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民义》第25章-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25章

  事情朝着预料的方向发展,欧阳菁是个突破口。侯亮平相信,大风厂股权之谜将由此解开,还会顺藤摸出山水集团等一连串瓜来。欧阳菁五十万的受贿事实既已查明,受贿已经不是关注重点了,现在要搞清楚的是——这位主管信贷的银行副行长一手造成的断贷,是如何导致了大风厂股权的转移和“九一六”事件的发生。今天他精心准备了一场三堂会审:在讯问欧阳菁的同时,提审蔡成功,接触高小琴。

  侯亮平信心十足。季昌明进门询问情况时,侯亮平便说:今天搞场会战,三个组密切配合,将打一个突破性的漂亮仗。季昌明有些狐疑地看着他:突破?就这么突破了?侯亮平很肯定:就这么突破了!

  季昌明未置可否,在对面的指挥位置上坐下。对欧阳菁的审讯很敏感,领导必须参加监督指挥,侯亮平心里有数。领导坐下后,把带过来的保温杯放在桌上,先说了个情况。道是沙书记表扬他了,要谢谢他这反贪局局长。说他拦下了李达康的车,挽救了李达康的前途。侯亮平听罢,并不觉得意外,马上想到,沙瑞金把李达康和欧阳菁切割开了。随口来了句:挽救李达康的只能是李达康自己,他腐败了,谁也挽救不了他!季昌明怔了一下:亮平,别胡说啊,我们就事论事!

  这时,欧阳菁到位了,季昌明敲敲桌子,示意开始。侯亮平抓起桌上话筒发出指令。指挥中心的通信设施很现代,大屏幕及时显示出审讯室的画面。工作人员随时切换画面,可以将几个审讯场所同时呈现在荧屏上。这样,领导们就可以像看电影一样,随时掌握审讯进程。

  张华华和一位女检察官对欧阳菁进行讯问。欧阳菁有些激动,不承认贷款有任何问题。她一口咬定,城市银行和大风的所有信贷业务来往,都是合法合规的正常业务来往。张华华指出,二〇一二年初,蔡成功的一笔正常贷款就被不正常地中断了,以至于大风厂的股权落入了山水集团囊中。欧阳菁并不回避,说她本来是准备按计划放贷的,但银行的风控部门例行贷前调查时,意外发现蔡成功卷入一起非法集资案里去了,蔡成功涉及使用了社会高息资金一亿五千万元……

  侯亮平和季昌明对视了一下。欧阳菁说的是个新情况,必须马上证实。侯亮平让工作人员切转到市公安局看守所。屏幕上即时出现了蔡成功的辩解——我用不用高利贷,用了多少,都与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无关。我是自然人,大风是企业法人。而且大风厂也不是我一人的,还有员工们的持股。侯亮平听明白了,欧阳菁没说假话,蔡成功确实卷入非法集资案里去了。画面再切回审讯室,欧阳菁又做了进一步说明——对一位身陷高利贷旋涡的奸商,哪家银行还敢放贷给他?欧阳菁情绪激动地说:我提醒你们,不要上这个奸商的当!在京州被蔡成功坑害的不仅是大风持股员工,还有那些借高利贷给他的群众,最近半年已经有两个跳楼的了!你们可以到市公安局经侦处了解一下!

  这一事实让侯亮平感到很意外。蔡成功举报欧阳菁时,对自己涉及这么多高利贷只字未提!侯亮平低声骂了句:混账东西,找死啊!季昌明盯着大屏幕,缓缓道:这么看来,欧阳菁断贷也没什么错嘛!

