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民义》第18章-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18章

  沙瑞金给H省政坛带来了一阵清风,也给一些官员带来了惊恐与不安。尤其是在沙瑞金之后,又从北京空降了一个叫田国富的省纪委书记,更让某些官员觉得意味深长,沙氏清风大有转变为寒流的趋向。

  李达康最早感到了寒流的凉意。“九一六”事件发生后,沙瑞金虽然没有让他在常委会上做检讨,也没有直接点名批评他,但对事件的定性异乎寻常的严厉——严重腐败引发的恶性暴力事件,是一些干部的腐败行为激发和激化了普遍存在的社会矛盾——这样的判断真让李达康承受不了,想想都要冒冷汗。更要命的是,现在妻子欧阳菁也有腐败嫌疑,还不肯离婚,怎么办?拖下去?拖到炸弹爆炸?赌上自己的政治前途?不,事已如此,他得争取主动,得让沙瑞金了解他真实的婚姻状况。这也许是摆脱困境的最佳途径。当然,也可能被高育良们视为欲盖弥彰。但无论如何,他必须采取行动,不能再拖了。

  早晨一上班,李达康就打通了沙瑞金的电话,说是想尽快做个汇报。也是巧了,当时沙瑞金正在赶往林城经济开发区的路上,而曾经出任林城市委书记、主持林城经济开发区的开发,是李达康从政经历中的一大亮点。二人就在电话里挺开心地聊起了林城经济开发区。

  沙瑞金说,林城的经济开发区搞得不错,既是高科技开发区,又是有名的工业风景园区,是林城甚至是H省的一张名片,所以他特意去看看。沙书记貌似随意:达康同志,你思维超前啊,十年前就考虑到了环保和环境,不简单啊……李达康被这意外的赞扬搞愣了,情绪一下子好了许多,双手握着话筒,努力镇定着说:瑞金书记,正因为超前了,所以当时不被人理解呀!沙瑞金情绪也很好:是吗?哎,达康同志,你不是要汇报吗?那就过来吧,咱们好好聊聊!明天一早我在林城经济开发区等你,你就在你的老地盘给我当一回向导吧,不见不散!

  放下电话,李达康不无兴奋地吩咐秘书,赶快把林城经济开发区的材料找出来,他要再看看。秘书有点疑惑,来自林城的李书记比任何人都熟悉林城经济开发区的材料,怎么还要再看?李达康擦拭着眼镜片解释,毕竟许多年过去了,有些数据记不清了,他可不能给沙瑞金留下一个马大哈的印象。秘书连声应着去准备材料,走到门口又想起一件事,说是有位客人一早就到了,正在外面等着呢。此人叫王大路。

  李达康这才想起,是他约王大路来的,心情又变坏了。他戴好眼镜,挥挥手让王大路进来。王大路惶惑不安地进了门:李书记,说是你找我?李达康让王大路在沙发上坐下,不冷不热地说:大路,你叫王大路,不叫王小路,是吧?所以我劝你,要多走大路,少走小路!王大路莫名其妙地看着李达康:李书记,你的话我不是太明白!李达康笑了笑:不明白?那我就再说明白点。小路不好走啊,有荆棘,有陷阱,不小心陷进去有可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灭顶之灾!王大路试探着问:李书记,你是不是说光明湖工程啊?李达康道:我啥都没说,因为是老朋友了,过去又在一个班子共过事,所以才提醒你一下。

  王大路极力解释,他们大路集团确实想参与光明湖新城建设项目,但是前总指挥丁义珍太黑,项目招投标全是假的。他在欧阳菁行长面前叹了几句苦经,并没有其他意思。王大路还强调,他和欧阳菁是大学同学,一向谈得来,没有任何男女私情……

