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十二章
  托国王的城堡雄伟壮观,巍然屹立,散发着一股沉稳庄严、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氛。同时,还透着唯我独尊的霸气。城堡的四面八方都是陡峭绝壁,它们不约而同地向着城堡微微倾斜,像一群忠实的奴仆正在听从主人的吩咐。城堡底下,是波涛汹涌的河流,这是城堡的护城河。城堡的建筑材料全部采用的是象牙和白玉,从高处往下看,外形极像一把刚出鞘的长剑一样,锋利无比。城堡的顶端,一面拉菲卡国的国旗在风中飘扬……空中,盘旋着几只形貌凶猛的鹰,它们正警觉地四处张望……
  这时,一只体型健硕的翼龙从高空猛地冲下来,落在托国王城堡的宫殿入口。托国王由两个护卫搀扶下走了出来。紧接着,爱伦娜和西蒙也出来了。爱伦娜身上缚着沉重的铁链,手被反绑在身后,头发有些蓬乱;西蒙被锁在一个对拉菲卡国人来说小得像鸟笼一样的铁笼子里,铁笼外面,挂着一把坚不可摧的石锁。他被一个体壮无比的巨人拎着。卫士身着盔甲,手持长剑,表情非常严肃,丝毫也不敢当着国王的面有半点儿马虎。
  西蒙和爱伦娜被卫兵押着通过了漫长的大理石走廊,经过了富丽堂皇的国王大殿……路蜿蜒曲折,好像漫长得毫无边际……最后,他们被带到了一个阴暗潮湿的房间里。这就是托国王秘密设立的地牢。地牢建在离地面一千米的地心。地牢四处墙壁的凹处,置放着一盏盏动物油脂灯,空气里散发着油脂的腥臭与焦煳味。
  爱伦娜被推入一个大铁笼,锁住西蒙的小铁笼则被扔在它的外面。笼外,站立着手持长矛的卫兵。西蒙惊恐地扶着铁笼,四处张望。第二天下午,一阵吱吱嘎嘎声传进西蒙和爱伦娜的耳朵里,紧接着,一个卫士将关着西蒙的铁笼拎出地牢,来到了托国王金碧辉煌的大殿。
  西蒙被放在大殿的正中央。他抬起头,隔着笼子看到了托国王。托国王正高高坐在纯金制作的宝座上,两只手臂架在宝座的扶手上,看到西蒙,他站起来,朝卫士挥挥手,卫士行过礼,立刻退出去,将门关上了。
  西蒙环顾一下大殿的四周,当他看到拉吉斯的时候,目光迟疑了一会儿。拉吉斯正站在大殿的角落里,垂着头,茫然不安地看了一眼西蒙,又立刻收回了他的眼神,好像要有意逃避他似的。西蒙平静地看了拉吉斯片刻之后,转过头愤怒地看着托国王。西蒙知道了这个邪恶巨人的欲望,他比谁都清楚,托国王心里一直在打魔比斯场入口的主意。
  “别这么看着我,亲爱的朋友,礼貌点儿。”托国王得意地笑了笑。他自认为他很幽默,“哦,对了,你的那个魔比斯场入口已经归我所有了……哈哈,要不了多久,它就开始为我服务了……”他的每一声笑,都毫无疑问地来自欲望的满足。
  托国王已经知道西蒙是从魔比斯场入口进入拉菲卡的。他从单纯无知的拉吉斯口中知道了关于魔比斯场入口的一切。当他知道魔比斯场入口有着如此神奇的力量和用途后,简直兴奋得快要疯掉了。他的欲望顿时就像通过魔比斯场的速度一样,迅速膨胀起来。他不再只满足于统治和拥有拉菲卡星球了。
  “哼,一个拉菲卡?我未免太没出息了!”是的,他拥有了更新的、更大的野心——他要借助魔比斯场入口的力量,在所有的星球建立他的星球军队,任他呼风唤雨,由他任意支配,最后达到占领和统治所有星球的目的!
  托国王至死不渝地相信,武力能征服一切!
  “魔比斯环,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创举啊?你说呢,外星人?”托国王突然收起笑脸,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该死的瑟弗韦,竟然瞒着我一直隐藏着它!”
