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十五章
  托的阴险的笑和他带血的剑在拉吉斯的脑海中不断地放大,放大……托把剑刺进了阿克斯的胸膛,拉吉斯的头被砍了下来……托把剑刺入了瑟弗韦的胸膛……
  拉吉斯的脑子越来越混乱不清。
  “啊……”拉吉斯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叫。他想让自己从混乱的意识中走出来,去努力分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它们又意味着什么,哪些人才是他应当去信赖的人。
  此刻,鼓声越来越响了,急促而紧密,像是鼓本身也在发泄。
  是托!是托!托杀死了父亲!托杀死了瑟弗韦!
  “不!”拉吉斯大叫一声,突然像被抽干了血一样瘫软在地上。但是,他找到了自己的答案。鼓声仍在继续……声音里隐藏着某种疲惫。
  哐啷!石锁掉落在地上,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关着西蒙的笼子的门终于被爱伦娜打开了。坚固得像钻石一样的石锁终于被熔化了。爱伦娜渐渐合拢双手,魔法的光芒也随之消失。
  “谢谢你﹗瑟弗韦名师的高徒,她会为你而骄傲的。”西蒙钻出笼子,充满感激地说。
  爱伦娜微笑地看着西蒙,眼里传达了她对西蒙的祝福。她真希望这个充满智慧的外星人能有好运气,顺利逃出地牢。

  这时,一道光柱刺入地牢。天花板上的门开启了,一个守卫正向下凝视着他们,一脸的狐疑。显然,他听到石锁炸开的声音了。幸亏西蒙反应敏捷,迅速回到铁笼里,轻轻地重新掩上笼门。
  “女祭师,托国王要见你。”一个守卫叫道。
  真糟糕!西蒙的铁笼门突然弹开了,爱伦娜和西蒙试图隐藏他们的活动,但还是引起了守卫的注意。
  “不准动,都给我趴在地上﹗”守卫边举起他手中的家伙,一边粗暴地吼叫着,一边往地牢走去。
  但是,就在守卫准备进入地牢的时候,却不可思议地被人猛地向后拉,然后,一阵开门的声音传入西蒙和爱伦娜的耳朵里。爱伦娜和西蒙都好奇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的门,当门被拉开时,光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拉吉斯?”西蒙和爱伦娜异口同声地叫道。拉吉斯正弯着身子从天花板的门伸进脑袋。爱伦娜和西蒙互相对视一眼,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爱伦娜!”拉吉斯边叫,边伸出他的一只手来,“拉住我的手,抓稳!”
  爱伦娜一只手抓起西蒙,然后向上伸出另一只去抓住拉吉斯的手。爱伦娜和西蒙被拉吉斯成功地拉出地牢。在他们的眼前,一个守卫正晕倒在地上,可眼睛却睁得圆鼓鼓的,样子看上去很凶狠。
  “哦,这家伙晕倒了还不放过盯梢。”爱伦娜不客气地朝守卫踢了一脚,算是解了心头之恨,她对拉吉斯说,“幸亏你来得及时,要不然现在还不知道该受到这家伙怎样的‘待遇’呢。”
  “到这儿来吧,没有比这儿更安全的地方了。”拉吉斯把手平放在地上,让西蒙踏上他的掌心。拉吉斯把他的良师益友举到与他的眼睛平行的地方,用充满愧疚的眼神看着西蒙。
  “我很抱歉曾经怀疑过你。”拉吉斯说。
  西蒙从拉吉斯的眼中看到了他的成熟。他能想得到,拉吉斯正在或者已经走出内心的挣扎和困惑。
  “克服怀疑将只会令你更坚强。”西蒙温和地说。眼里流露出欣喜。
  拉吉斯点点头,然后将一根魔杖呈给爱伦娜。“我从托那儿偷偷取回了瑟弗韦的魔杖。它现在正式属于你。”爱伦娜一眼就认出了是导师瑟弗韦生前的魔杖。
  爱伦娜虔诚地握着魔杖,充满感激地看着拉吉斯。然后,她充满爱意地凝视拉吉斯的眼睛。很明显这一刻的意义远远超过这根魔杖了。拉吉斯也用同样充满爱意的眼神回望爱伦娜。
