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其它阅读 >> 魔比斯环>>正文
第五章
  西蒙是在后来,也就是半个月之后,才知道是瑟弗韦和她的弟子们救了他的命。没有任何人告诉西蒙这个,西蒙是通过与这些巨人的相处才知道这一切的。正是因为有了相处和交流,才会增进了解,因而也就消除了彼此之间的隔阂。
  真诚和友善,是一切星球共同需要、信赖和推崇的品质。
  西蒙和巨人,让对方感受到各自身上的那份宝贵的东西:真诚和友善。西蒙不再被关在那个铁笼子里了,他早就自由了,可以和瑟弗韦、拉吉斯等人,一起出入任何地方了。当然,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西蒙最好避开托国王及他的眼线们。不然,让托国王知道有一个不明身份的外星人进入拉菲卡王国是会惹上大麻烦的。瑟弗韦将西蒙安排在她的私人住处。
  拉吉斯是第一个成为西蒙朋友的拉菲卡人。至少,拉吉斯是第一个让西蒙消除内心恐惧和疑惑的巨人。当然,一切都是从拉吉斯好奇心十足的提问方式开始的。
  “你叫什么?来自哪个星球?”拉吉斯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西蒙。
  “我叫西蒙?维尔。来自人类生物星球。”西蒙回答道。
  “你是干什么的?”拉吉斯问。
  “科学家。”西蒙说。
  “科学家是做什么的?”拉吉斯觉得好新鲜,继续问。
  “就是……专门从事科学研究、发明的。”西蒙有点儿说不清,不停地打着手势,最后只得借助实例来说:“比如说,我通过科学研究,从我的星球来到你们星球……”
  “这个,瑟弗韦祭师也能做到。她懂得魔法,只要她念念魔咒,就……”拉吉斯说。
  “哈哈……”西蒙的笑声打断了拉吉斯的话,然后他温和地说道:“不,不是这么回事儿孩子。”
  拉吉斯被西蒙的笑声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了。不过,他听到西蒙管他叫“孩子”时,感觉很温暖,很亲切。唔,只有父母才这么称呼他,可那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算起来,有好多年没有人这么叫他了。即使是他的叔叔托国王。
  “你多大了,孩子?”西蒙微笑地看着拉吉斯问。
  “十岁。”拉吉斯说。
  “比杰克大不了多少呢。”西蒙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一脸的忧郁。
  “杰克?他是你的儿子吗?”拉吉斯问,“你一定非常想念你的儿子,对吗?”
  西蒙看着拉吉斯点点头,然后,沉默了。他心里非常惦念杰克。拉吉斯看到西蒙忧郁的神情,也感到有点儿难过。
  拉吉斯整天跟在西蒙的屁股后面,他愿意这么跟着西蒙,因为从西蒙那里,他可以学到他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他知道在拉菲卡星球之外,还有一个生活着像西蒙这样的小人儿的地球……这一切,对拉吉斯来说,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发现。
  西蒙也喜欢上了这个个头儿足够大的小男孩,他从这个小男孩的身上,看到了好多杰克身上所具有的那些天真、活泼、可爱,甚至调皮的影子。
  维尔农场的麦子熟了,黄澄澄的一片。空气中无处不渗透着麦香的气息。掐指算来,这已经是自西蒙失踪后的第七个秋天了!第七个麦子成熟的季节了。
