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九章
  夜幕已经降临,晚风习习。喧闹了一天的维尔农场,此时也像个倦怠的妇人,无精打采而又迫不及待地蜷缩进夜色之中。四周寂静无声。
  卡罗琳处理好谷仓的工作之后,便拖着一身的疲倦朝家里走去。紧跟在她后面的是杰克,杰克心事重重,却又苦于寻不到机会尽情倾诉而心烦苦闷,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卡罗琳好几次看到杰克想跟她谈西蒙的事,但卡罗琳不想给杰克任何机会。她已经够烦、够累的了,她想让自己的耳朵清静一点儿。
  所以,只要杰克一副欲言不止的样子,卡罗琳就会扭过头去,或者干脆说,够了,够了……卡罗琳才不想听杰克说的那些近似梦呓的故事呢。那纯粹是杰克过度想念爸爸才产生出来的幻觉而已。卡罗琳自己也曾在西蒙失踪的头两年里,产生过无数次诸如和西蒙对话的幻觉。
  这对母子乘着夜色,一前一后地走着,他们各自都绷着脸,也不说一句话,好像都在跟自己或者对方赌气。
  杰克的心里,因为一直没法放下白天见到爸爸的情景,神情看上去也有些恍惚。西蒙的音容形貌始终占据着杰克的身心。杰克甚至认为,失去维尔农场也没爸爸这件事重要。而且令杰克耿耿于怀的是,妈妈似乎并不想听他提到爸爸的事情。妈妈始终认为爸爸不可能还活着。
  “妈妈,你听我说……”杰克觉得自己非说不可。所以从后面绕到妈妈的前面,一本正经地说。
  杰克已经是第十次绕在卡罗琳前面挡住她的去路了。但卡罗琳仍然固执地推开杰克,她拒绝听杰克说任何话,杰克已经够伤她的心了,不但不帮助她干点儿家务活,反而弄砸她的生意,将星际调查局的人惹上门来。她还在气头上呢。难道杰克还嫌他惹的麻烦不够多不够严重吗?她无论如何也要惩罚一下杰克。
  卡罗琳躺在床上,却始终也睡不着。这是因为卡罗琳想起了波儿警官和那个“会说话的脑袋”所说的话。卡罗琳想到波儿的冷酷和不讲情面,便知道这是一个典型的令人讨厌的官僚主义者。他除了知道削尖脑袋向上爬和关心自己在局里的地位之外,其他什么也不会关心的。
  波儿警官所说的那番无情的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们一旦找到卡罗琳的电脑侵入“权限数据库”的有力证据后,也就是他们将那些听起来好像是危言耸听的“条例”一条不漏地兑现的时候。
  卡罗琳想,如果维尔农场被没收、执照被吊销……她和杰克该怎么办?靠什么生活?卡罗琳想不出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来。事实上,如果真的让那帮人找到了证据,那就只有被没收财产、吊销执照或者蹲监狱……想到这些,卡罗琳心烦意乱到了极点。她披了件外衣,独自来到院子里。

  当卡罗琳来到院子里时,看见杰克的房间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同时,她还看到杰克被灯光投影在窗帘上的影子。“这么晚了,杰克怎么还没睡?”卡罗琳若有所思地想。
  虽然到现在,她对杰克的所作所为仍然感到生气,但同时也感到难过和内疚。卡罗琳突然觉得:“我今天是不是对杰克做得太过分了点儿?”最后,在伟大的母爱作用下,卡罗琳终于迈进了儿子的卧室。
  卡罗琳推开杰克卧室的门,看见杰克正双臂抱膝地坐在床上。一副心事重重、伤心难过的样子。当杰克看到妈妈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先是怔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
  “妈妈,你听我说……”杰克非常郑重地看着妈妈说。
  “不,是你应该听我说才对!你这个玩笑开得也实在太过头了,杰克,它让我们付出了整个家作为代价。”卡罗琳知道杰克要说什么,所以立刻打断他的话。
  杰克并不去接妈妈的话。他对那些不感兴趣,现在即使是整个地球要爆炸了,杰克也不会去过问什么的。没有什么比爸爸的事更重要。
  “妈妈,我知道这听上去也许很荒谬,但是,我说的是事实!”杰克极力想获得妈妈的信任,当然,现在最要紧的是争取到妈妈听他说这件事情的耐心。于是杰克滔滔不绝地讲起事情的经过来,“有一个能量场—— 一圈儿光环。爸爸试图从那圈光环里穿过来。他几乎就要穿过来了,妈妈!”杰克讲到这儿,情绪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他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他最后说了几句话,我听得不是太清楚,但是,我记得他说去克里斯托,找一个叫海默的人……”杰克的情绪又上来了,他看着妈妈,脸上写着无能为力的忧郁。“他离我那么近。可是,妈妈!你为什么总不肯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呢?”
