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41章

  季昌明接到陆亦可的电话,心里很不高兴。他冷冷看着一脸肃然的始作俑者肖钢玉,问他派车跟踪侯亮平是怎么回事?肖钢玉正喝水,放下水杯,一本正经地表示:就是必要的防范措施嘛,还能怎么回事!季昌明阴沉着脸说:我希望你能摆正位置!起码搞清楚,省院和市院之间的领导和被领导关系!侯亮平毕竟是省院党组成员兼反贪局局长,你再不情愿,也要先向我汇报清楚!肖钢玉取出卷宗放在办公桌上,拍了拍:我这不是来汇报了吗?老季你看,材料我都带来了!

  肖钢玉首先声明,对侯亮平这个人,不太了解,无亲无故,也无冤无仇,京州市检察院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办案。继而,汇报了大风厂老板蔡成功实名举报侯亮平的事实经过,并把卷宗打开,拿出了物证材料,正气凛然地说:相关证据也查实了,起码侯亮平受贿四十万元的证据确凿,老季,你请看,这是民生银行转账凭据复印件!

  季昌明翻看着卷宗材料和相关证据材料,阴着脸,一言不发。

  肖钢玉信心满满:有实名举报,有银行转账凭据,可以立案了!

  季昌明的语气略带嘲讽:老肖啊,你热情很高,干劲很大啊!不是已越过我和省院党组,向高育良副书记汇报了吗?那我告诉你,我呢,和高副书记认真研究过了,侯亮平暂不立案,先停职反省吧!

  肖钢玉深感意外:老季,这……这是停职审查,还是停职反省?

  季昌明肯定地说:停职反省!由省院纪检组组长和你牵头,成立一个调查组,查清事实,经省院党组研究后,再做下一步的决定!

  肖钢玉挠了挠头,站起来,在屋里踱了两步,在季昌明面前站住了,煞有介事道:老季啊,丁义珍的教训咱们可要汲取啊!

  季昌明不屑地说:侯亮平和丁义珍有什么关系?还教训!肖钢玉忙道:哎,老季,你先看看材料!侯亮平和丁义珍一起开过公司!说着,翻出一份工商登记材料,递给了季昌明。季昌明看着材料,根本不信,不住地摇头:他们俩在一起开公司了?简直是笑话!肖钢玉义愤填膺:就是啊,这笑话闹得也太大了吧?堂堂省检察院一个反贪局局长,竟然和一个臭名昭著的腐败分子一起做起了煤炭投机生意……

  季昌明冷着脸,盯着材料看,不再搭理肖钢玉。他和这个人无话可讲。他们曾共事多年,他对肖钢玉十分了解。这个人自私自利在省院是出了名的,事事处处都想占便宜。逢年过节单位分发福利,鸡蛋大米花生油什么的,总爱找各种理由多拿点,连司机都瞧不起他。有些便宜贪得已涉嫌犯罪。肖钢玉主管预防职务犯罪时,不知收了谁一箱中华烟,托一家企业老总卖,老总就让财务给他送了几万块钱,烟没拿权当送给他抽了。没想到,半年后肖钢玉又找人家卖烟了,竟然还是那箱中华烟!人家只好再批几万给他,然后让人把烟拿了回来。不拿回来不行啊,怕他再卖一次!拿回来一看,烟早霉了……

  这么个人偏偏还有野心。觊觎检察长的位子已久,到处钻营,四下跑官,惹得大家都反感,弄得在省检察院待不下去。肖钢玉是地道的政法系干部,毕业于H大学政法系,是高育良一手提起来的,高育良就把他调到京州市院当了检察长。从凤尾变鸡头,成了一把手,这人才消停了。今天他以办案的由头回到省院,一副钦差大臣嘴脸,实在叫季昌明恶心。恶心也没办法,季昌明只能不露声色地与之周旋。

  这时,侯亮平与纪检组组长一起进了门。侯亮平走在前面,纪检组组长跟在后面。侯亮平也不敲门,猛然一下把门推开,带来一股冷风。犯罪嫌疑人仿佛是来审案,而不是来接受审查的。这让肖钢玉愕然。