  维尔家的木质楼房,因为长年没有修葺,有很多地方已经出现了斑驳和裂痕,从前乳白色的、散发着清香的新木料,变成了深褐色,且散发出腐朽的气味。工具棚、谷仓、鸡舍、车库也因为年久失修而变形,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风一吹,更是摇摇欲坠,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若不是四面有几根木头支撑着,恐怕早已坍塌。
  维尔家的院落里堆积着各种农具以及麦秸秆、干柴、木炭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凌乱无章。院子周围长满了野草。
  ……
  总之,现在的维尔农场,跟七年前完全不一样了。从前的简洁、质朴已经不存在了。眼前的维尔农场,给人一种破落和萧条之感。
  正是麦收季节。成熟的麦穗因麦粒过于丰满而显得有些不堪负重,都齐齐地垂下头,却又借着秋天的风,翘首等待进入谷仓。此时此刻,卡罗琳正在麦田里忙碌着。她戴着一顶宽檐大草帽,一手拎着塑胶油壶,一手拎着水壶,朝一台非常简洁的收割机走去。显然,她是要给这台为她收割的帮手加水添油。这台收割机是丈夫亲自发明制造的。它跟别的收割机不同,因为它只需要一个遥控器就可以操作了。
  这台收割机可真是卡罗琳的得力助手。从前有丈夫和小机器人阿瑟帮忙,可现在,维尔农场以及照顾杰克的一切大小事务,全靠卡罗琳一个人了。
  卡罗琳走到收割机的侧面,那里有一束麦秸秆将机器缠绕着。卡罗琳将它们扯下来,然后拍拍手上的灰,拿起遥控器。收割机又开始进入工作状态了。她拉了拉被风吹歪的帽子,面带微笑地看着收割机自己收割。
  傍晚,卡罗琳将从田间抱回来的一小捆干草,扔在后院里。然后,来到前院的一棵大树下。大树上系着粗壮结实的绳梯。卡罗琳悄悄地爬上梯子,走进树屋里面。她将窗户用一根小木棍支起来,然后坐在旁边,点上一支香烟,若有所思地吸着。自从丈夫西蒙失踪后,她已经养成了吸烟的习惯。常常一个人偷偷跑到这儿吸上一两支。为的是借助香烟来驱散内心的痛苦与思念,当然,还有无限的寂寞。但卡罗琳从来不想让儿子杰克看到她伤心难过的一面,她必须振作精神。
  突然,卡罗琳听到树屋里好像有动静。树屋分为两层,上面一层空间很低,不足1。5米,是用来作为瞭望台的,因为维尔农场常常有喜欢搞破坏和爱偷嘴的野兽出没,比如讨厌的野猪,总是一到收获的季节就来吃现成!
  卡罗琳赤着脚,轻轻地爬上木梯。只上了几级木梯,卡罗琳便停住了,她无声无息地停在那里,眼神里充满忧伤之情。
  她看见杰克背对着楼梯口,埋着头,正专心致志地摆弄着他的机器蜂。杰克已经十四岁了,但看上去远比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成熟懂事许多。杰克丝毫也没有感觉到妈妈正在他的身后,用充满忧伤的眼神看着他。卡罗琳不想打扰杰克,正欲从楼梯上退回来,这时,她突然看到了杰克的机器蜂发出来的全息图像。那图像里的事情犹如发生在昨天。图像显现出七年前的某个早晨西蒙教杰克练习武术的画面……画面中的这对父子,笑得多么开心啊。这是杰克思念他父亲的一种方式。卡罗琳眼睛一阵发热。
  “他喜欢和你在一起!”卡罗琳抑制住泪水,微笑着说道。
  杰克转过头来,看着妈妈,思绪仍沉浸在刚才的图像中,什么也没有说。
  “爸爸不会再回来了,杰克!他……”卡罗琳声音有些哽咽了。几年来,卡罗琳一直相信丈夫有一天会回来,并且无数次幻想过,有一天西蒙会突然出现在她和杰克面前,出现在晚餐的餐桌边。可是,七年过去了,西蒙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往家里打过。
  卡罗琳越来越肯定,西蒙很可能永远离开人世了。七年足够说明这一切了!
