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武侠小说 >> 梁羽生小说全集 >> 弹指惊雷>>正文
第十六回 小侠惩奸戏双煞 少爷吸毒变奴才
劳家兄弟说真情

  劳福庇喝道:“休得伤我哥哥!”抢上前来拼命。杨炎取下套在劳福荫颈上的金环,反手一掷,套上劳福庇的右臂,在接近琵琶骨之处,转个不停。劳福庇大吃一惊:“怎的这小贼也懂得环中套月这一招,用得比我还更厉害!”其实杨炎根本未练过日月双环,不过模仿他们兄弟的手法而已。远胜于他们的乃是杨炎的内功。这一掷杨炎用上了内家真力,令得那枚金环生出强烈的回旋牵引之力。这股强烈的力道,随着金环的旋转转个不停,逼使劳福庇也不能不跟着旋转,以求抵消这股力道,否则只怕琵琶骨就要受到强烈的震动破裂。
  杨炎笑道:“我只要一个人给我口供,另一个人我可以让他把彭大遒送回去。如今我挑上了你的哥哥,你回去吧。只要你的哥哥肯说实话,我不会伤他性命的。”这话其实是说给劳福荫听的。杨炎早已点了他的穴道,当下把他挟在胁下立即跑上山去,劳福庇兀自在原地上像陀螺般的旋转。
  杨炎跑进树林,把劳福荫放下,解开他的哑穴,说道:“我为什么把你‘请来’你已经知道了。现在我开始问你,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不许有半点隐瞒!”
  劳福荫双目圆睁,瞪着杨炎。杨炎笑道:“不必生气,说了就放你走。第一桩:你们兄弟和那位龙姑娘有何过节?”
  劳福荫紧紧闭住嘴唇,依然是一脸愤怒的神色。
  杨炎说道:“你们和那位龙姑娘倘无过节,那就一定是受人指使的了。那个人是谁?说!”劳福荫仍然不发一言。杨炎喝道:“你又不是哑巴,你再不说,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劳福荫忽地“呸”的一口唾涎向杨炎吐去,杨炎当然不会给他吐着,但也不禁给他吓了一跳。
  “大丈夫宁死不屈,劳某落在你这小魔头手上,早已不打算活了,你要杀便杀,不必多言!”劳福荫这才破口大骂。
  杨炎冷笑道:“你骂我小魔头,你和清廷鹰爪勾结,又是什么侠义道么?好,你不说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劳福荫一咬牙关,蓦地叫道:“我决不能受你所辱,我变了鬼也不饶你!”杨炎一听他的声音有异,连忙重新点了他的穴道。
  原来劳福荫乃是意欲自断经脉而亡,杨炎是个武学大行家,一看便知。因此连忙再点他的穴道,令他不能动弹,杨炎见他宁死不屈,倒是不禁有点佩服他了,想道:“这个人和彭大遒可并不一样。虽然他不是侠义道,但我也不是侠义道呀。”俗语说惺惺相惜,劳福荫的脾气有点对上他的胃口,他倒是不忍折磨他了。但就这样把他放走,又不甘心。
  正自无计可施,忽听得有人大呼小叫,跑上山来,不是别人,正是劳福荫的弟弟劳福庇。劳福庇高声大叫:“杨炎,你这小贼躲在哪里,有胆的出来和我拼个死活!”
  杨炎哈哈大笑,现出身形,说道:“你有这个胆,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佩服,佩服!”
  劳福庇道:“杨炎,你不必讥讽我。不错,我是打不过你,但打不过也要和你拼个死活!”
  杨炎笑道:“刚才我就是因为不想杀你,才叫你把彭大遒送回张掖养伤的,你为什么还要特地跑来找死?”
  劳福庇大声说道:“彭大遒的死活关我什么事,我要的是我的哥哥!”杨炎见他手足情深,不觉颇为伤感。
  劳福庇喝道:“你把我的哥哥怎么样了?”杨炎说道:“一点也没什么,他在这儿,没缺眼睛,也没少鼻子。”
  劳福庇道:“我不相信。哎呀,你、你是不是早已把他害了?”他大呼小叫,兀自听不见哥哥的声音,不禁心里发慌。
  杨炎中指轻轻一弹,解开劳福荫的穴道,劳福荫连忙大叫:“弟弟,别这样傻。你这是白白送死,无济于事。快回去吧——”话犹未了,杨炎第三次点了他的穴道。
  “你听见你哥哥的说话了吧?我不过点了他的穴道,他还活着!”杨炎说道。
  劳福庇说道:“我们是孪生兄弟,生则同生,死则同死。要我独自回家,决不能够!”
  杨炎说道:“好,那么你上来领你哥哥回去。”
  劳福庇道:“来就来,反正我是把这条性命豁出去的了,怕你什么!”
  他跑上山来,挥舞双环,冲向杨炎。
  杨炎挥袖一拂,力道柔和,但他已是冲不过去。
  劳福庇退后几步,说道:“杨炎,你杀了我吧!”
  杨炎笑道:“我叫你把哥哥领回去,谁说我要杀你。”
  劳福庇道:“你当真肯让我把哥哥领回去?”
  杨炎说道:“你只管上去,我手指头也不会碰你一碰。”劳福庇半信半疑,硬着头皮从杨炎身旁走过,杨炎果然没有阻拦。刚刚走近哥哥身边,忽地好像有一股吸力将他一吸,他身不由己的踉踉跄跄退了六七步,方始能够用重身法稳住身形。
  原来杨炎是在距离十步之外,虚抓一抓,将他抓回来的。这是龙灵珠爷爷传给他的“龙抓手”功夫,强劲之处,不下于齐世杰练的龙象功。劳福庇没有跌倒,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劳福庇回过头来,喝道:“你捣什么鬼?”杨炎笑道:“我的小指头也没碰着你,你没法接近你的哥哥,那是你的事。”
  劳福庇一咬牙根,又冲上去。这次杨炎加多两分内力,凌空一抓,劳福庇一直退到他的身旁。杨炎将他扶稳,笑道:“你要不要再试一次!”劳福庇忽地向他跪下,说道:“我求求你爽爽快快的把我一剑杀了吧。”
  杨炎挥袖一卷,托着他的腰,不让他双膝着地,说道:“起来起来,你的哥哥没有死,你干嘛要求死?”
