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民义》第27章-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27章

  高小琴近来心情很好,走路轻盈袅娜,眼睛流光溢彩。一场智斗斗得有声有色,想必给侯亮平留下了深刻印象。反贪局的这位侯局长虽属不可接触的危险人物,却也蛮可爱,让人欢喜让人愁。想不愁就得把功课做足,进行必要的人格美容,这是她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

  夜色朦胧,星光黯淡,高小琴放飞心情,独自在草坪散步。这里是世外桃源,是她的独立王国。每当她看见一栋栋童话般的别墅,看见青翠广阔的高尔夫球场,看见度假中心高耸的大楼,都会产生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她是一位女皇,正漫步在自己的国土上……

  两个醉汉互相搀扶,在甬道上踉跄行走,粗声大气,醉话连篇。这是她会所的两位常客,也是贵客——市政府的秦副秘书长和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陈清泉。高小琴迎上去,笑盈盈地打招呼。秦副秘书长笑得像一只猫,打听那位俄罗斯姑娘卡秋莎在吗?高小琴说:当然在,人家正在3号楼等秘书长去学俄语呢!秦副秘书长作举手投降状,打着酒嗝抱怨:今天让陈院长害了,酒给灌多了,学不成了,得回家。陈清泉便色眯眯地打趣:秘书长走了,那我可就改学俄语了。秦副秘书长也不吃醋:随便随便。高小琴安排车送秦副秘书长,劝陈清泉早点休息。陈清泉没一丁点儿正经,油腔滑调地说:休息啥?得学俄语!哈拉索……

  却不料,就在陈清泉走进3号楼,和那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姑娘卡秋莎在床上亲热时,一辆面包警车驰进了会所。几个警察从车里冲出来,准确地找到3号楼扫黄来了。高小琴当时正在行政楼办公室看书——她多年来养成了一个好习惯,睡前总要读点啥,开卷必有益,而且也是人格美容的需要——电话铃声忽然响起,陈清泉带着哭腔求救:不好了,高总,人家来扫黄了!高小琴吓了一跳,这些天的好心情顿时灰飞烟灭。高小琴急忙按手机,找到了祁同伟,埋怨厅长扫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祁同伟满是诧异,哪来的扫黄?说是不知道。祁同伟让高小琴别急,等他了解情况再说。

  几分钟后,祁同伟找到了带队过来的光明公安分局治安大队钱队长。钱队长在电话里向厅长同志汇报,说不是扫黄,是接到了群众举报,有人嫖娼。还说盯这些洋妓女有些日子了,早就准备动手了。祁同伟打着官腔问钱队长:有没有搞清楚啊?山水度假村的高总说了,有几个来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学习交流的年轻学者,兼职做外教。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清泉副院长一直跟她们学外语。钱队长不服,对着手机吵:祁厅长,有在床上光着腚学外语的吗?这事难办了!祁同伟说:不难办,放人好了!钱队长不知得了谁的圣旨,竟固执得很,公然抗命说:不行啊,祁厅长,现在市局查得严,私放嫌疑人是要处理的!除非赵局长下令……

  事情就这么僵持住了。高小琴焦虑万分,满院子转圈。陈清泉对她来说非常重要,大风厂的股权就是这位法院副院长判给她和山水集团的,陈清泉真出了事,恐怕又要横生枝节。她有预感,今天的扫黄与省市高层的矛盾不无关系,隐隐约约,她看见了李达康的影子……

  市纪委书记张树立敏感地发现,李达康要对高育良手下的一批政法系干部动手了,矛头直指山水度假村。书记同志义正词严,满嘴官腔,对他和纪委发布了具体指示:突查干部顶风违纪!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公布后,我市极少数党员干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嘴还在乱吃,腿还在乱跑,床还在乱上,人民群众反映很大。据说农家乐现在变成干部乐了。有个地方叫山水度假村,也叫农家乐——是有高尔夫球场和外国高级妓女的农家乐!我市的几个政法干部现在还偷偷往那里跑,在那里乐不思蜀,不知羞耻,影响极其恶劣……

