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人民的名义>>正文
第03章

  李达康的心境恶劣到极点,散会后,坐在一路急驰的轿车里,握着手机开始骂人。他骂市纪委书记张树立一天到晚吃干饭,连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京州干部队伍烂完了只怕都不知道!他骂光明区区长孙连城作为光明湖项目的副总指挥,难道从未觉察总指挥丁义珍的腐败吗?长眼睛干啥用的?!骂够了,李达康要二人立即到他办公室来!收起手机,李达康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浓郁夜色,久久发怔。

  今天是星期几?星期四吧?那就是黑色星期四了。现在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丁义珍出事对他可谓当头一棒,潜在的政治对手欢欣鼓舞。高育良心中窃喜。祁同伟怕要笑出声来了。汇报会开得无比窝囊。高育良、祁同伟看似支持他双规的意见,可转眼又把球踢给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巧妙地把他否了。偏偏他又出去抽了半天烟,偏偏丁义珍又跑掉了,别人会怎么想啊?会不会怀疑他李达康给丁义珍通风报信了?如此一来,他的屁股干不干净都成问题了……

  李达康身上文人气比较重,当年是省委大院一支笔,秘书们的天然领袖,给好几位大领导当过大秘。这批秘书起来后,形成H省政界的一支重要力量,被人称为“秘书帮”。而高育良手下弟子呢,大都在政法口工作,被视作“政法系”。当然,秘书帮、政法系都是干部群众私底下的戏称,但人脉关系自然形成,两股势力存在也就成了不争的事实。

  作为秘书帮的头号人物,李达康对高育良不太服气。他从政的资历比高育良深,高是学院派,他是实干家。他担任过几个大市的一把手,政绩赫赫,是全省公认的改革闯将。高育良呢,虽说也在吕州做过市委书记,主要经历还是在条条上。可到头来高育良先一步进省委常委班子,成了省委副书记,这次如果不是沙瑞金空降过来,高育良甚至会成为省委书记。据说,前省委书记赵立春曾极力向中央推荐高育良。在这个传说中,他李达康的位置不是接任省长或者副书记,而是调离H省,放到外地任职。他和高育良当年在吕州搭班子闹出的矛盾,让人们记忆犹新,受损的还是他李达康。

  后来的发展却有些出乎意料。中央突然把沙瑞金派来了,高育良的省委书记谜一般地没戏了,谜底至今无解。反而他李达康倒有可能在即将到龄的刘省长退下来后继任省长。想想,这也合乎情理,他主政的省会城市京州,经他六年打造已成为逼近一线的经济强市,他又是省委常委,由此上位省长是顺理成章的事。却不料,在这微妙时刻,他手下主持光明湖项目的大将丁义珍落马。李达康怎能不痛心呢?

  车进京州市委大院,漆黑的天空飘下了雨丝。李达康在自己办公室的小楼前下车,并没有急于进门。他在夜幕下仰起头颅,让空中的雨丝打湿了脸庞。丝丝凉意使他精神为之一振,这才快步走进办公室。

  市纪委书记张树立、光明区区长孙连城已经等在那里,询问的目光一齐投过来。李达康阴沉着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一言不发。

  张树立赔着小心讷讷感叹:真没想到丁义珍会突然出事呢。这个副市长看起来挺谦虚的,位置一直摆得也很正……可话锋一转,纪委书记像上了发条似的开始猛烈批判丁义珍!可是他背后呢,干啥事都打着咱李书记的旗号,明明他大权独揽,却四处说是咱李书记的化身。钱他去搂,好处他去捞,恶名却推到咱李书记身上,真不是东西!

  李达康并不领情,看着面前两个部下,冷冰冰地说:丁义珍这个人用错了,主要责任在我!但是你们二位有没有责任啊?怎么都不提醒我呢?尤其是你张树立,你是纪委书记呀,是不是失职啊?啊?

  张树立很委屈:李书记,丁义珍的问题我反映过,去年他儿子结婚大肆收礼,还有,和一些投资商的不正常交往,我也提醒过……

  李达康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我叫你们来不是追究责任的,是研究下一步怎么办!说罢,安排应急措施,让区长孙连城接手丁义珍的工作,光明湖项目不能因此耽误,该咋干咋干;指示张树立对光明湖项目搞一下纪检摸底,做到心里有数。李达康特别提出,摸底要内紧外松,绝不能吓跑了投资商——八年前在林城抓了一个副市长,惊跑了一批投资商,让林城经济陷入了一个低谷期。李达康口气严厉地告诫二位部下:不能被同一道坎绊倒两次,目前当务之急是安抚好投资商,稳定人心,稳住投资局面……一直忙到半夜,三人各自回家。