  剧情陡转,故事脱离了预想的轨道,朝未知方向发展。看来是错了。侯亮平喉咙发干,口腔苦涩,拿起茶杯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水。

  这时,陆亦可小组的信号传过来了,工作人员及时将画面切入。

  山水度假村接待室,高小琴一身职业服装,和陆亦可侃侃而谈。高小琴又说了一个新情况,道是二〇一〇年,蔡成功见着煤炭行情好,想发一笔快财,借了八千万高利贷到林城购买锦绣煤矿的产权。丁义珍帮他牵线斡旋搞批文,占了百分之三十的干股,两人其实早就是合伙人了。

  季昌明难得地激动了,指着屏幕说:哎,亮平,看看,又大跌眼镜了吧?你这个发小竟然早就是丁义珍的合伙人了!出乎意料吧?!

  侯亮平一时窘迫至极,苦笑不已:是,是啊,太出乎意料了!

  此刻,侯亮平真是哭的心情都有。回想起在北京家里,蔡成功竟然向他举报丁义珍,真不知发小当时是怎么想的!现在看来,高小琴说得没错,发小谎话连篇,输急了眼逮谁咬谁。童年那个抄他作业,跟在他后面跑的蔡包子,那个在他记忆里总是与天真顽皮联系在一起的蔡包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岁月已把这位发小变成了老奸巨猾的奸商……

  监控屏幕上,高小琴大骂蔡成功:这个阴险小人,人前说人话,鬼前说鬼话,就没几句是实话。他是京州商圈里最不讲诚信的无赖商人之一,我们都不和他打交道。陆亦可问:那你怎么还是和他打上交道了?高小琴苦笑:还不是因为丁义珍吗?他们俩买矿被套,想等着煤炭行情好起来翻本,就找到了我,借过桥款五千万,日息千四。丁义珍要我帮忙,我能不帮吗?再说有大风厂股权做质押,有过桥利息赚,我就同意了。陆亦可旁敲侧击:还有更大的利益吧?大风厂的黄金宝地?高小琴反问:谁说那是黄金宝地?大风厂至今没拆下来,招拍挂还没开始,除了一堆麻烦,啥都没有!现在区政府不认丁义珍当年签字的合同了,让我们再交一次下岗安置费,我们正交涉呢!陆亦可注意地问:再交一次安置费?这么说,你们以前交过一次安置费了?

  这又扯出蔡成功一段赖皮行径。蔡成功还不起五千万过桥款和衍生的高额利息,大风厂股权应该依法过户到山水集团。这时候,他的合伙人丁义珍又来找高小琴了,说蔡成功太困难了,负债累累,安置费得山水集团出。高小琴指着陆亦可的沙发说:丁义珍就坐这儿说的!他是光明湖项目总指挥,他的话,我敢不听吗?我就和蔡成功谈判,签了个补充合同,又出了三千五百万的安置费,这才把产权过了户。

  陆亦可问:那这笔钱蔡成功用到哪儿去了?高小琴纤纤玉指在空中画了一圈儿:当天就被民生银行划走了。蔡成功让我们划款时,并不知道自己的基本账户被法院查封了。陆亦可道:可蔡成功说,大银行都不贷款给他呀?高小琴道:这人嘴里哪有一句实话啊,京州哪家银行他也没少骗贷!据我所知,现在他欠民生、招商以及工农交建四大行的贷款不下五六个亿!他和丁义珍这是做局坑我们山水集团啊……

  审讯室内,欧阳菁益发理直气壮——幸亏我们当时果断终止了贷款,否则我们京州城市银行麻烦就大了。前几天,我特意从银行征信系统查了一下,蔡成功和他旗下企业逾期贷款本息已达五亿六千余万!加上社会上没法偿还的高利贷的本息,接近十个亿了!欧阳菁仰起脸,仿佛故意对着侯亮平说:希望你们查查蔡成功的举报动机。这个奸商干吗突然举报我?他是想通过你们新来的反贪局局长做局,把他自己保护起来。他现在在外面很不安全,放高利贷的一直追杀他,他已经被人家绑架过一次了,关在狗笼子里三天三夜,差点儿没疯掉。

  高小琴也说到了蔡成功和狗笼子。道是狗笼子里的日子太难熬了,比受刑还痛苦。狗笼高度和宽度都不过半米,长不过一米,蔡成功被关在里面既不能坐,又不能躺。就算是坚贞不屈的英勇地下党员只怕也熬不过二十四小时,而蔡成功竟然挺过了三天三夜……

