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名人传>>正文
思想录
  关于音乐
  
  没有一条规律不可为获致“更美”的效果起计而破坏。
  
  音乐当使人类的精神爆出火花。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参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振拔的苦难。
  
  (一八一○年致贝蒂娜)最美的事,莫过于接近神明而把它的光芒散播于人间。
  
  为何我写作?——我心中所蕴蓄的必得流露出来,所以我才写作。
  
  你相信吗:当神明和我说话时,我是想着一架神圣的提琴,而写下它所告诉我的一切?
  
  (致舒潘齐希)
  
  照我作曲的习惯,即在制作器乐的时候,我眼前也摆好着全部的轮廓。
  
  (致特赖奇克)
  
  不用钢琴而作曲是必须的……慢慢地可以养成一种机能,把我们所愿望的、所感觉的,清清楚楚映现出来,这对于高贵的灵魂是必不可少的。
  
  (致奥太子鲁道夫)
  
  描写是属于绘画的。在这一方面,诗歌和音乐比较之下,也可说是幸运的了;它的领域不像我的那样受限制;但另一方面,我的领土在旁的境界内扩张得更远;人家不能轻易达到我的王国。
  
  (致威廉·格哈得)
  
  自由与进步是艺术的目标,如在整个人生中一样。即使我们现代人不及我们祖先坚定,至少有许多事情已因文明的精炼而大为扩张。
  
  (致奥太子鲁道夫)
  
  我的作品一经完成,就没有再加修改的习惯。因为我深信部分的变换足以改易作品的性格。
  
  (致汤姆森)
  
  除了“荣耀归主”和类乎此的部分以外,纯粹的宗教音乐只能用声乐来表现。所以我最爱帕莱斯特里纳;但没有他的精神和他的宗教观念而去模仿他,是荒谬的。
  
  (致大风琴手弗罗伊登贝格)
  
  当你的学生在琴上指法适当,节拍准确,弹奏音符也相当合拍时,你只须留心风格,勿在小错失上去阻断他,而只等一曲终了时告诉他。——这个方法可以养成“音乐家”,而这是音乐艺术的第一个目的。一八○九年特雷蒙男爵曾言:“贝多芬的钢琴技术并不准确,指法往往错误;音的性质也被忽视。但谁会想到他是一个演奏家呢?人家完全沉浸在他的思想里,至于表现思想的他的手法,没有人加以注意”……至于表现技巧的篇章,可使他轮流运用全部手指……当然,手指用得较少时可以获得人家所谓“圆转如珠”的效果;但有时我们更爱别的宝物。
  
  (致钢琴家车尔尼)
  
  在古代大师里,惟有德国人韩德尔和赛巴斯蒂安·巴赫真有天才。
  
  (一八一九致鲁道夫)
  
  我整个的心为着赛巴斯蒂安·巴赫的伟大而崇高的艺术跳动,他是和声之王。
  
  (一八○一年致霍夫迈斯特)
  
  我素来是最崇拜莫扎特的人,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我还是崇拜他的。
  
  (一八二六年致神甫斯塔德勒)
  
  我敬重您的作品,甚于一切旁的戏剧作品。每次我听到您的一件新作时,我总是非常高兴,比对我自己的更感兴趣:总之,我敬重您,爱您……您将永远是我在当代的人中最敬重的一个。如果您肯给我几行,您将给我极大的快乐和安慰。艺术结合人类,尤其是真正的艺术家们;也许您肯把我归入这个行列之内。这封信,我们以前提过,凯鲁比尼置之不理。
  
  (一八二三年致凯鲁比尼)
  
  关于批评
  
  在艺术家的立场上,我从没对别人涉及我的文字加以注意。
  
  (一八二五年致肖特)
  
  我和伏尔泰一样的想:“几个苍蝇咬几口,决不能羁留一匹英勇的奔马。”
  
  (一八二六年致克莱因)
  
  至于那些蠢货,只有让他们去说。他们的嚼舌决不能使任何人不朽,也决不能使阿波罗指定的人丧失其不朽。
  
  (一八○一致霍夫迈斯特)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