  这一来,陈清泉就撞到枪口上了,他想保也保不住。其实他还是想保的,这位法院副院长人不错,又是省委领导同志高育良以前的秘书,他没必要得罪。然而,李达康要得罪,他有啥办法?该查就得查了,他不查,李达康既可以换个人来查,也可以查一查他。政治斗争就是这么残酷无情,它不以你个人的感情好恶为转移。于是,陈清泉等人的问题就上了今晚的常委会,他代表纪委宣布了违纪事实,最后做结论说:……陈清泉等六位同志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有的被群众举报,有的在网上炒得沸反盈天,必须严肃处理。情况就是这样。

  主持会议的李达康扫视着众常委:同志们,陈清泉等六人顶风违纪,绝不能袒护,这一次我们中共京州市委必须守住纪律的底线!

  常务副市长老应有些意外。他是陈清泉的连襟,这种时候不得不说话了:哎,李书记,同志们,陈清泉是我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还有一位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我们是不是慎重一些啊?

  李达康笑了笑:老应,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能说明白些吗?

  老应摇摇头,苦苦一笑:李书记,你……你能不明白啊?

  李达康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警告道:老应,不要徇私情啊!

  老应急了:谁敢呀,李书记,我……我这不是怕制造矛盾嘛!

  市政法委孙书记带着明显的不满接了过来:就是!陈清泉是什么人啊?高育良书记最喜爱的秘书,不是高育良书记三番五次打招呼,他陈清泉能当上这个副院长吗!李书记,这个情况你不是不清楚!

  李达康淡然道: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肆意违法乱纪的特权。孙书记,你也不要有情绪,别一口一个高育良书记,就事论事,好不好啊?

  孙书记激动了:哎,我不是有情绪!在去年研究政法工作的常委会上,我就对陈清泉提出了意见!李书记,你要我顾全大局,不让我展开说!今天先请问一下,李书记,能允许我畅所欲言说一说吗?

  会场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张树立知道,孙书记马上就要办退休手续了,这次常委会可能是孙书记参加的最后一次常委会,潜在的矛盾有可能来一次大爆发。孙书记仕途不顺,对高育良和李达康都不满。

  李达康显然心里也有数,在一片沉寂中,他看着孙书记,缓缓开了口:好吧,孙书记,你畅所欲言吧!但我还是要强调,实事求是,就事论事,别动不动就高书记王书记,这个系那个帮的,这不太好吧?

  孙书记口气也缓和下来:好的,李书记!同志们,刚才纪委张树立书记就陈清泉的违纪问题做了通报,现在我想说的不是违纪,而是陈清泉涉嫌违法的问题!我不知道我们纪委知道不知道?知道多少?

  张树立略一沉思:这个嘛,有几封举报信,网上也有些帖子,有关情况我们准备进一步核实以后,再向市委常委会做专题汇报……

  孙书记像是有备而来:好的,树立同志,我也提供一些情况,请你们纪委调查。我市中院有两名审判员和陈清泉有利益输送关系,其中有一个叫金月梅,是陈清泉一手安插到中院的。网上说,金月梅是他情人。正是这个金月梅,在陈清泉的授意下,走简易程序让山水集团拿走了原属大风厂工人的那部分股权,引发了“九一六”事件!孙书记面色严峻,用指节击打着桌子:陈清泉这不光违纪啊,是严重违法呀,涉嫌职务犯罪!有些案子根本不需要多少专业知识,稍微凭一点良心就能看出是非曲直,陈清泉和他手下利益相关的法官竟私下里勾兑,做出了不少荒唐的判决。这么枉判,背后都有什么文章啊?群众上访反映,说陈清泉通过他的利益法官判案收钱,有理无钱别想赢!我市某律师事务所的两个律师,专门和陈清泉的利益法官合作分利。

  李达康阴沉着脸问张树立:树立,这些情况,有举报吗?

  孙书记说的都是事实,身为纪委书记的张树立不敢隐瞒,只得如实汇报:李书记,有举报,而且一直不断,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

  李达康缓缓站了起来。众所周知的原因!他突然一拍桌子,发了大脾气:这样下去,公平正义何在?法律尊严何在?我们是不是都失职啊?啊?首先是我这个班长,我这个市委书记失了职啊,同志们!