  “失踪了!是失踪,妈妈!失踪意味着还能够找到。”杰克竭力打断卡罗琳的话,用充满抱怨和不快的表情看着妈妈。事实上,杰克害怕听到“死”字从他妈妈嘴里说出来。杰克不相信他的父亲会死。
  卡罗琳什么也没说。她心里清楚,这么多年来,杰克一直在为他父亲的失踪而耿耿于怀。杰克认为,卡罗琳应该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寻找西蒙。但妈妈不仅好像没事儿似的整天忙着农场的事,反而还对杰克说爸爸不会再回来了……妈妈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妈妈忘记了,爸爸有多爱他们,有多爱他们的家吗?杰克真的弄不懂妈妈究竟是怎么啦。
  卡罗琳沉默了一分钟之后,觉得有必要帮助儿子接受他父亲已经不存在的事实。毕竟,在卡罗琳的眼里,杰克已经十四岁了,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她必须把杰克当做男子汉来看待。他应当学会接受现实,坦然面对痛苦,而不是总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不能自拔。
  “七年了,杰克!时间不短了……你必须朝前看,而不是总往后面看。因为后面的东西再美好,也只是过去,懂吗,孩子?”卡罗琳走到杰克身边,将他揽入自己怀里。
  杰克毫不犹豫地挣开妈妈怀抱,情绪有些抵触。
  “记得爸爸和我玩捉迷藏的游戏吗?我总能找到他。但要花一点儿时间……”杰克始终坚信他的父亲还活着。
  “杰克……”卡罗琳打断杰克的话,“我日日夜夜都在祈祷,希望他能重返家园,我们一家人又能像从前那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杰克,请你理解……我知道日复一日地体验失去他的事实,对我们来讲,都是很痛苦的……可是,我们要继续活下去……”
  “不,妈妈!我无法理解你!我无法理解妈妈为什么只在心里祈祷,而不付出实际行动去寻找爸爸……”
  “杰克……”
  “不!请原谅我,妈妈,我不想听你的唠叨了!”杰克不耐烦地说,“你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听着难过和失望。”
  杰克像头倔犟的小牛。无论卡罗琳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他走到桌子旁,猛地抓起一张磁碟,愤怒地将它插入录像机里,磁碟撞击录像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听上去特别刺耳。因为这声音里蕴藏着杰克的恼怒与抱怨。这声音也让这对母子之间的气氛显得非常紧张。
  此时,被放入录像机内的磁碟出现的又是西蒙在七年前那个下午说好回家吃晚餐的画面。杰克看着录像机中的父亲,声音哽咽地说:“为什么他不能……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呢?我应当跟其他人一样有个正常的家。”
  卡罗琳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理解儿子的感受……只是,杰克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下她呢?
  树屋里突然沉寂了下来。不和谐的沉默,有时候让人觉得窒息。卡罗琳努力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她看着窗外的麦田和正待收割的其他农作物,充满忧虑地说,“杰克,光凭我一个人的能力,根本就处理不了这里的一切。如果你还不振作起来,我们迟早会失去这个农场的。”
  “我为什么应该去关心失去农场的事?你好像一点儿也不关心失去爸爸的事情!”杰克扔下这句充满抱怨和指责的话后,头也不回地冲出门去。
  “杰克!”卡罗琳气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杰克怎么能这样?
  “妈妈,我需要他……而且,如果他在外面的某个地方,可能他也需要我们。”杰克已从树屋下来,他对站在树屋门口的卡罗琳说道。
  卡罗琳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不管她说什么,始终都无法打动杰克的心。她带着无助的心,沮丧地离开树屋。
  杰克一直试图努力寻找关于爸爸失踪的原因,哪怕是寻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他相信,爸爸肯定会留下点儿什么。不论是无意的或是有意的。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如果让妈妈发现,她又会对他唠叨个没完没了。最让杰克难以接受的是,妈妈总是试图说服他,接受爸爸已经不在人世的事实。但杰克始终觉得妈妈所谓的现实,是个错误的现实。
  杰克相信,他早晚会证明“爸爸只是失踪”。杰克发誓,他一定要证明给妈妈看!
  太阳升起又落下。2018世界杯投注又像接力棒一样被交给了月亮和星星。时光就这么在白天和夜晚的重复中交替轮换着。
  杰克的卧室早早地熄了灯。但他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也根本没打算睡。他不时地偷偷跳下床,蹑手蹑脚地将门打开一条缝,去看对面的门缝里有没有光亮渗出。对面的房间是妈妈的卧室。杰克一直在等妈妈入睡。直到晚上十点一刻,在确认妈妈睡着以后,杰克才从自己的卧室里悄悄地溜出来,爬上树屋。
  杰克拉上厚实的窗帘,防止灯光泄出而被妈妈发现。然后,席地而坐,专注地开始操作他膝上的电脑。一会儿,电脑屏幕上,三维全息命令显示出杰克正进入一个“权限数据库”。通过操作全息命令的界面,杰克没有花多大的工夫就通过了防火墙。他键入“西蒙?维尔”,试着找到他父亲留下来的记录。一旦命令驳回,杰克就尝试其他的方法来寻找可能的信息。
  杰克对着电脑屏幕,自言自语道:“爸爸,我知道你一定藏了一些东西在那里的。”
  杰克满怀希望地盯着显示屏,眼看就要进入下一个环节了,但是,还是失败了。当他键入最后的命令时,屏幕上却出现了“访问被拒绝”的字样。
  杰克有些失望地叹道:“又是一个死胡同!”接下来,他又连续重新操作了好几次,仍然出现前面的情况。杰克恼怒地将电脑砰的一声关掉了。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