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民义》第16章-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16章

  蔡成功有预感,总觉得一场灾难将会在自己身上发生。他是老江湖了,当然懂得公安检察这两种执法机构的不同。在检察院他是举报人,说不上功臣吧,总也像国外大片里受保护的证人。落到公安手里就不一样了,他会被视作重大刑事犯罪的嫌疑犯。更何况京州又是李达康的势力范围,赵东来一伙警察还能不听李达康的指挥?他举报了李达康的老婆,能有啥好果子吃?没准儿会有生命危险。

  幸好,发小侯亮平在保护他,放着北京的官不当,调回老家做了反贪局局长——蔡成功就是这样理解的。当然,这也不只是为了他,发小自己也要往上爬,在北京是处长,到省里就局长了,官大了一圈。发小了解他的二皮劲儿,让公安给他检查身体,这是不是暗示他装病呢?应该是吧?于是他就装病,头晕,脑袋痛,还恶心,脑震荡的征兆啊。这种把戏过去玩过两次,轻车熟路。再说,头上的跌伤也确凿存在,曾经小孩嘴似的,缝了八针呢,因为东躲西藏,至今连线都还没拆。医生一见伤痕就被蒙住了,虽然仪器没查出脑震荡,却不敢断言就没问题,让他留在公安医院里观察几天。

  在病房躺着却不得消停。只观察了三天,那个长脸局长赵东来就领着两名警察到病房找他谈话了。他们让他做的一件事情,更使他疑窦丛生,百思不得其解——警察将一只录音手机和一支录音笔放到他面前。局长赵东来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他,命令他把纸上的话好好看几遍,看熟了,像平时说话一样,照着念一下。蔡成功坐在床上摇晃着,不想接纸条。赵局长非让他接,蔡成功知道扛不过去,只得接了。

  他把纸条擎在眼前,一字一顿念:陈局长吗?我举报!我要举报一帮贪官!他们不让我好好活,那我也让他们不得好报!我有个账本要当面交给你……赵东来像个导演,在旁边指挥着他:哎,不对,要像平时说话一样,别这么拿捏!好,蔡成功,按我说的,再来一遍!蔡成功又将纸条上的话念了一遍。心想,搞什么鬼?栽赃?诬陷?于是更不肯配合,故意弄出一些怪声调,甚至有些不属于人类。赵东来被搞火了:还是不对,蔡成功,别和我们斗心眼啊!蔡成功急了,把纸条一扔道:我……我斗啥心眼了?这纸条上的话都不是我说的!

  是不是你说的,我们会去鉴别!蔡成功,再来一遍,开始!

  蔡成功的二皮劲儿上来了,抻长了脖子喊:我不来了!我向陈海局长举报时没说过这些话,也没说啥账本!你们别赖我。一位胖警察威胁道:蔡成功,找不自在是吧?蔡成功一头倒到床上,你们枪毙我吧!我脑震荡,头又晕了……胖警察一把把他拎起来:晕什么?医生说了,你好着呢,脑子没震荡!蔡成功大喊:我要见反贪局局长侯亮平!赵局长火透了,瞪起眼下令:把他送到看守所去,连夜突击审讯!

  两个警察上前扭住他,将他押出病房,送进了市公安局看守所。

  进了看守所审讯室,换上一件发污的黄马甲,蔡成功知道麻烦大了,但他打定主意,绝不配合。事已至此,只能当一团滚刀肉了。

  蔡成功无精打采地呆坐在审讯桌前抠指甲。胖警官叫他不要心存侥幸,作为“九一六”事件的主要责任人,煽动和组织大风厂工人占厂肇事,制造火灾的罪责怎么说也逃不掉。蔡成功争辩说:工人才不用我来煽动呢,他们占厂是为了讨回股权!火灾也不是我制造的!