  在一旁的西蒙当然看出这两个年轻人彼此已经爱上了对方,西蒙真想好好祝福他们。但是,现在好像不是时候,西蒙更担心的是怎样活着走出城堡。因为他看了城堡的四周,到处守卫森严。
  西蒙收回视线,看见刚才那两个眉目传情的年轻人,已经互相拥抱了。西蒙可真不忍心打扰这天生的一对。但是,目前的形式确实过于严峻了。首先得活着,然后才能相爱。
  “或者,我们应该想法子离开这里?”西蒙故意清一清嗓子,提醒道。
  拉吉斯和爱伦娜像两节同性的磁铁一样弹开。
  “对了,哦,当然。”拉吉斯有点儿语无伦次,一脸的尴尬。
  “我们可以从门逃走。那边的防卫没有这里严。” 爱伦娜说。
  西蒙迟迟没有点头。因为他觉得爱伦娜这办法算不上最好,危险性仍然很高。
  “不,我另有计划。”拉吉斯自信地说。
  西蒙和爱伦娜不约而同地看着拉吉斯,他们的反应一致,都表示出他们对拉吉斯的信任。拉吉斯读懂了他们的眼神,感觉就像收到了一份厚礼一样,让他感动和欣慰。
  “我们必须到上面的阳台。”拉吉斯指向他们对面的一座城堡的最高的阳台说。
  “上面的阳台?”爱伦娜有点儿疑虑。那阳台太高了。
  “相信我。”拉吉斯自信地说。
  拉吉斯将西蒙装入一个口袋里背在背后。拉吉斯谨慎地环顾一下周围的情况后,开始行动,每一步都非常小心。当拉吉斯和爱伦娜大步跨过城堡时,西蒙从拉吉斯的口袋里探出头来。他想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对他们是否有利。还好,到目前为止,一切看起来都比较顺利。

  拉吉斯和爱伦娜继续往上跑,攀登上一个又一个的窗台,他们背部紧贴着墙,尽量走那种避开人视线的地方,向着最高的阳台跑去。这地方非常危险,稍有疏忽,就会跌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托国王趾高气扬地穿过城堡,准备去那个置放着魔比斯场入口的私人房间。他想,他的卫士这会儿应当把那个女祭师给押过去了。这时,一个军官气喘吁吁地飞奔过来,他给托国王带来了一个紧急的消息。
  “禀报国王,拉吉斯把爱伦娜和外星人放走了!”军官神色慌乱地说。
  托国王恶狠狠地瞪着军官,军官的脸立刻惨白,垂下头,身体瑟瑟发抖。
  “给我马上鸣警报!”托国王暴跳如雷地命令道,脸上的肉气得都扭成了一团。他向后使劲儿地撩了一下袍子,然后转身,又重新回到他的城堡里,直奔钟楼。他要亲自指挥卫兵,让他们插翅也难飞。
  呜……托国王城堡钟楼上,哨兵们吹奏着末端分叉的埃斯帕号角,声音如丧钟一样,带给人一种末日来临的不安感觉。
  爱伦娜和拉吉斯迅速跑到了托国王城堡上面的阳台上,阳台已经是处在城堡的最顶层了。从此处往下看,令人头晕目眩。他们环视四周,随着号角的吹响,整座国王城堡都处于高度戒严状态,卫兵们正在进行紧张全面的大搜捕。
  爱伦娜和拉吉斯站在阳台上仔细寻找出路,可是,摆在他们面前的显然是一条死路。就阳台离地面的距离而言,除非有一架天梯……大家陷入沉默,因为毫无希望。拉吉斯仍然在争分夺秒地四处探察,爱伦娜觉得拉吉斯这样是白费心机,她早就将每个角落都看遍了。
  不过,西蒙看上去倒显得比较沉稳安静,没有爱伦娜那么浮躁。虽然他也感到担忧,但他相信拉吉斯会有办法的。
  “我以为你有计划﹗”爱伦娜沮丧地说,话中不无抱怨之意。
  拉吉斯转过身看着爱伦娜,他刚想开口对爱伦娜说话,十多枝利箭向他们直射过来。拉吉斯迅速地向爱伦娜和西蒙冲过去,一把将西蒙抓入手中,同时拉着爱伦娜一起倒在地上。十多枝利箭从他和爱伦娜的耳边飞鸣而过,击中了距离他们头部数厘米之外的墙壁。爱伦娜感激地看着拉吉斯。
  西蒙看见托国王已经冲上阳台了。
  “现在该是最佳时机了。”西蒙在口袋里说。话音刚落,一枝箭嗖地擦过装着西蒙的袋子。拉吉斯敏捷地向旁边侧了一下身,利箭与西蒙擦身而过。好险啊,只差两厘米!
