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十三章
  杰克被捆绑了手脚,装入一个藤条编织的网里,高高地挂在蘑菇树叶上,晃晃悠悠的。四周围,有不少巨人穿梭往来,他们身着旧盔甲,头戴落漆的钢盔,手持长矛,或是佩带刀剑,神情看上去都非常严肃,行为举止也有点儿诡秘。
  巨人们的身上还有着明显的“落魄”的痕迹。杰克跟自己打赌说,这伙人肯定是为了逃难才躲到这片原始蘑菇林中来的。想到逃难这个词的同时,杰克的脑中立刻跳出“强盗”这两个字。
  “天哪,我遇到的难道是一伙强盗?也许还是一伙正在遭遇他们政府部门通缉的强盗。”杰克想到这里,偷偷地又看了一眼他们,不禁打了个长长的冷颤。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手持木棍的巨人在几个年轻巨人的陪同下,匆匆来到了杰克的面前。是的,杰克看得出来,这个人是这里的头儿。
  杰克遇到的不是一伙强盗,而是由布库斯领导的义军。
  布库斯眯着眼睛,用充满怀疑的目光仔细地打量着杰克,开始审问。
  “告诉我,外星人,你是怎么来到拉菲卡的?”布库斯冷漠地问道。
  “是通过魔比斯场入口进来的。”杰克老实地回答道。
  布库斯怔了一下,疑惑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小人儿。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看。杰克对布库斯的目光感到有些不安。他必须对这个巨人做一番解释,要他相信自己说的是大实话。
  “你知道,根据内部传输理论,当一个三维锥环扭转到180度,它就会形成二维……”杰克还没解释完,就被打断了。
  杰克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布库斯的脸。布库斯的脸对他来说,不亚于一个预测天气的晴雨表。现在,这个晴雨表正指向雨天。
  “你是托派来的奸细?”布库斯生气地把他的棍子砸向蘑菇树,大声吼叫道。
  布库斯使出的力量可真不小,震得杰克指尖都在发抖。
  “谁?”杰克听不懂布库斯说什么。不过,他可是听清楚了“奸细”这个词的。
  杰克觉得好委屈,他想为自己证明身份。但看到布库斯那张充满怀疑且有增无减的脸,杰克立刻打消了辩解的主意。有时候,越辩解反而越将事情弄糟。杰克从前可是从妈妈那儿领教到这点的。
  杰克一时没了主意。看来,只得抽出最后一张王牌了。杰克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这张王牌能将这个已经让疑团包围身心的巨人相信自己说的话。
  “老实说,我来这儿,只是想要找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杰克停顿了一会儿,他看到布库斯对他要找谁很感兴趣,所以故意卖卖关子,“是的,他叫西蒙?维尔。”
  “西蒙?”布库斯惊讶地问。
  杰克从布库斯的神色里看到了一点儿好兆头。杰克猜想,他们肯定见过父亲,没准儿,现在父亲就在他们这个营地里。
  “是的,你听说过他吗?”杰克乘机问道。
  布库斯的神情里仍然充满怀疑。他用不相信地眼神打量着杰克。
  “瑟弗韦很信任他。他是瑟弗韦的人。”布库斯面无表情地说。
  杰克无法从布库斯的表情里判断出瑟弗韦和这个巨人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是敌人还是朋友。所以,杰克急于想弄明白形势是否对他有利。这个非常重要。
  “这个……瑟弗韦,她是你们的朋友,对吗?”杰克试探性地问。
  “当然。”布库斯答得一点儿都不含糊。
  “太好了。这正是我想知道的。”杰克不管布库斯的疑惑,高兴地说:“西蒙?维尔是我的父亲。”
  祈祷奏效了!杰克毫无疑问地相信形势完全对他有利:第一,爸爸是瑟弗韦的人,凭巨人与瑟弗韦的关系,也就意味着爸爸是这个巨人的朋友,至少不会是敌人;第二,这个巨人和他的手下们不会伤害自己的。
  布库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仔细看看杰克的模样儿,确实长得非常像他的朋友西蒙,不,简直如出一辙。
  “放了他!”布库斯终于打消疑念,冲他的手下挥一挥手命令道。
  这时,巨人纷纷从四面涌来,将杰克从蘑菇树叶上放下来,为他解开身上的绳索。周围的气氛变得和谐起来,巨人们像见到老朋友一样,面带微笑地拥着杰克朝蘑菇林的深处走去。杰克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笑得很灿烂。这是自从他来到拉菲卡后,第一次最有理由的微笑。
  杰克被巨人们一路簇拥着向更深的蘑菇林走去。
  “我们进屋去吧?”布库斯微笑着做出个“请”的姿势。
  “进屋?”杰克被弄糊涂了。他可没看见一间房子。