  李达康站了起来,极不耐烦地打断王大路的话:什么男女私情?别扯远了!丁义珍这一页掀过去了,现在的总指挥是孙连城,连城会按规矩办事的!王大路坦率说出自己的看法:孙连城守规矩不假,可不干事呀!李达康板起脸:谁说他不干事?在其位才谋其政嘛,他刚刚当上总指挥!李达康觉得这么说还是扯得太远,一摆手:大路,我还是希望你别走小路!起码我老婆这条小路你走不通!好了,就说这么多吧!王大路抹汗苦笑:我知道了,我可从来也没想走小路啊……

  次日一早,李达康如约赶赴林城,六点半出发,八点就到了。进了林城市界,二〇一四年金秋环湖自行车大赛的标语横幅不断出现在眼前。越接近经济开发区,跨越路面的横幅越多。路上到处都有自行车大赛的选手在热身,一些路段已经被警察封锁。这个环湖自行车大赛还是当年他倡导搞起来的呢,开始只是林城老百姓自娱自乐,现在成了一个热闹的民间赛事,来自全国乃至2018世界杯投注各地的选手都蜂拥而来。

  到了开发区广场一下车,林城市委田书记迎了上来,告诉李达康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沙瑞金书记要和他比赛骑自行车呢!果然,和沙瑞金一照面,沙瑞金就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赶上自行车大赛了,咱俩也比试比试吧!李达康说:这环湖一圈四十七公里,您吃得消吗?省委书记拍了拍胸脯:哎,达康,你觉得我的身板比你差吗?李达康没再说啥,沙瑞金的身体的确不错,就算身体不好,他也不能说。

  沙瑞金让李达康去给自行车大赛发令。李达康推辞道:您省委书记既来了,这令就得省委书记发,您有权威性!沙瑞金不同意:达康同志,就你发,这里不需要权威,这是你的杰作啊,你最有资格!李达康心里很舒服,便也没再推辞,当仁不让地走上发令台举枪发令。微风拂面,艳阳高照,李达康容光焕发,许久没有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了!枪响之后,起点线上的自行车赛手们竞相冲出,车流滚滚。

  自行车赛手们的车流过后,沙瑞金和李达康各骑一辆自行车上了路。李达康很高兴,沙书记与他比赛,含有做朋友的意思哩。既是朋友又是领导,李达康真该好好地卖一番力气了!于是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紧随着H省最高领导,热情洋溢地介绍林城的改革历史。

  开发区里的这片湖叫潘安湖,原来不是湖,是采煤造成的塌陷区。林城是重要煤炭基地,开采历史有三百多年了,最大的塌陷区就在这里。当年塌陷区一片荒凉,他考虑到大量圈占良田搞开发区,代价太大,而综合利用废弃塌陷土地,既可为后人留一片青山绿水,还能获得国家财政补贴。可他把开发区定在这里,遇到很大阻力。当时的市长、副市长都反对,背地里骂他是疯子。他向时任省委书记赵立春做了一个汇报,说塌陷区的劣势完全有可能变成优势。采煤塌陷区不是化工区,没有真正的污染,一个个污水坑沟通起来就是连片的湖,湖边种上树木花草就是风景……赵立春听罢汇报,强有力地支持了他。

  沙瑞金一只手离开车把,跷起大拇指。达康,你有气魄啊,是我也会支持你!我看到过几幅老照片,整治前的塌陷区荒无人烟,不堪入目啊!李达康挥臂横扫湖面:省委支持了我,就有了现在这片潘安湖、环湖四十七公里的湖滨路,也就有了这八十平方公里的开发区!

  开发区有十大景观。千亩玫瑰园是十年前一位台湾老板投资开发的,如今已经扩展成了一个台湾现代生态农业园。生物科技园、软件工业园都是花园式厂区,不少企业水准一流,在海内外挂牌上市……

  李达康也没隐讳,前进过程中也有挫折,当时的副市长兼开发区主任李为民,也像丁义珍一样腐败掉了。李为民被捕引发了投资商的大规模撤资。事后他才得知,几十家企业都给李为民行过贿,多则数百万,少则几十万、十几万。一夜之间,林城形势大变,许多工程烂尾,经济开发区变得冷冷清清。这个时候,有些制造污染的企业和低端制造业企业想进园区,但还是被他坚决阻挡住了。李达康恳切地对沙瑞金说:沙书记,我和林城市委一心一意谋发展,需要一定的速度,需要GDP,但绝不要落后的GDP、污染的GDP、血泪的GDP!

