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解忧杂货店>>正文
第五章 第九节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晴美掌握了这个消息。她用新买的智慧型手机搜寻各种关键字时,偶然发现了“浪矢杂货店只限一晚复活”的文章。

  浪矢杂货店──对晴美来说,是难以忘记,不,应该说是不可以忘记的名字。她立刻详细调查,找到了正式公布这个消息的网站。该网站写着,今年九月十三日是浪矢杂货店老板去世三十三周年,请以前曾经谘商的人写信告知,老板提供的回答是否对之后的人生有所帮助,只要在十三日的零点到天亮之前,把信投入杂货店铁卷门上的邮件投递口就好。

  晴美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内容,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会看到那家店名。只复活一晚是怎么回事?那个网站的站主自称是老板的后代,只说是三十三周年的悼念活动,并没有说明详细的情况。

  她忍不住怀疑是否有人恶作剧,但如果是恶作剧,难以了解其中的意图。发布这种假消息欺骗他人有甚么好处?况且,到底有多少人注意到这则消息。

  最引起晴美注意的是九月十三日是老板忌日这一点。因为她和浪矢杂货店之间的书信往来刚好到三十二年前的九月十三日为止。

  这不是恶作剧,而是真的要举办这场活动。晴美深信这一点后,开始坐立难安起来。因为她觉得自己应该写信,当然是感谢信。

  但是,在此之前,她必须确认一件事,浪矢杂货店到底还在不在?是否已经拆除?她每年会回田村家几次,但没有特地走去浪矢杂货店看看。

  她刚好要去丸光园讨论孤儿院让渡的事。她打算在回程时去浪矢杂货店看看。

  前来讨论的还是副院长苅谷。

  “关于这件事,皆月夫妇已经全权交由我来处理,因为他们之前就完全没有参与孤儿院的营运。”苅谷说话时,两道淡淡的眉毛不停地抖动。

  “那就请你确实向他们报告孤儿院的财务状况,我相信他们了解之后,就会改变主意。”

  “不需要你的提醒,我已经向他们如实报告了,所以他们才会全权交给我处理。”

  “那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不行,因为你是外人。”

  “苅谷先生,请你冷静思考一下,照这样下去,这家孤儿院很快就会倒闭。”

  “这种事不需要你操心,我们会设法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请回吧。”苅谷对着晴美低下全都往后梳的油头。

  晴美决定今天先离开。她当然不可能轻言放弃,决定要用各种方式说服皆月夫妇。

  当她走去停车场时,发现车上有好几团泥巴。晴美巡视四周,看到有几个小孩从围墙上方探出头看着她,然后,立刻把头缩了回去。

  她发动了沾到泥巴的车子,从照后镜中一看,发现那几个小孩冲了出来,对着她大声咆哮。别再来这里了──也许他们是在这么说。

  虽然晴美很不高兴,但仍然没有忘记要去察看浪矢杂货店。她凭着模糊的记忆驾驶着方向盘。

  不一会儿,前方出现了熟悉的街道,和三十年前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浪矢杂货店仍然维持着她当年投递谘商信那个时代的面貌,虽然看板上的字几乎看不到了,铁卷门上的锈斑也很严重,但散发出一种爷爷等候孙女回家的老人特有的温暖。

  晴美停了车,打开驾驶座旁的车窗,观察了浪矢杂货店后,把车子缓缓驶了出去。因为她想顺便回去田村家看看。

  九月十二日下班后,晴美先回到家,打开电脑,思考该如何写信。她原本打算更早写完这封信,但这一阵子刚好工作很忙,完全没有时间写信。原本她今天晚上也约了老主顾吃饭,但她说另外有很重要的事,派了她最信赖的工作人员代为前往。

  她修改、润饰了多次,终于在晚上九点多完成了那封信。晴美把信誊写在信纸上。写给重要的人的信,她都必定用手写。

  她又看了一遍写完的信,确认没有错字后装进了信封。为了写这封信,她事先特地买了信纸和信封。

  她准备出门时花了一点时间,驱车离家时已经快十点了。她猛踩油门,但还是努力维持速限。

  大约两个小时后,她来到目的地附近。她原本打算直接去浪矢杂货店,发现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一点时间,决定先回田村家放东西。她今晚打算住在这里。

  晴美买下田村家的房子后,遵守当初的约定,让秀代继续住在那里,可惜秀代无法看到二十一世纪拉开序幕。姨婆死后,晴美重新装潢,把这里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家。对她来说,田村家就像是她的娘家,她很喜欢周围还保留了很多大自然的环境。