  侯亮平相信欧阳菁和高小琴说的是实话。现在他已经能用全新的角度审视蔡成功了,发小竟是所有事件的祸根。欧阳菁满腹怨气,实话实说,高小琴的话也有根有据。尤其是高小琴,竟如此清白,简直成了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在这之前的办案思路全错了,让蔡成功带进死胡同去了。侯亮平也不知道该狠抽发小两嘴巴,还是该狠抽自己两嘴巴。但是,一个理性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且慢,且慢……

  看守所里,蔡成功开始耍赖,说支持不住了,头上的伤没好利索,市公安局就把他关到看守所。他要求见侯亮平,有事和侯亮平当面说。

  侯亮平看着屏幕上耍赖的蔡成功,沉着脸,开始了和蔡成功的对话——蔡成功,现在是我在和你说话,你看不到我,但我能看到你!你听着,你满嘴谎言,胡言乱语,已经让我很被动了。我希望你就此打住,实事求是交代问题!你到底欠了民生银行和其他各大银行多少贷款?还有多少社会上的高利贷?大屏幕上,蔡成功可怜巴巴地说:侯局长,你既然都知道了,那还问我干啥?我这几年欠的债太多了,这辈子也还不上了。讨债公司的黑社会饶不了我啊,所以我想到你这儿来坐牢!猴子,我……我在外面有生命危险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侦查方向被误导了。明明是蔡成功和丁义珍捅下的大窟窿,蔡成功却成功地把自己装扮成了受害者!侯亮平现在回忆起来才知道,在北京家里,蔡成功举报丁义珍和现在举报欧阳菁,都是有目的的。丁义珍是副市长,欧阳菁是李达康老婆。蔡成功就是要引起注目,逼他和反贪局行动!发小负债累累,太恐惧了,想让他给自己在监狱安排度假呢!

  真相初步查明了,对蔡成功报捕保护已无必要。审讯结束时,侯亮平主动提出,既然事情是这样,蔡成功一案还是交给市公安局侦办吧!季昌明赞同说:好,我今天就安排批捕,本来赵东来也在催。这时,侯亮平心里很难受,希望领导批评几句。但是没有,领导反倒提出晚上请他吃烧烤。侯亮平谢绝了,他和同志们需要好好反思。

  分手时,侯亮平郁郁地说:季检,我这次是不是让你失望了?季昌明拍了拍他肩头:失望什么?要看光明嘛!“九一六”事件的背景真相基本上查清了,欧阳菁受贿五十万的证据也拿到了。还有一个意外收获——银行系统的非公职人员职务犯罪案!蔡成功难道只贿赂了欧阳菁吗?城市银行其他人贿赂了没有?还有那么多的贷款银行,这个奸商是怎么把五六个亿贷出来的?你们都要好好查,一查到底!

  侯亮平有些冲动,握住这位兄长般的领导的手狠命摇了摇。

  傍晚时分,侯亮平独自来到操场。检察大楼后面这块空地,是干警们活动的好地方。几个小伙子在打篮球,侯亮平悠双杠。这是他喜爱的运动方式,和祁同伟一样,他也很重视健美训练。脱了外衣,轻轻一跃,侯亮平就撑着双杠悠荡起来。心情烦闷的时候,他会加大运动量,像宣泄,像自虐,直至筋疲力尽。侯亮平深深陷入一种挫败感,没想到蔡成功让他在这一回合输得这样惨。所有的线索突然断了,这混账的蔡包子成了对手的一堵挡风墙,让他的预想推演全部落空。强大而狡猾的对手忽然隐遁,不留任何踪迹。下一步怎么办?怎么办?

  球场上打篮球的小伙子们都停住手,目瞪口呆地望着侯亮平——这位新来的反贪局局长像钟摆一样,似乎要在双杠上永远摆动下去。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