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七章
  第二天,当太阳露出它尚未丰满红润的脸蛋时,杰克闷闷不乐地从家里跑了出来,一直跑到维尔农场的麦田边。然后,一屁股坐在麦草地上。离麦草堆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石堆。
  杰克今天的心情非常糟糕。他刚刚因为父亲的事,又和妈妈赌气了。在父亲的问题上,杰克总是难以认同妈妈的看法。妈妈对爸爸的事,好像一点儿都不担心,不闻也不问。甚至也不许杰克提及这件事。杰克有些耿耿于怀,妈妈的心怎么可以像石头一样坚硬,像铁一样冰冷?
  还有一件令杰克心烦意乱的事是,他昨天在电脑上寻查关于爸爸的信息又失败了,尽管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想尽了一切可能的办法成功进入了权限数据库,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权限数据库立刻被自动锁上了。杰克当然不知道,权限数据库是受政府监控的。
  权限数据库类似于最高秘密档案室。它里面详细记载着国家最新研究的科学成果。比如魔比斯环试验的一切过程、程序、操作方法、试验功效、相关数据,还有主要科学家的个人资料、政府设立的秘密实验室等等资料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查到。但是,它是受控于政府的,任何人,包括研究创造者本人也不可以擅自进入。即使科学家要进入提取数据,也必须经过政府各部门的严格审批之后才可以,而且还必须在政府部门的监视之下进入。

  权限数据库的防范措施非常缜密,外面是一道又一道的防火墙,进入其中,必须通过指纹及DNA鉴定。再加上政府部门专门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根本就无法进入。只要谁想打什么主意或者在权限数据库外逗留一秒钟,防火墙便会不断发出警告的信号,而且也很快的被政府部门的人给盯上。也就是说,只要是打权限数据库的主意的人,都是威胁国家安全的人,后果非常严重!
  总而言之,权限数据库是国家的命脉。它掌握着国家最高机密,这些机密直接决定着国家的命运。
  咕咚!咕咚——一连串的声音传入杰克的耳朵。他回过头来,简直难以置信。只见那堆石头,自己开始抖动起来,像是田鼠为了钻出地面不断地用它的小脑袋往上拱一样。慢慢地,那些小石块儿悬浮在半空中打着转,并发出耀眼的光环。
  杰克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用手背狠命地揉着眼睛,想证实他眼里所看到的一切是不是梦。
  这时候,一道银白色的闪光在岩石环内炸开,一扇门缓缓地打开了,紧接着,在入口处出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画面,画面内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人影,这个人影像是浸泡在水银中一样,整个身体随着水银的晃动而晃动……随着光环旋转的速度加快,光的强度加大,画面里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最后,一张清晰的面孔出现在入口处。
  西蒙?杰克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的这一切……
  “爸爸?”杰克尝试着喊道。
  没错,这个人就是西蒙。
  图像的清晰度在瞬息之后又逐渐降低。因为西蒙所在的入口里面充斥着银河系的静电,他的头发、衣服都飘浮起来。体形、面部表情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而且伴随着不间断的摇摆,非常不稳定。说话的声音也像出现故障的手机一样,时断时续。
  尽管这样,杰克还是认出了西蒙。
  西蒙听到杰克喊他的声音,内心无比激动和喜悦。七年来,西蒙第一次看见他的儿子,虽然看不十分清晰,但他非常清楚地听到儿子喊他。事隔七年,儿子竟然还认得他?这让他感到十分惊喜。
  “是我,杰克!”西蒙因过于激动,声音有些颤抖。
  西蒙仔细打量着杰克,儿子长大了,现在已经是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了。西蒙的眼睛不由自主地从杰克身边移向那栋木屋。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爸爸一定还活着一定还记得我们,一定还会回来的……”杰克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
  “杰克,你和你的妈妈还好吗?”西蒙想看到他七年来从未停止过思念的卡罗琳。
  “是的,爸爸,我们都很好!”杰克微笑着说道,然后关切地问道,“爸爸,你去哪里了?”