  会场上一片沉寂,张树立和众常委都看着震怒中的李达康。

  李达康一脸沉痛,难得对发难的孙书记这么客气:孙书记,你上次在常委会上谈到陈清泉的时候,我并不清楚问题这么严重,而且也知道你过去和陈清泉有些工作上的矛盾,所以我让你顾全大局,没让你说下去。现在看来,是我疏忽了,武断了,我要做检讨啊!

  孙书记也客气起来:李书记,这也不怪你,你有顾虑也能理解!我毕竟岁数到了,马上就下了,你还要干下去,你是得顾全大局啊!

  李达康恳切地说:但是,同志们啊,顾全大局不能成为某些坏人违法乱纪的挡箭牌和保护伞啊!我相信,就是高育良书记,面对陈清泉这种涉嫌犯罪的严重问题时,也不会袒护的!是我们要检讨,首先我这个班长有顾虑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嘛。对陈清泉这位和高育良书记有密切关系的同志,放松了教育和监督。沉重的教训啊!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候,李达康的秘书进来了,悄悄和李达康耳语几句。李达康阴沉着脸对秘书说:你告诉祁厅长,就说我和市委正在研究陈清泉的问题,请他不要再插手了!不是我不给他面子,是党纪国法不允许!秘书走后,李达康继续开会:同志们,瞧瞧,啊?这就是我们今天必须面对的现实!我们现在开的什么会啊?研究处理违纪干部的会啊,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的会啊!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那位法院副院长陈清泉竟然又偷偷跑到山水度假村嫖娼去了,竟然被群众举报了,竟然让我们基层公安部门当场给抓获了!

  张树立倒吸一口气。我的天哪,陈清泉真是胆大包天!这是什么时候?还敢这么玩?又觉得李达康做得太绝,看来不是纪检一家,公安局估计也掺和进来了。否则哪能这么一抓一个准。这么一来,陈清泉就不是个党纪处分问题了,得按规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有人把这话头提了出来,孙书记却讥问:开得了吗?祁厅长不是来说情了吗?李达康高深莫测地说:是啊,祁厅长也许是出于善意的考虑吧,希望我们注意影响,法院副院长嫖娼被抓,让我们人民群众怎么看啊?

  常务副市长老应已看清了陈清泉的结局,却还垂死挣扎:同志们,我们恐怕要考虑一下消极影响,这是不是有损党和政府的形象啊?

  孙书记手一挥:我党在延安时期,处决了立下赫赫战功的腐败分子肖玉璧、杀人犯黄克功;建国初期,又杀掉了张子善、刘青山,请问同志们,这是维护了我党的形象,还是损害了我党的形象啊?

  李达康顺势表态:对,我赞成孙书记的意见!陈清泉必须按规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建议我市人大常委会免去其人民法院副院长职务!其他违纪干部由纪委根据不同情况,分别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主动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大家还有要说的吗?没有了?好,散会!

  常委会就这么散了。张树立心中不禁一阵发冷。他没想到曾经的朋友和党校同学陈清泉就这么完了。李达康就是这么霸道,没人敢对此表示不同意见。当初丁义珍出事,李达康不检讨自己,把他叫去一顿臭骂,今天他要敢替陈清泉说半句好话,哪怕只涉及程序,李达康都会让他当场下不了台。其实程序还是需要的嘛,陈清泉嫖娼被抓虽然是事实,但也得走程序啊,得有了公安机关的处理结果再进行组织处理吧?李达康不管不顾,就敢这么拍板,先双开了再说!想想也不意外,谁让陈清泉做过高育良的秘书呢?据说还是高育良最喜欢的秘书。张树立认定,正是高育良的政法系抓了李达康前妻,才促使李达康盯上了高育良和政法系的人。一场内斗怕是在所难免了……

