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外国名著 >> 解忧杂货店>>正文
第四章 第四节

  暑假还剩下不到一周时,浩介接到了那个喜欢披头四的同学打来的电话,他以前曾经告诉浩介关于披头四来日本公演时的内幕消息。同学在电话中问,可不可以去浩介家,似乎打算像往常一样,好好监赏披头四的音乐。虽然他是披头四的歌迷,却没有一张唱片。因为他家没有唱机,所以,想听披头四的歌时,就会来浩介家。

  “不好意思,这一阵子恐怕不行。因为家里在装修,没办法用唱机。”在父亲把他的音响卖掉时,他就想好了说词,所以当朋友提起时,他不加思索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那个同学语带失望地说,“我现在想好好听一下披头四,而且要听高品质的音质。”

  “发生甚么事了吗?”

  浩介问。

  “嗯,”对方简短地应了一声,故弄玄虚地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说:“我去看了电影,不是今天上演吗?”

  浩介轻轻“啊”了一声,立刻知道同学说的是《Let it be》。

  “好看吗?”浩介问。

  “嗯……该怎么说,了解很多事。”

  “了解很多事?甚么事?”

  “很多事啊,比方说,他们为甚么会解散之类的。”

  “电影中有提到解散的理由吗?”

  “不,不是这样。在拍那部电影时,还没有提到这件事,但可以隐约感觉到会有这样的结果。虽然我说不清楚……我想你看了就知道了。”

  “是喔。”

  他们没有聊得很投入,就挂上了电话。浩介回到自己房间,打量着每一张披头四唱片的封套。除了从堂哥那里接收的以外,再加上自己买的,总共超过五十张。

  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割舍这些唱片,一定要带去新家。虽然父母叫他尽可能少带行李,但他绝对不会在这些唱片的问题上让步。

  他决定不去多想跑路的事。即使自己反对,父母也不可能改变计划,他也不可能一个人留下来。所以,只能相信浪矢爷爷说的话,父母有他们的考量,日后会解决这个问题。

  话说回来,刚才那个同学为甚么会说这种话,看了《Let it be》之后,到底能够了解甚么?

  那天晚餐时,贞幸第一次说明了跑路的具体计划,他打算在八月三十一日深夜十二点出发。

  “三十一日是星期一,那天我会去上班。我已经对公司的人说,从九月一日开始请假一周,所以,即使我第二天不去上班,别人也不会起疑。但是,到了下一周,很多地方都会打电话来问请款的事,就会知道我们已经逃走了,我们必须在新的住处等待风头过去。不用担心,我准备了现金,足够我们三个人生活一、两年,然后再来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贞幸说话的语气充满自信。

  “学校呢?我要转去哪一所中学?”

  浩介问,贞幸立刻愁眉不展。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考虑,但现在不能立刻解决,所以,你要先自学一阵子。”

  “自学?不能去学校吗?”

  “我没这么说,只是没办法马上去学校,但是,不用担心,中学是义务教育,一定会让你去读,所以你不必胡思乱想。我会联络你的班导师,说因为我工作的关系,全家人要一起出国一周,等回来之后再去学校。”

  贞幸一脸不悦,冷冷地说。

  那高中怎么办──浩介很想这么问,但没有问出口。因为他可以猜到父亲的回答,八成会说,我都想好了,你不必担心。

  跟他们走真的没问题吗?内心的不安再度抬头。虽然明知道没有其他的选择,但还是无法下决心。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就到了八月三十日。晚上的时候,当浩介在确认行李时,门突然打开了。他惊讶地抬起头,发现贞幸站在门口。

  “现在方便吗?”

  “方便啊……”

  贞幸走进屋,盘腿坐在浩介身旁,“东西都整理好了吗?”

  “差不多了,我想还是把教科书都带着比较好。”

  “对,教科书要带。”

  “还有,这些一定要带。”浩介把旁边的纸箱拉过来,里面都是披头四的唱片。

  贞幸探头看着箱子,微微皱起眉头,“有那么多吗?”

  “我已经尽可能减少其他东西了,所以,这些一定要带。”浩介加强了语气。

  贞幸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环视室内后,将视线移回浩介身上。

  “你对爸爸有甚么看法?”他突然问道。

  “甚么看法?”

  “你对目前的状况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觉得爸爸很没出息?”

  “不是说没出息……”浩介吞吞吐吐了一下说,“因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么,老实说,我很不安。”

  “嗯,”贞幸点点头,“我想也是。”

  贞幸缓缓眨着眼睛说:

  “别担心,虽然我现在没办法明确告诉你时间表,但一定会恢复之前的生活,我可以向你保证。”

  “真的吗?”

  “真的。对我来说,家人最重要。为了保护家人,我可以做任何事,也可以奉献自己的生命。所以──”贞幸凝视着浩介的双眼,“所以才要跑路。”

  浩介觉得那是父亲的真心话。他第一次听到这些话,所以,才能够打动他。

  “我知道了。”他回答。

  “好!”贞幸说着,拍着大腿站了起来,“你明天白天有甚么打算?现在还是暑假,有没有想要见的朋友?”

  浩介摇摇头,“这种事不重要。”反正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但他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

  “但是,”他说,“我可以去东京吗?”

  “东京?去东京干甚么?”

  “去看电影,我想看一部电影,在有乐町的昴剧院上映。”

  “非要明天不可吗?”

  “因为我不知道我们去的地方,电影院有没有演这部片子。”

  贞幸吐出下唇,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我可以去吧?”

  “好,但傍晚记得回来。”

  “我知道。”

  贞幸向他道晚安后,走出了房间。

  浩介探头看着纸箱,拿出一张黑胶唱片。那是他今年买的《Let it be》,披头四乐团四个人的照片组成一个长方形。

  今晚睡觉前只想电影的事,他告诉自己。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