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经典故事 >> 2018世界杯投注危机故事100篇>>正文
最悲惨的劫机案
  1985 年11 月23 日,星期六,晚上8 点零5 分,埃及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37 客机队雅典机场腾空而起,飞往开罗。

  客机起飞十五分钟以后,空中小姐正忙于给乘客分送报纸杂志。突然,坐在前排第四号座位上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阿拉伯青年站了起来,从塑料包里抽出枪和手榴弹,与此同时,坐在他后面的一个青年也掏出了手枪,两人同时大喝:“所有的人都不许动!飞机被我们接管了!”

  接着,这两个人动作非常利索地从口袋里掏出假面具,戴在脸上。这时,第三个阿拉伯青年迅速冲进驾驶室,左手举着开了盖的手榴弹,右手握着打开了保险的左轮手抢,顶着驾驶员的头说:“飞机被我们劫持了,我命令你飞往利比亚!”

  “不行,没有那么多燃料,飞不到利比亚就会坠入大海的。”飞行员镇定地回答,又补充道,“飞往雅典或是开罗是可以的,要不就是意大利。”

  劫机者恶狠狠地说:“那么就飞往马耳他!告诉你,只要你稍敢违抗,我首先崩掉你的脑袋!”

  飞行员只好掉转机头向西飞去。

  这时,又有另外两名劫机者从不同的座位上站起来,凶狠地命令乘客交出每个人的护照。没有人敢违抗,所有的人都默默无声地执行他们的命令。

  当一名劫机者来到一位站起来的男乘客面前伸手要护照时,男人从怀里掏出来的不是护照,而是手枪,对着劫机者就是一枪。那家伙应声倒下。他又向其他劫机者开枪射击,但是寡不敌众,劫机者的子弹从不同方向朝他射来,这位男子以及周围的乘客、空中小姐纷纷倒在血泊中。此人原来是客机上负责安全的埃及保卫人员。“不许乱动!”劫机者狂吼着,接着又朝飞机的舱顶开了两枪,击穿了顶部。

  扩音器中传出了空中小姐颤抖的音:“女士们,先生们,请大家坐好, 不要乱动,他们不想伤害我们中的任何人。”

  此时,客机因为机舱顶部的子弹孔漏气,压力减低,有点失去控制,一下子从三万五千英尺高空降到一万四千英尺。驾驶员赶紧同马耳他的卢加机场联系,请求紧急降落。

  客机经过2 小时11 分钟的飞行,于22 时16 分在卢加机场降落。正当乘客和机组人员稍稍松了一口气,以为灾难已经过去时,却不料劫机者并没有放过他们。飞机在卢加机场刚刚停稳,劫机者就同机场当局进行了联系,他们要求加油,并要机场派一名医生来,说机上有死伤者。

  机场当局知道事关重大,拒绝了劫机者加油的要求,但同意派医生登机。

  几分钟以后,一名医生登上客机,在驾驶员的帮助下,又抬又扶,一下子送下了七名死伤者,其中包括在枪战中被打死的一名劫机者,一名埃及保安人员和受伤的两名乘客以及两名空中小姐。

  驾驶员返回客机后,劫机者头目拿下乘客的护照,点了七名菲律宾女舞蹈家和四名埃及妇女的名字,高声说:“我们是朋友,你们自由了,请下飞机罢!”这些女人由于惊喜而兴奋得热泪盈眶,带上自己的行李下飞机去了。

  其他的乘客则满怀期待地注视着劫机头目一张张地翻看护照。

  “索菲·埃迪特。”

  一位长着亚麻色头发的以色列姑娘应声站起来,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岁。她激动地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踉踉跄跄地走到机舱门口,以为自由就在眼前了。可是她哪里想到,正当她的脚踏上下飞机的扶梯,劫机头目却对着她的后背就是一枪。姑娘大叫一声栽倒,可是她并没有死,仍挣扎着往下爬。劫机头目冲出机舱又给了她几枪。姑娘不动了。

  见此情形,所有的乘客都呆若木鸡。

  劫机者头目又点了一位以色列姑娘的名:“诺娜·肯斯尔”。

  这位姑娘最多只有二十三岁,秀丽的面孔,窈窕的身材,却缩在座位上,吓得深身发抖,死活不肯出来。两名劫机者走上前去,硬把她拖了出来,然后对准她的脑袋开了一枪。姑娘当即毙命。歹徒们叫几位乘客把姑娘的尸体拖出机舱,尸体沿着扶梯骨碌碌滚下去,景象惨不忍睹。乘客们个个敢怒不敢言。