  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能想到的,而且可以做的,也就这些。应该没有什么大的疏漏了吧?然而,李达康心里却总是不安,仿佛扎了一根刺。直至回到家,看到妻子欧阳菁,李达康才蓦地醒悟:这根刺正是自己妻子!妻子是京州城市银行副行长,平时跟丁义珍有来往。李达康明白,自己的屁股干不干净,与这个名义上是他妻子的女人有关。

  ——欧阳,今天我必须给你打个招呼了,别再把头往光明湖项目上乱伸,小心挤扁了你的头!李达康进门在客厅沙发上一坐下,就阴沉沉地说。

  欧阳菁马上火了:哎,李达康,你什么意思呀?回来就训我?

  李达康敲着茶几吼:我不是训你,是提醒,少和丁义珍来往!

  我和丁义珍来往关你啥事?你光明湖的项目用了我们京州城市银行六亿多贷款,我不和丁市长来往,和你来往?这也不合适吧!

  我说的不是信贷业务,是让你别插手工程!李达康进一步点明。

  欧阳菁一怔,继续犟嘴:我倒想为朋友们介绍几个工程,可你李书记肯给吗?啥时给过啊?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老婆,连声招呼都不愿给丁市长打。

  书记丈夫冷冷说了一句:丁义珍出事了!你想让我也卷进去啊?

  欧阳菁“啊”了一声,惊得嘴巴半天没合拢。

  夜深了,李达康和欧阳菁各自到自己的卧室睡觉。他们夫妻感情早已破裂,分居八年多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李达康脑海里不停地转着一个念头:离婚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窗外传来一阵时断时续的虫鸣,这细小的声音在静夜里显得十分清晰。虽然是夏末的节气,却已透出了一丝秋的悲凉。其实,要离婚也不容易,欧阳菁在他当副县长时就嫁给他,风风雨雨二十多年了,他的心就算是块石头也焐暖了。李达康在黑暗中睁大眼睛,睡意全无。他索性起身叼起一根香烟,站在窗前吞云吐雾。若不离婚他又将如何呢?妻子如果出了事可怎么办?他的政治生涯再也经不起一次核爆式的打击了。

  一个让李达康揪心的疑问浮现在眼前——究竟是谁向丁义珍通风报信了?他相信,这个问题折磨着今天所有参加汇报会的人。他感到一个巨大的阴谋正从后路包抄过来,如寻不出反击之道,必会让他跌入无底深渊。丁义珍怎么会突然跑了呢?这一跑,他就成了头号嫌疑人,他的对手非常清楚这一点。往深处想,说不定人家故意挖了一口陷阱,等他往里跳呢!检察院还在行动中,只盼着丁义珍能尽早落网,李达康仰望星空,暗自祈求。扔了烟蒂,他转身上床,心又怦然急跳起来,也不对呀,如果妻子欧阳菁真跟丁义珍有经济利益关系,丁义珍被捕把她咬出来,不就直接把他装进去了吗?思来想去,无所适从。

  李达康越发觉得丁义珍的失踪诡异奇谲,也许是套中有套……

  这个诡秘的抓捕之夜最初并无诡秘征兆。侦查一处处长陆亦可亲自坐镇国宾馆大堂,让侦查员张华华在宴会厅门口监视着丁义珍的一举一动。另一位侦查员周正被安排在依维柯警车里,守候着国宾馆大门。陆亦可办案经验丰富,此前从未出过大的差错。张华华通过耳麦,每隔几分钟向她汇报一次,简直是现场直播——丁义珍举着酒杯发表讲话,为市委书记李达康大唱赞歌;房地产老板们排着队向丁义珍敬酒,马屁拍得肉麻;丁义珍醉态百出,摇摇晃晃都快站不住了……

  后来回想,也不是没有漏洞。张华华所站的位置,只能看见丁义珍的背影。丁义珍脸对着落地玻璃窗外的湖景,那是主人座位。张华华怎么也不明白,就一转眼的工夫,市府办公室孙主任顶替了丁义珍的位置。孙主任体形与丁义珍相似,都是矮胖子,这天又都穿着银灰色西装,从背影看一模一样。当她汇报一切正常时,大错已经铸下了。

  还是守候在车里的周正发现异样情况,向陆亦可报告:丁市长的奥迪轿车悄悄驶出了大门,往解放大道开走了。陆亦可不由得一惊,领导还在喝酒,司机怎么敢擅自离开呢?不对头!偏在这时,局长陈海的电话指令来了,让她拘捕丁义珍,不必再等省委指示。陆亦可和张华华冲进宴会厅,走到主桌时才发现,一模一样的背影竟是孙主任!

