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故事>>正文
列那狐与猎人──真假狐皮

  列那狐动身到遥远的地方去游历。想躲开伊桑格兰的报复,多少是他这次出门的动机,而且艾莫丽娜夫人也竭力劝他的丈夫这样做。
 

  天气晴朗,列那狐在路上愉快地跑着。中午时分,他用几只小鸡充饥──这些小鸡是跟他们粗心大意的妈妈在林中空地上散步时被列那狐捕获的,又在一个小泉里喝了几口清凉的水,然后继续赶路。
 

  他想去拜访他的一个表兄,他住在一位富裕的王爷的大庄园附近。那位王爷酷爱打猎,因而是个可怕的邻居。
 

  可是,庄园的饲养场里有那么多的鸡鸭,另外,要是稍用一点手腕,还能在城堡的地窖里弄到一大批食物。因此,列那狐的表兄认为,即使担点风险,住在那里也还是值得的。
 

  况且他行动谨慎,又摸透了这位猎人的脾气,所以危险也不很大。
 

  列那狐希望,如果不同这位猎人打交道,至少也该和他的那群家禽以及装满整个食橱的那些美味的火腿发生些关系。这些东西使这个庄园成了一个天堂,一个类似他向伊桑格兰吹嘘过的天堂。
 

  他边跑边转着这样的念头,心里感到乐滋滋的。
 

  不一会儿,他走进了一座郁郁葱葱的森林。看到表兄占有那么美好的地盘,他心里很羡慕。跟这里相比,茂柏渡的环境太差了!列那狐在那里出神,幻想着把自己的家迁到这里来。
 

  忽然,离他很近的地方响起一阵打猎的喧嚣声──猎犬的狂吠、猎人的喊叫和急促的马蹄声。这对列那狐来说意味着灾难即将来临。
 

  他没有预料到这场狩猎,又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所以感到性命难保了。
 

  猎犬们已经发现了他。“狐狸!狐狸!”的喊叫声响成一片,把寂静的森林搅成乱哄哄的一团,仿佛在列那狐耳边敲响了丧钟。
 

  列那狐先用最快的速度向前猛跑,接着又用拐弯抹角的老手法东奔西窜。然而,大群猎人和猎犬已经追来,而且他们精通猎艺,列那狐很快就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剩下唯一的出路,就是那座通向城堡的吊桥。他于是象一阵风似地窜了过去。
 

  王爷得意地大叫起来:“哈哈,自投罗网,他被擒了!”
 

  列那狐尽管被宣布受擒,但窜如城堡后却不见了。猎手和猎犬赶来到处搜寻,怎么也找不到这只狐狸的踪影,他象幽灵一般在城堡里消失了。
 

  人们从地窖找到楼顶,又去邻近的房子中搜索,里里外外,翻箱倒柜,甚至把烤炉和面缽都检查到了,却始终没有发现这只机敏的狐狸的一丝一毫形迹。
 

  “哎呀,”王爷为丢失那么漂亮的猎物而十分懊丧地说,“他能跑到哪里去呢?”
 

  “我看这只狐狸真是个鬼,可是我不能让鬼留在我的家里,我一定要把他撵出去。”
 

  几个不肯死心的人还在继续搜寻,终于一无所获。王爷宣布当晚暂且罢休。
 

  “吃晚饭吧,”王爷说,“吃点饭,鼓鼓劲儿,明天再继续找。”
 

  这一晚,人们围绕着这件事议论纷纷。女人们嘲笑猎手们无能,猎手们决心要在第二天报仇。
 

  天刚亮,他们又开始打猎了。他们才出城堡就发现列那狐站在树林旁边,正看着他们过来呢。
 

  这一次是列那狐在引诱猎人。
 

  他象前一天一样,东绕西拐,又把大群猎狗和猎手引到城堡的吊桥边,接着,如同第一次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无法再找到他了。
 

  一连三天,列那狐都是这样戏弄他们:早上,人们看到他在林中空地上乘凉,便去猎捕他,他却很快离奇地失踪了。城堡里的人们以为是着了魔。
 

  第四天,王爷因为有人亲戚带着厚礼来拜访他,所以对这件事情稍微放松了一点。
 

  人们起劲地猎取野猪,对列那狐也就不大注意了。晚上,猎人们回来时又看到了仿佛故意等着他们的这只狐狸,于是他们又向他扑去。
 

  跟前几天一样,列那狐又立刻不见了。这件事成了大家与客人谈话的主题。
 

  吃晚饭时,桌上摆满了大盘新鲜野味。坐在安乐椅上的客人抬头看着墙上说:“哦,赞美上帝,你这儿挂着那么珍贵的十张狐皮。你想猎取的那一只也跟这些一样精美吗?”
 

  “十张?”主人惊奇地问,因为到底有几张狐皮他记得很清楚,“不,只有九张。”
 

  他还没有来得及继续说下去,门外传来了狗叫声。
 

  客人笑了起来。
 

  “那是我带来的狗,他对我很忠实,从来不离开我。”他说,“夫人,是否可吩咐使女让他进来,象惯常那样躺在我的脚边。他跟随我多年,成了我的伙伴。”
 

  佣人开了门,狗就进来了。但是他根本不去主人的脚边,而是朝墙上挂着的狐皮狂叫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王爷说,“我们原来只有九张狐皮,现在却成了十张。”
 

  于是王爷走近墙壁仔细观看。
 

  “阁下!”他叫起来,“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你瞧,在这几张狐皮中间,不就有那只叫我们找得好苦的活狐狸吗?他在那儿高高地吊着装死呢。可是这一次,他逃不了啦!”
 

  他伸手去抓列那狐,列那狐狠狠咬了他一口,然后趁大家因发现他而乱叫乱嚷的时候,又一次逃跑了。
 

  当人们想到应该赶快拽起吊桥时,他已经逃得很远了。他轻快地笑了,为自己能这样成功地捉弄了整整一大批猎人而高兴。
 

  他不再去找他的表兄了,而是沿着原路回到了家里,很快见到了他的亲爱的艾莫丽娜和孩子们,向他们讲述了这段经历。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