  劳福庇像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说道:“我打不过你,我的哥哥你反正是要杀他的,因此我请求你把我们兄弟一同杀死,别折磨他了。”
  杨炎诧道:“谁说我一定要杀他?”劳福庇道:“那你抓他来做什么?”杨炎说道:“我不是早已对你们说过了吗,我不过是要问他几句话。”
  劳福庇道:“他说了没有?”杨炎道:“他没有说。”劳福庇道:“我早知道他不会说的。”
  杨炎心念一动,问道:“你怎能知道他不会说?”劳福庇道:“说了是死,不说也是死。何必向仇人屈服?”
  杨炎说道:“你因何把我当作仇人?”
  劳福庇道:“你不是我们仇人,你的哥哥也是我们仇人。你岂有不帮你哥哥之理?”他怕说出来更受杨炎折磨,但不知不觉之间,却已露出口风。杨炎曾经听冷冰儿说过崆峒派的事情,隐约猜到了几分,说道:“你是说孟华吗?”
  劳福庇道:“不错。你和孟华是兄弟,我们早已知道了!”杨炎冷冷说道:“他姓盂,我姓杨,我没有这个哥哥!我不知道你们因何和他结仇,但要是他在这儿,我第一个和他动手!”
  劳福庇虽然是个浑人,可也并非蠢如鹿亲,心里想道:“听说这小子一生下来,就给缪长风送上天山。但杨孟两家之仇,江湖中人知道的很多,莫非这小子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恨孟元超,连带也恨了孟华了?”
  杨炎继续说道:“因此你不必顾虑孟华和我有关系,我问的事情,你只管依实答复,涉及孟华,亦是无妨。你说了我马上放你的哥哥。将来你们要对付孟华,我还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劳福庇笃于手足之情,他是不惜牺牲性命但求能够保全哥哥的。听了杨炎的话,燃起一线希望,说道:“此话当真?”
  杨炎手起掌落,把一块石头劈得四分五裂,朗声说道:“倘有食言,有如此石!”劳福庇道:“好,那你问吧,我说!”
  杨炎说道:“你们和那姓龙的小妖女可有仇怨?”
  劳福庇道:“我们只是最近才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
  杨炎说道:“那么你们因何也来参加对她的围捕?”
  劳福庇道:“有人叫我们来的。”杨炎道:“那人是谁?”劳福庇迟疑不答,杨炎说道:“你尽管说,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将你难为。”
  劳福庇这才说道:“他是白驼山主。”
  杨炎问道:“白驼山主是何来历?姓甚名谁?”
  劳福庇道:“我从来没见过白驼山主,对他的来历是半点不知。是他差遣一个弟子通知我们来的。”
  杨炎诧道:“何以你要帮他这个大忙?当初你们是怎样和他沾上关系的?”
  劳福庇道,“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事情发生在思退崖上。”杨炎道:“思退崖是什么地方?”劳福庇道:“是崆峒山后一处隐僻的所在,地形险峻,距离清虚观有六七里路之遥,本派弟子很少到那里去的。但却是我们每天必到的地方。”杨炎道:“去做什么?”劳福庇道:“那时我们正在勤练先师传下来的双环八诀,不想给丹丘生这一支的弟子看见,因此找了这个隐僻之处在练武。”杨炎始知他们是在秘密练武。心中暗自好笑:“丹丘生和孟华是何等本领,你们这点功夫,我都不放在眼内,何况他们?敝帚自珍,真是井蛙之见。”
  劳福庇继续说道:“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一早到思退崖练武,练到最后一招,四环齐出,击在一块磨盘大豹石块上,溅起火星点点,我们正想去察看石上留下的痕迹,看看是不是比昨天深了少许,忽听得有人哈哈笑道:‘日月双环练到这个火候,也算是不错了。’我们大吃一惊,定睛看时,只见两个虬髯汉子已是站在我们面前,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
  杨炎道:“这两个人是——”劳福庇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看模样不大像是汉人,汉语却说得甚为流利。”
  “我大吃一惊,他们表面上似称赞我们,其实却是一副‘孺子可教’的口吻,瞧我们不起。我一听不禁就动了气,要不是哥哥立即拉着我,我几乎就要和他们动武。”
  杨炎心中暗笑:“你的哥哥可比你懂事得多,像你这样草包,一动手准得吃亏。”劳福庇也不是太糊涂,似乎知道杨炎心里笑他,脸上一红继续说道:“不错,我是个草包。当时怒火头上,也不去仔细想想,这两人到了我的面前,我方始发觉,凭我这点玩艺,怎能是人家的对手?哥哥一拉我,我立即醒悟。于是我只好沉着气,让哥哥和他们对答。”
  “哥哥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其中一个笑道:‘你们不知道我,我可知道你们。你们是崆峒派前任掌门洞真子的高足劳家兄弟,对么?’他说破了我们的身份,方始把他们两人的名字说给我们知道。”
  杨炎道:“他们姓甚名谁?”劳福庇道:“一个叫司空照,一个叫幕容垂。”杨炎心想:“司空、幕容,都是源出西域的‘胡姓’,姓司空的在汉人中还比较多些,姓幕容的似乎只有西域才有了。这两个名字我可也是从来没有听过。”要知天山僻处西陲,杨炎小时候听同门师兄谈论武林人物,也是以西域的居多。他对西域的成名高手是比对中原的武林人物更为熟悉的。
  劳福庇继续说道:“我听了他们自报姓名,忍不住起了好奇之心,便问他们!”我都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怎的你却对我们知道得这样清楚?”
  “年纪较小的那个慕容垂道:‘我不但知道你们在崆峒派的身份,我们还是特地来找你们的呢!”
  “我只道他们是来掠衅,心想这一架不打恐怕不行。哥哥用眼色阻止我,说道:我们与两位素昧平生,不知两位有何见教?”
  “年纪较大的那个司空照道:我们是特地来帮你们兄弟的忙的。这话可说得奇怪,我禁不住又问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们要人帮忙?”
  “慕容垂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们的功夫虽然还算不错,但可惜——说至此处,他顿了一顿。哥哥问道:可惜什么?他这才继续说下去:可惜你们再练十年,恐怕也未必能如心中所愿!”