  “魔比斯场入口是为了和平而建立的,不是为了帮助你实行暴政和实现你的欲望的!”西蒙恼怒地大叫道。
  “啧啧……这样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小生物也配跟我说话?”托国王垂下眼皮,不屑地看着西蒙嘲笑道,然后指着入口处,一脸夸张的得意神情。“哦,对了,让我好好想想……也许这个入口可以将我的军队带到那些跟你的2018世界杯投注一样容易征服的任何地方去。当然,也许人的种族会把我服侍得更好些呢,奴隶!”
  托国王转身走近入口,凝视着它,然后举起他的双臂,仰天长笑,哈哈哈……笑声渗透着狂妄,在宫殿中久久回荡,非常刺耳。笑声突然停止!托国王将他的王袍前襟向后一甩,转过身匆匆地从入口处走到西蒙面前,一手将关着西蒙的铁笼拎起来,狠狠地摇晃着。
  西蒙被摇得东倒西歪,他死死地抓住栅栏,身体被摇得悬在半空,像个纸人儿似的。
  “它的力量能使我拥有比现在更多的军队吗?我可以像统治拉菲卡一样统治所有的星球吗?告诉我!”托指着西蒙狞笑道。
  “瑟弗韦曾是我回家的一个巨大的希望,没有她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启动入口。”西蒙冷冷地说。当他想到死去的瑟弗韦,便不禁咬牙切齿地大叫道:“你这个凶手!”
  西蒙看到托那张丑陋的脸和罪恶的灵魂,真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个残暴的刽子手,替瑟弗韦报仇。
  托国王对西蒙的指控非常生气,脸部的肌肉都扭曲了,拳头捏得嘎嘣作响——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迄今为止,拉菲卡国的人还从未有人胆大到这种程度,竟敢当着托国王的面指控他,这个外星来的小人儿吃了豹子胆了吗?
  拉吉斯始终默默地注视着大殿里的一切,包括托国王的拳头。他一直在为西蒙的安危担心。这会儿,拉吉斯认为他必须站出来了。如果他不出面的话,西蒙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拉吉斯心中仍存有西蒙背叛托国王的嫌疑,但是拉吉斯还是很爱西蒙,他不希望看到西蒙死在他面前。拉吉斯走近了托国王。
  “我的王,西蒙只是想回家。”拉吉斯说。
  “家?家!拉吉斯,我怎么感觉你被这个词眼儿给软化了?我没有告诉过你应该……”托国王大声指责道,但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打住,迅速转换了话题,“你的同情用错地方了。回他的家?卫士,把他给我拎回地牢!”
  托国王是不会杀了西蒙的。虽然他很想立刻就把这个外星人扔出去喂狗,可是,托国王觉得这个外星人也许还有利用的价值。除了瑟弗韦,这个外星人肯定也懂得开启魔比斯场入口的技术。托国王想,只要入口被打开,他就可以实现他的梦想了!
  托国王用极微妙的眼神看了一眼拉吉斯。拉吉斯出现得还真是时候,不然这个外星人就让自己一时的冲动给杀了。那样,自己的梦想不是全泡汤了?

  杰克从魔比斯场入口的通道爬了出来,跌落在了一棵巨大的蘑菇树顶上。风呼呼地在四周狂啸,成片成片的雨水不停地掉落下来,闪电发出令人惊悚的刺眼的光芒,光芒还没有逝去,巨大的雷声便迫不及待地滚来。蘑菇树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被风雨击打得左右摇晃,啪啪啪地打在杰克的脸上,生疼生疼的。杰克站在蘑菇树顶上,四处打量。
  四下无人,这更令他感到恐惧,一阵又一阵的鸟叫声、野兽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杰克瑟瑟发抖,惊慌失措地蹲下身子。
  “爸爸!爸爸……”一阵野兽的长啸声钻进了杰克的耳朵。他吓得打了一个冷颤,流着眼泪,绝望地喊着爸爸。
  杰克多么希望在这个四处充满着恐怖的蘑菇林里看见爸爸啊。可是,任他喊破嗓子,也看不到爸爸的影子。
