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故事>>正文
国王派狗熊勃伦传讯列那狐

  狗熊勃伦向列那狐的住地茂柏渡走去。
 

  路途遥远,行程艰难。勃伦在跋山涉水的过程中感到天气已经变得很暖了。
 

  列那狐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把住宅周围的环境作了巧妙的布置,把茂柏渡伪装起来,迷惑前来寻找他的敌人。
 

  因此,狗熊勃伦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列那狐住的坚固的城堡。当他最后到达时,他伸伸舌头,松了口气,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
 

  列那狐刚刚吃完午饭──一只又肥又嫩的阉鸡,正在惬意地睡午觉。温柔的艾莫丽娜一边做着家务,一边照料着丈夫,不让孩子们吵醒他。
 

  室内是清新、舒适和安静的。
 

  忽然,一阵沉重而有节奏的脚步声打破了静寂:勃伦在屋外踱来踱去,正在寻找进门的办法。
 

  是粗暴地破门而入,用突然袭击的暴力手段把这个犯人逮走呢,还是作为一个有礼貌的使者,把这位国王的男爵请到朝廷上去呢?
 

  勃伦正在犹豫。但是当他看到那扇矮矮的小门时,他便打消了犹豫:除了文雅的做法外,还有什么别的方式呢?
 

  “列那狐,”他叫道,“国王的钦差狗熊勃伦来到了你家门口。请你快出来,听我传达国王的紧急命令。国王陛下要我立即把你押送朝廷。快一点,列那狐,别让我们的君主等急了。人家告了你很多状,你要被判处死刑了,绞刑架正等着你呢。所以,事情是十万火急的啊!”
 

  列那狐并没有睡着,他清楚地听到勃伦在屋前来回走动的沉重的脚步声。
 

  他揣摩出了狗熊的来意,考虑了接待他的办法,所以并不着慌,没有显得措手不及。
 

  这时他又听到狗熊的第二次叫喊,他回答道:“哎呀,我本来昨天就想到朝廷去的。真对不起呀,我的伙伴,你辛苦了,让你一直找到这里来。可是,你看,我正患着重病呢。”
 

  “生病?”勃伦惊奇地问,“你生什么病呀?”
 

  “哎!”列那狐痛苦地呻吟着,“天时不好引起的。而且家里早已断了粮,什么都吃啊!不过,暂且不说别的,首先让我好好谢谢你,感谢你上门来看我。国王派了他的最得力的大臣到我家里来,使我感到不胜愉快和荣幸!”
 

  “呼……呼……”勃伦喘着气,对列那狐这些文质彬彬的言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他忽然想起诺勃雷曾告诫过他列那狐是非常机灵的。
 

  这时列那狐下了床。他没有立刻从大门出去,而是绕过住宅里为逃命和迷惑敌人而设置的一些弯弯曲曲的通道,从一扇隐蔽的小门走出去,突然出现在狗熊的身边。把狗熊吓了一跳。
 

  “啊,狗熊大人,欢迎,欢迎!”列那狐说,“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跟你上路。能和你一起旅行使我感到分外高兴,尽管我还感到有些不大舒服。”
 

  “你吃得这么坏,究竟吃些什么呢?”狗熊勃伦有礼貌地问。
 

  “该死的蜂蜜!”列那狐回答。
 

  “蜂蜜?”勃伦兴致勃勃地叫起来。
 

  “是啊。我真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人对这种讨厌的东西那么感兴趣。我是宁愿挨饿也不想尝它的,可是肚子叫了也没有办法。”
 

  “蜂蜜!”勃伦重复说,他的嘴里只念叨着这两个字。“可是,列那狐,那是最甜美的食物呀。要是能吃到蜂蜜,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你怎么会不爱吃它呢?”狗熊问。他对列那狐忽然变得很亲热了。
 

  “哎!”列那狐说,“自从吃了那顿蜂蜜后,我就害了一场大病。尽管给我蜂蜜的那家邻居待我很殷勤,而且经常在吃饭时放上很多蜂蜜,可是我却从此不想再碰它了。”
 

  “啊,列那狐,看你说的什么话!蜂蜜是所有食物中最好吃的东西。我可爱吃呢,爱吃得要命!”
 

  “你能告诉我哪儿能找到蜂蜜吗?”勃伦继续说,“假如你能告诉我,你以后就可以指望我为你效劳,象一个忠实的朋友那样为你效劳。啊,列那狐,蜂蜜!”
 

  “那么,亲爱的勃伦,”列那狐说,“你需要多少蜂蜜呢?我将高兴地把你带到一个地方去,那里的蜂蜜你怎么吃也吃不完。如果真要叫你吃完,你还得讨饶呢!”
 

