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六章
  拉菲卡国高级祭祀圣庙的夜空,被数以万计闪亮着的星星簇拥着,然后慢慢形成一个错综复杂的图案。其实,这不是星群。走近才知道,它们全都是瑟弗韦的徒弟们拿着的蜡烛。他们像往常一样,在为拉菲卡的光明和未来祈福。
  但是,今夜的圣庙,气氛明显跟往常不一样。特别是瑟弗韦,她身着长及拖地的黑色带帽长袍,手持法杖,目视前方,匆匆地走在其他人前面。瑟弗韦的表情显得非常严肃,充满忧虑,神情里也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紧张。
  爱伦娜一直陪伴在瑟弗韦的身边,直到瑟弗韦敏捷地站在祭祀台那个高出地面的过道上。爱伦娜现在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女孩了,因为漂亮而特别惹人注意。她的表情也同她的导师瑟弗韦一样,不过,也许因为年轻缺乏经验的缘故,爱伦娜的忧虑里有着某种不知来由的浮躁不安。也就是说,爱伦娜虽然也跟她的导师瑟弗韦的心情一样忧虑,但她的忧虑没有瑟弗韦看上去沉稳。这也许还是跟年龄和阅历有关吧。
  这个过道非常安静,几乎没什么人进出。每次瑟弗韦要和她的朋友商讨重要事情时,都会选择到这里来,因为这里的安全性高。从瑟弗韦表情的严肃程度来看,今天的事情不但重大,而且好像还是个让人觉得糟糕的事情。
  “时间不多了,布库斯。托国王差不多已经建立起他自己的军队了。”瑟弗韦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仍然谨小慎微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无限忧虑地低声说道。

  瑟弗韦是刚刚从托国王的城堡回来的。一大早,托国王以商讨国家大事为由,派人将她召进他的私人房间。事实上,托国王是想从她的口中套出义军的藏身之地和藏在他的士兵里的叛军。还想顺便套套瑟弗韦的口风,想从中察觉出点儿什么。因为他心头藏着多年见不得光的“秘密”。虽然十几年来瑟弗韦一直聪明地保持沉默,但最近他觉得瑟弗韦有点儿不对头,因为瑟弗韦看他的眼神总是怪怪的。特别是他命令瑟弗韦用她的魔法为他效力,帮他找出义军的藏身之地和那些隐藏在他身边的反抗他的人时,瑟弗韦总是加以拒绝或者回避。要知道,从前无论他要求瑟弗韦做什么,她从来就不敢拒绝。而托国王认为,一切拒绝他、反对他、不对他俯首贴耳的拉菲卡人,都是叛军。
  “哈哈,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强大无比,没有人能阻止我的强大!”托国王不无狂妄地笑道,“看谁还敢反抗我!”
  “没有人反抗你,我的王!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寻求光明。”瑟弗韦语气非常平静。
  “光明?哈哈……什么是光明?我就是拉菲卡的光明!”托国王狂妄至极地笑道,“我要拉菲卡晴它就晴,我要它阴它就阴,哈哈……”
  瑟弗韦拢着双手,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托国王,然后低下头,久久沉默不语。托国王企图长期霸占王位和统治拉菲卡的野心一天胜似一天地明显起来,狂妄之态也一天比一天放肆起来。
  “你说呢,瑟弗韦祭师?”托国王对着瑟弗韦的脸阴阳怪气地问道。
  “不,我的王!拉菲卡的光明就是拉菲卡人民,除此之外,谁也不配!”瑟弗韦表情和语气一样生硬。
  “你敢公然背叛我!”托国王面露凶色之气说道,“你可是聪明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应当清楚,这是我的风格。”
  托国王的目光凶恶无比,射出来的光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瑟弗韦从他的目光中仿佛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死在托国王剑下的勇士。除了一些逃亡的义军之外,几乎所有反对他、哪怕是只稍微露出一丝对他不满的表情的正义的拉菲卡人,结果不是死就是被扔进黑暗无比的地牢。而今,围在托国王的身边的人,全都是成功地被他用武力或者使用糖衣炮弹给驯服了的心腹。
  这时,托国王转身匆匆地走到窗前,唰的一声猛地拉开窗帘。
