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故事>>正文
列那狐成了国王的救命恩人

  朝廷将怎样接待他?列那狐还是有点担心的。他知道那里有很多敌人:大灰狼伊桑格兰,小狗古杜瓦,花猫蒂贝尔,以及一切被他多次捉弄过和上过当的人。其他的人也都站在反对他的一边。他得处处谨慎小心才行。
 

  他搀着狮子诺勃雷,诺勃雷亲切而威严地靠在他身上。当他俩以这种姿态在众人面前出现时,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和颂扬声。每个人都过来祝贺列那狐光荣归来,向他探问朝圣的情形。
 

  伊桑格兰唤他为“亲爱的外甥”,蒂贝尔稍稍冷淡一些,但也发表了几句礼节性的讲话,乌鸦田斯兰向他表示欢迎,贝兰也显出忘了旧日的怨仇。
 

  小狗古杜瓦更是热情地迎接他,别人还以为他是在跟最知己的朋友会面呢。
 

  野猪博桑、梅花鹿布里什梅、蟋蟀弗洛贝尔、鼬鼠贝莱特夫人、鼹鼠古尔特夫人、从修道院赶来的贝纳神父、蜗牛塔迪夫,以及其他很多人都向列那狐表示与他重逢的喜悦心情。
 

  大马费朗和公牛布吕央也在场。但是,人们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勃伦没有来。当然,这只有列那狐才清楚,他一个字也不会吐露的。
 

  菲耶尔夫人非常亲切地接受了列那狐的致意。当她听说列那狐怎样把国王从可怕的死亡边缘拯救出来的时候,她向列那狐表示了热忱的感谢。
 

  菲耶尔夫人对列那狐一向怀着好感,她的亲热的态度并不使列那狐感到惊奇。
 

  这时候,狮子诺勃雷病了。他歇在树下被捆绑后受了惊;以后又担心自己在没有挣脱绳索时被樵夫袭击;后来为了逃难猛跑了一阵;回到王宫后吃了两顿过于丰盛的美餐。这一切使这位陛下发烧躺倒了。菲耶尔夫人为他煎了一碗汤药,让他当晚服用。
 

  可惜这药毫无效果。
 

  第二天,诺勃雷病得更重了,脑袋胀得厉害。他见自己病得气息奄奄,甚至想叫贝兰帮他准备后事。
 

  人们请来了全国所有的名医,但是没有一个能诊断国王这场突如其来的急病。任何药物都无济于事。那些有名的医生怕治不好病会得罪王室,都一一躲开了。
 

  国王病得太重,没有力气发怒。王后忧虑过度,也顾不上惩罚他们。她只想找一位能救国王性命的人,至于那些无能的庸医,也无须再挽留他们了。
 

  全体大臣都来到这里,他们默默地点着头。其中几位看到国王驾崩迫在眉睫,竟策划起选择新的国君了。他们拟了一份候选人名单,由于大家意见不一致,所以进行了初步讨论。
 

  “列那狐会有什么意见?”其中一个说,“他为什么反对勃伦?”
 

  “列那狐已经外出闲逛去了。”另一个说。
 

  这一消息引起了众人很大不满。
 

  其实,列那狐并没有去闲逛。他正在田野里奔走,寻找有效的草药呢。
 

  他采了好些药草,按他的方法进行加工,把其中一些用石头捣烂,滤出汁水,把另一些煅烧成灰末。
 

  整个白天他都忙于这些事。到了晚上,他回到宫里求见国王。
 

  诺勃雷心中极度烦躁。众人围着他,也无法减轻他的痛苦。他们试图用流传的一些故事和趣闻来给他消遣,国王都不感兴趣,他所惦念的只是谁能救他的命。
 

  宫廷里已经传开了列那狐在国王垂死的时刻到林子里去游逛的消息。
 

  列那狐胸有成竹,知道应该怎样对付。
 

  “你玩得不错吧?”国王有气无力地问,“阳光明媚,去外面逛逛倒是挺惬意的,我也真想这么干呢,不想孤单单地守在这里等死!”
 

  “陛下不会死的。”列那狐回答,“只要吃了我白天为您炼制的药,您很快就能随心所欲地到外面去游玩了。这药是我朝圣时带回来的,我已经试过几次,证明它确实有奇效。”
 

  国王听了这话,顿时转忧为喜,垂死的人居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列那狐,这是真的吗?你为我炼制了药?现在该怎么办?”
 