  劫机头目得意地举着手枪,舞着手榴弹,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这明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女乘客们都双手掩面,悲叹哭泣。男乘客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

  十五分钟以后,劫机头目又叫起一位男乘客,这是一个28 岁的美国生物学家,他刚刚结束在中东的休假,准备返回美国。他的头发有些蓬乱,但态度镇静,他默然起立,微微弓着腰走向门口。劫机头目持枪跟在他后面。这个年轻人可谓精明之至,就在那家伙对准他后脑开枪的一刹那间,他就势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虽然血流满面,其实只不过是子弹擦伤了头皮。当他被人抬着扔出机舱之后,头脑仍是清醒的。他等了一会儿,感觉劫机者回到机舱里去了,这才悄悄地爬起来,然后撒腿狂奔,终于捡回一条性命。

  二十分钟以后,又有一名美国妇女被叫出来,她可没有刚才那位幸运,脑袋被子弹打得开了花,也被扔出机舱。这时,歹徒们才发现刚才扔下去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为此,他们又叫出一名美国妇女,这位妇女也很顽强,她坚决不出来,并与前来揪她的歹徒扭打。最后,劫机者将她反绑起来,强迫她跪在地上,对着她的后脑打了一枪,子弹从她的右眼穿出。这位妇女被扔出舱外时,面部先着地,侥幸的是她居然又没死。

  此时已是11 月24 日凌晨2 时20 分。

  劫机者通过无线电向机场指挥塔咆哮:“我们已经杀了五个人!一个半小时内再不给加油,我们还要继续杀人!”

  马耳他政府得知被劫的埃及客机降落在卢加机场后,马上同有关国家进行了联系。埃及政府明确要求马耳他政府不要给客机加油,不要让客机离开马耳他。他们担心客机一旦离开马耳他,就无法对它再加以控制。希腊外长打电报给马耳他政府,表示“无条件支持埃及关于不给加油、不让客机离开的要求”。美国、英国和意大利也表示支持这种立场。巴解组织领导人则发表声明,谴责劫机者的行径。

  在这样的情况下,马耳他政府总理邦尼奇赶到卢加机场,开始同劫机者进行谈判。邦尼奇通过机场指挥塔敦促劫机者向马耳他保安部队投降,“马耳他政府同情阿拉伯事业,你们会受到公正的对待和谅解的。”但劫机者除了一再要求给飞机加油之外,不做任何回答,使得谈判难以进行下去。

  马耳他总理在与劫机者最后一次对话中告诉他们:“即使让你们飞离了马耳他,你们在空中也会受到拦截,被迫降到其它地方。那样的话,情况就更糟了。”

  “要是我们在空中受到拦截,我们就炸掉客机!”劫机者态度非常坚决。

  在马耳他总理与劫机者进行谈判的同时,美国、希腊、以色列、埃及、利比亚和巴解组织官员纷纷赶到机场,试图从中斡旋,使人质获释。但是,劫机者不愿同任何人对话,甚至与巴解组织代表也不愿对话,只提出要利比亚驻马耳他大使与他们对话。但利比亚大使只是在机场指挥塔通过无线电对劫机者讲了利比亚政府的态度:由于发生了流血事件,利比亚政府不愿接受这架客机。然后这位大使就乘飞机飞回利比亚去了。

  中午时分,劫机者提出要往客机上送午饭,他们的要求得到了满足。送饭者同时捎去了马耳他政府的口信:请劫机者考虑释放客机上的九名巴勒但儿童和一名加拿大婴儿,并准许机场人员抬走被他们扔在客机外面的死伤乘客。

  劫机者拒绝考虑这些要求,扬言:“谁敢靠近客机就向谁开枪!”“谁要袭击我们,我们就炸掉客机!”

