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故事>>正文
攻打茂柏渡

  国王到了列那狐的城堡前。他和他的随从们发现列那狐已经采取了防卫措施。
 

  国王决定围攻,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大家当即安营扎寨。
 

  野营生活是艰苦的。围攻者们想到要长期战斗下去,都泄了气,因为他们知道列那狐早已作了充分的准备。
 

  列那狐对于住宅被围倒似乎并不在意。他象平常一样生活、吃喝、睡觉、跟孩子们玩耍,还教他们各种各样的把戏。他为自己能有这样的情趣而感到满意。
 

  艾莫丽娜一直待在丈夫的身边。她不觉得苦,对于长期的困居生活丝毫没有怨言。
 

  国王的军队一直包围着这座城堡,不时发动猛攻,但却连一块石头也没有动摇。
 

  这确实有点令人失望。可是国王总惦记着那笔财宝,其他一些人想着要报仇,另外一些人则什么也不想了。包围圈还是没有松动。
 

  可是,列那狐倒想消遣一下了。一天晚上,一场激烈的攻坚战──虽然毫无成果──结束以后,大家沉沉地入睡了。这时,列那狐悄悄地走出屋子,在儿子们的帮助下,用绳子把躺在树下的所有进犯者都捆绑起来,拴到了树上,有的系住了爪子,有的勒住了尾巴。
 

  然后,他站在一旁等候。
 

  黎明的晨钟敲响了。国王和他的男爵们吃惊地发现列那狐站在他们中间──当然离每个人都有一段距离。他们于是个个都想朝他冲杀过去。
 

  看到他们徒然的挣扎,列那狐发出了一阵嘲笑。
 

  “呵呵,”他说,“我想,现在是时候了,我们来辩论一场吧!我采取这样的办法,是为了让我能自由地说话。陛下,您为什么要上门来攻打我呢?我犯了什么罪使您这样大动肝火呢?”
 

  “背信弃义的家伙!”国王愤怒地吼道,“你竟敢问我你犯了什么罪吗?这句话由我来说还差不多。我的忠诚的朗普呢?他在哪里?你能回答我吗?坏蛋!”
 

  “是啊……朗普?”贝兰的声音发颤战战兢兢地说。
 

  “啊?朗普不是和你一起走的吗?贝兰!”列那狐不动声色地反问,“我当时还交给你一个口袋,托你带给陛下,那里面装的全是宝石。”
 

  “卑鄙无耻!”国王用不很坚定的语气说。
 

  “卑鄙无耻!”可怜的贝兰也用发抖的声调重复了一句。
 

  “我真不明白,”列那狐说,神情极其纯洁无邪,“你们为什么说我卑鄙无耻呢?莫非这些宝石还不够珍贵?或是它们不合我的王后的心意?贝兰,你怎么啦?好象你也那么怒气冲冲似的?”
 

  列那狐的姿态是那么自然,语调又是那么坚定,狮子诺勃雷不禁开始怀疑起来。
 

  “你带给我的口袋里装的是被你用阴险的手段暗杀的朗普的头颅,”国王说,“你居然还叫贝兰带给我,残忍到如此地步!”
 

  “叫贝兰?”列那狐惊呆地说,“可是,陛下,为什么不能想象──这样想其实更加自然──是贝兰为了窃取我交给他的珍宝而杀了碍事的见证人朗普呢?如果我害了朗普,为什么不把贝兰一起干掉呢?这样做不是对我更加有利,更可以免受这次指控吗?贝兰杀了朗普,这是毫无疑问的!”
 

  贝兰转动着惊愕的眼珠,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国王想,他的牧师很有可能对那些首饰动了心。列那狐悠然自得地望着他们两人。
 

  蜗牛塔迪夫醒来后看到全军已被捆绑,以为自己也遭了同样的命运。不料他发现自己行动仍然自如──列那狐把他给遗漏了。
 

  他慢慢地走过来──因为他做事向来没有利索的习惯,用剑斩断了同伴们的绳索。于是,列那狐立刻处在险恶的包围之中了。
 

  这时候,国王已经不象先前那样认定他有罪了。他由于念念不忘那些宝贝,放心不下,所以示意群众,制止了这场对列那狐的愤怒的冲击。
 

  “好了,不必多费口舌了。”国王说,“我们从今天起解围,我也要回朝廷继续料理国家大事,同时我愿意用和平的方式审理这个最后的案件,要将作案的凶犯处以死刑。”
 

  “我愿意出走!”列那狐说,“我受到无数不公正的诬告,我的住宅也受到袭击,这一切使我非常痛心。因此,我想去罗马朝圣,以求得某种宽恕。这,不管怎样,对我来说是非常必要的。如果我平生有过某些罪孽,它们将会因此而得到赦免。”
 

  王后听了这几句话非常感动,向他走近了几步。
 

  “如果这些话出自你的真心,”狮子诺勃雷说,“如果你确有这样的诚意,我祈求上天保佑你成功,我们大家也将从这里得益并感到高兴。”
 

  国王于是提高了嗓门对全体随从说:“诸位阁下,列那狐已悔过自新,要去朝圣了。这个罪人已经和我们言归于好。你们每个人都应跟他和睦相处,这是我的愿望。他经受了死刑的威胁,我请大家都要尊重他。今后,你们对他的一切申诉,我都不再受理了。列那狐对你们有什么要求,你们都要满足他,这是对一个朝山进香的人应尽的起码义务。列那狐,我亲爱的朋友,请你发言吧!”
 

  “我只要几件必须的旅途用品,”他说,“就是一副用狗熊勃伦大人的皮做成的结实的褡裢,以及我舅舅伊桑格兰和舅母埃珊特穿的暖和的半统靴。”
 

  国王下令满足列那狐的要求。
 

  “谢谢,谢谢,”列那狐说,仿佛勃伦和伊桑格兰夫妇已经慷慨应允了这份惨痛的礼物,“我穿上你们的靴子,走路会更加方便,我的好心的舅母和亲爱的舅舅。在这次长途旅行中,我一定忘不了你们。勃伦,我将永远随身携带你的这副褡裢。每当我用起它的时候,我准会想起你的好处。”
 

  三个受害者无法抗辩,只好在心里默默诅咒他们的刽子手列那狐──他们也确是这样做了。
 

  至于蒂贝尔呢,他料到,如果列那狐见他在场,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所以从事情一开始就悄悄地溜走了。
 

  列那狐向众人告别,场面极为动人。国王拍着他的心窝;所有昨天还想处死他的人,今天都过来跟他拥抱。
 

  他几乎被大家拥抱得透不过气来。最后,他只好说要赶紧出发上罗马,这才脱了身。
 

  每人都想送他一程,可是他却宁愿独自上路,因为这样将不致破坏刚才这场友谊,虽然他并不十分相信它的真实性。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