  杰克又饥又渴。当雨停下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杰克从蘑菇树上爬下来,四下张望,蘑菇林里一片雾气腾腾,他跌跌撞撞地钻入蘑菇丛林中。蘑菇丛林里的野草野花,都比杰克高。他慌乱地走在其中,各种感官都处于高度警惕状态,任何一个动物的声音,都会让他身不由己地打一个冷颤。虽然杰克身边带着他心爱的机器蜂,但四周的恐怖气氛并没有因此得到丝毫缓解。
  “爸爸!爸爸!”杰克边走边喊。眼睛四处搜索西蒙的身影。
  机器蜂走在前面,不一会儿,就飞进了雾中。杰克四处寻找机器蜂,突然机器蜂从雾中猛烈地弹出来,只见它的金属眼睛由于过度的惊吓而睁得滚圆,眼球像要暴出眼眶一样。
  杰克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看机器蜂。但就在他看机器蜂的同时,一个巨大的影子从浓雾中显现出来,钻入他的眼帘。影子逐渐清晰,最后,完整地出现在杰克的面前。
  这是一只外星犀牛,性情非常残暴,而且嗜血如命。个头足有两头水牛那么大,长着一身又黑又硬的毛,每一根毛像针一样竖立着,它的眼睛非常大,快暴出了眼眶,四肢非常强壮,招风耳,秃嘴唇,四根锋利的牙齿像四把匕首一样张扬地伸出唇外。在它额头的正中央,长着一只独角,顶端又分出两个长短一样的小犄角,非常尖锐。
  它就是拉菲卡人尽皆知的食人兽—— 埃斯帕。几乎全拉菲卡人都知道,他们的前任国王,也就是拉吉斯的父亲阿克斯就死在埃斯帕的独角上。埃斯帕用它的角刺穿了国王阿克斯的胸膛!因此,拉菲卡人提起埃斯帕,就会面色苍白。
  杰克的机器蜂刚才差点儿遭遇到埃斯帕的攻击,幸好它反应够快。此刻,埃斯帕看到杰克,仿佛闻到了血腥味一样,它低着头,将角对准杰克,猛地冲过去。杰克一个箭步跳开,敏捷地躲开它刺过来的角。杰克左右跑动,眼睛敏锐地盯着庞然大物埃斯帕,他利用身体小的优势,机灵地在石缝、蘑菇树细小的间隙之间钻来钻去,尽量找小地方藏身。但是,埃斯帕的力量凶猛无比,每次杰克躲过的那个地方,立刻就会被埃斯帕的独角顶得粉碎。杰克只有不断地找新的藏身之处,累得杰克气喘吁吁,浑身是汗。到最后,几乎所有的小地方都被埃斯帕给毁坏了,埃斯帕用它那巨大的身躯逼近杰克,杰克不停地往后退着、退着,直到他感觉到他的背部一片沁凉……杰克已被埃斯帕逼到一个死角里了,他无路可逃,惊恐地望着埃斯帕,瑟瑟抖动着。
  埃斯帕张开它的大口,一步一步地向杰克靠拢,迫不及待地要将绝望中的杰克一口吞下……就在这时候,一块巨大的石头呼啸着掠过杰克的耳朵。石头刚好砸在了埃斯帕的独角上。埃斯帕的头无法承受这块巨大石头的重力,向前一个趔趄,接着便头朝地倒下去了。埃斯帕晕晕乎乎地,在它还没有缓过劲儿来时,一块儿又一块儿小石头又不失时机地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石头像雨点般地落在埃斯帕的身上、头上,埃斯帕低着脑袋急匆匆地逃跑了。这家伙还真够明智的,如果它想继续撑下去的话,可真要被这些石头给淹没了。
  杰克惊慌失措地看着这一切,来不及去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杰克回过神来后,才发现自己安全了。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六七个巨大的影子正从后面移动过来,严严实实地将他和机器蜂给罩住了。杰克以为这只不过是个幻觉,他刚才可是被埃斯帕吓得不轻。当他看到这影子确实真真切切地存在时,几个巨人已经出现在杰克的面前,一动不动地看着杰克。杰克的心怦怦地快要跳出来了,但他感觉这几个巨人的表情比刚才的那个怪兽要好一点儿。杰克朝巨人们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机器蜂也许误会了杰克的笑,在杰克的肩膀旁边盘旋。杰克想,机器蜂肯定被吓坏脑子了,它误把面前的这几个巨人当做是我的朋友了。

  杰克可不认为这几个巨人会把他当做朋友。他们把杰克抓起来,粗鲁地将他扔到一个小盒子里,然后再在小盒子外面套上一个布袋……杰克想,也许这回死定了!
