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37章

  师母吴慧芬一早上打电话来,请侯亮平来家吃大闸蟹,下下棋。

  侯亮平知道,这应该是高老师的意思。刘新建被拘,山水度假村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门下的两个学生真格儿动了刀枪,老师肯定坐不住了。祁同伟都向老师说了些啥?老师是什么态度?侯亮平当然想知道。这时陪老师下棋吃蟹很有意思。不仅因为一位老师与两个学生的关系,而且作为分管政法的省委副书记,对于眼下这场日趋白热化的斗争,他也该显示立场了。老师,老帅,老帅出帐,意义重大啊!

  侯亮平揉着困涩的眼睛,久久凝视镜子里的自己,想着心事。

  今天肯定会有一场长谈,他们师生俩也许能推心置腹地说一说真心话了。侯亮平十分敬重这位老师加领导,平时相处也挺亲切。但侯亮平总有一种感觉,觉得高老师像某部文学作品中的人物——雨果的《笑面人》?还是契诃夫的《套中人》?反正老师戴着一种似有似无的假面具,有时还裹着层层盔甲,常让你很难号准他真实的心脉。

  街上照例人来车往,空气尽管尘埃飞扬,却还保持着一份屋内所没有的清新。对于指挥审讯加了一夜班的侯亮平来说,这也是奢侈的享受。他一面思索一面前行,敏锐的感觉丝毫不减,看得见偶尔掠过楼顶的鸽群,甚至注意到一只穿过马路的流浪狗……

  走过花鸟市场,侯亮平站住脚。总是拿着花看老师,他都不好意思了。这次要送老师一件礼物,最好是盆景。但他转了一圈,并没看见像样的东西,比老师家里的摆设差远了。倒是走出市场的后门,见一老汉卖泰山石,吸引了他的注意。那块石头瘦长嶙峋,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自有一种说不清的气度。石上书着几个大字:泰山石敢当。笔触遒劲有力,正气凛然。好!就是它,买了!侯亮平麻利付了钱,叫了出租车载上石头就走。他希望老师也能这样,做泰山石敢当。

  进了老师家门,师母心疼地拿毛巾给他擦汗,嗔怪道:傻小子,大老远扛这么重的石头来干啥?高育良却蹲在地上,拿放大镜认真地检验石质。许久,才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下结论道:假的,这不是泰山石。你花多少钱买的?侯亮平笑道:也没几个钱……

  在沙发坐定,高育良拉着他的手,笑呵呵说话。得知他加班审讯,一夜没睡觉,便让他先到楼上补个觉。侯亮平打起精神:睡啥呀,得陪老师下棋!高育良轰他:去,先去眯一会儿!侯亮平这才说了真心话:算了,高老师,我今天过来既不是为了吃螃蟹,也不是当真要陪您下棋,我是有些话要跟您说,不说怕对不起老师您啊!高育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出什么事了吗?侯亮平面色严峻:也许出大事了!

  侯亮平把发生在山水度假村的事如实说了一遍,并对祁同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高育良看着侯亮平,一脸惊异:亮平,你是说,你那位老同学祁同伟腐败掉了?有可能故意制造车祸,暗算了陈海?侯亮平说:是的,山水集团财务总监刘庆祝的死估计也和他有关!高育良眉头紧锁:估计?亮平,这些事能估计吗?你都有证据了吗?侯亮平摇了摇头:暂时没有,但老师,这都是我基于事实的判断!高育良严肃地说:没有证据,你啥也别说!谋杀,暗算,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侯亮平喝了口茶,尽量使气氛缓和下来:祁同伟在山水集团有股份,如果不是高小琴当面说,祁同伟本人也承认,我都不敢相信是事实。他注意地看着老师,看老师是否会像自己一样吃惊。但老师脸上很平静,只淡然道:其实入股这事我早知道了。知道的时候,祁同伟已经投资五六年了。他一大家子八个人投了七十万。怎么办?祁同伟的出身你知道的,苦孩子呀,上大学之前就没吃过几顿饱饭……