  “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是,我很快就会回来了。”西蒙说道。出现在入口里的西蒙,张开双臂向两侧拼命地推着,试图想要从入口里挣脱出来。但是,入口中间好像有一道强大的风阻挡着他,把他往后推着。
  杰克也注意到了这一切。他跑过去,但是却无法靠近,因为有股无形的力量似乎在阻挡他。
  “发生什么事了?”杰克急切地问,“你不能出来了吗?”
  “我没法过来,杰克。入口里的气流太强大了。”西蒙这时说话有些喘,断断续续地,显然,他刚才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无济于事。
  “什么?”杰克焦虑地问,“我该怎么做呢?”杰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爸爸在那里面出不来?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啦?
  西蒙很想将自己所遭遇到的一切告诉杰克,可是,他没法做到这些。因为他自己已经切身感受到入口的情况非常不利,他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时间问题。
  西蒙的声音越来越弱了,影像也越来越模糊了。入口的连接就快不行了,西蒙清楚,他只剩下几分钟了。他必须争分夺秒,把信息交代给杰克。因为他明白光靠自己或者拉菲卡国朋友们的力量,很难回家的。他需要家人和他所在的2018世界杯投注里的朋友的帮助。
  “……到克里斯托……找海默……博士……”入口处开始变得混乱起来。西蒙的话断断续续,非常模糊。

  杰克再次冲到入口前,伸出双臂,努力想要通过这个入口的门,去抓紧爸爸的手,想把爸爸从入口处拉出来。但是,杰克被强大的阻力给推倒了。这气流随着爸爸的影像即将消失而越发得强大起来了,一直扩展到几米远的距离。到最后,杰克被这气流推到距入口几米远的地方了。
  杰克知道,他的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就像他的爸爸想努力走出那个入口一样。杰克只能隔着几米远的距离,无能为力地看着爸爸。他意识到,现在只有竖起耳朵听清爸爸讲了些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爸爸断断续续地说完那些信息之后,突然一阵爆炸,接下来火花四溅,把杰克推了出去。杰克跌坐在一棵大树下,只听到轰然一声,火花熄灭,爆炸声逐渐弱了下去,那个闪亮的环,也逐渐缩小,直到成为一根直线,消失掉了。
  杰克跳起来,捂着脑袋,疯狂地围着石堆四处寻找。石堆安静如故地立在原地,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爸爸!爸……爸!”杰克绝望而伤心地叫喊道。几分钟前,杰克还和爸爸在这里对话来着,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爸爸——”杰克流着泪,声嘶力竭地喊道。
  无论杰克怎样叫喊,四周仍然没有一丝回音。杰克心灰意冷地拣起一块还在浮动的石头,紧握住它,眼泪却难以控制地流了下来。
  在拉菲卡,随着入口处的爆炸,瑟弗韦的私人房间里尘土飞扬。爆炸声让瑟弗韦、爱伦娜等人忙伸出手来遮住眼睛。西蒙被震退了回来,从环形的入口里跌跌撞撞地掉落在地上,满脸的尘埃,同他一起掉落在地上的,还有那串飘浮的水晶。它弹出入口老远,虽然沾染了灰尘,却依然那么晶莹剔透。
  大家纷纷低头掸着身上的尘埃。瑟弗韦来不及掸掉身上的灰尘,直接朝她的水晶串走去。当她弯下身子正要去拾起它时,一只镶着金边的豹皮长筒皮靴出现在她的视线里,皮靴踩住水晶。瑟弗韦抬起头来,眼里充满了愤怒。水晶是她心目中的圣物,她不能原谅有人竟然以这种方式来亵渎她的圣物。
  这个人就是拉菲卡国的国王——托!托国王的身材在巨人的2018世界杯投注里并不高大,但看上去非常壮实。脸瘦而长,与他粗壮的身躯联系在一起,让人很快想到一个词:“不和谐”!托国王不笑的时候倒是不容易让人看到他的凶狠和冷酷,而他笑的时候,却让人浑身不自在。那笑,仿佛藏着千万条杀机,却又不断地泄露着他的杀机。
  正所谓,来者不善!
