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民义》第15章-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15章

  “九一六”事件的初步调查结果出来了。没有谁故意纵火,大火烧起来纯属偶然,是护厂员工刘三毛乱扔烟头引发的,刘三毛当场烧死。当夜大风厂的护厂员工和常小虎的拆迁队甚至都没发生肢体接触,双方本意都还是理性克制的。罪魁祸首是大风厂老板蔡成功。几百号员工占厂护厂是蔡成功组织煽动的,蔡成功还给大家发补助费,使用汽油也是蔡成功的命令。另外,蔡成功还是大风公司的法人代表。

  李达康看了报告,指示赵东来,对蔡成功尽快批捕。赵东来却说要看省检察院的态度。李达康觉得有些怪,省检察院为啥老盯着蔡成功呢?赵东来苦苦一笑,吞吞吐吐说:这涉及蔡成功的一个举报。是什么举报,赵东来没说,只提醒他:李书记,您可要当断则断啊!

  李达康心里一沉,已有预感,却仍问:断?怎么断?和谁断?

  赵东来迟疑了一下,还是直言不讳说了:当然是和欧阳菁啊,李书记,你们夫妻的事早不是啥秘密了,再拖下去会对您很不利……

  赵东来走了。李达康抬起头,目光散漫地浏览着书橱,书橱是他命人特制的,高抵天花板,一面墙全是砖头厚的大书。他喜欢坐拥书城的感觉。烦恼时就看着书脊发呆,好像书里藏着解决问题的妙方。是啊,再拖下去对他很不利!蔡成功已经举报了,赵东来的暗示再明白不过,蔡成功举报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李达康的妻子欧阳菁啊!省检察院没把你放在眼里,已经盯上了,欧阳菁只怕是在劫难逃……

  李达康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天已黄昏,落霞染红了办公室里几株茂盛的绿植。站在窗前放眼眺望,可以看见西南方向光明湖的一角,如同一块被切割过的镜子;东南面则是逶迤的群山轮廓,泛出幽蓝的微光;近处,繁华大街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李达康无心欣赏窗外风景,只想自己的心事——

  无论欧阳菁出了什么问题,他这个做丈夫的都脱不了干系。说实话,他对妻子本来就不放心,金融领域是贪腐案多发之地,欧阳菁也不是平凡老实之人,何况又分管信贷。丁义珍出逃之夜,他就训斥过她,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欧阳菁的手脚不太干净,是身边的炸弹。现在只有一条路摆在面前,在欧阳菁事发之前,迅速离婚,扔掉炸弹!

  离婚的话题他们夫妻之间多次提到,李达康也不止一次在心里做过决定,但终究下不了决心。现在到了最后关口,应该结束这段并不美好的婚姻了。李达康非常珍惜自己的政治羽毛,绝不允许它受到半点玷污。连赵东来都看出来了,再不做离婚决断,定受其乱!李达康把最后一支烟放进烟灰缸,用力揿灭,拿起电话通知保姆,今天他要回家吃晚饭,让保姆打电话把欧阳菁叫回来。他要和她摊牌了。

  夹着公文包离开办公室时,李达康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惆怅。今后他可能要以办公室为家了。毕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虽然谈不上多少恩爱,但已浑然一体,彼此之间难以区分。现在右手要拿刀砍断左手,实在于心难忍。他承认自己是个工作狂,一生没花多少时间在女人身上,甚至连女儿都没有抱过几回。但他并非没有感情,对于这个家他还做不到弃之如敝屣。女儿在美国留学,欧阳菁早有出国的打算,倘若这次离婚成功,便意味着他同时失去了妻子和女儿。这样想着,李达康深深地叹一口气,惆怅如乌云,把他一颗心笼罩得严严实实。

  回到家,保姆田杏枝已经做好饭菜,问要不要端上桌。李达康眼睛搜寻房间,保姆明白他的心思,忙说欧阳菁不回来吃饭,银行业有个高层聚会。李达康点点头说:吃吧。田杏枝就把简单的饭菜摆上桌。

  李达康拿起筷子,边吃边与保姆闲聊。保姆原是一家国企幼儿园的老师,改制后提前退休了。老师属于事业编制,退休工资待遇一直没落实,她就跟其他教师到区政府上访。田杏枝保持着幼儿教师的性格特点,开朗活泼,语言生动,述说中有件事引起了李达康的注意——光明区信访办的窗口很低,上访者只能半蹲半站,勾着身体,半偏着头脸和窗口内的接待员说话。田杏枝还表演给李达康看。李达康看明白了,问田杏枝:你是说光明区信访办的窗口有些低?田杏枝说:不是有些低,他们是故意整人!李达康心情本来就不好,又听到这种刁难群众的事,马上板起脸说:那我抽空去看看。他们要是敢故意整人,我就来整整他们!他是个认真的人,拿出记事本,把这事记下了。

  这时,墙上挂钟的时针已指向十点。李达康看了看挂钟,对田杏枝说:再给欧阳打个电话催催!田杏枝拨电话,电话通了。欧阳菁说,她晚上肯定回去。不过可能要晚一些,这儿有个月光晚会……李达康一把夺过话筒,当即发火:欧阳,你是不是又跑到帝豪园去了?电话里,欧阳菁也很不耐烦:我这是公务活动!李达康怒道:我不管你是公务还是私务,请你立即回来!我们的事必须有个了断了……