  “杰克,你都在说些什么?跟我讲科幻电影还是小说的故事情节?这就是你要对我讲的‘重要’的事情吗?”正如杰克刚才所言,卡罗琳觉得这听上去不但荒谬,而且可笑。卡罗琳甚至伸出手去摸了摸杰克的额头。她想,杰克如果没发烧,肯定是科幻小说看多了。
  “妈妈……”杰克打掉妈妈的手,有些生气地叫道。
  “忘了它,杰克!”卡罗琳终于忍不住地打断杰克的话。
  “不!”杰克跳下床,大声顶撞道,“我不会不管爸爸的!”杰克扔下这句话,砰的一声,关上门冲到夜色中去了。
  “杰克!杰克——”无论卡罗琳怎么喊叫,杰克就是不回头。当卡罗琳跑到院子里时,杰克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卡罗琳非常无奈地回到自己的卧室。
  其实,杰克哪里也没去,他就躲在院子外面的一簇树丛里,因为妈妈的态度令他极为失望,想到爸爸也许也在承受着比他和妈妈大得多的离别之苦时,杰克难过得哭了起来。
  “爸爸!爸爸……我可怜的爸爸!”杰克呜咽着,眼泪像决堤的水一样涌了出来。他努力捂紧嘴巴不让自己被妈妈发现。
  杰克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去车库。那里有一架太空飞船。只是,不知道它还能不能驾驶。太空船有好多年都没有使用过了。
  杰克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妈妈的同意,他是不准进入车库的。杰克必须等妈妈回到卧室并确定她上床休息后,再偷偷进一趟树屋,因为车库的钥匙放在树屋里。
  是的,杰克已经下定决心要按他自己的想法去做。他的脑子一分一秒都没有忘记爸爸所说的话——去克里斯托找海默博士!这是爸爸给他的重要信息和嘱托。爸爸做出那么大的努力,甚至冒着危险与他见上一面,就是为了得到他的帮助。而能帮助爸爸的人,也许就是那个克里斯托的海默博士。
  克里斯托的海默?杰克对此感到非常陌生。
  杰克本来期待得到妈妈的理解、支持和帮助的,可是,妈妈表现出来的怀疑态度,让杰克感到非常失望。
  今晚没有星星和月亮,维尔农场像是掉进了黑油漆桶里一样,到处都是黑黝黝的。秋风吹来,有几分凉意。杰克接连打了几个喷嚏,他穿得确实有些单薄了,可他实在顾不上这个了。杰克带着机器蜂和他做伴。当杰克小心翼翼地来到车库前,确认妈妈没有跟上来后,偷偷打开车库的大铁门钻了进去。然后,杰克摸索着来到一架小型飞船前,借助一支小手电筒找到了飞船舱门的钥匙孔。

  这是一艘体型小巧、功能不错的银色太空飞船,虽然看上去旧了些,有几处脱了漆,但外形仍然很漂亮,流线型的,像海豚。对了,你可千万别太相信自己的视觉,因为飞船只有在完全静止或者在恒温和恒光的情况下,它的颜色才会呈现出银色来。事实上,它是以黑白为主色调的,就像变色龙一样,可以根据阳光的强弱和自然光自动调节颜色。所以,隐蔽性非常好。比如夜间飞行,飞船外部的颜色就会自动调节为黑色。这是西蒙自己研究设计的。以前西蒙常常驾着这艘飞船去太空勘探,搜集他所需要的某些科学数据。
  这艘太空飞船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启动。自从西蒙失踪以后,这艘太空飞船就一直停在车库里,七年都没有人动过它了。飞船上没有一点儿灰尘,那是因为涂在飞船外表的油漆可以防尘。那油漆就像一个大磁场一样,对灰尘自动排斥。
  如果不是那几处有点儿脱漆,看上去就会像新的一样。启动它应当没什么问题。杰克可是把解救爸爸的希望全都寄托在这艘太空飞船上了。
  杰克打开舱门,坐在驾驶座上,然后试着摆弄着驾驶室里的操作盘和拉杆,还算灵活。飞入太空应当没什么大碍。可是,杰克又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他不知道克里斯托究竟在哪儿?甚至连东南西北这样的大方向他也弄不清楚。
  “也许,这里的某一个地方,会有一张地图。”杰克拿起手电筒,在驾驶舱内四处翻找,可是没有找到。最后,杰克掀开最有希望存放地图的座椅皮垫下的暗箱,还是什么也没有。
  驾驶太空飞船,没有地图怎么行?杰克失望地倒在驾驶座上,一筹莫展地合上了双眼。
  这时,杰克感觉到身边有点不对劲儿。他睁开眼睛,吓了一跳。一只拿着一张地图的手从他的背后伸过来。杰克心怦怦地跳。他回过头来,是卡罗琳!原来,妈妈一直……
  “妈妈……我……”杰克挠着后脑勺,结结巴巴地说。显然,杰克对妈妈的到来,既感到意外,又觉得愧疚不安。
  没错,对于杰克所说的看到西蒙出现在一个能量场里的事,卡罗琳不能相信,也没法去相信。这是因为杰克还只是一个十四岁孩子。卡罗琳的人生中也经历过十四岁,她知道这是一个正处在异想天开的年龄阶段。杰克对太空、宇宙、星球知识的迷恋,不亚于西蒙对他的实验室的迷恋。或者,那仅仅只是因为杰克过度沉迷于对父亲的想念,才会出现的错觉或幻觉。
  卡罗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艘太空飞船里的?也并不像她刚才对杰克所说的那么简单。她对杰克所说的那些,并不足以让她做出这么大的改变。这是因为,卡罗琳是个处事非常理智而又谨慎的人,没有迹象和依据,她是绝不会贸然行事的。