  托国王似笑非笑地看着瑟弗韦,将他的豹皮皮靴从水晶上移开,他命令随从莫瑞普将水晶串捡起来。托国王用食指和拇指的指尖轻轻地捏住水晶,慢慢地晃悠着。他的目光一一掠过瑟弗韦、爱伦娜、西蒙……又小心翼翼地四顾一下,似乎这里的某个夹缝里还藏着什么人。窗户那边被风扬起的窗帘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立刻大步走过去,狠狠地掀起它,但里面空无一物。托国王有些失望,他没有在这儿“遇上”布库斯这个叛军头目。他缓缓地扭过头来,目光滑过每一个人的脸,然后露出一个变态者的笑容。他什么也不说,只露出阴险的、诡秘的微笑。他的微笑像一张网,张开之后,又逐渐地收拢、收拢。他真恨不得立刻一个也不漏地杀掉他们!
  包括瑟弗韦、西蒙等所有的人都感到庆幸。幸亏布库斯在托国王突然闯进来之前的几分钟离开了,不然,房间里所有的人都难以逃脱这个暴君信口雌黄设置的“与叛军勾结”的罪名。
  “这是我拉菲卡最高祭师的私人房间。你有什么权力进来?”瑟弗韦冷冷地说。她不欢迎这个人。
  托国王对瑟弗韦的无礼好像并不在意。这可太不像他的风格了。他突然变得这么大度,只能让房间里所有的人感到不安。
  “因为我是国王。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托国王说到这儿,然后将目光移到西蒙身上。托国王用鹰一般的眼神恶狠狠地看着西蒙,却质问瑟弗韦道:“你和这个人在做背叛我的事?”托国王一脸证据在手的模样。
  “对于你这种毫无道理的指控,我不需要给你任何解释!”瑟弗韦朝托国王嗤笑了一下,然后义正词严地说道,表情非常平静。
  自从托国王登上国王宝座之后,拉菲卡日渐萧条。十几年来,拉菲卡的经济萧条、治安越来越混乱,国民税务繁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再加上托国王残暴施政,推行强权政策,引起很多国人的不满。因此,国内就出现了一部分反对托国王的人。但人们只是在暗地里发发牢骚,并不敢声张。
  因为托国王派出的密探无处不在,他们有着猎狗一样的鼻子和苍鹰一样的眼睛,而且神出鬼没,秘密搜集情报。一旦被这些密探嗅到反对国王的气味,哪怕是说一句对托国王不满的话,都会被托国王冠上背叛的罪名,不是被扔进地牢,就是被处死。
  托国王的暴行并没有使反对他的人害怕。这股反叛的力量越来越强,人也越来越多。近三年里,拉菲卡国内出现了一支反对托国王的势力。他们公开对托国王的残暴和专横不满,他们成立了一支义军,队员大多是前拉菲卡国王阿克斯的忠实追随者。布库斯是这批义军中的主要领袖。布库斯后来带领义军对托国王发动进攻,但是最终因时机尚未成熟而失败。义军死伤惨重。布库斯只得带着余下的义军隐藏在一片蘑菇林里,等待时机,把托国王从王位上赶下来。
  反对托国王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瑟弗韦。瑟弗韦是前国王阿克斯的忠实朋友,因为她知道不少关于托国王的秘密。当然,那些都是见不得光的秘密。瑟弗韦从这些秘密中看清了托国王的真实面目。瑟弗韦常和布库斯在她的这个私人房间里商讨政事。那天晚上,也就是瑟弗韦神情严肃而紧张的那天晚上,她在过道里同布库斯和爱伦娜一起商讨的就是关于反抗托国王的事情。
  托国王非常敏感,他阴险,虚伪,而且残暴。他早就把瑟弗韦当做眼中钉想除掉,只是,总也找不到任何借口对瑟弗韦下手。瑟弗韦并不是一般的拉菲卡平民,她以她的高尚美德深得拉菲卡人民的爱戴和拥护,托国王也不得不对她敬畏几分的。
  现在,托国王通过密探的跟踪,终于找到了对付瑟弗韦的一个大好时机。
  房间里的气氛明显地紧张起来,令人感到窒息。而这里最感到不安的人,是拉吉斯。拉吉斯让这一切弄糊涂了。他听不懂托国王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同时也用充满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瑟弗韦。一个是他的亲叔叔,另一个则是他最敬重的人。
  拉吉斯最后还是站在了瑟弗韦的一边。因为拉吉斯从小就在瑟弗韦身边长大,他无法相信瑟弗韦会做出背叛托国王的事情。拉吉斯想,肯定是叔叔弄错了。
  “我的王!我敢保证,这里没有人背叛您!”拉吉斯右手抚着胸口,语气像是在发誓。
  “也许你根本就不清楚瑟弗韦背后的真实动机。”托国王不高兴地说道。
  “那是不可能的!”拉吉斯仍然坚定地说:“自从我出生起,瑟弗韦就是我的忠实的导师,我用我的生命信任她!”