  陆亦可把孙主任拉到一边,询问丁义珍去向。孙主任说,丁市长刚才接到分管副省长的一个电话,明天要汇报工作,回房间准备汇报材料去了。陆亦可知道坏事了,向陈海报告后,马上带队上楼搜寻。

  丁义珍在国宾馆常年包一个套间,算是光明湖项目的临时办公室。陆亦可率人走进房间,发现桌上的电脑还开着,一些文件也在办公桌上摊着,丁义珍好像真的在那儿准备材料似的。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人头马洋酒,也放在茶几上,种种迹象表明,丁义珍并未走远。陆亦可让服务员打开所有房间,一间一间地搜索,结果一无所获。

  陆亦可冷汗湿透了内衣,她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这太奇怪了,丁义珍会变戏法吗?会大变活人吗?这位三十多岁的熟女,孤傲,清高,处处洁身自好,以至于至今单身,她几乎承受不了这个意外打击……

  接到陆亦可的电话,陈海驱车赶往国宾馆,同时调动二组、三组分头到丁义珍家中、市长办公室搜查。雨下大了,陈海打开雨刷。前方是一片模糊的黑暗,正如他目前的处境。事情已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他胸中像有一块铅,沉沉地往下坠。懊悔无法用语言描述,如果今晚一开始就听了侯亮平的话,先拘捕丁义珍,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现在上哪儿去找这个该死的丁义珍呢?估计有人通风报信了。

  到了国宾馆,陆亦可汇报了最新进展:通过监控录像发现,丁义珍离开宴会厅,从厨房通道走了。厨师长认识丁副市长,证实了这个过程。陈海内心焦虑,却镇定着情绪,好言安慰部下,让他们别急。

  这时,全面出动的各路人马纷纷来电。二组说,丁义珍没回家,他妻子这两天根本没见过他的人影。三组从市政府打来电话,说丁义珍的办公室已经搜查过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现在只有通过公安系统搜寻丁义珍了。陈海正要给高育良打电话,学长祁同伟的电话先打了进来,学长邀请学弟到省公安指挥中心联合指挥一场深夜追捕。听学长扬扬得意的口气,好像他已经找到了丁义珍的踪迹。

  陈海浑身细胞都兴奋起来,当即驱车驶向公安厅。当年在H大学,他和侯亮平、祁同伟被称为“政法系三杰”。虽然都是好朋友,陈海心底与侯亮平走得更近一些,猴子同学尽管毛病不少,但心眼正,为人实在。祁同伟有些虚荣,衣着举止时常透出一点花花公子的浮华,其实他出生于贫困农村。在学校时,祁同伟和侯亮平都争强好胜,陈海时常为他们调解矛盾。大三那年,为竞争政法系学生会主席,祁同伟和侯亮平明争暗斗搞得难分高下,最后双方妥协,共推老好人陈海当主席。他们三人都是高育良的得意门生,前进的道路上都受到老师的指点和栽培。如今一起为共同的事业奋斗,这段缘分格外值得珍惜。

  转眼来到公安厅大楼。陈海泊好车,三步并作两步冲进指挥中心大厅。祁同伟迎上前,拉着他坐在指挥席上,捧上刚沏好的热茶。前方墙壁镶着大块电子屏幕,上面有一个亮点在渔网般的全省道路图上移动。祁同伟指着大屏幕的亮点对陈海说:海子,瞧,他在那里!

  陈海这才从屏幕上发现,丁义珍早已离开了京州。轿车正在京州至岩台的高速公路上奔驶,丁义珍是岩台人,应该是开往岩台。陈海心中窃喜,他早已在岩台布控,只要丁义珍往那里逃就是自投罗网。祁同伟告诉他,丁义珍的手机已经被跟踪锁定,现在丁义珍就像一条挣不脱鱼钩的鱼,说罢感叹了一句,高科技手段就是厉害啊!

  大屏幕上的亮点缓缓移动,这时已过双沟集了。祁同伟下令在柴城出口堵。干警立即打电话联系柴城公安局,要求对方出警布控,在柴城高速公路出口处拦截。警察们在柴城收费站截下车。令人惊奇的是,车内没有丁义珍!问了司机才知道,丁义珍老娘犯了急病,让司机去岩台代为探望,还给了司机一千块钱给老娘买补品。司机说:丁市长是在解放大道下的车。现场的警察搜查了奥迪车,在后排坐垫底下发现了丁义珍的手机,手机开着,调的静音。这狡猾的家伙,故意布下疑阵,用手机吸引了追踪者的注意力,自己金蝉脱壳逃走了。