  但是,最近这几年,她只能一、两个月才回来一趟,冰箱里只有罐头食品和冷冻食品。

  田村家周围没甚么路灯,一到深夜,感觉更暗了。今晚幸好有月亮,在远处就可以看到房子。

  周围没有人影,房子旁虽然有车库,但晴美把车子停在路上。她把装了换洗衣服和化妆品的托特包背在肩上下了车。圆月浮在空中。

  走进大门后,她用钥匙开了门。一打开门,立刻闻到一股芳香剂的味道。这是她上次来这里时放在鞋柜上的,她把车钥匙放在芳香剂旁。

  她摸着墙壁,打开电灯开关。脱下鞋子后进了屋。虽然有拖鞋,但她都懒得穿。她沿着走廊往内走,前方是通往客厅的门。

  一打开门,她像刚才一样,用手摸着电灯开灯,但她的手在中途停了下来。因为她察觉到奇妙的动静。不,不是动静,而是臭气。这个房间内飘着和自己无关的淡淡臭气。

  她察觉到危险,转身想要离开,但她伸向开关的手被人抓住了。那只手用力抓住她,她还来不及叫出声音,就有甚么东西捂在她的嘴上。

  “不许动,只要你乖乖听话,不会对你不利。”一个年轻男人在她的耳边说话。那个男人站在她背后,所以看不到他的脸。

  晴美的脑袋中一片空白。为甚么有陌生人在自己家里?他在这里干甚么?为甚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无数疑问在瞬间浮现在脑海。

  她想要抵抗,身体却动弹不得。

  “喂,浴室不是有毛巾吗?去拿几条毛巾过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但是,没有反应,男人焦躁地说,“快去拿毛巾,不要拖拖拉拉。”

  黑暗中,有黑影慌忙移动。原来还有其他人。

  晴美用鼻子急促呼吸,心跳仍然很快,但她渐渐恢复了判断力。她发现捂住她嘴巴的手戴着棉纱手套。

  就在这时,她听到另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从斜后方传来。那个男人小声地说:“这样不妥吧。”

  架住晴美的男人回答:“没办法啊,你去检查她的皮包,里面应该有皮夹吧?”

  有人从身后抢走了晴美的托特包,在里面翻找起来。随即听到一个声音说:“找到了。”

  “里面有多少钱?”

  “两、三万,其他都是一些奇怪的卡片。”

  晴美的耳边传来叹气声。

  “为甚么才这么一点钱,算了,把现金拿出来,卡片没有用。”

  “皮夹呢?是名牌的喔。”

  “旧皮夹不行,皮包好像很新,那就带走吧。”

  不一会儿,就听到脚步声走了回来。“这个可以吗?”有人问,声音也很年轻。

  “可以。那用这条绑住眼睛,要绑紧点,在脑后打一个结。”

  另一个人似乎犹豫了一下,但随即用毛巾按住晴美的眼睛。毛巾上有淡淡的洗衣精香味。那是她平时使用的洗衣精。

  毛巾在她的脑后绑得很紧,一下子恐怕不会松开。

  他们让晴美坐在餐桌旁,把双手绑在椅背上,又把两只脚分别绑在椅子脚上。那只戴了棉纱手套的手始终捂着她的嘴。

  “接下来要和你谈,”捂住晴美嘴巴的那个带头的男人说,“所以,我会松开你的嘴,但是,你不许叫。我们手上有凶器,如果你敢叫,小心我杀了你。只是我们并不想这么做,只要你愿意小声说话,我们不会伤害你。如果你答应,就点点头。”

  晴美没有理由不服从,按照他的指示点点头,那只手立刻从她嘴上松开了。

  “真对不起啊,”带头的说,“我相信你已经猜到了,我们是闯空门的,看到这个房子没人就进来偷东西,没想到你回来了,把你绑在这里也不在我们的计划之中,所以,你不要怪我们。”

  晴美无言地吐了一口气。因为她凭直觉知道,这几个男人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坏蛋。

  “只要我们达到目的后,就会马上离开。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偷一点值钱的东西,但我们现在不能离开,因为我们还没找到值钱的东西。所以,和你商量一下,告诉我们哪里有值钱的东西,我们也不会太贪心,不管甚么都好。”

  晴美调整了呼吸,开口说:“这里……甚么都没有?”

  “哼。”她听到有人冷笑。

  “我没有骗你们,”晴美摇了摇头,“如果你们已经找过的话就应该知道,我平时并不住在这里,所以,家里除了没钱以外,也没有放甚么贵重的东西。”

  “话虽这么说,但总该有点甚么吧,”男人的声音中带着焦虑,“你好好想一想,总该有点东西。如果你想不起来,我们就无法离开,你也很伤脑筋吧?”

  他说得没错,但这栋房子里真的没有甚么值钱的东西。即使是秀代留下的遗物,也都带去平时住的地方了。

  “隔壁和室有一个壁龛,放在那里的碗好像是知名陶艺家的作品……”

  “那个已经拿了,还有那幅字画也拿了。还有其他的吗?”

  之前听秀代说,那个碗是真迹,但字画似乎是印刷品。不过,现在不提这些比较好。

  “二楼的西式房间看过了吗?四坪大的房间。”

  “大致看了一下,好像没甚么值钱的东西。”

  “梳妆台的抽屉呢?第二格抽屉的底部是双层的,下层放了首饰。你们找过了吗?”