  “那就快走吧,快到那里去吧!”勃伦说。
 

  “可是,国王……”狡猾的狐狸装腔道。
 

  “国王可以再等一会儿嘛!何况,我的亲爱的朋友,我愿在众人面前为你辩护,支持你的立场。依我看,那些控告都是站不住脚的。快带我去尝尝那儿的蜂蜜吧。”
 

  列那狐便立即领着狗熊勃伦出发了。
 

  他朝着一个名叫朗夫瓦的富裕农民的田庄走去。他过去跟这个农民玩过几次圈套,所以认识了他。
 

  黄昏将近,太阳快下山了。朗夫瓦已经回家,田庄上很安静。列那狐和勃伦走到朗夫瓦砍下了准备出卖的一堆大树干跟前。
 

  有一段大橡树的树干上被砍开一个长长的裂口。为了不让裂口合拢而使工作白费,砍柴人在这条裂口的两头分别打上了两个楔子。
 

  “喏,就在这儿,”列那狐温和地说,一边指了指这段树干,”在这个树缝中藏着很多很多的蜜。别害怕,我的伙伴,你把嘴伸进去。越往里伸,吃到的蜜就越多,因为蜜是藏得很深的。那里面的蜂蜜也许比你想象的还要好吃呢!”
 

  勃伦是个馋鬼,为了吃到好吃的东西,再险恶的地方也愿意去,而且丝毫用不着别人鼓励。
 

  他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根本不用再去催促,就已经把脑袋伸进大树的缝隙里,接着肩膀也进去了。
 

  列那狐一点也没有闲着:他连忙把撑开树缝的楔子拔出来。
 

  先拔掉一个,接着是另一个……勃伦中了列那狐的诡计。
 

  “好好吃吧,我的伙伴!”列那狐嘲笑着说,“可别吃得肚子痛,吃好吃的东西要有节制啊!我就在这儿附近等你。等你吃完了你那么爱吃的蜂蜜后,我们再一块儿上朝廷去。”
 

  狗熊勃伦好象被夹在虎头钳里一般,没等列那狐说完,就嗷嗷大叫起来。他又疼痛又害怕,感到大祸临头,发出了震耳的咆哮声。
 

  砍柴人朗夫瓦听到这一吼声,便拿着斧子,带着仆人,走出门来,准备保卫自己的家园。
 

  列那狐不肯一无所获就离开这里,便偷了一只肥嫩的母鸡,准备当晚饭。
 

  “我就此可以摆脱这个大笨蛋了。”他想,“我的晚饭有了着落。那位国王陛下永远也见不到他的使者了,他对我的怨恨也会渐渐忘却的,一切都会顺顺利利地过去。啊!生活是多么美好!”
 

  为了庆祝这一成就,列那狐决定吃一次野餐。他把母鸡带到附近一条清澈欢快的小河边,然后舒舒服服地坐下来品尝这一美味。
 

  正当他吃完最后一块鸡肉时,他看到河中顺流而下漂来一块巨大的东西。
 

  怎么?是自己眼花了吗?这不是狗熊勃伦吗?难道他从树缝和砍柴人的斧子下逃出来了吗?
 

  一点没有错,的确就是他。可是他已经成了什么样子啊:头上掀掉了一块皮,一只耳朵已经不见,嘴巴淌着鲜血,样子煞是怕人。
 

  “那位朗夫瓦真如我料想的那么笨。”列那狐想,“我把这么好的一宗货给他送上门,让他可以足足受用一个季度,他只要从树干上取走就行了,可是却偏偏让他跑了。哎!真是个笨蛋!”
 

  “怎么啦,我的伙伴?”他向狗熊叫道,“你已经吃够蜂蜜了吗?我正在这儿乘凉等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可是,你怎么啦?可能不巧碰上蜜蜂了吧?所以脑袋成了那么奇怪的样子。你的手怎么那样红,是不是摘掉了黑手套了?要不就出了奇迹,你杀死了那位砍柴人朗夫瓦?”
 

  狗熊勃伦没有回答。他受尽了屈辱和痛苦,这时只让自己的身体随波逐流。清凉的河水稍稍减轻了他的剧烈的疼痛。
 

  可怜的勃伦!原来,当他听见朗夫瓦和他的仆人们应声而出时,他用尽平生力气想从虎头钳中挣脱出来。由于害怕,他死命挣扎,终于从树缝中挣脱出来,但却成了列那狐所看到的这副模样。经过受伤和流血,痛苦和狂怒,最后总算逃脱了朗夫瓦和他的仆人、以及邻近的人们和看家狗的追击。
 

  还是那些女人救了他:她们声称帮忙而实际上却怕得要命,东奔西窜,反而碍住了男人们的手脚。其中一个女人窜到勃伦面前时掉进了河里,大家忙着去抢救她。勃伦乘机也跳进河里,让河水做了他的救星。
 

  狗熊在列那狐的嘲笑声中远远地漂走了。他这时在想该怎样向国王交待这件差事。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