  “跟着我。”拉吉斯对爱伦娜说。
  拉吉斯拉着爱伦娜的手,站在阳台的边界上。阳台的边界让爱伦娜的心怦怦地乱跳起来。阳台其实高得就像浮在云层之上,换句话说,无路可逃。
  “跟随你到哪里?”爱伦娜疑惑重重地问。
  “ 那里。”拉吉斯眼睛盯着阳台外,坚定地说。
  “什么?”爱伦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手不由自主地从拉吉斯的手里抽出来。
  拉吉斯非常清楚爱伦娜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现在什么也不说,因为说了也起不到更好的效果,而且,他的想法确实要冒很大的危险。他只是朝爱伦娜和西蒙微微一笑。西蒙显然也被拉吉斯给弄糊涂了,拉吉斯给他的感觉简直像个无底之谜。西蒙和爱伦娜互望了一眼。就在他们将目光重新落在拉吉斯的身上时,令爱伦娜和西蒙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拉吉斯纵身一跳,跃过阳台,跳入到稀薄的空气中……像一只健美的雄鹰一样,直向下冲去。阳台上只剩下爱伦娜。
  “嗷—— 不,不!”爱伦娜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边惊异地叫道。爱伦娜想,拉吉斯简直疯了。但身后,卫士已经向她快速逼近。
  “看来拉吉斯是对的!与其落入托那个暴君的手里,不如像这样跳下去。”爱伦娜别无选择。她闭上眼睛,在冰雹般的箭雨飕飕而来时,也跟随着拉吉斯跃下阳台,一个卫士的剑与她擦身而过。
  空中,拉吉斯和爱伦娜嗖嗖嗖地穿越云雾,他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地面……爱伦娜吓得不敢睁开眼睛。就在眼看就要跳进死亡的时候,拉吉斯突然大声吹起了口哨,然后回头紧紧拉着爱伦娜的手,就在他们离地面只有几十米的半空时,一只翼龙从他们身下滑过,刚好用它宽厚的背接住了拉吉斯和爱伦娜。
  爱伦娜不敢相信她还活着。拉吉斯给了爱伦娜一个得意的微笑。
  “我告诉过你,我是有计划的。”拉吉斯说。
  托国王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城堡的阳台,他一直注视着拉吉斯他们的一举一动。当看到拉吉斯、西蒙和爱伦娜被逼到阳台的死角,像瓮中之鳖一样等待死期时,他得意极了,甚至命令卫士放缓逼近速度,他说:“慢点儿,不要急,我最喜欢看老鼠被猫抓住后不立即吃掉时玩的游戏……”托国王没想到,他眼睁睁地看着拉吉斯和爱伦娜,还有西蒙从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脱,愤怒得大吼大叫。
  拉吉斯和爱伦娜骑着翼龙在空中穿行,他们随着翼龙远离城堡,很快消失在视线之外。
  “西蒙怎么样了?”爱伦娜问。她好像好久没有听到西蒙的声音了。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也许现在正睡觉呢。”拉吉斯朝爱伦娜微微一笑,然后高兴地伸出手,从背上解下袋子举起来给爱伦娜看。可是,袋里空空的,西蒙不见了。西蒙不在袋子里会在哪儿?拉吉斯觉得好奇怪,他仔细检查袋子,袋子一直都系得那么紧,封口也没有问题……突然,他发现,袋子的一个角落上有个洞……顿时,拉吉斯和爱伦娜的表情变得非常惊恐,一种不祥感觉使得他们不约而同地朝城堡的方向望去。但城堡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西蒙是在拉吉斯站在阳台的边缘往下跳的那一刻从口袋里掉出来的。他正好掉在城堡的下一个阳台上。他体形太小了,拉吉斯根本就感觉不到他掉出去了。爱伦娜紧跟着拉吉斯往下跳,她因为害怕而闭上了眼睛,什么也没看见……
  西蒙落在阳台上跌得不轻,但他还是拼命地站起来,朝阳台的角落跑去,想避开卫兵的视线。他背靠着墙揉他被摔痛的腿时,一个卫兵出现在他的面前。卫兵把他抓起来像礼物一样献给托国王。
  一直处在愤怒中的托,看见西蒙,不但停止了他的咆哮,脸上还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显然,这份礼物不错!托国王伸出手将西蒙抓起来放入手心,随着狂笑声不断地提高,越捏越紧。

  【本书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