  “他好像是答非所问,但像我这样笨人也听得懂了。他的意思是我们的功夫不够,所以必须他们帮忙。”
  “听得此言,我们兄弟俩是惊疑不定。哥哥说道:你这话太奇怪了,我们刚刚见面,难道我心里想的什么,你也知道?”
  “慕容垂笑道:你要不要我说出你们的心事?”
  “我们不敢立即回答,那个司空照却道:‘慕容贤弟,这是他们的秘密,咱们可得为他们着想,提防隔墙有耳,’这两人一唱一和,幕容垂便道:‘对,我还是写出来好些。’他口中说话,指头已是在那块磨盘大的石块写出十六个字,每个字入石三分。他指头上的力道竟然比我们日月双环的力道还大得多!”
  杨炎问道:“这十六个字是——”劳福庇有点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气。杨炎说道:“可是与孟华有关?”
  劳福庇道:“你当真是不认孟华为兄?”杨炎冷冷说道:“我说过的话,不喜欢再说一遍。”劳福庇道:“好,我相信你的话,老实告诉你吧,丹丘生接任本派掌门,我们的师父就在那一天惨遭不幸。虽然不是丹丘生下的手,却也可说是因他而死,纵然我们不想向丹丘生报仇,在我们心里也不能忘记这是师门之耻。再说丹丘生接任掌门,我们也不服气。”
  杨炎说道:“丹丘生的武功不够高吗?”劳福庇道:“他是崆峒派百年罕见的杰出之士。”
  杨炎道:“那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劳福庇道:“武林讲究的是长幼有序,我们这支是长门,丹丘生若论排行,还是我们的师弟呢。而且做拳门也不是单凭武功的。”
  杨炎道:“他的德望不够么?”劳福庇道:“侠义道的人都推崇他。”
  杨炎道:“那又为了什么你们不服气呢?”
  劳福庇道:“一派有一派的规矩,丹丘生做了掌门,把崆峒派列祖列宗传了多年的规矩都破坏了。这些规矩,对不住我们可不能说给外人知道:“杨炎笑道:“我最怕听什么规矩、戒条,你要说给我听,我都不耐烦听呢。总之,我知道你们兄弟不喜欢丹丘生做掌门就是了。你继续说吧。”
  劳福庇继续说道:“丹丘生做掌门也还罢了,我们更害怕的是他将来把掌门的位子传给他的徒弟孟华,孟华的武功如今已是不在师父之下,在江湖上的声名也是如日方中。看这趋势,崆峒派的未来掌门只怕是非他莫属。”
  杨炎说道:“孟华做掌门又有什么不好?”
  劳福庇道:“孟华的武功得自崆峒派的其实不多,他有几个师父,而且还是天山派的记名弟子。他要是做了崆峒派的掌门,只怕崆峒派就变成了天山派的旁支了。天山派的武学是不是比崆峒派高明姑且勿论,无论如何,这总是列祖列宗传下来的‘家业’,孝子贤孙,总不忍见祖宗传下的家业,改属别姓所有。孟华武功再好,在我们心目之中,也只是不肖子孙!”
  杨炎暗自慨叹:“武林中的门户之见,想不到竟是如是之深!他们又渗杂上一辈的是非恩怨,那就难怪更纠缠不清了。但这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大可不必理会他们。”
  劳福庇继续说道:“因此我们一面勤学苦练,一方面笼络同门,尤其是对可能抱有同样想法的本门弟子,准备在时机成熟之时,反对孟华接任掌门。但在时机未成熟之前,我们的图谋,却是对最好的同门兄弟都不敢说的。”
  “谁知我们的心事,却给一个陌生人说出来了。不,写出来了,慕容垂用指头在石块上‘写’出十六个字,铁划银钩,入石三分,比石匠刻出来的还更整齐,这十六个字是:
  “师门之耻,料难忘怀。
  丹丘孟华,何足道哉!”
  杨炎听到这里,笑道:“上两句是说破你们的心事,下两句则是给你们撑腰的豪言壮语。不过以慕容垂炫露的这手功夫而论,虽然足以与少林寺的金刚指力媲美,却未必就能胜得过丹丘、孟华。我虽然未练过金刚指,也都可以勉强做得到。”口中说话,运指如飞,片刻之间,就在一块极其坚硬的大青石上写出八个字来,石屑飞溅,看来已是不只入石三分,这八个字是:大言炎炎,井蛙窥天。
  写罢哈哈笑道:“敢说丹丘孟华,何足道哉的人,本领最少应该比我高出十倍才行。”劳福庇骇然失色,说道:“杨少侠,你莫笑我井蛙之见,依我看来,你的功夫即使还比不上丹丘生,和孟华已是相差不远了!”
  杨炎摇了摇头,说道:“不,差得远呢。不过,你也不必怀疑我刚才言不由衷,我说过的话是必然算数的。要是孟华此刻由此,我虽然明知打他不过,也非竭力和他一拼不可。”
  劳福庇道:“要胜过他们师徒,那也无须比你高强十倍。”
  杨炎说道:“但慕容垂的口气,是根本不把他们师徒放在眼内的。我所知的武林高手有限,据我所知,对付他们师徒能够稳操胜券的人,已经去世的也算在内,恐怕也只有两人!”
  劳福庇道:“其中之一,是不是令师唐老掌门?听说他去年已不幸仙去。”杨炎说道:“不错。但即使是我这个师父在生,他也不会说丹丘生、孟华何足道哉这种说话。”
  劳福庇好奇心起,问道:“另一个又是谁呢?”
  杨炎说道:“是我另一位师父,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劳福庇惊奇之极,想道:“我只道这第二个人必定是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无疑,谁知竟然还有一个可以和唐经天分庭抗礼的人,我真是孤陋寡闻了。这小子兼有两位名师,怪不得武功如此厉害!”
  要知金逐流除了一子一女(他的女儿就是孟华的妻子金碧漪),只有一个外姓徒弟,他师兄江海天的次子江上云。这是江湖中人尽皆知的事,他当然不会是杨炎的第二位师父。
  杨炎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不敢说当今之世没人能胜过我的两位师父,但决不会是你说的这个慕容垂!”