  胖警官换了个话题:你能说说丁义珍吗?蔡成功故作吃惊:丁义珍不是逃跑了吗?还说他干啥?胖警官道:跑了也得说呀,说说你和他是啥关系?蔡成功摇头:我和他没啥关系,就是正常的工作关系!

  那丁义珍怎么能允许你占着人家山水集团的厂子,生产到现在?

  哎,谁说这是山水集团的厂子?那是我和大风员工的厂子!高小琴她做局套我,这里面有腐败!我已经向省检察院反贪局举报了……

  另一位瘦警官马上接着这话头问:那么你和山水集团又是怎么勾结的呢?你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阳光的交易啊?蔡成功慷慨激昂:谁勾结了?高小琴这么坑我讹我,我还会勾结她啊?简直岂有此理!

  胖警官把话题拉回:既然你啥都不承认,那我们还是回到“九一六”!蔡成功道:“九一六”有啥好说的?我不在场。我被工人打伤了!瘦警官说:但护厂是你组织的,护厂队的土枪是你买来的,还有使用汽油阻止推土机,都是你的主意吧?这你能赖掉吗?蔡成功只好承认:这我不赖,但我是自卫。我们厂的员工又没走出厂门!瘦警官紧紧相逼:你组织自卫的结果是,烧死三个人,还伤了三十八人!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就凭这个事实,判你十年八年就不冤!瘦警官点准了穴位,蔡成功的态度有了变化:这个后果我没想到,我不是故意的。

  胖警官又插了上来:蔡成功,你和侯亮平是啥关系啊?蔡成功立刻警觉:我们就是一般朋友。胖警官话里有话:好像不太一般吧?这位侯局长对你很照顾啊,非让给你检查身体,他是不是暗示你装病啊?蔡成功说:装啥病?我本来就有病,头晕,都脑震荡了我!瘦警官突然发问:哎,你有没有向侯亮平行过贿啊?蔡成功怔了一下,马上想到,难道他到北京送礼的事让警察知道了?不会吧?再说,侯亮平又没收他的礼,连忙摆手:没有,绝对没有!瘦警官笑了:看看,让我们抓住了要害,蔡老板就来精神了!蔡成功急眼了:啥要害?你们别想陷害侯亮平!胖瘦俩警官耍猴一样瞅着他,有些小得意。

  审讯结束,瘦警官拿过审讯记录,让蔡成功签字。蔡成功翻弄着记录:我得先看看,这一大本子都记了些啥!胖警官不耐烦了:看啥看?你说了啥,我们就记了啥!快签字吧!蔡成功道:你要这么说,我就不签字了!胖警官只得妥协:好,蔡成功,你看,你认真看!蔡成功也不真看,随便翻了翻说:得注明一条,你们搞疲劳审讯,审了我一夜!胖警官说:这叫突击审讯,要说疲劳,我们也很疲劳……

  黎明,蔡成功被押回房间,意外抑或是暗算却在这时发生了。

  蔡成功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公安局看守所走廊巧遇冤家对头常小虎。他要对“九一六”大火负法律责任,拆迁大王常小虎要对假冒警察负法律责任,狱中相会虽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当时,二人都被警察押着,他是提审回来,常小虎是前去提审。两人一照面,常小虎眼里便射出仇恨的凶光。他躲开常小虎的目光,想溜过去。不料擦肩而过之际,常小虎趁看押警察一时不备,突然挥起大拳头,狠狠砸到了他脸上。他惨叫一声,软软倒在了地上。常小虎跟上去,又狠狠踹了他一脚。常小虎练过武功,这一脚竟踹断了他三根肋骨。

  两名警察迅速扭住常小虎。蔡成功满脸是血,捂着胸口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常小虎不依不饶,仍大喊大叫:姓蔡的,老子他妈饶不了你,见你一次揍你一次!不是你,老子不会到这鬼地方来喝汤……

  接到驻所检察室打来的报警电话,侯亮平恼火透顶,蔡成功在市公安局看守所被打成这样,赵东来是干什么吃的?接下来蔡成功会不会在看守所碰上睡觉死、刷牙死、躲猫猫死啊?怪不得发小死活不愿跟市公安局的人走,看来这里面名堂真不少呢!侯亮平不便出面找赵东来兴师问罪,就让陆亦可带着张华华找赵东来交涉——你们问问他,蔡成功被打是怎么回事?是意外还是暗算?他还能不能保证蔡成功的生命安全?如果保证不了,就让他们把蔡成功送到省检察院来!