  将近十一点,欧阳菁终于走进门来。她化了淡妆,身上一股香气。李达康把头扭向一边,先前那点歉疚心情烟消云散。欧阳菁把坤包往沙发上一扔,在丈夫对面坐下,目光里也含有些许厌恶的意味。

  欧阳菁知道他要谈什么,开口先说了:李达康,你不找我,我也得找你!我们是该有个了断了,实话告诉你,我准备内退去洛杉矶!李达康并不意外:我听说了,所以我才希望你办完离婚手续再走。欧阳菁挑衅地问:这个手续对你很重要吗?李达康坦率承认:当然很重要,我不能做一个妻女都在国外的裸官,就只好做出这种选择了。欧阳菁讥讽一笑:我知道,成了裸官你就要下台,起码不能再做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了!你呀,太爱惜乌纱帽了!李达康板起脸:错了,欧阳,我爱惜的是党和人民的事业!欧阳菁一脸轻蔑:唱啥高调?没你李达康,地球照转,事业照搞!李达康逼视着欧阳菁:你是不是最想看到我下台?欧阳菁身子往沙发背上一倒:是,我早等着这一天了!

  李达康气得额上青筋直暴,瞪眼看着妻子。欧阳菁却流下了眼泪。李达康犹豫一会儿,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妻子。气氛多少缓和了一些。

  欧阳菁擦着眼泪,照例开始了控诉。她埋怨这么多年来,丈夫对自己和女儿,对这个家,几乎没负过责任!二十六年前,李达康还只是西部山区的一个副县长,欧阳菁和他结了婚,在那里生下女儿佳佳。后来,他在山区调来调去,母女两个陪着他东跑西颠,遭了许多罪……

  李达康照例开始应对,语调也温和起来。他赞美欧阳菁,那时的妻子可不是今天这个样子,全力支持他的工作,也没这么多牢骚。记得佳佳一个小学是在三个县上完的,妻子六年中也换了三四个单位。这二十六年,李达康几乎干遍了H省各个地市,从县长、县委书记,干到市长、市委书记,直至进入省委领导班子。正是因为他的工作经常调动,所以,欧阳菁早年要送女儿佳佳到国外读书,他才没反对……做妻子的泪水又潸然流下:李达康,亏你还记得这些!

  做丈夫的也动了情:怎么会不记得呢?欧阳,这些事情我永远都不能忘记……

  不过,忆苦思甜只能短暂缓和矛盾,再往下谈,冲突照例会再次爆发,这已经成了规律。欧阳菁接着又抱怨,佳佳这些年在国外的学费、生活费,他这当爹的没出过一分钱,都是她独自想方设法,东腾西挪解决的。李达康争辩:结婚以后我的工资奖金全都交给了你,一切开销从来由你安排。欧阳菁冷笑:你也太没数了吧?!共产党又没高薪养廉,就你那点工资,能养活一个在境外上学的女儿吗?李达康还想讨好妻子:不是还有你吗?你本事大,在银行系统工作,年薪不少嘛!欧阳菁却冷着脸:那是我的年薪,与你无关!你是男人,还好意思惦记老婆的钱!李达康烦躁起来:那你让我怎么办?用人民赋予我的权力去谋私吗?你也是共产党员,也曾面对党旗宣过誓……

  欧阳菁气呼呼地站了起来,她最烦丈夫来这一套!把卧室当主席台,大小报告做惯了,官话讲顺嘴了,夫妻吵架也戴着假面具,什么人受得了?她拿起手袋往楼上走,走到楼梯口扭回头,冷冰冰丢下一句话——李达康,要离婚可以,我只有一个条件,你把山水集团霸占大风厂的那块土地拿出来招标,想法让王大路的大路集团中标去干!

  李达康勃然大怒:我这么警告,你竟然还敢把手往光明湖伸!你为什么替王大路说话,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吗?欧阳菁一点不怕,直视丈夫的眼睛:你别想歪了,大路集团有恩于我们家,我要回报王大路!你可以不讲良心,我要讲!李达康问:如果我就是不答应呢?

  妻子态度强硬:那就简单了,我就不办离婚手续,就让你做裸官去!李达康气得浑身直抖。欧阳菁转回身来,一步一步走到丈夫面前,说出了更狠毒的话——李达康,我知道,丁义珍出事后,你害怕了。可我不明白你怕什么?我要的项目你并没给丁义珍打过招呼,那么,你会为什么人打招呼呢?是不是外面还有人?别忘记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达康疑惑地凝视着妻子:你这啥意思?你不是让人跟踪调查过我吗?欧阳菁意味深长地说:是的,调查过,所以我才觉得你不太正常!那个山水集团得了那么多好处也不太正常……

  妻子似乎拿着一根针,专往丈夫的痛处戳。

  李达康心烦意乱,不想再吵下去了,看看挂钟,无奈地道:行了行了,时候不早了,我不和你扯了,等你冷静下来再谈吧!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