  劳福庇说道:“他说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和他同来的师兄。”
  杨炎怔了一怔,问道:“那么是谁?”
  劳福庇继续说道:“杨少侠,你刚才起的怀疑,也正是我们当时的怀疑。丹丘生和孟华的武功深浅,我们怎会不知?幕容垂在石头写出那十六个字之后,哥哥说道:阁下武功高强,远胜于我,佩服,佩服。但要是碰上了丹丘生的‘胡笳十八拍’,阁下的金刚指力,恐怕也未必使得出来。”
  杨炎问道:“胡茄十八拍是一种什么武功?”劳福庇道:“是丹丘生自创的一招剑法,能在一招之内,闪电之间,刺中敌人的十几处穴道。十多年前,在回疆的大圣峰,他曾以这招剑法,在一块形如老猿的崖石上,刺穿十八个窟窿,吓走一个魔头。当时他用的不过是一把普通的青钢剑。”
  高耸入云的雪山上往往有一种崖石,坚硬如铁,大圣峰的“老猿石”就是这种崖石。是以兀立雪山之上,不知经过多少年代,都不变形。杨炎小时候也曾听人说过这个名胜的,心里想道:“以一把普通的青钢剑,就能够在老猿石上刺十八个窟窿,内力的深厚,自非慕容垂的金刚指力所能相提并论。慕容垂若然和他交手,只怕未能近得他的身子,自己的身上先要添了十八个窟窿!我给孟华一剑刺了十八处穴道,恐怕也就是这一招剑法了。”
  劳福庇继续说道:“慕容垂倒是知道胡笳十八拍的来历,但他听了却哈哈大笑。”
  杨炎诧道:“他笑什么?”劳福庇道:“他说不错,丹丘生在老猿石上留下的剑痕,他曾看过,他确实破不了这招剑法。孟华若然使出天山剑法的大须弥式以及得自天竺那烂陀寺的般若神功,他们师兄弟恐怕也未必胜得了孟华。不过他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一个人是深知丹丘生和孟华的武功底细的,在他看来,什么胡茄十八拍,什么大须弥剑式,什么般若神功,都是不值一哂!’我们听了,都是不敢相信,齐声问他:这人是谁?慕容垂这才说出那个人来,那人是:白驼山主。”
  杨炎颇感惊奇,心里想道:“自驼山我倒是知道,它在西藏边陲,和大吉岭相去约有千里。我从大吉岭回来,也曾经过白驼山的,却不知白驼山上有这么一个厉害人物!”
  劳福庇继续说道:“当时我们都不敢相信,问道:白驼山主是何派武功?怎的我们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武林中有这号人物?”
  “慕容垂纵声笑道:白驼山主武功深不可测,中华天竺各大门派的武功他无不知晓,也没有他不能破解的武功。他的武功不拘一格,根本不属于任何一派,当今之世,知道他的人廖寥无几,假如天山派的唐老掌门未曾仙逝,或许还配得上问他姓名。言下之意,丹丘生、孟华之辈,尚未够资格知道他,至于你们没有听人说过他,那更是丝毫不足为奇了。”
  “哥哥问道:白驼山主是不是你们的师父?”
  “慕容垂的师兄司空照答道:我们可不敢妄列白驼山主的门墙,只不过在他座下执役多年,蒙他破例开恩教了我们三天武功。他老人家知道你们的心愿,以是特地叫我们来至宝山,代他老人家传话。你们有了这个强援,何愁对付不了丹丘生、孟华,他老人家还答应你们,可以扶助你们中的一个做崆峒派的掌门呢。”
  “说至此处,他伸出手掌在那块石头上一抹,说道:这是你们不欲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我替你们抹去了吧!说罢,移开手掌,只见原来的石面一片光滑,字迹都不见了。他这手功夫,可又比他师弟的金刚指力强得多啦。”
  他们只跟白驼山主学过三天功夫,就有如此造诣,我们对他的说话,虽然未敢全信,倒也不能不稍微相信几分。”
自驼山主的野心

  杨炎冷冷说道:“白驼山主总不会无缘无故帮你们的忙吧?他要你们答应什么条件?”劳福庇面有愧色,默然不语。
  杨炎说道:“你不好意思说,我替你们说吧。是不是要你们今后唯白驼山主之命是听?”劳福庇道:“他们还要我的哥哥以未来崆峒派掌门人的身份,泰白驼山为宗主。”
  杨炎冷笑道:“原来你们找到了这样一个大靠山,你们有求于人,怪不得也要心甘情愿的受人驱使了!”
  劳福庇苦笑道:“我们纵不甘心,又能怎样?他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威胁利诱,双管齐下,我们若不屈从,只怕立即就要招致身败名裂之祸。”
  杨炎说道:“你们是自愿投靠白驼山主也好,是为势所逼也好,这都与我无关,我也没有工夫去理会你们的闲事。我只想知道,这次他们要你来到张掖来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劳福庇道:“这次是白驼山主差遣嘉容垂来通知我们的。他没说什么,只叫我们先到兰州和彭大遒会合,在未见到彭大遒之前,我们对那小妖女实是一无所知。”
  杨炎说道:“彭大遒是否白驼山的人?”劳福庇道:“我们也弄不清楚。慕容垂曾经吩咐我们,叫我们不可在彭大遒的面前谈及白驼山的秘密。但他又说,只要我们一见着彭大遒,彭大遒就会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来找他的了。”
  杨炎说道:“白驼山主还约了那些成名的武林人物?他自己会不会亲自出马?”劳福庇道:“我不知道,我知道的都已告诉你了。请你放走我的哥哥吧?”扬炎说道:“你别心急,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事情,我也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劳福庇忐忑不安,只好说道:“请杨少侠指教。”
  杨炎说道:“你们不愿意孟华当上崆峒派的掌门,最主要的原因是怕孟华所学不纯,把崆峒派原来武学弄得非驴非马,甚至变成天山派的旁支。但你们可曾想过,你们唯白驼山主之命是听,纵使你的哥哥将来做了掌门,崆峒派也不能由他做主。崆峒山隶属于白驼山,那不是比做天山派的旁支更为不堪?要做掌门的人,多少也得有点骨气,岂能俯仰由人?”