  拉吉斯想,除非托国王有证据。但他没有说出口,毕竟托是一国之王,拉吉斯是晚辈,他不敢冒犯托国王。
  “那么你错了!”托国王对拉吉斯的话极为不悦,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拉吉斯,然后用手上的水晶指着那个入口,阴险地问瑟弗韦:“你研究这个巫术,就是为了帮助叛军的吧?”
  托国王所谓的叛军,指的就是反对他的义军。他早就注意到,瑟弗韦和义军们走得非常近。他甚至可以断定,瑟弗韦和义军压根儿就是一伙儿的。
  只要是在场的人,谁都听得出来托国王不是在问瑟弗韦问题,而是肯定的答案。
  拉吉斯对托的这一说法非常震惊。他看了看托国王指的那个入口,一下子茫然起来。老实说,拉吉斯只知道西蒙研制的那个叫魔比斯场入口是为了回家,但想起西蒙所说的那个入口的神奇功能,不得不变得敏感起来。特别是托国王提到叛军的时候。虽然自己认为瑟弗韦不会做出背叛托国王的事情,但是,瑟弗韦确实跟义军走得很近。而托国王经常告诉拉吉斯,义军是一批结集背叛他的人。拉吉斯想,反叛托国王就意味着与拉菲卡为敌。托国王惩罚叛军是理所当然的事。托国王好像也没有错。
  “当然不是!这个人只是想回家而已,就是这么简单。”瑟弗韦相当镇定自若地说。她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愤怒,她可不想上托国王的当!托国王的老奸巨猾,没有人比瑟弗韦更清楚。
  “我的王,我求你了,够了,足够了……”拉吉斯捂着耳朵,请求道。这样的场面,拉吉斯突然觉得看得太多了,最近托国王所有的审讯都是围绕着这类事情而进行的。而所有的理由都是不一样的,但结果却又都是一个“背叛”的罪名。拉吉斯曾经无意中在国王大厅里、私人房间里,撞见过好几次托国王这样审讯叛军的情形。他已经感到有些厌倦了。他想,托国王一定是太敏感了,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拉吉斯只想让这错误的审讯早点儿结束。
  拉吉斯还没说完,托国王就把刚才在洞里捡到的那串水晶扔到地上,“你们都仔细看看,这串水晶项链有什么不同?”
  那串水晶项链上因缺少一颗水晶而有一个明显的空白处。那空白处经过托国王这么一提示,显得那么刺目。顿时,房间里一片静寂,连心跳的声音都听得到。
  瑟弗韦好几次都本能地去抓住胸口。她的胸口就像那串项链的空白处一样,也是空的。她意识到,她显然是太过惊慌才会这样失措了。
  托国王眯着眼睛,始终盯着瑟弗韦。瑟弗韦的那点微妙失措的举动,也没逃过他的眼睛。托国王挺挺腰杆,一脸的得意扬扬。他轻轻地扬了一下手,一个随从立刻送上一个华丽的小盒子。托国王从盒子里取出了一颗水晶。
  “这是你的水晶吧?它就在叛军隐藏的地方。”托国王阴阳怪气的腔调,让人作呕。
  这是托处心积虑的阴谋。当瑟弗韦发现她的水晶丢掉一颗的时候,就预感到会出事。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托这个强盗!