  当瑟弗韦抬起头来,透过窗帘往外看时,大吃一惊,只见窗外,有好几百人聚集在那里,他们正在进行操练。当托国王转过身来看到瑟弗韦的表情时,立刻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过头了。他顺势猛然重新拉上窗帘。但瑟弗韦已经什么都看到了。这充分证实了她早先的猜测。接连几个月来,托国王以建设拉菲卡为由,派人到处强制征收成年男子。瑟弗韦猜想托国王抓这些成年男子是为了建立他的军队,借以实现他完全统治拉菲卡的欲望。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证据。托国王的举动非常隐蔽。现在看来,她的猜想的确没错。这不禁令她感到更加不安。这个野心残暴的人,终于露出他的狐狸尾巴来了。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会不惜牺牲一切,甚至是毁掉整个拉菲卡星球,他也在所不惜……想到这里,瑟弗韦不由得一身冷汗。
  “瑟弗韦祭师,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托国王带着阴险毒辣的笑容问道。他想试探试探这个一直在暗地里“捣鬼”的女祭师。他派出的密探说,亲眼看见过义军从瑟弗韦的密室里出来。托国王知道,瑟弗韦从他接替拉菲卡王位以来,一直对他心怀不满。她倚仗着她在拉菲卡人民中的声望,从来就不将他这个国王放在眼里。她甚至还一直在暗地里和义军纠集在一起,只是,这个女祭师处事太小心谨慎了,没有留下任何把柄。托国王相信,只要耐心等待,女祭师总会落入他手中的,他要让她去死。而且,每一个人也会认为瑟弗韦的死是理所当然。特别是拉吉斯王子。
  “什么也没看到,我的王!我只看到了‘黑暗’!”瑟弗韦努力地压制住自己的强烈不安,表情看似十分平静地说道。虽然昂起了头,却看也不看托国王一眼。
  托国王听后,气得牙齿紧咬,他想从这个傲慢无礼的女祭师那儿获取一丝半毫的征服者的得意想法落了个空。他恶狠狠地盯着瑟弗韦,而瑟弗韦始终面无表情,像一座石雕一样站立着一动不动。
  “哦,对了,替我‘问候’一下你的那个‘特殊’的朋友!”托国王在瑟弗韦即将离开他的房间的时候,皮笑肉不笑地说。因为敏感多疑的托国王最近发现他的侄子拉吉斯很少来看他了,他从他的一个心腹口中获悉,拉吉斯整天和一个外星小人儿在一起。他们像真正的父子一样亲密无间。心腹又拍马屁似的说,拉吉斯王子也明显地发生了变化,比从前看上去更成熟更懂事了……托国王心里不由得产生一丝嫉妒,好像他的财产被人掠夺了一样。这可是他从来就没当回事儿的“财产”。但更多的是担心,他可不希望他的侄子“更成熟更懂事”,他情愿拉吉斯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傻瓜。
  瑟弗韦深深地为拉菲卡的命运而忧心!当瑟弗韦走出托国王的私人房间之后,立刻召集人员,将这一消息告诉他们,共同商讨合适的对策。一旦托国王的阴谋得逞,拉菲卡和它的人民将笼罩在黑暗之中,永无光明之日。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托国王实现他的阴谋。
  现在瑟弗韦身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大弟子爱伦娜,另一个是布库斯将军。从瑟弗韦对他们说话的表情看来,他们商讨的是关于国家的政事,这件事情非常重大,而且非比寻常。
  布库斯是个身材高大而又强壮的巨人。他一身军装,腰间配备着一把长剑,身上肌肉明显隆起,样子非常英武。他曾是拉菲卡军队的将军,现在是反抗托国王的义军的主要领袖。
  “那么,我们必须立刻联合起来,在托国王掌握军队力量之前向他进攻。”爱伦娜建议道。
  “爱伦娜的建议不错,我要率领义军和托国王决一死战。”布库斯立刻说道。
  瑟弗韦低下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便忧心忡忡地摇摇头。显然,她不赞成爱伦娜的建议。
  “只有拉吉斯能够领导拉菲卡人远离托的暴政,重见光明。”瑟弗韦坚定地说。
  布库斯和爱伦娜注意到,瑟弗韦在说这番话时,眼睛一直注视着祭台上的神。祭台上供奉着的,正是象征着光明的神像。一位双眼炯炯有神手捧一轮太阳的年轻男子。这就是拉菲卡人民心目中的光明之神。
  “除非拉吉斯知道真相,否则他永远也不会起来反抗他的叔叔托国王的。”爱伦娜说完,用征求的目光看着瑟弗韦。
  “是让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了。”瑟弗韦微微点头,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道。
  爱伦娜点点头,表示赞同。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那西蒙怎么办呢?”
