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46章

  中央巡视组到来后,接连找陈岩石谈话,共谈了三次。谈话内容无人得知,但有个事实让人印象深刻,且很快传遍H省政坛:陈岩石在第三次谈话时因为情绪激动,突发心脏病,被紧急送往人民医院抢救。好在抢救很及时,老人昏迷几小时后醒了过来。陈岩石为啥激动?这是一个问题!老同志终于等到机会了,应该是和一直压着他的前省委书记赵立春摊牌决战了吧?也有人说,陈岩石要反映的还不是一个赵立春,是赵立春提起来的一大批干部,包括高育良、李达康。

  沙瑞金对陈岩石老人有着一种父亲般的感情,得知老人病倒,赶到医院探望。不料,探望结束,在病房走廊上意外见到了李达康。李达康是来探望一位即将离世的市级机关的老处长。老处长是李达康的第一个上级。

  于是,沙瑞金便和李达康在医院花园里进行了一次不期而遇的交流——

  中央巡视组过来了,既是例行巡视,也有一定的指向。沙瑞金语调缓慢地说着,口气中透出沉甸甸的分量。他坦诚告诉李达康,前省委书记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长期以来违法乱纪,干部群众反映十分强烈。赵瑞龙还是山水集团的大股东之一,侵占大风厂股权也有他一份。

  李达康点了支烟抽着,伴着烟雾长长吐了口气——赵瑞龙违法犯事,赵立春责任不小。我也提醒过,可这位领导同志就是不听。在吕州,他还暗示我给赵瑞龙批湖畔花园和湖上美食城项目呢,我没批。这位书记就渐渐地疏远了我。吕州之后,赵立春啥事都去找育良同志。

  星空下,沙瑞金抱臂看着李达康:赵立春怎么暗示你的啊?

  花园喷泉发出潺潺水声,路灯照耀水柱闪着银光。李达康于烟雾缭绕中陷入回忆——赵立春拉着我的手说啊,达康,我三个女儿,就瑞龙一个儿子,你得帮瑞龙!你帮瑞龙,就是帮我!我憋了半天,把手抽了回来,闷闷地回了他一句,赵书记,三百万吕州百姓可就这一个月牙湖啊,是老祖宗留给咱们的,污染了,我就是历史罪人啊!

  旁边有家属推着轮椅走过,身穿条格睡衣的病人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渐渐远去。停顿片刻,沙瑞金赞扬李达康道:达康同志,在这一点上,你比育良同志强多了,不唯上,只唯实啊!明天中央巡视组要请你去谈话,了解一下赵立春同志在我省主政时期的有关情况。希望你实事求是地谈一谈,包括吕州月牙湖项目的情况。

  李达康点点头:好的,我已经接到通知了。又叹息说:赵立春也是可惜了。当年多能干啊,为了发展我省经济,把GDP搞上去,大刀阔斧,敢拼敢闯!他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说过,可以犯错误,但不能不改革!你不改革,我就改人!瑞金书记,实话实说,赵立春的工作作风深深地影响了我啊!

  沙瑞金在花坛前驻足站住。残雪掩盖着枯枝,颓败中有一种凄凉的美。早就想与这位富有个性的部下深谈一次,既然挑起话头,交流也就水到渠成了。于是便道:是啊,达康同志,这话你不说,我也要说的。赵立春好的坏的,对你这位同志都有影响,甚至是很大的影响!大刀阔斧,敢拼敢闯,你学到了;刚愎自用,作风霸道,你也学到了!前几天你在京州懒政学习班上的讲话我看了,那可是霸气十足啊!

  李达康一怔,马上辩解:哎,哎,瑞金书记,解决懒政问题这可是您提议让我试点的啊!我不把话说重些,能让这帮懒政干部长记性吗?这种时候,矫枉就得过正嘛!孙连城要辞职,我就让他辞了。

  沙瑞金笑了:你误会了,我并没说你讲错了,这个讲话我推荐给好多干部看了,包括国富同志!但是,我的达康书记啊,现在不是总结经验吗?我是班长,该提醒得提醒,该扯扯袖子就得扯扯袖子嘛!