  当瑟弗韦看到托国王那诡秘而沾沾自喜的微笑时,她终于肯定,那颗所谓丢失的水晶,一定是托派人偷走的。几年来,托一直没有停止过派人跟踪她。所以,偷走她的水晶,对托和托的心腹们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瑟弗韦沉着脸,保持沉默,她已无言可辩。因为她说什么,也比不过托手上的那颗代表“证据”的水晶。
  拉吉斯简直不敢相信他所听到和看到的这一切。他眼前的是事实吗?
  但是,拉吉斯又很想知道答案。他先看看瑟弗韦,只见她沉着脸,保持沉默,一副无言可辩的样子。她默认了吗?如果不是,那么,瑟弗韦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呢?一连串的疑问占据着拉吉斯的内心。
  当拉吉斯将目光移向托时,托也正自鸣得意地望着他。虽然托什么也没说,但他的表情里明显地写着“现在有物证在手,你总该相信了吧”的话。
  拉吉斯感觉到自己被伤害了。托,他的叔叔;瑟弗韦,他从小就信赖、爱戴的人。现在,这两个他最亲爱的人……他们其中有一个,在欺骗他!而且,一直都在欺骗他!
  可是,到底是托还是瑟弗韦呢?拉吉斯感到身心交瘁,他在西蒙、爱伦娜和瑟弗韦之间走来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最后,拉吉斯在瑟弗韦的面前停住了。
  “你怎么可以背叛你的国家……”拉吉斯痛心疾首地望着瑟弗韦,话说到一半儿,声音便不由自主低了下去。他顿了顿,终于咬了咬牙继续说道:“还有我!”
  西蒙始终默默无言地站在一旁,审慎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在这种令人不安的气氛之中,沉默对于西蒙来说,才是最好的方式。然而,当西蒙听到拉吉斯对瑟弗韦所说出来的那番话后,深感不安。同时,当西蒙想到拉吉斯的那充满绝望的“我以后该相信谁”这句话时,他既为拉吉斯感到难过与担忧,又在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同情。是的,西蒙是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来看待拉吉斯的。拉吉斯对瑟弗韦说出那样的话,完全是被托国王的虚伪所蒙蔽了。西蒙并不责怪拉吉斯,他还是个孩子。就像杰克一样,只是个孩子。
  阴险狡诈的托国王,就是想利用年幼的、不知真相的拉吉斯王子,来实现他的阴谋。这点,连西蒙也看出来了。而且,西蒙能够肯定,托国王的阴谋马上就要得逞了。

  现在,西蒙非常担心瑟弗韦的安危。
  西蒙从拉吉斯的眼中看到了令人不安的东西,拉吉斯开始怀疑一切了。也许也包括对西蒙。
  “拉吉斯王子,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瑟弗韦的声音因痛苦而变得非常微弱。她觉得该是对拉吉斯说出真相的时候了。虽然她曾经对自己发过誓,一定要将秘密守住,直到拉吉斯年满十八岁之后。但是,现在她看着拉吉斯处于茫然痛苦的十字路口,她也感到痛苦。她想用她知道的真相将拉吉斯从他内心的十字路口上引导出来,不再徘徊。
  “你这个叛徒!你应当受到惩罚!!” 托国王冲过去,一把揪住瑟弗韦的衣服,用充满威胁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她的眼睛。那目光像狼一样,让人不寒而栗。瑟弗韦的话让托显得格外紧张和不安,他害怕瑟弗韦将真相告诉了拉吉斯。至少现在不能。
  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托的脑海里。他要让这个巫婆永远闭嘴!不然,她会坏了他的好事。
  一道刺眼的闪光在空中划过,又迅速地消失。 当大家还没有从惊恐中走出来时,托的剑已经准确而迅速地插入了瑟弗韦的胸膛。
  “啊……噢……嗷……”瑟弗韦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道鲜红的血柱呈弧线形划过半空,直喷射在一米多远的地上。一股温热而黏稠的血腥味,像是被有意渲染过一般,混合在这紧张的、叫人不安的气息里。那摊流淌在地上的血,正在逐渐地失去它的温度,收拢,凝聚,形成千颗血珠!也许血的颜色,就是死神的嘴唇的颜色!而血本身,似乎才是用来祭奠死亡之神的最佳祭品。