  “呜……爸爸,你在哪儿?”杰克流着眼泪在心里默默求助。
  设在托国王城堡内的秘密地牢里关着拉菲卡国的特级政治犯。所谓的特级,无非就是反对托国王的人。这些人曾经掌握过大权,在拉菲卡的政治领域里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但是没想到最后他们会落入地牢,沦为囚犯。因为他们拒绝成为托国王的“忠心耿耿的好朋友”!用托的话说,“你们一点儿也不懂得珍惜!”
  地牢里非常肮脏,透着腐烂的味道,石壁上长满了暗绿色的青苔,陈年的水滴从里面沁出来。地牢有个唯一的出口,或者说唯一的入口,有一座原始的电梯,不断地有死去的人和进来的人从这个电梯里被拉出去或送进来。除此之外的日子电梯的门永远都是紧闭的,谁也别指望着能从地牢里逃出去。
  一个小笼子落在了爱伦娜的牢房的顶端,西蒙正背靠着栅栏坐在里面。爱伦娜看见西蒙回来了,松了一口气。
  自从瑟弗韦祭师死了之后,现在唯一能对抗托国王的只有爱伦娜了。她掌握了瑟弗韦传授给她的魔法。爱伦娜深感责任的重大。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这么糟糕,唯一值得信赖的西蒙也被关到地牢里了。她也信赖拉吉斯,可是拉吉斯他……想起拉吉斯,爱伦娜不由得心灰意冷。
  “瑟弗韦预言拉吉斯就是那个把拉菲卡国重新带入辉煌的人。不能因为瑟弗韦的死,而阻止了拉吉斯实现目标。”爱伦娜不停地走来走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
  西蒙一言不发,脸上写尽哀愁,情绪跌入底谷。爱伦娜这才意识到,西蒙也有他自己的苦衷。
  “我很抱歉,西蒙,你差不多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了……现在一定非常痛苦。”爱伦娜难过又无奈地说。
  “我们都很痛苦。”西蒙用一副同命相连的表情看着爱伦娜。突然,一道闪光划过黑暗,地牢的门开了。是拉吉斯!拉吉斯走到西蒙面前,一副内心充满斗争却又始终无果的倦怠之态。
  “为什么你们要背叛我?”拉吉斯的语气里不乏埋怨。
  “我们什么也没有做。”爱伦娜摇摇头,神情非常诚恳。
  “可是,托亲眼看到了那一切!而且,瑟弗韦和叛军在一起。”拉吉斯说,“国王有权力惩罚她……”
  “住嘴!”爱伦娜生气地打断拉吉斯,义正词严地指责道:“你怎么就可以枉下断论呢?”
  “拉吉斯,那么……凭你的直觉,我和爱伦娜会背叛你吗?”比起爱伦娜的质问的口气,西蒙的语气要平和得多。这是因为他理解拉吉斯现在的感受。
  西蒙的这番话,让拉吉斯一时无言以答。对拉吉斯来说,这是个痛苦的问题。西蒙和爱伦娜,都是他生命中最爱的人。看着最爱的人受难,拉吉斯的心也备受折磨。但是,凡是做错事的人,都应当受到惩罚。
  拉吉斯在心底提醒自己,不能因为他们是自己最爱的人而同情他们。
  “托国王在叛军的洞里发现了瑟弗韦的水晶,这我还能说什么啊?”拉吉斯转过身背对着西蒙,冷冷地说道。
  “但是托把拉菲卡王国拽向深渊!你忘了瑟弗韦的教诲了吗?你才是被选中当国王的人啊。你是那个把我们重新带向光明的人啊!”爱伦娜看着拉吉斯的背影,情绪非常激动地说。
  “根据传统,还有四个月,我就将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得到王位。”拉吉斯提醒道。
  “你不会活得那么久的!”爱伦娜几乎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她看透了托国王的用心,托国王不会让拉吉斯活到登基大典的那一天的。
  拉吉斯听到爱伦娜的这句话,心里一怔。他转过身,疑惑地看了一眼爱伦娜,然后若有所思地来回走动着。拉吉斯想,这难道是个可怕的预言吗?这时候,拉吉斯突然站定了,他想起了瑟弗韦临终前对他说的那句叫他难以捉摸的话。顿时,一股莫名的惊恐迅速掠过他的心。
  “瑟弗韦最后告诉我的是‘找到你父亲死亡的真相’,是什么真相?”拉吉斯警觉地问。
  拉吉斯的问题一出口,气氛立刻变得凝重起来。他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爱伦娜,爱伦娜却转过头去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西蒙,她有点儿拿不定主意该不该现在就说。
  西蒙和爱伦娜互相对视了一眼,他明白了爱伦娜心里的顾虑。在这种情况下,回答这样的问题,不能欠缺慎重考虑。如果直截了当地告诉拉吉斯真相,拉吉斯会相信吗?