  侯亮平明白了,老师在袒护祁同伟。老师感觉上有些老了,悲天悯人,絮絮叨叨,眼睛竟有些湿润:公安厅厅长也是人啊,也要养家糊口啊,更何况祁同伟是那么个大家族,靠祁同伟那点工资能行吗?亮平,你作为他同学,就理解吧!侯亮平忍不住反驳:我无法理解!公安厅厅长能经商吗?严重违纪啊!据我所知,祁同伟这些年,尤其是做了公安厅厅长之后,早把他的家族,包括七大姑八大姨都安排到位了!高育良的脸耷拉下来:你这都是从哪儿来的信息啊?专搞祁同伟的调查了?侯亮平说:这还要我调查呀?政法口的干部群众谁不知道!高育良十分不悦,把手中茶杯往茶几上重重一放,阴沉着脸再不言语了。

  这时,身系围裙的吴慧芬走了过来,和风细雨地说:亮平啊,你、同伟、陈海,是高老师最得意的三大门生啊!你们就像高老师的三个儿子,都是他的心头肉,他对你们真是没话说,有时候简直就像老母鸡护小鸡!侯亮平应付道:是,师母,这我知道,在学校时高老师就护着我们!可这并不等于说……高育良没容他说下去:小鸡该护就得护,不护就可能夭折,不是被大动物踩死,就是被食肉动物吃了!

  老师又说起祁同伟。当年给赵立春做政保科长时,就差点被人掐死,一个所谓的哭坟事件流传到今天!李达康至今还在做文章,给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造成了不良印象,硬是把祁同伟的副省级搞掉了!祁同伟这么多年容易吗?当年从山里司法所调过来,就在缉毒一线以命相搏,曾获得过英雄缉毒队长的称号!身中三枪负了重伤,才转做政保工作的。后来做公安局局长,法院院长,公安厅副厅长、厅长,无论在哪个岗位都兢兢业业,这次副省长没上去,实在可惜……

  侯亮平沉默着。高育良看着他:亮平,你怎么不说话了?侯亮平深深叹息:老师,您让我怎么说啊?人是会变的,今天的祁同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以命相搏的英雄缉毒队长了。高育良侃侃而谈:这也正常,共产党人讲唯物论,讲辩证法,变是常态嘛!祁同伟随着能力的增强,地位的提高,也就有了变化。有好的变化,也有坏的变化。对坏的变化,我从来不客气,及时指出,严厉批评!前阵子我还和他说呢,要他好好向你学习,学什么?就学你的骨气锐气嘛,还要学一学你的原则性!亮平,在这一点上,祁同伟不如你,有时会丧失原则!

  侯亮平苦笑起来:既然知道祁同伟会丧失原则,老师为什么还推荐他上副省长呢?高育良说:我推荐他,是因为他的政绩和能力。祁同伟有缺点弱点,但本质还是好的,是值得信赖的!侯亮平提起另一个话题:祁同伟的岳父、政法委梁书记对老师有知遇之恩,老师现在是不是知恩报恩啊?高育良坦承:没错,若不是梁书记当年亲自点将,我现在也许还在H大学教书呢!但我绝不是出于报恩之心就提拔梁书记的女婿!这二十多年来,在祁同伟成长的每一个环节上,我都没有徇私舞弊,祁同伟无才无德根本上不来嘛!侯亮平话里带刺:老师说得对,祁同伟肯定是有才的,但德就无从谈起了吧?高育良真火了:侯亮平,你能不能别再死咬着你这位老同学啊?侯亮平也激动起来:老师,您能不能考虑一下面前的严峻现实,别再死保这位门生呢?

  屋里的气氛一时间十分紧张。吴慧芬端着棋盘进来,极力缓和道:行了行了,别争论了,你们师生俩还是下棋吧,来,亮平,摆上!又对高育良说:哎,高老师,你也别把脸吊着了,和亮平杀一盘啊!侯亮平顺从地拿起一枚黑子,摆在右上角。高育良也在棋盘前坐下了。

  高育良叹了口气,说:亮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替我担心!