  对于爱伦娜提到的这个问题,瑟弗韦也面露苦恼之色。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西蒙了。
  七年过去了,西蒙获得了瑟弗韦、爱伦娜、布库斯和义军,还有拉吉斯的信任和敬重。他们从这个从外星球来的人类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西蒙现在成了他们最值得信赖的朋友。但并未成为托国王的朋友。瑟弗韦看出来了,托国王不但没有把西蒙当做客人,而且把西蒙当做外星球来的邪恶巫师,专门来教唆和蛊惑人心的巫师。瑟弗韦知道,托国王是担心拉吉斯被这个充满智慧和博爱的外星人引导,使拉吉斯的眼睛和心灵更加明亮。
  所幸的是,目前托国王并不知道魔比斯场入口的事,若是让他知道了,这个野心家不知道又会打什么鬼主意。那样的话,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瑟弗韦从托国王今天在她临走时提到西蒙时的语气和表情中有一种预感,托国王早晚会给西蒙贯上诸如“邪恶巫师”之类的恶名,扔进地牢或者处死的。所以,当听到爱伦娜提到西蒙时,瑟弗韦心里充满忧虑。瑟弗韦多次想过,要帮助这个来自外星球的人回到自己家乡。瑟弗韦和西蒙在一起时,她听到西蒙说得最多的就是回家!回到妻子和儿子身边去。不止瑟弗韦一个人亲眼目睹了西蒙思念家人的痛苦。因此,要趁托国王尚不知道有魔比斯场入口之前,将西蒙送回他的星球,越快越好。当托国王问西蒙是怎么来到拉菲卡时,瑟弗韦骗托国王说,这个外星人是由一只奇异的鸟带进来的。托国王的嗅觉比狗还灵敏一百倍,他不会那么容易地一直相信下去的。
  “哦,该是帮助这个外星人回家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西蒙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如果西蒙那边做好了,我想,成功的几率还是挺大的。”瑟弗韦对她的法术不容置疑。
  西蒙将那个入口修复得应当差不多了吧?瑟弗韦闭上眼睛,掰了掰手指算了算。唔,西蒙正好应该是今天修好那个入口!若不是爱伦娜现在提到西蒙,瑟弗韦差点儿把时间给弄错了呢。瑟弗韦最近太忙了,而且都是些叫人心烦意乱的、关系到国家命运的大事。
  瑟弗韦与布库斯将军道别后,然后带着爱伦娜匆匆朝自己的密室走去。西蒙一直就住在她的密室里。
  瑟弗韦的这一间私人密室,很少有人打扰,因为这间密室是瑟弗韦用来修炼魔法的地方,称得上是禁地。密室的门就在圣庙祭台的后面。瑟弗韦将西蒙安排在这个密室里,多半是为了西蒙的安全着想。毕竟,这个外星人擅自闯入拉菲卡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足够叫许多人去胡思乱想一阵子了。
  瑟弗韦已经明显感觉到拉菲卡国隐藏着的某种东西,或者说阴谋的影子越来越清晰可见,让人感到不安。
  七年来,西蒙一直住在瑟弗韦的这间密室里,潜心研究、试验探索回家的路。如何回到家里与妻子和儿子团聚,是西蒙在这七年来生活中的唯一主题和希望。
  此刻,西蒙仍同往常一样,正在瑟弗韦的私人密室里,为实现他的希望而努力工作着。在房间的中间放着一部机器,它看上去和西蒙实验室的魔比斯场入口有点儿相像。没错,这就是西蒙花了七年的心血,重新研制的新的魔比斯场入口。他来到拉菲卡星球的那个入口,已经被彻底毁坏了。为了能够回到自己的星球,西蒙只有像现在这样,重新建造新的魔比斯场入口。它就在瑟弗韦的密室中。
  现在,这个新制造的魔比斯场入口,虽然大体上跟原来的那个相像,但是比较粗糙。粗糙得像核桃的外壳一样凹凸不平。因为是用拉菲卡国的材料重新制作的。而拉菲卡的一切东西的最大特点是:巨大无比。要从那些巨大的玩意儿上截取一块用作重建魔比斯场入口的材料,没有点儿力气、智慧和孜孜不倦的耐心,是根本做不到的。总而言之,西蒙能完成这个模样粗糙的魔比斯场入口,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西蒙正专心致志地在入口处做最后的调试工作,拉吉斯在一旁认真地看着西蒙操作。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十七岁的小伙子了,高大英俊,与人为善,而且特别好学,已经是西蒙的得力助手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西蒙满意地看着入口,只等瑟弗韦祭师的帮助了。是的,西蒙要想从这个入口重新回到家人的身边,必须要借助瑟弗韦的魔力才行。
  可是,随着入口调试工作的完成,房间的气氛反而变得忧郁起来。因为拉吉斯正悲伤地一会儿看看那个入口,一会儿又看看西蒙。