  “哦,我的朋友!”布库斯笑着说,“你抬头往上面看。”
  杰克抬起头,简直惊呆了。巨人的屋子全都建在蘑菇树上,彼此又都被一根根粗实的荆棘、藤条联系着,每隔几米远,都有一个巨人手持长矛、胸前挂着埃斯帕角做成的号角,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杰克相信,他就是这样被他们发现的。树屋周围的蘑菇树明显的要比其他地方稠密,茂盛。树屋被一片又一片硕大无比的蘑菇树叶遮掩着,隐蔽性非常好,无论从远处、高空往下看,根本就看不到它。
  杰克被带到了布库斯的树屋里。杰克忍不住四处打量,树屋的四壁贴满了兽皮,这些兽皮非常完整,颜色各异,就像一只只兽头朝下、四肢张开地懒散地趴在墙壁上一样……杰克来到平台向远处眺望,一条条羊肠小道错综复杂地交织着向远处延伸。附近,有义军在磨刀擦剑。
  “我的小客人,待会儿马上给你送吃的来。”布库斯非常和蔼地笑着说。
  杰克还真是有点儿饿了,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当听到布库斯说马上送吃的东西时,他的肠胃就条件反射地咕噜咕噜乱叫起来。布库斯显然也听到了,杰克赶紧捂住肚子,不好意思地冲布库斯笑了笑。
  一会儿,杰克面前放着一盘不知道是用什么绞成一团的, 压得扁扁地,乳白色中带点儿浅红,颤颤巍巍的“食物”,像一块儿刚从猪肚子里掏出来的肠子。杰克只看一眼它的颜色,就让他提不起胃口。尽管他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
  杰克迟疑地望着这盘“食物”,然后又望着布库斯。布库斯十分友好地做了个恳求杰克分享这食物的手势。
  “吃吧,我的朋友,这可是我们拉菲卡无法拒绝的美味。”布库斯指着这盘压扁的食物,然后顿了顿,补充道:“这是欧达的脑子。”
  欧达是一种体型比较小的动物,它的脑子营养丰富,而且味道鲜美,适于生食。欧达属野生动物,数量并不多。物以稀为贵。所以,通常只有被义军当做贵宾的人,才会享受这份礼物。
  欧达的脑子?杰克听后,本能地抓住了自己的胃。一连串的什么猪脑、牛脑……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黏黏糊糊的……杰克差点儿就喊出声来。杰克想,打死他也不吃这让人恶心的东西。但是,他必须得为自己找个恰当的借口,做到既不辜负了布库斯的盛情,又不亏待自己的胃。
  “哦,看上去很好,真的,但是……”杰克吞吞吐吐地说道,“但是我会过敏。对,我会过敏。凡是颈部以上的东西,我吃了都会过敏,你知道啦,眼球啊,舌头啊,耳朵啊,还有是脑子,这些我都会过敏的……”
  “太糟糕了。”布库斯十分遗憾地说。
  他端起盘子,二话没说就一口吞下了欧达的脑子,还津津有味地用舌头舔着嘴唇边的残渍,一副享受美味的幸福表情。幸亏杰克紧紧地捂住嘴,才没有让自己吐出来。
  “看,布库斯,我非常感激你设宴款待我,以及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但是,我真正需要的是找到我的父亲。”杰克非常想立刻就见到父亲。他知道,布库斯肯定知道父亲的下落。
  “这不是问题。他现在在托的城堡里。”布库斯平静地说。
  “太好了,我们走吧。”杰克听后非常高兴,转身就做出准备出发的样子。
  “哈哈……”
  周围的义军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杰克一下子被这笑声弄糊涂了。他可不觉得他的话有多么幽默或者有多么可笑。
  “他们在笑我吗,布库斯?”杰克好奇地问。
  “哦,事情可能远比你想象中的情况要复杂得多。”布库斯面露难色地说,然后看着附近的一群义军,“我们都是前国王阿克斯忠诚的卫士,直到有一天他的亲兄弟托……”布库斯特别强调了“亲兄弟”,语气愤恨不平,“他的亲兄弟用残忍的手段,篡夺了王位……拉菲卡在这个内心充满邪恶的魔鬼的引导下,一天天走向黑暗,我们绝不能容忍……”
  听着布库斯的话后,杰克现在明白了。
  “啊,所以我才以为你和托不是那么亲近。”杰克说。
  “我们永远不会臣服于这个刽子手的!他简直侮辱拉赫曼王室的圣洁。”布库斯义愤填膺地说。
  “我真希望斗争中,你们会全力以赴。”杰克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但是,这个和我父亲好像没有任何关系。”
  “这你就错了,我的小朋友。”布库斯不管杰克对他的话是否理解,只是看着杰克,轻轻地摇摇头。
  布库斯将西蒙如何来到拉菲卡和瑟弗韦成为朋友,直到如何被托国王囚禁在地牢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杰克。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