  这是侯亮平今天过来的主要原因。如果不是老师,他啥都不会说,何必呢?侯亮平又提起,道是祁同伟说过老师一个特点,心胸宽阔,从不贪财,要的是一片江山。高育良纠正道:不是江山,是党和人民交给我的工作和责任。侯亮平诚恳而动情:正因为如此,我才希望老师负起责任,别在祁同伟问题上犯错误……高育良似乎受到触动,双手捧住脑门连连叹息:亮平,老师有老师的难处,祁同伟不能不保!

  侯亮平惊问:为什么?难道老师拿过祁同伟啥好处吗?高育良正色道:我拿他什么好处?是因为赵家,赵立春同志啊!亮平,咱们老书记赵立春同志现在有个担心,怕你这个不知轻重的反贪局局长被谁利用,成为某些人否定我省改革开放成就的一把刀啊!侯亮平郑重向老师表态,自己不会被谁利用,但也不会为哪个权贵人物背书!赵立春是副国级干部,不在省检察院和反贪局的侦查权限之内,但赵立春的儿子赵瑞龙没特权,还有他的前秘书刘新建,反贪局目前都在侦查!

  高育良走了一步棋,指出问题实质:亮平,你没觉得这事有些怪吗?欧阳菁受贿怎么扯到刘新建、赵瑞龙身上了?李达康在这里面起没起作用啊?侯亮平应了一招棋:老师,请相信我,除了法律,谁都起不了作用!李达康还真不错,迄今为止没干扰过我们!高育良下着棋,似乎很随意地提醒:也要注意兼听,不要一只耳朵听,形成偏见。比如赵瑞龙,当真这么坏?大搞巧取豪夺吗?未必!吕州的美食城马上要拆迁,政府赔了一亿八,赵瑞龙主动把它捐了出来,成立了月牙湖环境保护基金!侯亮平说:这也应该,他赵家赚了这么多钱,污染月牙湖这么多年,怎么也应该弥补一下嘛!高育良“啪”地拍下一颗棋子,语调严厉地说:赵瑞龙是赵瑞龙,不要说赵家!侯亮平说:好吧,但是刘新建归我们查,这个人问题很严重,我刚才就说了……

  高育良把棋盘一推,毫不隐讳地对侯亮平施加压力:那好,我也明确一下,刘新建的问题不管多严重,都到此为止了!不要牵扯到赵瑞龙和祁同伟!祁同伟告诉你了,他在山水集团有股份,你还不明白吗?当真要对自己的同学兄长追杀到底吗?反腐反腐,现在有几个干净干部啊?认真查查谁没点问题?他沙瑞金就敢说没问题?亮平,你给我醒醒吧,别成了人家手里的枪,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侯亮平极为震惊,“呼”地站了起来,面色肃然地看着面孔熟悉但心灵距离已很遥远的高育良:高老师,您怎么能这样说话,说这种话啊?您不但是我的老师,还是在职的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啊!

  高育良火透了,把棋盘一掀:侯亮平,你还知道我是你的领导啊!

  师生两个面红耳赤,隔着桌子头顶头,活像一对打架的斗鸡。吴慧芬又满脸笑容跑了过来,做起了和事佬:哎呀,你看你们这师生俩,怎么又杠上了?来,来,螃蟹上来了,都过来吃螃蟹吧!

  侯亮平心头一阵阵发紧:算了,师母,不吃了,我回去了!

  高育良瞪起眼:你说不吃就不吃了?坐下,为你买的吃完再走!

  吴慧芬笑眯眯地说:亮平,和高老师赌气,别和师母赌气啊!

  侯亮平迟疑了一下,在餐桌前坐下来:那就吃,不吃白不吃!

  吴慧芬拿出茅台:这就对了!老规矩啊,老师一杯,学生三杯!

