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11章

  高育良住在省委宿舍第三区,这是副省级以上领导住宅区,位于偌大的省委大院东北角,独立封闭,专有门岗,戒备森严。这里神秘幽雅,绿荫掩映着一座座异国情调的小楼。高育良住的小楼是一座英式建筑,两层高,带半沉式地下室,红瓦屋顶尖而陡峭,利于融雪。方阔的烟囱直通客厅壁炉。窗户有长方形的、半椭圆形的,还有小半圆窗,花样多变。门口有一棵百年香樟树,树冠巨大浓密,庇荫半条甬道。据说早年传教士修建了此楼,也有人说是犹太商人盖的,总之有历史有来头。几番改朝换代,这里都是头面人物的官邸。高育良住进来后,楼前一亩左右的土地被打造成了一座小型百花园,成了精彩的新看点。谁也想不到,这位教授出身的领导,有着不凡的爱好——园艺,业余时间老蹲在院子里摆弄花卉,还请些植物学家做客,现场指导。这最让他的弟子们佩服,又不理解,老师怎么热爱这营生呢?

  今天,高育良在摆弄一个盆景,把朋友送的黄山松栽到花盆里去。他穿着一身运动服,脚踏耐克球鞋,显得神采奕奕。黄山松已栽停妥,他歪着脑袋打量,右手持剪修剪多余枝节,鼻子里发出轻哼,以示满意。高育良心情很不错,作为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他是最早知道侯亮平调任反贪局局长的领导之一。省委常委会后没几天,沙瑞金就找到他通气说,最高检有位同志要调过来任职,这位同志负有特殊使命,是带着重大案件线索过来的。他再一问才知道,竟是侯亮平。高育良当时就笑了:怎么又是我的学生,人家又要骂政法系了。瑞金同志,你可给我证明啊,侯亮平过来,与我和所谓政法系可没关系啊!沙瑞金也挺诧异:哟,育良同志,难怪人家说你桃李满天下呢……

  高育良心里说不出的爽。侯亮平负有特殊使命,还带着重大案件线索。什么使命?反腐败嘛!啥线索?“九一六”事件?丁义珍逃跑?别管哪个,问题都不小。北京最高检那边如此重视,李达康这位强势书记恐怕在劫难逃了。你主政京州出了那么多事,脚跟还站得稳吗?起码省长的传闻只能是传闻了,这种传闻很磨人,他经历过,知道。

  高育良在门厅一把藤椅上坐下,眯缝着眼睛,擎起紫砂壶喝茶。他正想着自己学生,学生来电话了,开口就说:老师,向您报到!

  高育良很高兴,到底是自己学生啊,人还在北京呢,报到电话先打来了。好,好,亮平啊,快过来吧,你的事瑞金同志已和我说了。

  侯亮平却道:高老师,明天最高检领导还要和我谈话,交代任务,我估计得明天晚上才能到。现在有个紧急情况要向老师汇报求援啊!

  什么紧急情况啊?亮平,说!谈公事就别一口一个老师的了!

  是,高书记!您是省委副书记,还是政法委书记,我请求您帮我保护一位重要的举报人,就是京州大风厂老板蔡成功。据说,市公安局的警察一直在抓他,他现在躲藏在京州城乡接合部的一家养鸡场。

  高育良不禁一怔:市公安局为什么要抓蔡成功啊?什么情况?

  侯亮平那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蔡成功举报欧阳菁受贿。

  高育良也犹豫了片刻:好吧,亮平,我安排公安厅办吧……

  放下电话,高育良仰靠在椅背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浮想联翩。侯亮平盯上的竟是李达康的老婆欧阳菁!难不成这才是重大案件的线索?李达康和市公安局这么急着抓蔡成功,明里说是要查办“九一六”大火责任人,骨子里怕是要堵蔡成功的嘴吧?侯亮平也实在厉害,人还没上任呢,就在北京遥控指挥,竟然知道蔡成功躲藏在京州城乡接合部的一家养鸡场。怎么回事?蔡成功和他一直保持着联系?还是……

  祁同伟提着两瓶茅台酒来看望老师。他经常趁周末到老师家小聚,套套近乎,也探些口风消息。高育良指了指身旁的藤椅,示意祁同伟坐下。你来得正好,马上办个事!遂不露声色布置保护任务。

  祁同伟听罢老师的指示很吃惊。什么?保护蔡成功?老师啊,您既然知道蔡成功举报李达康的老婆欧阳菁,我们还能保护吗?这不是自找麻烦吗?人家毕竟是省委常委,哎,老师,您可想清楚了!

  高育良脸一沉,教训起学生来:想什么呢?谁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你这个人总是患得患失,还惦记李达康那一票啊?为这一票,党性原则都不要了?沙书记冻结了干部提拔,副省级你暂时别想了!现在情况很复杂,也可以说很微妙,懂吗?你作为公安厅厅长必须保护好这位举报人,并在明天将此人交给省检察院新任反贪局局长侯亮平!