  劳福庇汗流侠背,说道:“师门之耻未雪,我们只得暂求瓦全。”杨炎说道:“你们崆峒派的内争我管不着,不过据我看来,孟华也不见得就稀罕做你们崆峒派的掌门。”
  劳福庇道:“他稀不稀罕是他的事,我们却是不能不防!”
  杨炎继续说道:“即使你们要对付丹丘生、孟华,似乎也只该由取得同门的拥戴着手。屈服于白驼山主已经不是好汉的行径了;求助天清廷鹰爪,那更是不齿于天下英雄!”
  劳福庇怔了一怔,说道:“谁说我们求助于清廷鹰爪?杨炎,你要杀我们兄弟尽管下手,可不能这样抵毁我们。”
  杨炎说道:“彭大遒就是清廷鹰爪,难道你们真的不知?”
  劳福庇呆了一呆,说道:“李务实也这样说过,但我们不相信……”杨炎说道:“为什么你们不信?”劳福庇道:“我们与他相识多年,只知他是一个家道富有,喜欢结交朋友的庄主。”
  杨炎想起了岳豪,冷笑说道:“你别以为他有财有势,就不屑于做鹰爪了。正是这样假仁假义的土豪,才越发想求功名富贵,老实告诉你吧,我捏碎他的琵琶骨,就因为我确实已经知道他是清廷的大内侍卫!”
  劳福庇见他说得如此确凿,不能不信。当下又是惭愧又是惊慌,说道:“我们是真的不知。你不相信,那你就杀了我吧!”
  杨炎说道:“你们又不是大内侍卫,我为什么要杀你们?”说至此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也不是什么侠义道。再说,即使是大内侍卫,也有好环之分,又岂能全都杀掉。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仍然算数的。”他口里说话,心里却不禁想道:“彭大遒是坏的大内侍卫,难道我的爹爹就是‘好’的大内侍卫吗?”
  劳福庇喜出望外,说道:“你真的肯放我们兄弟?”
  杨炎说道:“以后你们对付孟华,若需要我帮忙,我也定当助你们一臂之力。我只不过是要告诉你们,纵然对付仇人,也不该不择手段。比如我吧,我打不过孟华,我就宁愿死在他的剑下,决不卖身投靠!”说至此处,凌空运指,十步之外,轻轻一弹,解开了劳福荫的穴道。
  劳福荫站了起来,对弟弟怒目而视,斥道:“你丢尽我的面!”劳福庇惶然说道:“哥哥,我只求与你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你若认为我是做错了事,怎样处置我,我都甘愿。”
  杨炎说道:“劳老大,你有这个弟弟,已经很不错了。他是为了你才求我的,你要怪他,不如怪我。但你放心,我决不会把你们的秘密告诉别人的。”
  劳福荫涩声说道:“杨少侠,你刚才所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多谢你的金玉良言,但我也要告诉你,我之所以苟且偷生,那是为了誓雪师门之耻。一旦心愿得偿,我决不会贪恋掌门之位,定当立时自尽明志,叫你知道,劳某并非没有骨气之辈!至于你要助我一臂之力,我心领了,不敢劳烦。”
  杨炎想不到他如此烈性,说道:“我说错了话,我向你道歉。你又何必如此?”
  劳福荫不再发言,与兄弟相携而去。杨炎望着他们的背影下山,不禁摇了摇头,心中苦笑:“怪不得龙爷爷常说‘善未易明,理未易察’,这两个人是好是坏,也真难说得很。”
  杨炎走出树林,红日高悬,已是近午时分。心里想道:“总算得到了一点线索,但可惜劳家兄弟并未见过白驼山主,他的底细仍然未知。”又再想道:“白驼山主的牛皮可是吹得太大,但他的门下有司空照、慕容垂这等人物,他本身的武功亦是不可小觑!他们要和龙灵珠为难,我可得赶快通知她防备才行。”但祁连山绵延数百里,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还未走得多远,忽地又听得人声和脚步声,“你们放心,包在我的身上,替你们把杨炎这小贼擒来,你们把这小贼交给李务实,还怕李务实会难为你们吗?”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跟着一个人说道:“云中双煞,你们得遇贵人,可真是天大的造化了。有穆少侠出头,还怕什么梁子不能化解的!即使抓不着杨炎这个小贼,李务实也得给穆少侠面子。”杨炎听出他的声音,正是昨晚大肆挖苦云中双煞的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这次他为了奉承这个什么“穆少侠”,不惜又一次的贬低云中双煞。
  杨炎听了这两个人的对话,已经知道一个梗概:“敢情云中双煞也是像劳家兄弟那样,彭大遒出了事,他们是和彭大遒一起的人,怕给李务实和陆敢当追究,因此赶快离开客店。但这少年却不知是什么人,昨晚似乎没有见过。”
  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名叫杜诚,在江湖上也算得是二流脚色,他大拍那个“穆少侠”的马屁,只道可以付得他的欢心,那知这个“穆少侠”却哼了声,听语气似是很不高兴的说道:“杨炎是什么东西,我怎会抓不着他?”
  杜诚连忙陪笑道:“我不是说以穆少侠的武功抓不着这个小贼,是所找不着他,寻找的找,不是抓拿的抓。”
  云中双煞中的老二田耕性情比较耿直,他不领杜诚的情,却道:“穆少侠,杨炎这小贼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彭老大也遭了他的毒手,咱们可千万不能轻敌。”
  那个“穆少侠”冷笑道:“什么本事,大不了是唐经天的关门弟子,学过几招天山剑法。嘿、嘿,天山四大弟子尚且不在我的眼内,何况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杜诚赶忙又拍马屁,说道:“篷莱穆家的蹑云剑,天下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天山剑法虽然享誉百多年,但自前两辈的掌门人唐晓澜去世之后,已是每下愈况,人才凋落,当今之世,武林中有识之士,早已公认蓬莱蹑云剑胜过天山追风剑了!”
