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我的前半生>>正文
第12章

  隔了约半小时,老张忽然问:“他是否英俊?”

  我一怔,“谁?呵,他?很英俊,有极佳的气质。”

  老张说;“奇怪,我还以为这一类男人已濒临绝种,竟叫你遇上,哪里来的运气。”

  “唐晶亦遇到莫家谦。”我抗议说。

  “唐晶的条件好过你多多,子君,相信你也得承认。”

  我说“我们改变话题吧,有进展我再告诉你。”

  “你会结婚,我有预感,你会同他结婚。”

  我紧张起来,“老张,不知怎地,我也有这个感觉,我认为我会结婚。”

  “艺术家的第六感觉是厉害一点。”他喃喃自语。

  我不敢说出来,我其实不想结婚,我只希望身边有一个支持我、爱护我的男人,我们相依为命,但互不侵犯,永远维持朋友及爱侣之间的一层关系。

  天下恐怕没有这么理想的营生,但我又不敢放弃他,所以只好结婚。

  曹禹的《日出》中,陈白露有这样的对白:“好好的一个男人,把他逼成丈夫,总有点不忍。”

  但是三十六岁的女人已经没有太多路可供选择。

  结婚还是比较理想的下场。

  我不是浪漫型的女人,如果绵绵无绝期地跟一个男人同居 ,我会神经衰弱,引致脸皮打皱。

  “结了婚,我就失去你,子君。”老张惋惜地说。

  “怎么会?”

  我说:“我一定会做事,我受过一次教训,女人经济不独立是不行的。”

  “他那种人家,怎么会放你出来对着一个不男不女的所谓艺术家捏泥巴?”老张沮丧地说。

  我震惊:“老张,不可妄自菲薄。”

  “你们这些女人,自一座华厦出来,略吃点苦,又被另一个白色骑士接去享福。”

  我大笑起来,“听,谁在讲这种天真话?白色骑士,哈哈哈,我这个年纪,别在马上摔下来跌断老骨头才好。”

  “我要失去你了。”他没头没脑地重复这句话。

  翟君在炎热的天气下与我约会。

  他不喜困在室内,我们常常去到一些莫名奇妙的地方,像市政局辖下管理的小公园。大太陽,浑身汗,他给我递过来一罐微温 的啤洒,也不说什么话,就在树荫下干坐着,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是非常够情调的,在我们身边的都是穿白色校服的少男少女,我们俩老显得非常突出非凡。

  信不信由人,感情还是培养出来了,公园草地长,飞蚊叮人,我忍不住就在小腿上拍打,“啪啪”连声,为对白打拍子,增加情趣。

  我觉得很享受,但不十分投入,有时很觉好笑,照说成年男女交往不是这样的,应该理智与肉欲并重,心意一决定就相拥上床 才是。

  不过我们没有这样做。

  三五次约会之后,我肯定他没有见其他的女子,非常窝心,便缓缓诉说心事,他“嗯、嗯”地聆听,很有耐心,但对于他,我一无所知。

  我亦不想知道。

  一天早上,我起床 梳头,对牢亮光,忽然瞥到鬓角有一根白发,我以为是反光,仔细一瞧,果然是白发,心头狂跳,连忙挑出拔下,可不是。

  雪白亮晶白头至尾的一根白发!

  我的心像是忽然停顿下来。我颤巍巍地站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完了,白头发,什么都没做,头发已经白了。

  我该怎么办?拔下所有白发?染黑?抑或剪短?

  过半晌,我听得自己吟道:“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我伏在桌面上“咕咕”笑起来。

  尚有什么可说的?头发都白了。

  翟君的白发看上去多么美观,男人始终占尽优势。

  后来当他建议要到山顶旧咖啡厅去的时候,我就没有反对。

  在我眼中,他显得更可贵。

  头发没有白之前,不会有这种感觉。

  我们相对喝许多啤酒。

  天渐渐下起雨来,把我们留在咖啡座近落地长窗的位置上。

  露天的竹架长有紫藤,叶子经雨水洗涤后青翠欲滴,花是玫瑰红的,更衬得瑰丽。

  另一边是水塘,骤眼望去,俨然一派水连天的烟雨景色。

  我笑说:“不多久之前,他们这里还有佩蒂蓓艺的唱片‘田纳西华尔滋’,把整个情调带回五十年代去。”

  翟君默默点头,“我以前也来过这里,大学时期同女生约会,此处是理想之处。”

  “女同学呢?”