  季昌明坐在办公桌前公事公办,指着肖钢玉,面无表情地介绍说:亮平啊,这位是肖钢玉同志,京州市检察院检察长,三年前在我们省院做过副检察长。肖钢玉勉强笑了笑:侯局长啊,我这也算是回老家了。侯亮平也笑了笑:老肖,你这是回老家探亲呀,还是探险?肖钢玉怔了一下说:侯亮平,你这同志很风趣嘛,我既探亲,也探险!侯亮平在季昌明办公桌对面坐下:好!祝你探亲探险双成功!哦,对不起,老肖,请你先回避一下,我要向季检汇报对刘新建的审讯工作!

  肖钢玉愣了一下,手一挥:回避什么啊?侯亮平,你知道我为啥来这里吗?请你摆正位置,配合组织审查。侯亮平严肃地说:能不能缓一步再审查?让我先汇报?案件保密规定你们都知道,如果你们坚持要听我对重要职务犯罪嫌疑人刘新建的审讯汇报,而且季检也违反规定,破例同意你们一起听的话,那也成,我可以服从季检的命令!

  季昌明手一挥:规定就是规定,谁都不能违反!大家回避一下!

  季昌明当然知道侯亮平想干啥,如果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他这检察长就别干了。这猴崽子就是聪明,能想到汇报刘新建的审讯,这可是某些人最关心的!季昌明注意到,肖钢玉显然想留下,他太想知道审讯内容了,侯亮平手中的卷宗吸引着此人的目光。然而,此人是老检察了,案件保密规定他知道,不该听的就是不能听,只能随大家悻悻往外走。走到门口,他又转回来,把桌上的侯亮平的卷宗拿走了。

  肖钢玉走后,季昌明脸上的一层冰霜消融了,倒了杯水,重重地放到侯亮平面前:侯局长,你有个好发小啊!侯亮平苦笑摇头:世道人心咋变成这样了?蔡成功就算是个小人,反复无常也好,不讲廉耻也罢,总不能对儿时的朋友玩这一手吧?!季昌明问:你为啥不防着一手啊?怎么能收这种人的东西呢?侯亮平愣了:我收他啥了我?季昌明知道不能透露案情,可仍是破例透露了:两箱茅台、一箱中华烟,还有一件价值两万三千元的西装。侯亮平喊冤:我没收,我身正不怕影子歪!季昌明轻轻点了下桌子:别叫唤!如果影子歪得邪乎了呢?你怎么和蔡成功、丁义珍一起办煤炭公司?还收了四十万元干红?工商登记、银行卡和转账凭据都摆在那儿呢!侯亮平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明白了!人家是一心要弄死我,给我精心布了个局啊……

  季昌明进一步点明,可话说得很艺术:还有你老师咱高育良副书记,对你也是痛心疾首啊,明确向我表态说了,哪怕是挥泪斩马谡也要斩!侯亮平也亮了明牌:季检,这你还没数吗?斩我,我那位高老师能有泪吗?还挥泪!他要真能挤出几滴泪,也是鳄鱼的眼泪!季昌明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知道人家做局,就尽快去破局,自证清白解脱自己,争取早日归队干活!你要是个吃素的草包,那就赶紧滚蛋吧!

  侯亮平笑道:这话我爱听!继而提出一个问题:沙书记为啥要下令停我职?咱这位新省委书记是不是有啥底牌是不能碰的?季昌明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沙书记没对我多说什么。侯亮平思索着:四个月前,沙书记找我谈话时你也在场,这位领导信誓旦旦,本省的反腐败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季昌明没回答,只道:现在是你被盯上了,让沙书记说啥?纪委检察就没腐败分子了?这倒也是,没准肖钢玉就是一个。侯亮平一摆手,让老肖进来练吧!