  杨炎心想:“原来这小子是蓬莱穆家的人,怪不得如此狂妄!”原来中原有几个武学世家,如苏州陈家、保定齐家、杨家、成都唐家、杨州谷家等等,山东蓬莱穆家也是这类武林世家之一。家传蹑云剑法以轻灵飘忽见长。穆家现今的家长叫穆杨波,东北五省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论名头,保定的齐家杨家都还比不上他。这些武学世家,杨炎是曾经听得冷冰儿说过的。
  杨炎暗自寻思:“穆家的人,身份可又比云中双煞高得多了。嘿嘿,我本来要抓活口,难得他们送上门来,不过我可得改变主意,不能只抓云中双煞。”主意打定,便即现出身形,迎上前去,纵声笑道:“不劳你们费神寻找小贼,小贼自己来了!”他这一现身,把云中双煞吓了一大跳,不知不觉的就缩到后面。那个“穆少侠”勃然大怒,唰的拔剑出鞘。
穆家三少爷

  杨炎喝道:“且慢,穆扬波是你什么人?”
  姓穆这一伙有六七个之多,除了云中双煞,其他的人都还未曾知道杨炎的厉害,仗着有人撑腰,倒是个个争先。
  那个最擅于吹牛拍马的杜诚立即抓着这个拍马屁的机会,厉声斥道:“住嘴,你这小贼是什么东西,也配直呼穆少侠令尊的大名!”原来这个“穆少侠”乃是穆扬波的幼子,名叫志遥。穆志遥侧目斜睨,冷冷说道:“我就是穆家的三少爷,你既然知道篷莱穆家的厉害,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杜诚跟着帮腔:“小贼听见没有?还不赶快自打嘴巴,磕头求饶,穆少侠或者还可以恕你不敬之罪。”
  杨炎眼角也不瞧杜诚,径自向穆志遥走去,笑道:“穆少爷,你们穆家有什么厉害恕我知道得不大清楚,我只知道你家有一门本领大概可算天下第二。”
  穆志遥喝道:“你是说我们穆家的剑法比不上你们天山派么?”
  杨炎淡淡说道:“我不是说你的剑法。”
  穆志遥怔了一怔道:“哦,那你是说我的哪一门本领?”杨炎说道:“你的吹牛本领,除了白驼山主,恐怕也没有谁比得上你了。”
  穆志遥吃了一惊:“怎的他也知道白驼山主?”大怒喝道:“小贼胡说八道,看剑!”杨炎此时正好来到他的面前,这一剑疾如闪电,杨炎挥袖一拂,想把他的剑夺出手去。不料穆存遥剑锋倏转,竟是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只听得“嗤”的一声,杨炎的衣袖被剑尖划开一道裂缝,穆志潭则是身形连晃,不由自己的斜窜三步。
  这一下颇出杨炎意料之外,心道:“蹑云剑以飘忽见长,果然名不虚传。”
  穆志遥本来是难以抵挡杨炎这一拂之力的,幸亏杨炎是第一次和他交手,尚未熟悉他的剑法,他的剑法变化太快,身随剑转,这一拂未能拂个正着,但虽然如此,袖风所至,穆志遥已是稳不住身形,心头的惊骇,比杨炎有过而无不及。说时迟,那时快,杨炎早已从他身旁掠过,出现在杜诚面前了。
  杨炎喝道:“我最讨厌吹牛拍马的小人,非打你的嘴巴不可!”欺身扑进,说打就打。杜诚口齿轻薄,却非庸手,他练有铁砂掌功夫,五指可以洞穿牛腹,立即力贯掌心,一掌向杨炎胸膛劈下,大怒喝道:“狂妄小子,叫你知道——”
  话犹未了,双方的手掌都已打到对方身上。
  杜诚好像打着一团棉絮,非但使不出气力,手掌都给牢牢吸住了。铁砂掌本来甚为霸道,打着了骨头之类的硬物,必定会发出很大的声响的,但结果却是只听见杨炎打他耳光的声音。
  杨炎正手打他四记耳光,反手打他四记耳光,僻僻啪啪,一气呵成,快如闪电,但却打得清脆玲拢,人人听得清楚。他这次打杜诚的耳光,比他上次打云中双煞中老二田耕的耳光更厉害,那次田耕不过给打落两齿门牙,这次杜诚的满口牙齿都被打落,“哇”的一声,打碎了的牙齿,随着一股血水吐了出来。
  杨炎胸膛一挺把杜诚弹开,力道用得恰到好处。杜诚双膝一软,跪倒地上,身不由已的“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杨炎纵声笑道:“看在你磕头求饶的份上,我就饶了你的性命吧。”
  和杜诚一起跟着穆志遥来的那些人自是不能袖手旁观,但因杨炎出手太快,他们要救杜诚也来不及。此时杜诚矮了半截,左面一口朴刀,右面一条软鞭就打过来了。
  杨炎哈哈一笑,说道:“好,你们要打,我让你们自己打个痛快。”跃出圈子,一个鸳鸯选环腿,双脚起处,又把两个向他摸来的大汉,踢得都飞出了丈开外。至此,除了云中双煞正在没命飞奔之外,跟随穆志遥的这些人,都已给杨炎击倒了。
  穆志遥此时方始稳住身形,退而复上,挥剑喝道:“小贼。你知不知道穆家的厉害,有胆的你莫逃,我和你拼个死活。”声音抖颤,只盼能够仗着父兄的威名吓退这个“小贼”。可惜这如意算盘打得不响,“小贼”并没给他吓走,反而迎上来了。
  “好极了!”杨炎哈哈笑道:“你们穆家有多厉害,我可尚未知道。正要向穆家三少爷多请教几招!”
  穆志遥硬着头皮、咬紧牙根,唰唰唰唰,一口气向杨炎疾攻八剑,这八招是蹑云剑法精华所在,每一招都是招里藏招,式中套式,足可以抵得上其他剑派四五十招的变化。
  杨炎早有提防,轻轻挥动衣袖,在剑气纵横之下,东飘西闪,化解了他这八招杀着。八招过后,杨炎对蹑云剑法的奥妙之处,已是略窥门径,没耐心和他纠缠下去,笑道:“蹑云剑法还算不错,但与天山剑法相比,依我看来,还是远远不如!”笑声中虚劈三掌,陡地喝道:“撒剑!”中指弹出,“铮”的一声,把穆志遥的长剑,弹得飞上半空!
  穆志遥被擒,颤声叫道:“小贼,你胆敢如此欺负我,我爹爹知道了决不与你干休。你要性命,快快放我!”