  当卡罗琳没有找到因生气而冲入夜色之中的杰克回到家里时,突然,她想起儿子提到的“克里斯托”,还有“海默”时,她觉得有点儿熟悉。卡罗琳在屋子里徘徊,反复回想。没错,卡罗琳确实对杰克提到的这个地名和人名很熟悉。
  卡罗琳熟悉它们,不是西蒙告诉她的。西蒙已经研究三年的这个实验是绝对保密的,他从来都不提关于实验的事情,当然,卡罗琳也从来不过问。除了丈夫和儿子的健康,还有农场的工作,卡罗琳对什么也不感兴趣。
  卡罗琳得知“克里斯托”和“海默”是从一个笔记本上看到的。这笔记本是西蒙失踪后的第二年,卡罗琳无意中在车库里找到的。西蒙突然失踪,卡罗琳始终不肯相信。就像杰克至今都不肯相信他的父亲可能不在人世一样。
  卡罗琳找遍了家里所有的地方,包括院落的各个角落,最终在车库里找到了西蒙的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上字迹非常潦草,写得很乱,根本就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从前翻到后,卡罗琳只看清了一个地名和一个人名:“克里斯托、海默。”
  卡罗琳把这个笔记本好好收藏起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做一个纪念。因为这上面的每一笔一画,都是西蒙的字迹。卡罗琳时时将这本笔记拿出来,抚摸西蒙的字迹,就像是在抚摸着西蒙的手指一样。

  在西蒙失踪后的第四个年头,卡罗琳就再也没有打开过这个笔记本了。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太沉重了,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难过。她充满希望地等了西蒙四年……她绝望了……并且认定西蒙已经不在人世了……
  当今天听到杰克说到“克里斯托”、“海默”的时候,卡罗琳终于回忆起来了。杰克并不知道这个笔记本。可是,杰克是怎么知道克里斯托和海默的呢?难道他真的看到了西蒙,而且还说过话?卡罗琳决定找杰克谈谈关于看到西蒙的整个过程。卡罗琳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想,杰克没回来,肯定又是一个人躲在树屋里了。卡罗琳爬上树屋,杰克并不在树屋里,他心爱的机器蜂也不见了。
  一个被打开的抽屉引起了卡罗琳的注意。卡罗琳心里立刻明白了。杰克肯定去车库了!车库里除了停放着太空飞船之外,什么也没有。
  “杰克他……哦,天!”卡罗琳拍拍脑门儿,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为了他爸爸,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哦,他也真是太操之过急了吧,不带上太空地图,怎么知道克里斯托在哪儿,怎么找到海默呢?”卡罗琳看见太空地图还在抽屉里,便匆匆揣好地图,朝车库跑去。
  当卡罗琳赶到车库时,太空飞船的驾驶室里果然亮着灯。杰克正忙碌地寻找什么。是的,杰克肯定在找她手中的这张地图。
  “你准备就这么扔下我一个人去逛太空吗?你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去呢?噢,你可真是个自私的家伙。”卡罗琳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说。
  杰克的脸通红。
  “咱们换个位置,你做我的副手,你看我这主意怎么样?”卡罗琳微笑着说。
  “不错的主意!”杰克的脸像花儿一样绽开了。然后愉快地把驾驶座让给妈妈。
  “克里斯托,就是你爸爸的实验室。”卡罗琳指着地图,然后替杰克和自己戴上头盔,说道:“我们现在就去那儿!”
  “可是,妈妈,我们的维尔农场怎么办?”杰克想知道妈妈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维尔农场可是妈妈的一切。而且,妈妈对他所说的那些话,压根儿就不相信呀。
  杰克想,妈妈的改变未免太突然了?不,不是突然,而是唐突。至少对妈妈是这样。
  “妈妈?”杰克想知道妈妈改变主意的原因。
  “什么?”卡罗琳边问边做着飞船启动前的准备。
  “是因为下午来我们仓库的那个叫波儿的讨厌家伙吗?”杰克面露惭愧之色,“我们的维尔农场真的要被没收了吗?”
  “我想是的。”卡罗琳平静地说。
  “对不起,妈妈,都是因为……”杰克十分抱歉地说。但是,妈妈的平静让杰克还是感到有几分意外。
  “好了,杰克。”卡罗琳转过头来,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儿子的面颊,温柔地看着儿子说道:“你是对的,杰克!比起爸爸来,维尔农场的确算不上什么。”
  “谢谢你,妈妈!”杰克感动地搂着妈妈说。
  卡罗琳手握着操作把手,发动飞船引擎,随着一阵轰隆声,飞船离开地面,乘着夜色,冲进了厚厚的云层……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