒在地。一个领主想进入庭院,背上被矛头戳了一个洞;另一名卫士边战边退,遍体鳞伤,最后在主教的餐桌旁被利箭射中倒地。武装的平民队伍放了一把火,这些忠于主教的牺牲者的尸体,立即被投入到熊熊大火之中。

  保卫戈德里主教的人纷纷反击,用石子和木棍掷击那些进攻的人,但很快就被人多势众的平民们消灭了。主教见势不妙,马上把自己乔装为奴仆躲到地下室,隐藏在一个放满酒桶的小房间里,并让一个伺候他的奴仆把门口堵塞起来。

  平民们怒不可遏地高喊着,到处寻找他们的仇敌,可是连主教的影子也不见。

  群情激愤的人们找到了那个伺候主教的奴仆,但他没有说出主教隐藏在哪儿。

  正在这时,一个已经站到公社平民们一边的主教奴仆提议,到地下室找一找。他一进地下室,就一只只地打开酒桶,终于在一只酒桶里找到了戈德里主教。当主教的奴仆揭开桶盖的时候,戈德里主教早已吓得脸色苍白,颤抖着说:“俘虏在这里。”接着他狠狠地瞪了那奴仆一眼说:“你这只狼!”

  人们纷纷拥了过来。一位平民举起点燃的蜡烛照了照戈德里的面孔说:“是他!主教大人在这里呢!”

  主教被揪住头发从桶里拖出来,一直被拖到门外的小路上。尽管主教苦苦哀求,并向大家许愿发誓,今后永远不再做他们的主教,愿意拿出一笔巨款,并且离开朗城,但他的农奴们决定不饶恕这只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恶狼。一个农奴举起双刃斧,狠狠地砍破了主教的头颅;另一个用利剑割断了主教的手指,把他的戒指取了下来。这个曾经是朗城最尊贵的人物的尸体,现在被剥光了衣服丢在地上。

  戈德里的尸体龇牙咧嘴地躺在路边,凡是走过这躺着尸体的地方,几乎没有一个不投掷泥块和大声辱骂的,不少妇女朝他“呸呸”吐唾沫,而且谁也没想到要埋葬他。

  后来,朗城的平民还是遭到了国王的镇压。新任主教在布道时说:“圣徒彼得(基督教圣经故事中耶稣12 门徒之一)说,奴隶应该诚惶诚恐地服从自己的主人。农奴不顾上帝和人类的法规,在公社中用强力使自己摆脱主人的合法权力,都要被开除教籍,接受惩罚!”

  但是,朗城平民并不理会新任主教的话,他们继续发动起义。最后,新主教被迫让步,同意城市由平民自治,只是把“公社”的名称改为“和平的机构”。

  国王也认识到,城市自治有利于反对领主独立,加强王权集中,这对巩固他的统治是有好处的,因此在1128 年批准了新主教被迫同意的让步;直到两个世纪后,城市“和平的机构”才被法兰西国王取消。

  (贺兰)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