  西蒙的忧郁似乎是持续的,七年来从未停止过的,这完全来自于对家人的思念。而拉吉斯的忧郁显得有些矛盾重重。一方面,他希望西蒙此次的试验能够成功,和家人团聚;而另一方面,他又是多么希望西蒙永远不要离开他。
  拉吉斯喜欢上了这个来自外星球的小人儿。正如早前瑟弗韦所感觉到的那样,拉吉斯也同样感觉到西蒙身上有着强烈的光明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拉吉斯从西蒙那儿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尤其是,拉吉斯从西蒙身上认识并感受到伟大的父爱。
  对于拉吉斯而言,西蒙不仅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导师,更像是他的父亲。拉吉斯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如果西蒙这次离开他,将意味着他再一次失去父亲的爱。
  “我花了七年的时间重新建造了这个入口。自从我来到这里,唯一的梦想就是回家。”西蒙结束入口处的最后调试工作后,拍拍手上的灰尘,转身对拉吉斯说道。表情虽然依旧,但因为从这个入口看到了回家的希望,而多了几分喜悦和激动。
  西蒙见拉吉斯忧郁地望着自己,便以慈父般的口吻继续说道:“但是,离开你我也很痛苦,拉吉斯。”
  拉吉斯抬起头来,眼里充满忧郁与依恋。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要和家人团聚……”拉吉斯讲到这儿,声音突然哽咽了,眼圈也红了。他努力地抑制住自己不让眼泪流下来,还努力地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说道:“但是,西蒙,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
  拉吉斯的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他多么想自私一点儿,求西蒙留下来,永远地留在他的身边,哪儿也不要去……拉吉斯正感受着离别所带给他的痛苦。
  西蒙见拉吉斯为自己要走而难过,心里也非常难受。他走近拉吉斯,像父亲拥抱儿子一样地将拉吉斯拥入怀里。拉吉斯也紧紧地抱着西蒙。
  “你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拉吉斯!我人虽然不在这里,可是,我的心会永远陪伴着你!” 西蒙说。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拉吉斯显然还不相信西蒙会离开他。
  “当我第一次到达拉菲卡的时候,我只相信科学的东西。但是,当我看到你们的魔力时,我不得不对我曾经不相信的东西重新去评价。”西蒙露出真诚的微笑说道。
  拉吉斯努力接受着西蒙告诉他的这一切。因为他的心始终被西蒙即将离开的忧郁占据着。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应当相信谁?”拉吉斯的表情里充满脆弱与恐慌。
  拉吉斯毕竟是个十七岁的小伙子了,很多事情,他都明显地感觉到一切都变得难以理解和接受,皇宫里外出现的紧张气氛,让他感到惶恐不安。拉菲卡的大街上,士兵横冲直撞,总有人无缘无故地被士兵抓捕、追杀;城堡的地牢里人满为患;一个又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被强制带出家;每过一段日子,就会有叛军潜入城堡行刺;托国王的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却对自己依然保持着看上去那么温和的表情……拉菲卡逐日变得动荡不安起来,人与人之间非常冷漠,彼此怀疑,彼此排斥……甚至在瑟弗韦的脸上也很少再现他小时候常见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了。拉吉斯茫然了,他不清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他不知道应当相信他的心灵还是相信他的眼睛……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拉吉斯所看到的现实是那么地令人失望,他期待面前的这个导师能引导他,为他指出一条通向光明的路。
  “你应知道要相信谁!”西蒙用坚定、信任和鼓励的眼神看着拉吉斯。然后补充道:“只是,现在你很害怕去接受这个事实。是打消恐惧念头的时候了。”西蒙用父亲般慈爱的眼神看着拉吉斯,继续说道:“我亲爱的拉吉斯王子,去寻找你内心存在的力量,去拥抱你的未来吧!”