  侯亮平坐在湖景茶楼等自己的老师高育良。他一直想请老师客,可老师很谨慎,提醒他说,自己不光是他老师,还是他领导,吃吃喝喝容易给人落话把,又要让人说政法系。酒不喝,喝茶总可以吧?侯亮平挑了光明湖畔湖景茶楼,带了老师爱喝的碧螺春,老师总算答应来了。做学生的总得尽点心意,调来H省工作,侯亮平一直记着此事。另外也有公事——他还想单独汇报京州市中院陈清泉副院长的严重违法乱纪问题。此人曾任高育良的秘书,动他还是要给老师打个招呼的。

  老师高育良还没到,侯亮平独自坐在窗前,眺望湖光月色。这茶楼卖的就是湖景,近水楼台,窗悬湖面,品茗静坐最是惬意。但侯亮平的幽思很快被赵东来的电话打断了,这位新结盟友乐呵呵地向他通报了一个刚发生的情况:对山水度假村的试探性扫黄竟然一把扫出了陈清泉,可算初战告捷了。侯亮平嘴上祝贺,心里却暗暗叫起苦来。盟友初战告捷是好事,可他又该怎么向老师兼领导汇报呢?这种无巧不成书的事只怕老师兼领导不会相信,必以为他和赵东来里应外合。又想到陈岩石对陈清泉的举报也是赵东来支的招,便觉得其中有蹊跷……

  正想着,老师在服务员引领下出现在门口。侯亮平见了,急忙起身让座,鞠了个略带夸张的大躬:高老师好!高育良乐呵呵地道:你这猴崽子,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喝茶了?侯亮平说:一是尽尽心意,二来呢,向您汇报点要紧的事。高育良笑了:我就知道,你这猴崽子是有事情!说吧,你们反贪局又瞄上谁了?侯亮平严肃起来,称呼也变了:高书记,是您的一位前任秘书!高育良也严肃了:我的前任秘书好几个呢,哪个出事了?侯亮平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陈清泉。

  高育良微微一惊:小陈有问题了?侯亮平点点头:是的,是实名举报,举报人是陈岩石。高育良狐疑地看着侯亮平:陈岩石?“第二人民检察院”?侯亮平知道老师想说什么,也没解释,又从笔记本里抽出其中的两张电脑截屏照片,递给高育良看。其中一张照片是陈清泉怀里搂着一个外国洋女人喝交杯酒。还有一张照片是陈清泉和高小琴一起在山水度假村打高尔夫球。高育良戴上老花镜,仔细翻看着照片,问道:这是从哪儿下载的啊?侯亮平说:陈岩石最近从网上下载的。两年前大风厂股权案一判下来就有了,可当时没人管,照片及时删除了,最近又有人挂到网上去了。我初步了解了一下,陈岩石的举报不是空穴来风。

  高育良放下照片,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他侧身望着光明湖,湖面黑魆魆地浮着一层微光。远处有小船欸乃摇过,船影渐行渐远。高育良长叹一口气:陈清泉怎么会变成这样?亮平,你把陈岩石的举报内容细说说。侯亮平汇报起来。根据陈岩石举报,大风厂股权案涉嫌司法腐败,市中院所做的判决和省高院的终审判决都是错误的!负责此案的市中院副院长陈清泉,经常进出高小琴的山水度假村。蔡成功质押大风股权违规,是假造员工持股会授权书办的质押登记,中院却视若无睹。两名主审法官都和主管副院长陈清泉有利益输送关系,其中有一位还和陈清泉关系暧昧。正是这位女法官在陈清泉的授意下,走简易形式让山水集团拿走了原本属于大风厂工人的那部分股权,激化了社会矛盾。

  服务员进来倒茶,侯亮平请她离开,自己擎起紫砂茶壶往高育良杯中斟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侯亮平继续说:陈清泉明知质押造假却不查证,和高小琴在山水度假村打着球、唱着歌就给判了,贪赃枉法啊!高育良仍有疑惑:中央三令五申啊,陈清泉还敢到山水度假村去?侯亮平又乘机汇报:他是坚持不懈去啊,今天嫖娼还被市局抓了现行。高育良一怔:什么?今天?嫖娼被抓?侯亮平实话实说:就在刚才,市公安局赵局长打了个电话来,谈工作时偶然说起的,应该不会错。