  杨炎笑道:“这样就叫做欺负你吗,你再嚷我捏碎你的琵琶骨!”
  穆志遥见“硬”的不成,只好再来“软”的,不敢大叫大嚷,改为低声哀求:“杨少侠,算我服了你,你行行好,放了我吧。今日之事,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也不会告诉我爹爹。”
  杨炎听得直皱眉头,心里想道:“穆扬波是北五省的武林领袖,有响当当的大侠名头,怎的生下这么一个脓包儿子!”
  “你不怕丢你老子脸,我也怕了你的絮聒。告诉你吧,我硬的不吃,软的也不吃,你若还在我的耳边絮絮不休,我老大的耳刮子打你!打碎你的门牙,再捏断你的琵琶骨!”杨炎喝道。
  穆志遥刚刚见过杜诚被打耳光之惨,心道:“莫说捏断我的琵琶骨,只是打落了我的门牙,我已经是没脸见人了。”一吓之下,果然他哼也不敢再哼了。
  原来他是穆扬波宠妾所生的幼子,自幼被父母宠坏了,仗着父亲的名气,行走江湖,到处受人逢迎,日子稍长,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的武功当真是很了不起了。
  他被杨炎提着飞跑,只觉有如腾云驾雾一般,吓得一颗心都几乎跳了出来,他闭上眼睛,忽听得有个破锣似的声音叫道:“阿呀,不好,哥哥,你瞧,那小贼追来了,被他提在手中的那个人,好像是穆家三少爷!”正是云中双煞中老二田耕的声音。
  穆志遥连忙叫道:“不错,是我呀!云中双煞,你、你们、快、快——”杨炎将他高高撰起,作个旋风急舞,喝道:“叫你别嚷你还要嚷,好,你想跟云中双煞,你就去吧!”
  穆志遥忙道:“我不敢嚷了,你别把我摔出去!”他被杨炎一吓,倒是吓得脑筋比较清楚了,心里想道:“对呀,云中双煞的武功还不如我,我求他们有什么用。”
  云中双煞看见果然是杨炎追来,跑得只恨爹娘生少两条腿。虽然拼命逃跑,杨炎手中提着一个人,也还是比他们跑得快。
  说时迟,那时快,杨炎已是追到他们背后,使出龙爪手功夫凌空一抓,云中双煞不由自己的退了三步,身似陀螺疾转,转得头昏眼花。待到转定之后,定晴一瞧,正是和杨炎面对着面。
  云中双煞吓得魂飞魄散,颤声说道:“小祖宗,我们冒犯了你。你老人家也已处罚我们了。这次我们可不敢和你作对,你一来我们就跑了的。你就饶了我们吧。”
  杨炎笑道:“不错,不错,你们说得有一半道理。”
  云中双煞正自莫名其妙,什么叫做“一半道理”,只听得杨炎继续说道:“不错,我已经打了田老二的耳光,如今只能请马老大陪这位穆少爷了。”说罢,左臂一伸就抓着了马牛。
  杨炎左手抓着穆志遥,右手抓着马牛,故意不点他们哑穴。心里想道:“龙灵珠一时难找,不过白驼山可能已经有人来此,只要能够把白驼山的人引出来,对我也有帮助。”不点他们哑穴,乃是好让有呼救的“机会”。
  跑了一会,穆志遥没有叫嚷,但却连连打起呵欠来了。杨炎有点奇怪:“我又没点他的昏睡穴,怎的他在这样受惊的情形之下居然会打瞌睡?”山越上越高,路越来越险,杨炎在悬崖峭壁上纵跃如飞,马牛忍不住好几次失声惊呼,反而穆志遥没有叫喊。杨炎心道:“奇怪,这位大少爷倒是比马牛还顶得住,难道他吓晕了?”
  穆志遥被他抓着腰带倒提,一路上都是动也不敢一动的。此时杨炎听不见他的声音,正想察看他是否已经晕了过去,穆志遥的身子就开始动了,而且动得相当厉害,身子虽然不能翻转,却向两边摇晃,并且伸拳踢腿。杨炎这才放下心上一块石头,喝道:“你想找死么,下面是万丈深谷!”
  穆志遥不敢伸拳踢腿了,只是还在直打哆嗦。杨炎心想道:“一般人在生死关头,往往会给吓得呆若木鸡,就算胆子较大,也会吓得麻木不灵,只能尖声呼叫,不能伸拳踢腿的。这位大少爷似乎是在忍受某种难以名说的痛苦,不是因为惊吓而打哆嗦。”他离开悬崖,走入地势比较平坦的树林,马牛安静下来了,穆志遥则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发出连续不断的呻吟。
  杨炎喝道:“我又没有给你用刑,你鬼叫什么?”
  穆志遥呻吟道:“我,我要……”杨炎把他身子提高,问道:“你要什么?”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去听,这才听得清楚他要的是“神仙丸。”
  杨炎道:“什么是神仙丸?”穆志遥哪里还能得说清楚,只是喃喃叫道:“神仙丸,神仙丸……”
  杨炎道:“你不是生病吧?我到那里给你找神仙丸?”
  穆志遥用尽气力说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找……”
  杨炎谅他也不能逃出自己的掌握,便放他下来,看他怎样。一看,不觉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只见他眼泪鼻涕一齐流,放了他,他也站不起来,在地上打滚。好不容易才能把手伸进衣裳摸索,半响,忽地尖声叫道:“啊,我的神仙丸不见了!”原来他给杨炎好像倒提小鸡一样,提着飞跑,袋子里的东西早已跌落。
  杨炎皱眉头道:“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如丧考妣?”
  穆志遥似乎忽地想起,挣扎着叫道:“神仙丸,他、他身上有!杨少侠,求求你,你叫他给我!”
  马牛叫道:“杨少侠,你,你别听他乱说……”杨炎一巴掌打过去,喝道:“我叫你说话才许你说,现在不准你说。”当下把他身上的零碎杂物都搜出来。有一个瓶子,盛满白色药丸。
  杨炎说道:“这瓶子里可是神仙丸?”
  穆志遥喜形于色,连忙叫道:“是,是,你快给我!”他看见了“神仙丸”,未曾入口,精神似乎已经稍微好了一些。
  杨炎说道:“我问你几句话,如实回答,我就给你。”
  穆志遥道:“那你快点问吧,我熬不住了。”
  杨炎说道:“你知道白驼山主吗?”