  祁同伟火透了,命令工作人员调出解放大道附近的监控视频,仔细查找!不久,大屏幕上出现了丁义珍的视频。丁义珍在解放大道下车后一阵快步疾行,消失在阴暗的胡同里。接着,在义府东路丁义珍又出现了,他在那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高速公路方向去了。

  这个丁义珍,可真他妈够专业的,串胡同走了两条街,才坐出租车去了机场!还扔下一部开着的手机骗我们上钩!祁同伟有些气急败坏,当即黑着脸命令手下,马上联系京州国际机场。然而,机场方面回馈的信息令人绝望:今天根本没有丁义珍的购票和登机记载。

  陈海建议,再查周边机场!干警们便又立即联系周边三个机场。

  忙乱之中,6号办公桌前一位戴着耳机的干警突然叫了起来:祁厅长、陈局长,查到了,到底查到了!京州机场边检根据我们提供的丁义珍照片,把今日出境人员全筛了一遍,发现丁义珍已经改名为汤姆·丁,于两个多小时前乘坐加航23432航班飞往加拿大的多伦多了!

  陈海不无惊愕:什么什么?这家伙两个多小时之前就已经逃走了?

  是的,陈局长,23432航班已经飞出了我国领空,进入了国际空域,现在大约位于东经99度,北纬47度……

  指挥大厅的气氛一下子凝结成冰,每一个人都压抑得难以呼吸。

  陈海一拳擂到桌上:我的天,这只煮熟的鸭子还真他妈飞走了!

  天亮了,高育良书记来电话询问情况,陈海和祁同伟一起去老师家汇报。高育良也是一夜无眠,眼睛发红,眼泡浮肿。两位学生到来时,老师正在吃早餐。老师让学生坐下一起吃,学生心中发虚,没敢坐下,更不敢乱吃,怕不好消化。听完了两位学生的汇报,老师也吃不下去了,绷着脸,把喝了一半的牛奶推到了旁边,昂然站起。

  好嘛,公安检察,啊?两家政法单位追捕一个目标,最后还能让目标给逃脱了!祁同伟,你这个公安厅厅长当得好啊,越来越有能耐了!陈海,你这个反贪局局长也真有出息啊,一直盯着,还能把人盯丢了!

  祁同伟赔笑说:谁想到能在阴沟里翻船呢?高老师,我检讨!

  高育良敲了敲身边的桌子:什么高老师啊?工作时称职务!

  陈海便称职务:高书记,是我们反贪局的责任,应该我检讨。

  高育良神情缓和了一些,思忖道:昨晚情况比较复杂,汇报会开的时间长了些,估计有内鬼走漏风声了,祁厅长,给我重点查这个!

  祁同伟汇报说:高书记,这我已经想到了,我今天就安排查!

  高育良点了点头:那就好!你们两个都给我记住了,这个丁义珍抓不回来,我可饶不了你们!以后你们也少说是我的学生!

  祁同伟和陈海站得笔直,几乎同时低下了脑袋:是,高老师。

  离开老师高育良的家,雨已停歇,东方的天际霞光尽染。

  陈海和祁同伟分手,一坐进驾驶室,又独自痛悔起来。这都怎么回事啊?他实在不敢相信,丁义珍竟在这么多人的监控中,在众目睽睽之下顺利逃脱,他这个反贪局局长真是窝囊废!行动前,季昌明非要汇报,高育良就通知了京州的李达康,还有公安厅厅长祁同伟,这事也就他们这几个人知道。其中,他和祁同伟还都是高书记的学生。也不像是反贪局内部出问题啊,昨天上午陆亦可就开始监视丁义珍了,如果陆亦可他们走漏了风声,丁义珍白天就跑掉了,还用等到夜晚吗?

  H省这潭水很深啊,太深了,丁义珍背后一定藏着某个大家伙!

  这时,陈海蓦地想起,北京上空的雷暴区已转移,侯亮平凌晨登机前发了个信息给他,现在是早上六点多,侯亮平的飞机应该到了。

  陈海一踩油门,直奔机场而去。雨后的田野上一派绿色充盈,道路两旁绿化带修剪整齐的灌木,与高速公路两旁繁茂参天长势疯野的乔木形成对比,相映成趣。陈海把车窗打开,让清爽的晨风鼓荡胸怀。速度催生激情,陈海暂时摆脱了心中的阴霾,感觉自己像要飞起来。

  这点挫折不算什么,陈海告诉自己,真正的战斗其实刚开始。丁义珍虽然跑了,但放走他的人还在,此人有如此能量、如此手段,应该是一条大鱼!此鱼之大,也许会让H省的干部群众都无法想象……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