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杂货店》第四章 第六节-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解忧杂货店>>正文
第四章 第六节

  贞幸在晚上八点多回到家里,最近他很少这么晚回家。

  “我在公司做最后的处理工作,尽可能拖延事迹败露的时间。”贞幸松开领带时说,汗水湿了他的衬衫,都黏在皮肤上。

  他们一起吃了晚餐。在这个家里吃的最后一顿晚餐是昨天剩下的咖哩,冰箱里已经空了。

  吃饭时,贞幸和纪美子小声地讨论着行李的事。贵重物品、衣物和立刻需要用到的杂物、浩介的读书用品,基本上只带这些东西离开,其他东西都留在这里──他们最后一次确认已经讨论多次的内容。

  中途,纪美子提起浩介卖掉唱片的事。

  “卖了?全都卖了?为甚么?”贞幸发自内心地感到惊讶。

  “没有特别的原因,”浩介低着头回答,“反正家里已经没有唱机了。”

  “是吗?原来卖掉了,嗯,这样很好,帮了大忙了,不然很占地方。”贞幸说完后又问:“卖了多少钱?”

  浩介没有回答,纪美子代替他回答说:“一万圆。”

  “一万圆?才一万圆而已?”贞幸的语气顿时变了,“你是傻瓜吗?总共有几张?我记得有不少黑胶唱片吧。买齐这些唱片,要花多少钱?两、三万绝对买不到吧?你居然只卖一万……你在想甚么啊?”

  “我不是想靠那些唱片来赚钱,”浩介仍然低着头回答,“而且,大部份都是哲雄哥留下来的。”

  贞幸用力咂着嘴。

  “真是食米不知米价,向别人拿钱的时候,多拿十圆、二十圆也好。我们无法再过以前那种生活了,你懂不懂啊?”

  浩介抬起头,很想反问父亲,到底是谁搞成这样的?

  不知道贞幸如何解释儿子的表情,他又叮咛了一句:“听到了没有?”

  浩介没有点头,放下原本准备吃咖哩的汤匙。“我吃饱了。”说完,他就站了起来。

  “喂,到底听到了没有?”

  “烦死了,听到了啦。”

  “甚么?你怎么对大人说话的?”

  “老公,算了啦。”纪美子说。

  “怎么可以算了?喂,那钱呢?”贞幸问:“那一万圆呢?”

  浩介低头看着父亲,贞幸的太阳穴冒着青筋。

  “也不想想是用谁的钱买的唱片?你是用零用钱买的吧?是谁赚钱给你零用钱的?”

  “老公,别这样,你要向儿子拿钱吗?”

  “我要让他知道,那些钱是谁赚的。”

  “别说了,浩介,赶快去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等一下就要出发了。”

  浩介听了纪美子的话,走出客厅,走上楼梯,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倒在床上。他看到墙上贴的披头四海报,坐了起来,把海报撕下来后,用双手撕烂了。

  两个小时后,听到了敲门声。纪美子探头进来。

  “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浩介用下巴指着桌子旁,那里有一个纸箱和一个运动袋,是他所有的财产。“要走了吗?”

  “嗯,差不多该走了。”纪美子走进房间,“对不起,让你这么痛苦。”

  浩介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甚么。

  “但情况一定会好转,你就暂时忍耐一下。”

  “嗯。”他轻声回答。

  “不光是妈妈,爸爸也把你放在第一位,只要能够让你幸福,我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即使奉献生命也不足惜。”

  浩介低着头,暗想着“少骗人了”。一家人都已经准备跑路了,儿子怎么可能幸福?

  “三十分钟后,把行李拿下来。”纪美子说完,走出了房间。

  就像林哥?史达(Ringo Starr),浩介心想。在《Let it be》中,林哥看到披头四渐渐溃散,拚命想要修复,但他的努力白费了。

  半夜十二点,浩介他们摸黑出发了。贞幸不知道去哪里借来一辆白色老旧的大型厢型车做为逃亡工具。三个人坐在最前排的座位上,贞幸开着车。后方的载货台上堆满了纸箱和行李袋。

  三个人在车上几乎没有说话。上车前,浩介问贞幸:“我们要去哪里?”贞幸回答说:“到了就知道了。”一路上只说了这两句话。

  不一会儿,车子驶上了高速公路。浩介完全不知道目前在哪里,也不知道开往何处。虽然不时看到路标,但都是一些陌生的地名。

  车子开了两个小时,纪美子说要上厕所,贞幸把车子开进了休息站。浩介看到了“富士川”的地名。

  因为是深夜,停车场内没甚么车子,贞幸把车子停在最角落的位置。他似乎彻底避免引人注目。

  浩介和贞幸一起走进厕所。当他上完厕所,正在洗手时,贞幸走到他旁边说:“这一阵子都不会给你零用钱了。”

  浩介讶异地看着镜子中的父亲。

  “当然不会再给你了啊,”贞幸又接着说,“你不是有一万圆吗?已经够多了。”

  又是这件事。浩介十分沮丧。只不过是一万圆,而且还是跟儿子计较。

  贞幸没有洗手,就走出了厕所。

  浩介看着他的背影,听到内心好像有一条线断裂的声音。

  那应该是期待和父母维系在一起的最后一线希望,然而,这一线希望也破灭了。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浩介走出厕所,朝向和停车位置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他并不知道休息站的构造,但满脑子只想着远离父母。

