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儿童文学 >> 列那狐的故事>>正文
列那狐与花猫蒂贝尔──香肠事件

  那天早上,小狗古杜瓦得到一份美味:一大段圆润鲜嫩的香肠。他的主人不知为什么不爱吃而留给了他。
 

  人们把香肠拿到他的跟前,让他欣赏了一番,又让他闻了闻。古杜瓦象一条白杨鱼似地欢跃起来,摇着尾巴,发出喜悦的叫声。他等着主人把这条答应给他的香肠给他吃,可是女仆却偏偏把它放到了一个很高的窗台上。
 

  “现在还早呢,”女仆说,“过一会儿再给你吃。”
 

  古杜瓦看了那么好的食品,肚子觉得更饿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是被拴着的呀!他可怜地叹息了一会儿,只好忍气吞声了。
 

  他躺下来,等待着。
 

  这段还有点温热的香肠的气味散发到了远处,正好被经过这里的列那狐闻到了。
 

  “真香!”他想。
 

  出于好奇和馋欲,他开始东张西望,看看是不是碰巧能在散发这股诱人香味的地方找到他的午餐。
 

  当他走近住宅时,他遇到了躺在树下睡觉的花猫蒂贝尔。
 

  “我的伙伴,”列那狐问,“这阵那么香的味儿是从你家散发出来的吗?我的鼻子被薰得好舒服啊!”
 

  花猫微微睁开眼睛,抬起他那机灵而顽皮的脑袋,用一秒钟工夫很快嗅了一下空气。
 

  “唔,是的。”他说,“我想这是人们为我准备的午餐的味儿。”
 

  接着他很有礼貌地补充说:"如果你愿意跟我走,我可以让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便一声不吭地庄重地向住宅走去。列那狐跟在他的后面。
 

  一到住宅,他们看到古杜瓦正在痛苦地叹着气:“啊,我的鲜美的香肠,你要能自己掉下来该多好啊!”
 

  “你怎么啦,古杜瓦?”蒂贝尔亲切地问。
 

  古杜瓦急忙向蒂贝儿讲了女仆的刻薄行为:她把这条鲜美的香肠只让他闻了一闻,就放在他够不到的地方了。
 

  “不过,她明白地对我说过,这是‘我的’午餐。”
 

  蒂贝尔跑回列那狐身边。
 

  “蒂贝尔,听我说,”列那狐说,“这个古杜瓦真是太傲慢了!你没听见吗,说这是‘他的’午餐。在他眼里,你好象根本不存在一样。假如你能帮助我,我倒可以把这条香肠弄到手,然后咱俩再回到你刚才休息的草地上,舒舒服服地一起享用。”
 

  蒂贝尔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两人便想起办法来。
 

  他们约定:蒂贝尔进入住宅,跳到放香肠的窗台上,设法把香肠扔到列那狐的身边,然后由列那狐把它取走,跑到稍远的地方等着蒂贝尔。
 

  整个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
 

  小狗古杜瓦看到自己的午餐被列那狐抢走了,就象被人勒死一般地狂叫起来。
 

  蒂贝尔看到列那狐飞快地跑走了,知道上了当,就对古杜瓦说:“我去追这个小偷,把你的香肠夺回来。”
 

  列那狐是狡猾的,蒂贝尔猫却比他更精明。
 

  蒂贝尔抄了一条近路赶去。当列那狐满以为大局已定、可以独吞香肠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花猫的影子就在他的身边──他正悄悄地跟着他呢。
 

  他心里暗暗吃惊,但表面上仍然装得很镇静,盘算着怎样摆脱这位不速之客。
 

  蒂贝尔心里也正在想着对策。
 

  “到哪儿去啊?”蒂贝尔问,“咱俩到哪儿去分这条香肠啊?”
 

  “噢,你要是老这么跑,我们永远也吃不上了。”他语气激烈地继续说,“你已经把它拖在地上弄脏了,你的口水也流到了牙齿咬着的地方了,这多叫人恶心哪!”
 