  面对这种情况,马耳他总理决定:“决不能向恐怖主义屈服。在残暴、不讲人道的劫机歹徒面前,决不能给人们留下马耳他是软弱的印象。这件事该由我们的保安部队来处理了,现在看来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突袭,尽可能多地解救人质。”

  这时,埃及方面传来消息:埃及政府决定对客机采取突袭行动,这场危机将会得到很好的解决。在征得马耳他政府同意之后,埃及军队的两架C— 130 运输机在卢加机场的另一头降落,运来了25 名埃及突击队员和有关装备。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一得知客机被劫持的情报便十分恼火。六个星期前的“阿基利·劳罗”号游船被劫持事件,曾搅得他彻夜不眠。所以他一听说客机被劫的消息,就马上指示正要出访西欧的外交部长马吉德推迟动身日期,与利比亚进行交涉。

  马吉德立刻打电话给利比亚外长奥贝迪:“我们认为贵国是这次劫机事件的后台。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

  “我不能接受你这种指责。”对方回答,“不过我需要进一步弄清情况,请你十五分钟以后再来电话。”着召开紧急会议,到会者有外交部长、国防部长、武装部队高级军官和情报官员。会上,情报官员介绍了来自各方面的情报。

  会议一直进行了九十分钟,最后穆巴拉克总统亲自拍板决定对客机进行突袭,他决心不惜任何代价严惩这帮恐怖分子。他命令埃及突击队司令卡迈勒·阿蒂亚少将全面负责实施突袭计划,并指示将埃及的这一决定通告美国。

  美国立刻表示坚决支持。位于地中海美国第六舰队的“珊瑚海”号航空母舰立即进入戒备状态,严密监视地中海上空的动向,同时派出数架F—2 预警雷达飞机进驻意大利西西里岛的北约空军基地,以防运送突击队的埃及运输机在飞往马耳他途中受到利比亚飞机阻截时紧急出动。

  下午6 时45 分,卢加机场指挥塔的扩音器里,突然传来客机上埃及驾驶员急促的声音:“客机机舱的前后门里面都锁着,要进客机只能通过货舱门。”

  原来,这位具有十多年飞行经验的驾驶员意识到马耳他政府或埃及政府决不会这样坐等下去的,预感到一场攻击就在眼前,他乘监视他的劫机头目上厕所之机,及时地送来这一极为重要的情报。这时,突袭行动已准备就绪,只待天黑下手。

  晚上8 点15 分,穆巴拉克正式下达了进行突袭的命令。

  五分钟以后,卢加机场的灯光忽然熄灭,机场顿时一片漆黑。突袭行动开始,12 名埃及突袭队员分四路向客机上的货舱门和机翼上的三个紧急出口冲去。一路突击队员冲到货舱门口,弄开了货舱门,小心翼翼地爬了进去。

  这时,驾驶室里仪表盘上的一个小黄灯亮了,驾驶员意识到货舱门已被人弄开,为了不使劫机头目发现,他关掉了那个小黄灯,同时,为了转移动机头目的注意力,主动与他攀谈起来:“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我呀,肯定就投降..”

  谁知货舱里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劫机者。那个头目转身从驾驶室冲入客舱,投出了手中的那颗手榴弹,其他劫机者也跟着投出了两颗手榴弹。随着几声猛烈的爆炸,机舱里起了火,灯光熄灭,浓烟一片。劫机者接着又是一阵射击,乘客们在手榴弹爆炸和手枪的射击中纷纷倒下,幸存者急忙趴在地上,但又被浓烟呛得透不过气,当时就有许多乘客被浓烟窒息而死。

  这时,劫机头目忽然想起了驾驶员,他返身冲回驾驶室,对着驾驶员脑袋就是一枪。谁知驾驶员早有防备,脑袋一歪,子弹擦着头皮而过。随手举起已准备好的斧头,转身就是一斧!劫机头目应声倒下。

  从货舱门攻入的突击队上尉穆斯塔德·海克莱维被劫机者投出的手榴弹炸断了一条腿,但从三个紧急出口攻入的突击队员迅速向动机者射击,枪战进行了一分多钟。几名劫机者先后中弹身亡,但乘客中也有人死伤。

  接着,突击队员搜索幸存的乘客,帮助他们撤离客机。

  整个解救人质的突袭行动持续了约十分多钟,随后埃及突击队员乘飞机回国。可是卢加机场上所遗留下来的一大摊事情却忙坏了马耳他医护人员。

  在飞机被劫持的24 小时里,共有60 人死亡,28 人受伤,成为有史以来最悲惨的劫机事件。

  (孙晓)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