  西蒙思忖了一会儿,最后决定:与其直截了当地将真相告诉拉吉斯,不如引导拉吉斯以他和爱伦娜提问的方式去了解真相。西蒙清了清嗓子。
  “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西蒙问。
  “好像是在他和托去外地旅行中,被野兽埃斯帕刺死的。”拉吉斯努力地回忆道。
  关于父亲的死因,拉吉斯也是从他的叔叔托国王那里听说来的。第一个知道父亲死讯,并亲眼目睹父亲被埃斯帕的独角刺死的人也是托。父亲死的时候,拉吉斯还只是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在你父亲被火化时,你看过他的遗体没有?”西蒙继续问道。
  “没有。只有瑟弗韦看过。”拉吉斯如实答道。
  “瑟弗韦生前曾告诉过我们她看到的一切!”西蒙注意观察拉吉斯的表情,然后终于将那个关键说出来了,“你父亲的胸前有一个刺穿的洞。”
  西蒙知道,拉吉斯对埃斯帕这种食人兽的了解程度比生物专家还多。这纯粹源自于痛恨。当听到西蒙的话后,拉吉斯反应非常强烈。
  “这不可能!埃斯帕的角是叉状的。如果胸前有洞的话,也应该是两个洞!”拉吉斯自信地否认。
  拉吉斯的否认,是西蒙所预料的。
  “不!只有一个。你父亲是被托的剑刺穿而死的!”爱伦娜迫不及待地说。
  “哼……你是说,是托杀死了我的父亲?杀死了自己的亲兄弟?”拉吉斯拼命地摇头,非常有把握地说,“我不信!”
  “相信我,拉吉斯……”爱伦娜望着拉吉斯说。
  “我不信!我不信……”拉吉斯受到强烈的刺激,他砰的一声关上门冲了出去。
  地牢里又是一片黑暗。西蒙和爱伦娜再次陷入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爱伦娜抬头看着那缕从天花板渗入的光线,神情里写满了对拉吉斯的失望,还有深为拉菲卡的命运感到担忧。特别让爱伦娜感到愧疚的是西蒙,这个也许只是出于好奇心才来到拉菲卡星球的外星人,也被无辜地卷入到这场灾难中来。他不过是想回家而已!想到这里,爱伦娜的眼睛落在了关着西蒙的笼子的插销上……
  爱伦娜几乎掌握了导师瑟弗韦的全部魔法技术。只是,魔法功力上还远不及瑟弗韦强大。她太年轻了,还需要时间去8透。
  爱伦娜偷偷地看了看地牢周围的动静,然后躲到角落里,偷偷地从鞋里摸出那颗宝贵的水晶。这颗水晶自从导师瑟弗韦死的那一天,一直被爱伦娜小心收藏着。现在,想起要用上水晶时,爱伦娜突然明白,导师瑟弗韦为什么死死藏着这颗水晶,那就是为了给她的。爱伦娜决定集结水晶的力量,运用魔法试一试,看能不能打开笼子救出西蒙。爱伦娜自始至终都信赖这个有着智慧和正直心灵的外星人。现在,他是她唯一的寄望者,他是拉吉斯最敬重的导师。拉吉斯曾经像爱父亲一样地爱他。直到现在,拉吉斯仍还爱西蒙,只是这爱,被某种假相给蒙上了一层阴影。西蒙是唯一一个能够将拉吉斯导向光明的人。
  爱伦娜面对着关着西蒙的笼子,双掌交叉相对,念着魔咒,不一会儿,在她的手掌之间浮起了一块水晶,水晶闪耀着光芒,爱伦娜慢慢将双掌旋转180度,然后推出,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笼子的插销上。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