  “要不,我给你做个样子,看看怎么叼法才合适。”
 

  列那狐不大欢迎这个提议,因为他总是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怀疑别人会捉弄他。
 

  但是,他看了看蒂贝尔,暗暗思忖:叼着这么一大条香肠是很难溜走的。
 

  于是,他终于接受了同伴的建议。
 

  花猫用很雅致的姿势拿了香肠的一端,然后又非常巧妙地把另一端甩到背上,使它不致拖在地上。
 

  “就这个样子。”蒂贝尔说,“一会儿,等我走累了,你也这样叼。你看,我甚至没有把它碰到嘴上,这就干净多了。”
 

  “走吧,我们也许可以到前面那个小丘上去吃,在小丘上能欣赏欣赏周围的风景,也便于进行自卫。”
 

  没等他的伙伴回答,蒂贝尔就快速小跑起来。列那狐花了好几分钟时间才赶上他。
 

  当列那狐到达那个小丘时,蒂贝尔已经坐在小丘上面一个大十字架上了。
 

  “你在这上面干什么?”列那狐愤愤地说,“快下来,蒂贝尔,让我们瓜分香肠吧。”
 

  “为什么要下来呢?”蒂贝尔说,“还是你上来吧,上面更舒服呢。”
 

  “你不知道我不会爬高吗?”列那狐怒气冲冲地回答,”你可不能赖掉自己说过的话啊!而且,这条香肠已经成了圣餐,快把一半扔给我吧!”
 

  “怎么,你已经喝过圣酒了吗?”蒂贝尔用温和的责备口气说,“这香肠成了圣餐,那就更应该在这儿十字架上吃,而不能拿到地上去了,不然就会有罪的。”
 

  “我只拿我的那份儿就行了,”列那狐吼道,“快把属于我的一半扔给我。”
 

  “你是多么野蛮啊!”蒂贝尔带着轻蔑的神情说,“听到要把这样的圣餐随便乱扔,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另外,把这样美好的一件东西分割开来,也确实太可惜了。所以,列那狐,我建议跟你达成一项协议:下次要是再找到这么一条香肠,一定让你独吞,我保证连一点残渣都不占。”
 

  “蒂贝尔,蒂贝尔,”列那狐责骂起来,“要是你不给我哪怕是小小的一块,你就是一个坏伙伴。”
 

  “列那狐,列那狐,”蒂贝尔学着他的腔调说,“我是一个好伙伴,因为下次我把既没有流过你的口水、也没有沾着地上灰尘的又新鲜又干净的香肠全部奉送给你。这次我留给自己的仅仅是一件处理品。啊,列那狐,你真没有良心!”
 

  不等列那狐回答,蒂贝尔就吃起香肠来了。
 

  列那狐见到这个情景,急得哭了起来。
 

  “你在为自己的罪孽哭泣吗?”蒂贝尔装作天真的样子问,“这使我高兴。善良的上帝一定会宽恕你的,因为你已经作出了那么深刻的忏悔。”
 

  “蒂贝尔,你不要这样嘲笑我。”列那狐说,“你想一想,当你口渴的时候,你还是要下来的。”
 

  “为了喝水而下来?”蒂贝尔惊奇地说,“世上可没有那样的事!你瞧,一个积满了新鲜雨水的小潭就在我的身边,可见上帝是多么仁慈!”
 

  “可是,你总有一天要下来的,我等着你。”
 

  “等多长时间,亲爱的列那狐?”
 

  “等若干年。我发誓要等你,可以等七年。”
 

  “七年……?啊,这真使我伤心!”蒂贝尔若有所思地说,“想到你七年不能吃饭,怎不叫我伤心!你已经发过誓了,你可不能再离开这儿了。”
 

  当列那狐又急又气地看着蒂贝尔时,蒂贝尔不慌不忙地吃了起来。
 

  忽然,列那狐竖起耳朵,显得有些紧张。
 

  “蒂贝尔,什么声音?”他问。
 

  “一阵美妙的乐曲声,”蒂贝尔回答,“可能是一列游行队伍在唱歌。真好听!”
 

  但是,列那狐心里很明白:远处传来的是猎狗的叫声,而不是人们在唱歌。
 

  他于是准备逃跑了。
 

  “嗨,你到哪里去?”蒂贝尔喊道,“你想干什么去?”
 

  “我走了!”列那狐说。
 

  “那么,你的誓言呢,你忘了吗?七年!列那狐,你应该在这里守七年,你可不能失信啊!”
 

  然而,列那狐连头也不回,慌忙逃走了。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