  在公安医院会议室,二位女将见到了赵东来。赵东来见面就说对不起,道是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陆亦可说:意外?是暗算吧!张华华也说:就是,从目前情况看,完全是精准的定点打击啊。正要唇枪舌剑开谈,主治医生救治结束进来了,通报情况:凶手常小虎这一拳打得很猛,蔡成功鼻梁骨断了,原头部的伤口再次局部开裂,可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脑震荡。肋骨也被踢断了三根,但没有生命危险……

  主治医生退出后,赵东来和陆亦可、张华华隔桌坐下。陆亦可马上责问:蔡成功怎么一进去就被打了?打人的怎么偏偏又是那个拆迁队长?是巧合还是有人要威胁蔡成功?赵东来认为是巧合,道是双方因为大风厂的拆迁长期对立,矛盾形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在这时,陆亦可的手机响了。

  陆亦可看看电话号码,是侯亮平的,便到门外接。侯亮平问她是否还在公安医院。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侯亮平要她想法单独见一见蔡成功,看蔡成功有啥话要说。侯亮平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可能是冲着蔡成功的举报来的。陆亦可心有灵犀,没多说啥,只应了声明白。

  合上手机,陆亦可没进会议室,大步走向走廊尽头的观察室。观察室门口站着两名警察,陆亦可向警察出示了证件。其中一名警察认识陆亦可,说这是检察院的陆处长。另一名警察板着脸道:赵局长说了,不让蔡成功见任何人!陆亦可说:那不包括我,我要察看一下蔡成功的伤情。说罢,笑了笑,指指会议室:我们正在那里开会呢!

  警察闪到一边,陆亦可推门进去。躺在床上的蔡成功看陆亦可进来,努力坐起身。陆亦可上前扶住蔡成功:实在对不起,出了这种事故。蔡成功心如明镜,急切地问:陆处长,是侯亮平让你来的吧?陆亦可打开手机录音:你有啥话要说吗?蔡成功把嘴巴凑近手机:猴子,哦不,侯局长,市公安局赵东来局长逼我反复念一张纸条,还给我录了音,他们可能是想栽赃我!陆亦可举着手机问:纸条上是什么内容?蔡成功说:是举报电话。我打电话找陈海局长举报过欧阳菁,可赵东来他们纸条上的话,我从没说过,更没说过要带什么账本……

  陆亦可录了音,从观察室出来,迎面撞上赵东来和张华华。赵东来一脸严肃,不满地说:陆处长,开着会怎么跑了呢?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陆亦可仿用一句台词作答:那点意思早让你们弄成不好意思了!赵东来懂,扬起了眉毛:哟,你还看过老舍的《茶馆》,文艺青年?陆亦可道:少扯淡。赵局长,蔡成功伤情不轻啊!华华,你留在这儿值班,对蔡成功的情况如实记录,我回去向侯局长做个汇报!

  陆亦可在赵东来疑惑的目光下匆匆走了。进了检察院大楼,直奔侯亮平办公室。侯亮平以询问的目光迎接了她。陆亦可也不多话,拿出手机放在办公桌上。侯亮平知道,精明干练的部下赢了这一局。

  反复听过录音,侯亮平被一个关键词迷住了。他站在金鱼缸前,摸着下巴沉思——账本?哪来的账本?谁的账本?是高小琴山水集团的账本?还是蔡成功大风厂的账本?这倒是条新线索呢……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