  李达康也笑了:好,好,瑞金书记,那您说,我洗耳恭听!

  沙瑞金弯下腰,拔去花坛中几棵野草:达康啊,据说,丁义珍出了事,你这个一把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省自查,找找自己的不足和责任,而是训人骂人,把人家市纪委书记张树立狠批了一通,是不是?

  李达康一怔:有这么回事,当时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沙瑞金把野草扔进垃圾箱里,拍了拍手说:是啊,长期以来一把手当惯了,许多毛病不自觉啊!权力习惯了不受监督,非常危险!

  夜空晴朗,虽然没有月亮,能见度却很好,星星闪亮地镶嵌在深邃的天幕上。沙瑞金细声慢语地说起自己。他从县委书记到市委书记干了好多年,干什么都是干一件成一件,不想干的事谁都干不成。下面反对的声音很少,除非他们不想要乌纱帽了。无论是同级纪委、检察院,还是报社、电视台都不敢真正监督他,事实上谁也监督不了他!

  李达康深有同感:其实我也一样,在京州谁能监督得了我啊?

  这就是问题呀,我的同志!怎么办呢?也要解决嘛!我呢,也想像解决懒政问题一样,在你们京州搞个试点,今天慎重征求你的意见!

  哦?好,好,瑞金书记,那您说!

  我想给你老搭档易学习换个岗位,让他到京州做纪委书记。

  李达康显然很意外:老易任吕州代市长才几天?马上又动?

  沙瑞金微笑着:达康同志,看来你是不太欢迎这位老搭档啊?

  李达康连忙否认:哦,不是,我怎么会不欢迎老易呢?这次破格让老易上来,我是坚决支持的!只是……瑞金书记,我估计老易也不会同意过来!在整个H省,他最不愿意来的可能就是京州,早年老易做过我的班长,关系不好处啊!我不明白,为什么偏是易学习?

  沙瑞金坚定地说:就得是易学习嘛!达康同志啊,你这个省会城市一把手是省委常委,又是这么一种强悍的工作作风,你会服谁啊?!李达康反问:瑞金书记,您觉得我会服易学习吗?沙瑞金道:服不服没关系,但易学习起码敢说话。他是你的老搭档,而且人家还做过你的班长,资格比你老,你也得买点账吧?说罢,定定地看着李达康。

  李达康闷了半天,突然道:哎,瑞金书记,那能让我问您一个问题吗?沙瑞金手一挥:问吧,今天咱们就是同志之间谈心嘛!李达康迟疑片刻,苦苦一笑:算了,算了,不说了!沙瑞金道:你看你,怎么又不说呢?说嘛,同志之间就是要坦诚相待嘛!批评指责都可以。

  李达康这才说了:易学习来监督我,谁来监督您沙书记啊?沙瑞金一下子怔住了,看着李达康半天没作声。心想,李达康就是李达康,这个问题问得好,点在穴眼上了!估计在H省也只有他和少数几个干部敢提出这个问题。李达康见他不作声,继续说:就说田国富书记吧,他能按党章规定和中央的要求,对您实行有效的同级监督吗?

  沙瑞金轻轻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膀:你的话很尖锐,很有分量啊。

  李达康态度诚恳,实话实说: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实行有效的同级监督其实难度很大,瑞金书记,这个情况我们不是不清楚!

  沙瑞金感叹:是啊,是啊,这些年发生的一把手腐败问题,很少有同级纪委主动报告的。这种现象很不正常,必须改变了!达康同志,话说到这里,我表个态,省里从我改起,市里京州试点,从你改起!

  李达康似乎很无奈,笑了笑:好吧,瑞金书记,这事您定吧!

  沙瑞金像没察觉出李达康的无奈和勉强,乐呵呵地拉住这位强势书记的手说:我就知道你能接受!达康,你这位同志襟怀坦荡啊!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