  “陛下,”列那狐说,“先让我检查一下您的身体,然后再决定用哪一味药。几天以后,您就能完全恢复健康了。”
 

  “啊,列那狐,”王后说,“要是你能治好我丈夫这场可怕的病,我对你真是感激不尽!”
 

  列那狐马上摆出医生的样子。
 

  他给病人切脉、听诊,还看了看舌苔。当诺勃雷因触诊感到疼痛而发出呻吟时,列那狐就以最权威的医生的口吻说:“要是再耽搁一天,那就晚了!”
 

  “陛下,”他又说,“我保证给您治好。当然,您要满足我所要求的一切。”
 

  “啊,只要把我的病治好,我愿意送给你半壁江山。”国王说。
 

  “我不是指报酬。”列那狐说。他没有笑国王误解了他的意思,因为事情很紧急,没有开玩笑的工夫。
 

  全宫廷的人都站在他的周围,忧心忡忡地看着列那狐的举动。大部分朝臣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希望列那狐成功。
 

  “我是想说,“列那狐继续说,“应该给我准备恢复陛下健康的一切条件,不管我要的东西怎样离奇。”
 

  “你尽管说吧!”国王回答。
 

  “首先,”列那狐说,“我需要一张狼皮把您的身体裹起来,使您发汗。我的好舅舅伊桑格兰非常乐意出借他的皮。”
 

  伊桑格兰浑身发抖。他环顾四周,想找一个出口,但是所有的门都关上了。
 

  “我的亲爱的伊桑格兰,”国王温和地说,“听说你愿意把皮借给我,我非常感激!只用两三天就行了,很快就会还给你的。是不是,列那狐?”
 

  “一点不错。”列那狐说,“现在正是风和日丽的好季节,我的温顺的舅舅不会因此着凉的,再说他会很快长出新皮来的。”
 

  “啊,陛下,陛下,”伊桑格兰呻吟道,“我请求您留下我的皮吧!列那狐要我的皮,不是为了治您的病,而是跟我过不去啊!要是我的皮真能给您带来好处,我一定心甘情愿献给您。可是,现在谁也不能肯定。列那狐是个江湖骗子。”
 

  “这张皮对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列那狐冷冷地说。
 

  “伊桑格兰!”狮子吼叫起来,“你是个逆臣!我看你对我缺乏爱戴之心。你拒绝把皮给我,这就证明你对我不忠。”
 

  “我看有必要把他抓起来。”
 

  伊桑格兰立刻被几只大手揪住了。人们把他捆绑起来,剥下了皮,然后让他一丝不挂地羞耻地逃走了。列那狐就把他的皮裹在国王身上。
 

  当人们一开始跟伊桑格兰争吵时,蒂贝尔就悄悄地溜走了。他灵巧地跳到一个很高的天窗上,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从那里逃走了。
 

  他做得很聪明,因为下一个确实就要轮到他了。
 

  “蒂贝尔的皮,”列那狐说,“可以用来盖您的脚……”
 

  可是蒂贝尔已经不见了,别人怎么叫他也无法听到他的回音了。
 

  每个大臣都开始发抖,害怕为拯救国王而不得不献出自己的皮。他们甚至想,要是国王在列那狐用这种节外生枝的疗法前就已经死掉,那该多好!
 

  最后,列那狐只要了布里什梅的角和博桑的一颗牙齿。
 

  他把草药、烧毁的鹿角和捣碎的猪牙配成粉末,然后叫国王把粉末吸在鼻孔里。国王打了好几个吓人的喷嚏,弄得他头晕眼花。
 

  列那狐又在国王头上进行热敷,最后再用烟熏。经过这样的治疗,国王感到舒服多了。
 

  “列那狐,”国王说,“我还以为你用这些药要害死我呢,可是现在我觉得病减轻多了,我已经感到很舒服了。”
 

  “我们明天再继续治疗,陛下。毫无疑问,到第三天您就会完全康复了。”
 

  第二天,只有很少几个大臣参加列那狐的诊治。那些最凶恶的敌人都吓得不敢露面了。
 

  列那狐只用草药进行调理。到第三天,国王就痊愈了。
 

  国王又一次把列那狐称作他的救命恩人。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