  穆志遥道:“知道。”杨炎问道:“你所说的知道,是你本人见过他,还是只从旁人的口中知道他?”穆志遥道:“没有见过。是云中双煞说给我听,我才知道有个白驼山主的。”
  杨炎问道:“他告诉你一些什么?”穆志遥神情颇为尴尬,好像不想回答。杨炎喝道:“你不说,我就不把神仙丸给你!”
  穆志遥叫道:“我、我说,我说。他们要我奉白驼山主做主人,像他们一样唯白驼山主之命是听!”杨炎大为诧异,说道:“你没见过白驼山主,只凭着云中双煞的一句话,就肯做白驼山主的奴才?是否他们带了白驼山的人来威逼你?”
  穆志遥道:“不是。我虽然不济,我爹爹威振江湖,有谁敢用武力来欺逼穆家的人?”他在杨炎掌握之中,可还死要面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仍然夸耀自己的武学世家门第。
  杨炎问道:“那你为何心甘情愿作人家的奴才?”
  穆志遥面红直透耳根,但却抵受不了毒痛发作,只能讷讷说道:“就因为这神仙丸!我听他们的话,才有神仙丸吃。”
  过了一会,只见穆志遥手舞足蹈,状若疯癫。哈哈哈大笑三声,唱起小调来了:“飘、飘、飘,我在云里飘,嫦娥姐姐开月殿,清歌妙舞度良宵。”
  杨炎冷笑道:“一服神仙丸,快活似神仙,原未是发白日梦的神仙!好呀,马牛,你要不要这样的快活?”
  马牛不敢回答,穆志遥手舞足蹈的舞到他的面前来了,大笑之后,继以大哭,哭哭笑笑扑向马牛叫道:“不妙呀不妙,牛头马面追来了!黄泉路上要有人陪,马大哥,你陪我到十殿阎罗去报到!”马牛连忙使劲一推,把他推倒地上。杨炎是早已把马牛放开,料想他决计逃不出自己的掌心,因此,并没点他穴道的。
  杨炎不想再看穆志遥的疯癫之状,伸指点了他的晕睡穴,冷笑说道:“原来是这样的快活,如今我更明白了。”马牛情知不妙,连忙分辩:“这次是他在瘾发之后,没有及时得到神仙丸,其后又服食过量,才会如此的。平时若是按时服食,适可而止。服食的药量逐渐增加,那就只会觉得快乐无穷了。”
  杨炎说道:“很好,我也有我的办法叫你快乐无穷!”倏地揪住马牛,将他翻转,出指在他背心的“风府穴”一点。
  不过片刻,马牛只觉体内虫行蚁走,越来越是厉害,五脏六腑都好像给毒虫咬啮,禁不住倒在地下打滚,哀求杨炎:“杨少侠,你饶了我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杨炎笑道:“快活享够了吧?我要你说实话!”马牛忙道:“只求你免了我受这种‘快活’,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杨炎伸指在他身上的相应穴道轻轻一弹,稍稍减轻他几分痛苦,让他有气力说话。问道:“神仙丸究竟是什么一种毒药?”
  马牛说道:“它不是毒药。”杨炎道:“不是毒药,那是什么?”
  马牛说:“听说是用一种名叫大麻的药草制炼的,这种药草产在中印交界的荒山野岭之间,我未曾见。”
  杨炎冷笑道:“它能令人迷失本性,还说不是毒药?”
  马牛力图辩解,说道:“杨少侠,你知道鸦片吧?”
  杨炎想起云来客栈那个嗜吸鸦片的老板娘,说道:“是又名福寿膏的那个东西吗?我知道。”
  马牛说道:“神仙丸就像鸦片那样,吃上了瘾,一天都少不了。杨少侠,你既然知道鸦片又名福寿膏,以此类推,你亦可以知道像鸦片一样的神仙丸是于人无害的了。”
  杨炎哼了一声,想道:“那老板娘吃了鸦片,懒得像一头猪,这种人长命百岁,也是废物,不过他说神仙丸是和福寿膏相似的东西,这话倒可以相信。大概大麻和鸦片都是慢性毒药,所谓‘神仙丸’和‘福寿膏’不过是毒贩子编的好听字眼。”杨炎对毒品的“知识”极为浅薄,其实鸦片的祸害岂仅只是令人懒惰而已?而“神仙丸”这种迷幻药又比鸦片的毒性更烈,更易令人上瘾。不过他猜测是慢性毒药,也算虽不中亦不远矣。不过杨炎虽然不相信他的鬼话,却也没有立即驳他,接着问道:“你这神仙丸是从那里得来的?”马牛说道:“是从白驼山得来的。”杨炎问道:“是白驼山主叫你诱人服毒的吗?当初你们怎样接上头,他诱人服毒又是有何用意,你一一细说!”
  马牛踌躇未答,杨炎一掌拍下,冷冷说道:“你不回答,是不是又想快活快活?”
  这一掌未拍到他的身上,他体内已是又复虫行蚁走,马牛痛苦难熬,连忙叫道:“杨少侠,你高抬贵手,我说,我说!”
  杨炎停了手听他说道:“这都怪我们不好,经受不起白驼山主的威胁利诱。三年前我们运一帮私盐前往藏边,交换藏人的名贵药材,生意做得很顺利,我们赚了一笔大钱,刚要回家,却给白驼山的弟子慕容垂把我捉上白驼山去。”
  “我们见了白驼山主,初时还以为他是想黑吃黑,我们愿意献出所有钱财,但求活命。那知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我非但不要你们一文钱,而且还要帮忙你们发一笔大财,你们意想不到的大财,比你贩卖私盐所得多十倍百倍。”
  杨炎说道:“想必是叫你们帮他贩毒了?”马牛说道:“和一般的贩毒有点不同,他把神仙丸交给我们,叫我们引诱武林人物服食,他不要一文钱,只要上了瘾的人听他指挥,我们不花本钱,还有赏赐。另外收钱,他也不管。我们一来害怕他的武功,二来也不合贪财,这就只能任他驱使了。”正是:
  甘为瘾君子,少爷变奴才。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