  西蒙是想引导这个年轻善良的王子,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观察、判断美丑与真善,并且用心灵去解读那些困扰着他的疑惑。许多的事情,与其让人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答案,不如自己去寻求来得更深刻。只有这样,年轻王子的心智才会更快更健康地成熟起来。西蒙相信,拉吉斯才是拉菲卡未来的国王。
  拉吉斯正欲开口,这时候,一道亮光出现在眼前。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是瑟弗韦和爱伦娜进来了。
  “我的朋友西蒙,一切都还顺利吗?”瑟弗韦一边检查入口一边问。
  爱伦娜一直跟随在瑟弗韦的身后,她现在已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少了些稚气,却又多了几分矜持与端庄。当瑟弗韦和西蒙说话的时候,爱伦娜悄悄地回过头来,朝忧郁的拉吉斯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安慰的眼神。拉吉斯看到爱伦娜的眼神后,突然恍然大悟,好像第一次意识到了什么。是的,拉吉斯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悲伤离别是在所难免的,只要心灵相通,就会永远在一起!
  “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一切,瑟弗韦。现在,我需要你的魔力来启动这个入口。”西蒙跟随在瑟弗韦的身旁,请求道。
  瑟弗韦点点头,从脖子上取下一串水晶项链,当她的手和眼睛同时落在那串项链上时,她的神色立即变得苍白紧张起来。
  “我的水晶丢了一颗!”瑟弗韦惊恐不安地叫道。她本能地抓住她的项链,抚摸着丢失水晶的空处,然后又本能地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连转了好几个圈儿。然后忧郁地环顾了一眼所有的人。
  瑟弗韦和爱伦娜分享了一个很哀伤的眼神。因为她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失去水晶将意味着什么。是的,哪怕是失去一颗水晶,瑟弗韦的法力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站在这房间的每一个人都为失去一颗水晶而担忧。倒是西蒙,他看了看瑟弗韦手上的那串水晶项链后,心里反而平静下来。他甚至暗自庆幸,瑟弗韦失去的只是一颗水晶,而不是一串。
  “那么,剩下的水晶能量是否足以启动入口呢?”西蒙用试探性的语气问道。
  “我们只能试试看。”瑟弗韦声音低沉,显然连她本人对西蒙的提问也没有把握。瑟弗韦比谁都清楚,水晶项链就像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缺一颗也不行。但她还是决定努力试试,虽然知道试验的结果不可能达到西蒙的要求。不过,瑟弗韦能够用她的魔法,保证西蒙能见到他儿子一面。
  瑟弗韦朝爱伦娜点点头,爱伦娜领会其意,立刻走过去,把瑟弗韦的水晶插入入口底座的狭槽里,然后,又退回到瑟弗韦的身边。
  这时,瑟弗韦看了看西蒙,然后转过头去,向前方直直地伸出她的法杖,微微合上双眼,口里嘟囔着拉菲卡的咒语——
  Raphicaa luxormeera agrcha menta
  Raphicaa luxormeera agrcha yeera
  Raphicaa luxormeera agrcha dorma
  Raphicaa luxormeera agrcha amora
  一遍又一遍……
  西蒙努力竖起耳朵,想听清楚瑟弗韦口中念的究竟是什么,哪怕只听懂一句也好。可最终连一句也听不懂。不过,西蒙最关心的还是入口是否能成功打开。他正对着入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入口处,在心里默默嘟囔着。不,是祈祷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随着瑟弗韦不停地嘟囔着咒语,插在入口底座狭槽里的水晶发光了,紧接着,入口开始微微动了起来。
  西蒙的心也开始激动起来了。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杰克的样子。
  瑟弗韦此时停止了念咒语,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说道:“闭上眼睛,慢慢呼吸,深呼吸……”
  西蒙心领神会。他集中全部的精力,遵从瑟弗韦的指挥。西蒙健壮的胸脯随着瑟弗韦的“呼吸、深呼吸” 有节奏地一起一伏。
  瑟弗韦集中精力地使用魔法,水晶开始从地上往半空中升起,慢慢地,便在入口处形成了一个环。
  瑟弗韦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每天都和你儿子说话。把杰克带到你的脑海中,和他建立起心灵的联系,超越物理的距离。”
  西蒙越来越入神了,好像已经在电子风暴的中间了。他的头发笔直地竖了起来,像受到了静电的影响一样。然后,入口处出现了闪电,嗡嗡作响。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