  高育良看着湖水若有所思。环境改变人啊!当初在我面前,有我镇着,经常提醒,陈清泉有个怕头,也有所敬畏。到了市中院,当了庭长、院长,判人生死,判人钱财,感觉就不一样了,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老师有些掩饰不住的沮丧,不愿谈下去了:陈清泉的事我知道了,陈岩石实名举报了,又让人扫黄捉奸在床,还有啥说的?你们查去吧,他做过谁的秘书不重要,重要的是犯法没有?犯了法,就绳之以法!侯亮平一个笔直的立正:是,高书记,那我就按您的指示办了!高育良手向下压了压:坐,不说陈清泉了,说你吧。本来啊,我也要找你谈一谈的。你办李达康老婆欧阳菁受贿案,办得惊天动地啊!

  侯亮平谦虚地摆手:高老师,没这么夸张,也就是正常执行法定程序嘛,换谁都一样。高育良竖起食指摇了摇:不一定,要是换上你学长祁同伟,他就不会去拦李达康的车了,更不会当着李达康的面,把欧阳菁请下车!祁同伟还指望李达康在省委常委会上投他一票,支持他上一个台阶呢!侯亮平笑道:这倒也是,人家厅长同志眼头比我活,情商比我高。高育良叹息说:但也不必讳言,他党性比你差,人格比你低。侯亮平得意了:哎,我也有这感觉呀,谢谢老师夸奖!

  然而,高育良话题一转,流露出别样的意味。老师透露,祁同伟对他有看法,怪他横冲直撞打破了某种政治默契和政治平衡,可能会导致李达康的反击,形势将复杂化。侯亮平问:什么政治默契?怎么会复杂化呢?高育良审视着他:亮平,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这时,手机响了,竟是祁同伟来电!祁同伟竟找他捞陈清泉!

  电话里,祁同伟火气挺大:猴子,你捅大娄子了知道吗?你不管不顾,抓了李达康的老婆,李达康就把账算到咱政法系头上了,就反击了!今晚突然发动扫黄,把老师最喜欢的秘书陈清泉扫进去了。侯亮平装糊涂:会有这种事啊?老学长,这真和李达康有关吗?祁同伟恼怒地说:李达康不发话,谁敢到山水度假村扫黄?山水度假村的高总打电话来求我捞人,我竟然捞不出来!赵东来也不知躲哪儿去了!

  侯亮平道:你都捞不出来,还和我说啥?祁同伟说:你找找咱老师吧,让他和李达康讲和!现在老师最欣赏的人就是你,还要我向你学习呢!侯亮平看了面前的老师一眼:你向我学习啥?我正和老师说呢,你情商高,是我要向你学习!捞陈清泉的事你直接和老师说吧。

  高育良接过手机:祁厅长,说吧,怎么个情况?听着电话,老师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语气也严厉起来:这些话都不要再说了!别说陈清泉只是我曾经的一位秘书,就算他是我亲儿子,也不能这么违法乱纪!我不相信李达康或者赵东来敢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陈清泉动手!那个山水度假村怎么了?是法外之地吗?祁厅长,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这个陈清泉,该拘留拘留,该双开双开,他自找的……

  挂断电话,把手机交还侯亮平,高育良仍一脸怒气,愤愤难平。

  这时,月亮已经升起,银光遍布,一片灿然。岸边脱叶的柳枝垂入湖面,一动不动宛如静物画。对岸几座大厦霓虹灯闪烁,在湖上投下波动的五彩光影。一艘观光游轮缓缓驶过,抛下一片欢声笑语……

  高育良看着湖景感叹:好景,好茶,享学生的福了。侯亮平刚想说什么,高育良一摆手:该办什么尽管办去吧,遇到阻力,直接向我汇报!不要听祁同伟或者什么人胡说八道!亮平,你要给我记住,我们的检察院叫人民检察院,我们的法院叫人民法院,我们的公安叫人民公安,所以,我们要永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永远,永远!

  侯亮平充满对老师的敬意,激动地再次起立:是,老师!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