  侯亮平喝着酒,闷声抱怨高老师:这也太不公道了,偏心偏得都让人吃惊!祁同伟是您学生,我和陈海也是您学生啊,您不能光想着祁同伟!高育良拿过一只大螃蟹,重重地放到侯亮平面前:要说偏心,在你们三个学生中,我也最偏你!吴老师差点没把你招为上门女婿!说罢,自己呷起了酒。侯亮平心头一热,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侯亮平转移话题,打听老师女儿秀秀的近况。吴慧芬很自豪,说是秀秀太棒了,一路奖学金读完博士,没让家里替她掏一分钱学费,还兼职打工,给家里挣回十万美金!吴慧芬叹了口气,提起秀秀少女时期的恋情:当年她梦想当歌唱家,暗恋着你这大哥哥。你知道吗?是你拒绝了秀秀,她才放弃了唱歌的梦想,高中毕业去了美国。你小伙子害了她,也成就了她!侯亮平苦笑说:秀秀那会儿是高二的学生,我怎么能答应她呢?吴慧芬要拿秀秀的日记给侯亮平看,侯亮平感觉不合适。吴慧芬嗔怪道:我知道你想什么,秀秀的日记没什么隐私……

  这时,高育良打个哈欠,站起身:好,你们聊吧,我吃完了!

  侯亮平也站了起来:哎,高老师,我能最后问您一个问题吗?

  高育良脸上毫无表情:哦,还有问题?问吧,我尽量回答你!

  侯亮平庄重地说:高老师,前阵子我在光明湖茶楼向您汇报陈清泉的违法违纪问题,您鼓励我,要我大胆去查办,要我记住,我们的检察院叫人民检察院,我们的法院叫人民法院,我们的公安叫人民公安,您要我永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请问,这是您的真心话吗?

  高育良有些不耐烦:当然是真心话!侯亮平,这你还怀疑吗?!

  侯亮平说:好,高老师,我明白了,我一定照您的教导去做!

  ……

  离开老师家,路经一个街心花园,侯亮平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他内心很不平静,种种思绪如潮水滚滚而来。应该承认,师母的忆旧深深地打动了他。闭上眼睛,就看见少女秀秀蹦蹦跳跳来到面前。她是那样的纯真,那样的活泼可爱,围绕着他唱着那个时代的歌曲。秀秀曾天真而火辣地向他表示过爱情,出于年龄以及其他考虑,他委婉地拒绝了。秀秀非常伤心。本以为过一阵子就好了,今天听师母一说才知道,少女秀秀因此而改变了人生道路。哪个男人不为深爱自己的女人感动呢?侯亮平看着秀秀当年的日记,那一张张老照片,看着昔日的秀秀,看着昔日的伟子、海子和他这猴子,眼睛渐渐湿润了。

  不可否认,师母,还有高老师,对自己的感情是真诚的。但是侯亮平想,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背景下,老师和师母翻出了这样一段情感插曲?感化自己做出让步?让什么步?放过祁同伟,放过刘新建,放过赵瑞龙?瞬时,侯亮平眼前闪现出刚才的镜头——老师一拍棋子,断然喝道,刘新建的问题不管多严重,都到此为止!这是关键词!老师兼领导发话了,命令他这学生兼部下放过这个侦查已久即将落入法网的利益集团!这让他猛地一惊,老师的诉求不是和祁同伟一样吗?在温情脉脉的面纱后面,今天不也是一场鸿门宴吗?

  侯亮平绕着花坛转圈。菊花开得正盛,虽不及老师家的名贵,却也争奇斗艳,清香袭人。一个椎心的结论摆在面前:老师很可疑,甚至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是啊,祁同伟搞得这么大,聪明过人的高老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祁同伟紧急汇报或是求救,老师怎么会让师母不管不顾地打这个电话,请他下棋吃蟹呢?这让他很伤心,他还傻乎乎地扛着一块石头去,希望老师做泰山石敢当呢!侯亮平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老师既不贪财,又不好色,即便酷爱权力,也已位高权重,为什么还要和这伙人搅和在一起?难道还有更大的秘密吗?还有,陈岩石对赵立春难道仅仅是私怨吗?恐怕还有公义和公愤吧?

  太阳隐没在厚厚的云层中,初冬的西北风凉飕飕的。侯亮平打了一个寒战。眼下的局势几近透明,必须提防意外。只是他不知道,也说不准,这场意外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又将以什么方式降临……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