  他不顾一切地奔跑,完全搞不清楚方向。当他回过神时,发现来到了另一个停车场,那里停了好几辆卡车。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坐上其中一辆卡车,似乎正准备出发。

  浩介跑向卡车,绕到车后。他向车篷内张望,发现车上载了很多木箱子,没有臭味,而且有可以躲藏的空间。

  卡车突然发动了引擎,浩介不加思索地跳上了载货台。

  卡车很快就出发了。浩介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无法平静下来。

  他抱着双腿,把脸埋进双腿,闭上眼睛。他想睡一觉。睡一觉醒来之后,再考虑以后的事,但是,自己做了无可挽回的事,和以后要如何生活的不安,让他无法从亢奋状态中平静下来。

  浩介当然完全不知道卡车一路开向哪里,一方面是因为天色太黑,但即使是白天,光靠周围的风景,他也不可能了解自己身在何处。

  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阖眼,又好像小睡了一下。当他醒来时,卡车停在原地。不像在等红灯,似乎已经到了目的地。

  浩介从载货台上探出头向外张望。那里是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周围也停了好几辆卡车。

  确认四下无人后,他跳下载货台。他把头压低,跑向停车场的入口。幸好没有警卫。离开停车场后,他看了一眼入口的看板,得知是东京都江户川区的一家运输公司。

  天色仍然一片漆黑,没有一家商店开着,浩介只能迈开步伐。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走去哪里,但他只能走。因为他觉得,只要继续走,就一定可以到某个地方。

  走着走着,天亮了起来。沿途看到不少公车站,他看了公车的终点站时,顿时看到了希望。因为公车的终点站是东京车站。太好了,只要继续走,就可以到东京车站。

  但是,去了东京车站后怎么办?要去哪里?东京车站应该有很多电车,要搭哪一辆呢?他一边走,一边思考。

  看到小公园时,他就停下来休息,然后继续赶路。即使他努力不去想,父母的事仍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们发现儿子不见了会怎么办?他们根本没办法找自己,但又不能报警,更不可能回家。

  他们一定会按照原定计划去新的地方,等安顿好之后,再开始找自己,但是,他们不能引人注目,也不能向亲戚或朋友打听,因为他们害怕的“债权人”早就在亲戚、朋友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

  浩介也没有任何方法找父母。因为他们日后会隐姓埋名过日子,所以不可能用真名。

  所以,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父母了。想到这里,内心深处涌现一丝酸楚。但是,他没有后悔。自己和父母的心已经不在一起,事到如今,已经无法修复了,即使生活在一起,也没有意义。这是披头四教他的道理。

  随着时间的经过,车流量渐渐增加,人行道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还有学生去上学。浩介想起今天是第二学期的开学日。

  公车超越了他,他朝向公车前进的方向走去。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天,但仍然残留着夏天的暑气,身上的T恤已经满是汗水和灰尘。

  上午十点多,他终于走到东京车站。当车站大楼出现在眼前时,他一开始并没有发现那是车站。漂亮的红砖建筑物让他联想到欧洲中世纪的大洋房。

  一踏进车站内,立刻被偌大的空间吓到了。浩介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终于看到了“新干线”几个字。

  他之前就很想搭新干线,因为今年在大阪举行万博,原本以为终于有机会了,没想到会发生之后这些事。

  车站内到处贴着万博的海报,根据海报上的介绍,只要搭新干线到新大阪车站,再搭一班地铁,就可以抵达万博会场。

  他突然想去看看。他的皮夹里有一万四千多圆,一万圆是卖唱片的钱,其他是今年的压岁钱剩下的。

  至于去看了万博之后该怎么办,他目前完全没有计划,总觉得去了之后,就会有办法。日本各地的人,不,2018世界杯投注各地的人都聚集在那里举办嘉年华会,自己应该可以在那里找到生存的机会。

  他走去售票处确认票价,看了前往新大阪车站的票价,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比他想像中便宜。前往新大阪的新干线有“光号”和“木灵号”,他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木灵号”。现在必须节省。

  他走出售票窗口,对售票员说:“一张到新大阪车站。”男性售票员打量了浩介一下,问他:“要买学生优惠票吗?请出示学生优惠证和学生证。”

  “啊……我没有。”

  “那就买普通票吗?”

  “好。”

  售票员问他要买几点的班次,以及要自由席还是指定席。浩介慌乱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请等一下。”售票员说完,走了进去。浩介确认了皮夹里的钱,打算买完车票后,去买铁路便当。

  就在这时,背后有人把手放在他肩上。“可以打扰一下吗?”

  回头一看,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站在身后。

  “有甚么事吗?”

  “有事想要问你,可不可以跟我来?”那个男人说话态度很有威严。

  “但是,我要拿票……”

  “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走吧。”

  男人抓住浩介的手臂。他的手很有力,不容浩介拒绝。

  浩介被带到一间像是办公室的房间。虽然那个男人说,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但浩介被扣留在那里好几个小时。因为浩介不愿回答他的问题。

  你叫甚么名字?住在哪里?──这是他最先问的问题。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