  “老了。大概忙着挑女婿。”他很惆怅,“当年卖物会中的小尤物小美女 ,如今又老又胖。”

  我又将苏东坡的词抖将出来,“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发如霜,”我加一句,“我相信你还是老样子。”

  “你瞧我的皱纹。”他有点无奈,“爹妈都说我非常沧桑。”

  我无言。

  整个餐厅只剩下我们两人。

  他忽然把大手放在我手上。

  “你没有留长指甲。”翟君说。

  “不行呵,你也知道我现在做这一行……”我没有把手缩回来。

  他的手很温 暖很温 暖。

  “结婚,是很复杂的一件事吗?”他淡淡地带起。

  我有点紧张,又有点悲哀,这一刻终于来临,但我并没有太快乐,我只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说:“未必,丰俭由人。”

  呵,我真佩服自己,到这种关头还可以挥洒自如地说笑。

  他点点头,半晌没有下文。

  翟君这人是这样的,思考的时候比说话的时候多。

  又过很久很久,雨渐渐止住,他说:“走吧。”

  我便与他站起身就走。

  他终于提起婚事。

  我并不觉得有第二个春天来临,但我会得到个归宿。

  紧张逐渐过去,我觉得一点点高兴,渐渐这点高兴就像一滴墨滴入水中,慢慢扩大,一碗水就变成淡黑色,淡黑,不是浓黑。

  我现在的快乐,也就止于此。

  消息很快传开。

  子群诧异地问:“姐,你在行蜜运。”

  “谁说的?”我不想承认,万一不成,也不必难下台。

  “姜太太。”

  “谁是姜太太?”我莫名其妙,这些神秘的包打听。

  “同姜先生离了婚的姜太太。”子群说,“那个爱穿灯笼裤的老女人。”

  “你说她老?恐怕她不承认。”我记起来了。

  “也许只有三十多岁,但却老给我一种住家风范,”子群笑,“你是不是在蜜运嘛。”

  我抢着问:“这个姜太太怎么说?”

  “他说看见你跟一个男人看电影 ,亲密得很,跑来问我,我说不知道。”

  “姜太太以为我不肯透露,便朝我道:维朗妮嘉,如果史医生太太还嫁得掉,我应该没问题,是不是?”

  子群一脸笑容。我想到姜太太穿着灯笼裤,背着金色小手袋的模样,忍不住伏在桌上笑得呛咳。

  我抬起头来,“她以为我跟她条件相彷,我如有男友,她也能有人追。”

  子君点点头,“不错。”

  我问:“那为什么伊莉莎白泰勒嫁过七次,有些女人一世做老姑婆?”

  “你问她去。”

  “我比姜太太可爱得多了。”我夸张地作个神气状。

  子群也凑趣地说:“谁有胆子把你们两个人的名字一块儿念?”

  我还在琢磨这个女人的话。

  子群:“你别说说就说到别处去,这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真的,我们还在走的阶段。”

  子群跳起来,“真的?人品怎么样?”

  “一等一。”

  “哗,身家清白?职业高贵?”

  “然。”

  “几时让我们见见?”

  “十划还没有一撇,见什么?”

  “你们到什么阶段?”

  我仰起头想一想,“喝啤酒的阶段。”

  “当心变为兄弟姐妹!”

  我笑一笑。

  “他知道你的事?”又来了。

  “是安儿介绍我们认识的,你说他知不知道?”

  “安儿,越来越糊涂。”

  于是我将来龙去脉说一遍。

  子群张大嘴:“奇遇奇遇,姻缘前定。”

  我说:“我还没嫁过去呢。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在爹妈面前提起,还有大哥大嫂,反正嫁得掉大家坐下来打牙祭有顿吃。”

  “请他们吃?他们不配。”子群噘嘴,“人谁没有高低起落,就咱们一家特别势利。”

  我沉默一会儿,“也许我在得意的时候颇有小人踌躇满志之态,得罪人。”

  “姐,你怎么把一切事都揽上身?”她有点不忍道。

  “哎,我特别喜欢别出心裁,独树一帜,我不姓赖,凡事都是我自己学艺不精;老公跑掉,我学艺不精,与人无尤;家人瞧不起我,亦是我学艺不精,不讨人喜欢。”

  子群不搭腔。

  我叹口气。

  她说:“你要把他抓紧。”

  “我有多大的力气,能把他抓住?也得牛肯饮水呵,所以像姜太太之流,也未免将自己估价太高,女人到我们这个阶段,被动多过主动,要不就人到无求,品格高尚的做老始婆。”

  “哪来这许多牢騷。”子群笑。

  “这年头,要男人娶你,还是不容易啊。”我感触。

  “老姐,我看好你,你努力一下,绝无问题。”她挤挤眼睛。

  “你少同我嬉皮笑脸的,我剥你皮。”