  片刻,肖钢玉进来,开始询问:侯亮平,大家都是检察系统的业内人士,没必要绕圈子。你应该清楚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下面,我们有七个问题要问你。侯亮平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笑容:老肖,我一个问题也不回答!你说得没错,都是业内人士,谁也别给谁绕!我零口供办了不少案,你们也来一次零口供办案吧!我现在等着你宣布决定,宣布完我回去睡觉!肖钢玉大为恼怒:侯亮平,你也太傲慢了吧?侯亮平冷笑:这叫有底气,不信邪!你们拿出证据来办我好了!肖钢玉站了起来:老季,你看……季昌明这才表态了: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宣布决定——自即日起,侯亮平同志停职反省,接受组织调查……

  侯亮平回到招待所,一头栽倒在床上,再也没爬起来。疲劳、愤懑、冤屈,几乎使他崩溃。内心遭受的打击无比沉重。他就像受了严重内伤的一头狮子,虽然仍挺立在对手面前,五脏六腑却在悄然流血……

  他翻个身,展开双手双腿,把自己摆成一个大字,怔怔地看着天花板。这间套房侯亮平已经非常熟悉了,里面卧室带卫生间,外面小客厅兼书房,住在这里还是蛮舒服的。四个月过去了,他对自己的临时小窝有了一份感情。可如今这房间竟变成他的囚室,使他失去了自由,实在难以接受!他真想跳起来,把屋里的一切砸个稀巴烂。

  从小到大,侯亮平总是优秀角色,受表扬,被信任,无论学业工作,一贯出类拔萃。他的忠诚廉洁,为既往所有领导同事一致公认。他心里一直为自己的清白而自豪!今天却被玷污了,仿佛一匹白绢抹上一摊烂泥。半辈子调查审讯职务犯罪嫌疑人,现在他倒弄成了职务犯罪嫌疑人。痛苦难以言表,千万根芒刺在他体内乱扎,毒侵骨髓啊。

  老师心理很阴暗,摊牌对阵那天公然说了,只要认真查一下,清白的干部没几个。根据老师的逻辑,他本身就不清白,何况还有蔡成功的举报!对蔡成功的举报,他还是低估了。本以为这是一条疯狗的胡咬乱喷,毫无根据,没想到人家竟然已经把证据坐实了。他面临的局面非常严峻,不得不承认,省委书记沙瑞金下令停他的职是有道理的。反贪局局长居然和丁义珍、蔡成功合办煤矿,并且在工商登记有他的签字!更要命的是那四十万红利,有民生银行卡,有转账凭据,还有什么话可讲?但是这怎么可能呢?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不得而知。

  横竖睡不着,侯亮平翻身起床,打开窗户,眺望浓浓夜景。雪停了,屋顶、树梢留下薄薄的积雪,在灯光照耀下泛出银白色。路上积雪化得快,湿漉漉一片仿佛下了场雨。夜深人静,城市变得空旷,孤寂之感油然而生。一阵凛冽的寒风袭入屋内,使他头脑清醒起来。

  得好好梳理一下纷乱的头绪了。身份证是整个事件的关键。办工商登记,办银行卡,哪样也少不了身份证。蔡成功怎么会有他的身份证呢?不可能啊!但是,如果蔡成功手里有了他的身份证复印件,再找一些关系,就有可能把许多事情办成。那么,蔡成功有没有机会拿到他的身份证呢?他努力回忆,依稀想起四年前有一次同学聚会,他参加了。老同学相见格外高兴,他不知不觉喝高了。醉酒后,同学们在那家酒店开房,让他睡一觉。对了,对了,是蔡成功拿他的身份证办的手续付的房钱。想必蔡成功当时做了手脚,把他的身份证复印了。

  难道蔡成功那时候就想陷害自己了?不可能,也没必要。侯亮平分析,蔡成功很可能是在京州市公安局看守所受到了威胁,被人逼迫教唆才跳出来乱咬人的。他当时偷印他的身份证复印件想必另有隐情。那么,除了蔡成功,谁还能知晓这个隐情呢?侯亮平想,蔡成功的经济活动离不开他的大风厂,他的会计应该知道内幕。蔡成功作为老板不会亲自办理银行卡这类琐事,很可能是他的会计经手办的。思路渐渐清晰了,大风厂会计是个关键人物,要赶快找到此人。另外就是那天上门的司机,茅台酒和中华烟是司机扛下去的。还有妻子那里,也得打个招呼,让她找找那张寄西装的快递单,妻子心细应该留着呢吧?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