  祁同伟有些意外。侯亮平调到我省做反贪局局长了?老师您调来的?高育良摆摆手:我调?我拉帮结派啊?当真搞政法系啊?这事你别多问了,有些情况你以后会知道的!交代你的工作就好好去做,我再强调一下,蔡成功这个人绝不能落到李达康和京州公安局手上!

  命令就是命令,学生兼部下没再说什么。茅台酒也没心情没时间喝了,祁同伟向老师兼领导一个立正敬礼,快步离去,布置保护蔡成功。

  蔡成功蹲在养鸡场门口四处张望,一丛丛棉槐条子遮掩住他的身影。养鸡场老板是他表弟,万般无奈蔡成功才投奔过来。在中山北路电话亭等待陈海那次,他差点被抓,电话可能被市公安局用技术手段锁定了!幸亏他经验丰富,趴在电话亭对面的上岛咖啡厅等候,见到警车他拔腿便溜,这就与陈海失之交臂了。现在他又一次遵循侯亮平的指示等待救援保护,心中仍然像上次一样紧张,甚至比上次还紧张。

  做了亡命之徒的蔡成功瘦了一圈,胡子拉碴,满脸憔悴,鼻子旁边那颗大痦子神经质地不停跳动。这样的日子他实在撑不下去了,可撑不住也得撑啊。这一把他是把命赌上了,得罪大人物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落到李达康手里,他在拘留所很可能遭遇刷牙死、睡觉死、躲猫猫死之类的离奇死亡,这都是有前车之鉴的。秋风瑟瑟,蔡成功躲在棉槐丛里,想哭却又哭不出来,人生沦落到这地步实在可悲可叹。

  远处传来警车的呼啸,蔡成功不愿暴露自己,又怕侯亮平派来的人找不着他,尽力把脑袋探出灌木丛。来了一辆面包警车,警车在养鸡场门前停下。几个便衣警察拿着他的照片下车,目光四下搜寻。蔡成功判断风险不大,钻了出来。便衣走到他面前问:你就是蔡成功先生吧?蔡成功迟疑地望着对方:先生您是?对方说:你北京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来保护你的,快跟我们走吧!蔡成功感觉得救了,没顾上和鸡老板表弟道声别,就带着一身鸡屎味欣喜地上了车。

  上车之后,他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头,想往车下溜。一位大个子便衣一把扭住了他,漂亮的不锈钢手铐白光一闪,将他及时铐在了车杠上。车门随即关上,警车猛然启动,蔡成功心里不禁一阵绝望。

  比蔡成功更绝望的是市局警察。他们晚了一步,眼见着省厅警车把蔡成功带走了。怎么回事?一家人啊,为啥要抢同一个嫌疑人呢?

  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向李达康汇报了这一情况。市委书记勃然大怒,指责市局警察都是吃干饭的,一个蔡成功好几天找不到!此人煽动工人占厂闹事,下令使用汽油肇事,造成三人死亡,几十人受伤,涉嫌重大安全责任事故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赵东来不辩解,耐心听训。等李达康稍稍平静一些,才不慌不忙道出自己的想法——这事有些蹊跷,他们省厅为啥不和市局打招呼,抢在前面带走蔡成功呢?上次侦听到蔡成功的电话,赶到中山北路公用电话亭也扑了空,却遇见了省反贪局局长陈海和陆亦可,他们从上岛咖啡厅出来,好像没事人一样。这难道仅仅是巧合?蔡成功这家伙不简单,好像很多方面的人都对他感兴趣,不知道是何原因?

  李达康抽出一支香烟,默默点燃。赵东来是他一手提拔的公安局局长,在他面前可以放松,随意抽烟没关系。办公室里静悄悄,李达康沉着脸思索,眉间的川字纹又深深竖起来。青烟袅袅,在他头顶盘旋。窗外一道阳光正射在他面颊上,仿佛舞台的追光,塑造出人物特写。

  东来,你们的人有没有看清楚,蔡成功到底是被省厅的人接走的,还是被省里的便衣警察抓走的?李达康慢悠悠地问道。

  这个,李书记,我也不是太清楚,不好判断。不过他们的人都穿便衣,应该不是执行寻常任务,我觉得是接走的。赵东来谨慎地说。

  那就是说,祁同伟跟我们抢人喽?李达康把抽到半截的香烟揿到烟灰缸里,狠狠一拧。东来,你马上去找祁同伟,向他要人!“九一六”是发生在京州市的大案要案,蔡成功是主要犯罪嫌疑人,此案的管辖权在京州市公安局!就说我让你们找他的,谁都要按规矩办事!

  市委书记的强硬令部下振奋,赵东来站起来敬礼,匆匆离去。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