  男人沉默不语,似乎正在向其他人确认。

  “去看一下。”男人说,随即听到脚步声离开。

  那个梳妆台是秀代的,晴美喜欢古董味的设计,所以留了下来。抽屉内的确放了首饰,只不过那不是晴美的,而是秀代的女儿公子在单身时代买的。晴美没有仔细检查过,但应该没甚么价值,如果是昂贵的首饰,公子早就带走了。

  “你们为甚么……要来我家闯空门?”晴美问。

  那个带头的男人迟疑了一下说,“没为甚么,没有特别的理由。”

  “但你们不是特地调查了我吗?一定有甚么理由。”

  “你少罗嗦,这种事和你无关。”

  “怎么会和我无关呢,我很在意啊。”

  “你闭嘴,不必在意这种事。”

  被男人这么一说,晴美闭了嘴。现在不能刺激对方。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一个男人问:“可以问你一件事吗?”他不是带头的那个人,而且说话语气恭敬,让晴美有点意外。

  “喂!”带头的男人斥责他:“你别乱说话。”

  “有甚么关系,我一定要当面向她确认。”

  “别乱来。”

  “你要问甚么?”晴美问,“你可以问任何问题。”

  她听到用力咂嘴的声音,应该是那个带头的人。

  “你真的打算要盖旅馆吗?”不是带头的那个男人问。

  “旅馆?”

  “听说你打算拆掉丸光园,盖汽车旅馆。”

  对方提到这个意想不到的名字出乎晴美的意料,他们和苅谷有关吗?

  “没有这种计划,我买下丸光园,是打算好好重建。”

  “大家都说你在骗人,”带头的人插嘴说,“你的公司专门把快倒闭的店重新装潢后赚钱,听说也曾经把商务饭店改成汽车旅馆。”

  “虽然的确曾经有过这种案例,但和这次的事无关,丸光园是我私人在处理的。”

  “骗人。”

  “我没骗你们,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即使在那种地方建造汽车旅馆,也不会有客人上门。我才不会做那种蠢事。相信我,我向来都是弱者的朋友。”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别相信她。甚么向来是弱者的朋友,一旦发现无法赚钱,就会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就在这时,听到下楼梯的脚步声。

  “怎么去了那么久?你在干甚么啊?”带头的训斥道。

  “我刚才不知道怎么打开双层的底,后来才终于搞清楚,你们看,有好多首饰。”

  接着,听到沙啦沙啦的声音。他似乎把整个抽屉都拿下来了。

  另外两个人没有说话,可能因为不知道这些看起来像古董的首饰到底值多少钱。

  “好吧,”带头的说,“总比甚么都没有好,那我们就带上这些东西闪人吧。”

  晴美听到衣服摩擦和拉起拉链的声音,他们似乎把偷的东西装进了皮包或是其他袋子里。

  “她怎么办?”刚才提到丸光园的男人问道。

  停顿了一下后,带头的说:“把封箱胶带拿出来,如果她大叫就惨了。”

  “但这样恐怕不行吧。如果没有人来这里,她会饿死。”

  又停顿了一下,带头的那个人似乎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决定权。

  “等我们顺利逃脱后,打电话去她公司,说他们的老板被绑在这里,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上厕所呢?”

  “那就只能请她忍耐了。”

  “你忍得住吗?”男人似乎在问晴美。

  她点点头。事实上,她也的确不想上厕所。即使他们现在要带她去上厕所,她也会拒绝。无论如何,希望他们赶快离开这个家。

  “好,那我们就闪人吧,不要忘了东西。”带头的说完,听到三个人离去的动静。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们似乎走出了大门。

  不一会儿,隐约听到那几个男人的说话声,提到“车钥匙”几个字。

  晴美大惊失色,她想起刚才把车钥匙放在鞋柜上。

  完了,她咬着嘴唇。车子停在路边,她的手提包就放在副驾驶座上。刚才下车时,她只带了托特包。

  他们在托特包里找到的是备用皮夹,平时使用的皮夹放在手提包里,光是现金就超过二十万,信用卡和提款卡也都放在那个皮夹里。

  但是,晴美懊恼的不是皮夹,甚至希望他们拿了皮夹就走,但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做,因为急着逃跑,恐怕不会细看,就把整个手提包都拿走。

  手提包里放着她写给浪矢杂货店的信。她不希望那封信被他们带走。

  但她转念一想,觉得拿不拿走都一样。即使留下那封信,以她目前的状况,也无法去投递了。在天亮之前,她恐怕都无法离开这里。“浪矢杂货店只限一晚的复活”也会随着天亮画上句点。

  她多么希望可以表达感谢。多亏有你,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今后,我会帮助更多人。她在信中写了这些话。

  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甚么会遇到这种事?自己做了甚么坏事吗?自己只是脚踏实地地努力向前,完全没有理由遭受这样的惩罚。

  就在这时,她突然想起带头那个男人说的话。

  甚么向来是弱者的朋友,一旦发现无法赚钱,就会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她不认为自己是这种人,自己甚么时候做过这种事?

  但是,日式馒头店老板哭丧着脸的表情浮现在她的脑海。

  晴美用鼻子吐了一口气。她在被遮住眼睛,手脚被绑住的状态下露出苦笑。

  自己的确努力向前,但可能太专注看向前方了。眼前的事也许不是上天的惩罚,而是向自己提出忠告,从今以后,心情要更加放轻松。

  那就来救一下栗子小馒头吧──她淡淡地想道。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