  沙瑞金显然知道一些情况,赞道:达康同志,说得好!所以,你宁愿失去一次进步的机会,也没有丧失一个决策者的历史底线!

  李达康语调沉重起来,眼中闪动着泪光。他从小生长在农村,上大学前没吃过几顿饱饭,深深知道污染对农村和农民意味着什么。土地是爹娘乡亲的命根子啊,他岂敢丧失底线?!然而,守住底线,就要牺牲自己,他由此丧失了一个上台阶的机会。那是个以GDP论英雄的年代,GDP意味着政绩,GDP下来了,你就别想上去了。于是,时任吕州市委书记的高育良进入了省委常委班子,他却在原地踏步。

  沙瑞金饶有兴趣地问:达康,你和育良同志在工作上好像有过一段交集吧?李达康老实回答说,有过一段短暂的交集。一起在吕州搭过班子,相处了一年零三个月。高育良是市委书记,他是市长。谈到对高育良的评价,他十分坦承:老高作风稳健,思路清晰,理论水平远高于一般干部。但有些明哲保身,开拓性差了些,尤其是城建规划方面……沙瑞金听到这里笑了:你们为城建规划发生过矛盾吧?老书记赵立春同志在北京时和我说起过。李达康也不否认:是,赵立春书记支持了老高,把我调离了。说罢又感慨:立春老书记比较公道,我尽管做过他的秘书,出现矛盾他也没偏着我。老书记亲自送我到林城来上任,一路上做我的工作说,达康,你和育良不同,你是一员开疆拓土的大将啊,去给我把林城的落后局面尽快打开!吕州基础好,就让育良他们按部就班来吧。沙瑞金点了点头,称赞老书记赵立春知人善任。

  李达康上任后抓了这个科技经济开发区,他深知林城没有吕州那样的基础,自己不能像高育良那样按部就班,所以提出了个口号:法无禁止即自由。大胆试,大胆闯!从那以后他成了新闻人物,他这个口号也备受争议。

  骑行了一阵,两人头上都冒了汗,李达康和沙瑞金下了车,立在湖滨举目远眺。此地也是一景,名为万亩香荷湖。辽阔的湖面上,生长着大片大片的荷花,虽然花季已过,却有梗茎挑起荷叶,肥绿喜人,如伞如盖。风吹荷动,清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晶亮的露珠在荷叶上滚动,活泼可爱像一群小娃娃。林城潘安湖的莲藕因此而闻名。

  沙瑞金这才想起问:对了,达康,你不说汇报吗?想说啥啊?

  李达康怔了一下:哦,是件私事,但我觉得应该让您和组织知道。

  沙瑞金看着李达康,笑了笑:是不是和你妻子欧阳菁离婚的事啊?李达康感到意外:沙书记,您初来乍到,怎么会知道我们夫妻的事?沙瑞金说:一个班子的同志就是要知己知彼,互相关心嘛!李达康说:我们分居已经八年了,简直像一场噩梦!沙瑞金摇头叹息:看看,一个八年抗战了!既然没了感情,你早就该离了嘛!李达康满脸愁云:问题是欧阳菁一直不愿意离,我呢,出于面子考虑,也就没勉强,一凑合就是这么多年。现在欧阳菁不听我的劝阻,一定要到美国去陪女儿,就把我逼上梁山了。根据中央规定,如果不和欧阳离婚,我就得离职啊!沙瑞金说:好,这事我知道了,不行就起诉离婚吧!

  他正准备起诉离婚呢,没想到让沙瑞金先说出来了。李达康呆立了片刻,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沙瑞金的手,声音竟有些颤抖:谢谢,瑞金同志,谢谢您对我的理解和支持,那我就尽快到法院起诉了……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