  瑟弗韦双手捂住胸口,身体缩成了一团,越变越小。瑟弗韦想坚持站住,至少她绝不允许自己在托这个残暴成性的伪君子面前倒下。可是,瑟弗韦的身体,渐渐地,渐渐地向下滑去……
  “瑟弗韦!瑟弗韦……”受到了巨大惊吓的拉吉斯,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瑟弗韦,以防她倒下。拉吉斯双手托住瑟弗韦,缓缓地将她放到地上,他含着眼泪看着她,不住地轻唤着瑟弗韦的名字,鼓励她一定要坚持住……
  鲜红的血液仍然汩汩地从瑟弗韦的身体里流出……鲜血染红了她的外衣,她的手,也染红了拉吉斯的外衣和手。拉吉斯紧紧地用自己的手去堵住瑟弗韦的伤口,不让血流出来,但是,没有用!血流得满地一片猩红……瑟弗韦因痛苦而紧闭双眼,她粗重地喘息着,声音逐渐由快变慢。
  拉吉斯紧紧地抱着奄奄一息的瑟弗韦,将自己的头和瑟弗韦的头紧紧地贴在一起。当瑟弗韦努力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拉吉斯的怀里时,脸上掠过一丝慰藉的微笑。
  血还在往外涌!瑟弗韦感觉到自己正在向死亡之路迈进。她挣扎着用尽最后的一点儿力气,将毫无血色的嘴唇凑到拉吉斯的耳边……
  “找出……你……父亲的真相……”瑟弗韦艰难地挤出了这一句话后,便合上了双眼。
  瑟弗韦的双眼再也不会睁开了。拉吉斯无比痛苦地低下头。
  “不……”爱伦娜发出一声野性的哀嚎声,跑到瑟弗韦身边,蹲下身子,抱住瑟弗韦。这时,爱伦娜看见瑟弗韦一只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形,她用力掰开瑟弗韦的一根手指,一眼就看见了里面的一颗水晶。这是由洒落在地上的水晶串上掉下来的。爱伦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将这颗水晶收起,藏入鞋内。然后,突然站起身来,疯狂地向托国王冲去,“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生!我绝不放过你……”
  托国王迅速地挥起他的长剑,朝爱伦娜刺去。当那把因为沾满了瑟弗韦的血而失去了光辉的嗜血之剑,对准爱伦娜的心脏,并且只差几厘米就会无情地刺入的时候,拉吉斯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托国王的前臂,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紧剑锋。
  “不要再残杀了!”拉吉斯怒视着他的叔叔,大声叫道。
  由于用力过猛,一阵钻心的疼痛传遍拉吉斯的全身。拉吉斯的手被剑割破了,血顺着指缝间往下滴落。地上是一滴又一滴的血珠……拉吉斯依然怒视着他的叔叔……
  托打量着他年轻的侄子,迟疑了半秒钟后,“时间有的是!”托在心里对自己说道。然后便缓缓地收起他的剑。
  老奸巨猾的托国王假装打消念头。至少在这个时候,在他的侄子拉吉斯面前。毕竟,他清楚地意识到,拉菲卡王位的真正继承人应该是他的侄子拉吉斯王子,这是早先就有过约定的。几乎拉菲卡全民都知道拉吉斯年满十八岁的那天,就是他继承亡父王位的登基盛日!
  托,不过只是个替代货色!当然,托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将他迷恋的、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王位交给他的侄子拉吉斯呢?托有自己的计划,当然,托的计划是见不得人的。他暂且不能得罪拉吉斯,也不能操之过急地将拉吉斯杀掉。对付拉吉斯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去蒙住拉吉斯的双眼和心灵!
  目前最重要的是,除掉瑟弗韦等反抗他的人。托国王走到爱伦娜和西蒙面前,嘴角向上牵动了一下,阴险地朝他们笑了笑。
  “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我带到地牢里去!”托国王大声命令道。然后转身指着西蒙重新建造的魔比斯场入口说道,“把它也给我带回去!”托国王从第一眼看到魔比斯场入口时,就感觉到它会带来一种神奇的力量。也许里面充满了瑟弗韦的魔力。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