  结婚吧,出尽一口乌气,免得姜太太之流老想与我平身。许到时她又说:子君居然嫁掉,那咱们也有希望。

  悠悠人口,如何堵得住?让她高兴一下吧,我不应吝啬,助人为快乐之本。

  因翟君垂青的缘故,我恢复自信,容光焕发,人们一直说:女人在恋爱中到底不一样。不不,完全不是这回事,完全与恋爱无关,不知如何会有这种讹传。

  就像人们对爱情的看法错了好几个世纪,爱情是甜蜜的。他们说:每个人一生之中至少应当爱一次。我的看法略有出入,爱情是一场不幸的瘟疫,终身不遇方值得庆幸。

  结婚与恋爱毫无关系,人们老以为恋爱成熟后便自然而然的结婚,却不知结婚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人可以结婚,简单得很。

  爱情……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只有在言情小说中,男男女女遇上,没头没脑地相爱,至今我想破了头,也不懂得黄蓉如何爱上郭靖。

  我之容光焕发,由一种胜利的快乐感觉所引起:仍然有人欣赏我,我不寂寞,我有了寄托。

  把感情分析得这么纤毫毕现,实在太没意思,我也希望我可以说:我在恋爱。

  很快我就摸熟翟君的脾气以及生活上的细节。

  大致上我们两人也有相同的地方。譬如说年龄相仿,都不计较吃,比较爱静,选淡雅的素色来穿,喜阅小说,早睡等。

  他待人比我更冷淡。

  我自唐晶走后,只余老张,他呢,全无交 际。

  问他如何可以做得到。他说:“人家请我吃饭,我不去,我又永远不请人家吃饭。”

  我笑,说穿了不外如此简单。坊间有不少经纪人之类,晚晚告诉妻儿他有推不掉的应酬,益发显得滑稽。

  每隔三五天,子群就来追问:“你们要拉天窗了没有?到底拖什么?成年人三言两语,一拍即合,难道还要约在冰室内叫一杯冰淇淋苏打用两根吸管额头顶着额头对饮不成?我嘴巴痒极,就快熬不住,要把你这大喜的讯息泄漏出去。

  “使不得使不得。”我连忙说。

  “左右不过是告诉爹妈,为什么不呢,让他们高兴一下。”

  “他们从来没有代我高兴过,请问此刻又如何会高兴得起来?”

  “也许知道你的喜事,会对你改观。”子群说。

  “我不管他们想什么。”

  子群还是喜孜孜地去告诉父母。

  两老的反应相当别出心裁,我与子群都没有料到。

  老母说:“又结婚?”顿时板起脸:“对方是个什么人?她现在不是顶好?史家还很眷顾她,莫弄得驼子跌跤,两头不着。一会儿又得生孩子,一大堆儿女不同姓氏,太新鲜的事,我们适应不来。”

  子群很生气,跑来向我诉苦。

  我说:“是不是?现在你成为小人,到处讲是非。”

  “她怎么可以说这种话?你是她亲生女儿呀。”

  “你问我,我问谁?”我不在乎。

  “你对他们一向不错,那时候要什么都叫你跟史涓生磨。”

  那时候……现在再有机会,我也不会一面倒,女人对娘家的痴心要适可而止。

  “老娘还说些什么呢?”我问

  “叫你抓紧他的钱。”

  “我一向没这个本事。”

  “他有没有钱?”

  “不知道。”

  “看情形?”

  “不太会有。”

  “姐姐——”

  “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我目前的情况我自己最了解。”我笑,“不劳大家操心。”

  “你很快乐?”子群问道。

  女人最享受是这一段时光,责任尚未上身,身边又有个可靠的人。

  我引翟君为荣,无论在什么场合遇到熟人,都把他介绍出来,我尽量做得含蓄,希望不会引起反感。

  我偷偷地跟翟君说:“拿你来炫耀。”

  他答:“我的荣幸。”

  到第三个月的时候,他便安排我见他的父母。

  两老无异是老派人,却不寻常的慈祥及明理。一句闲话都不问,对于我的学历、职业、背景、年龄一言不提,处处传达出“只要儿子欢喜,我们也喜欢”的讯息,我深深感动,突然有种图报知遇之恩的冲动。

  见完爹妈我俩找了间咖啡馆吃蛋糕,刚坐下,有人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直觉的反应便是拂开那只手,且不管是男是女。接着抬头一看,是可林钟斯,我更是怒形于色地瞪着他。

  可林钟斯尴尬地呆一会儿,忽然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翟君略为提高声音:“下次看仔细些。”

  可林钟斯欠欠身离开。

  我连忙分辩,“这个人……”

  翟君打断我道:“不要再去说他。”

  我沉默一会儿,“我以前的事……”

  他连忙说:“谁关心呢?”

  衷心感动之余,鼻子有些微发酸,尚不忘耍嘴皮子,“以前我拿过诺贝尔奖呢,也不关心?”

  他侧侧头,“对不起,一视同仁,作不得数,明年请再努力。”

  我大笑起来,笑出眼泪。

  第二天可林钟斯打电话来,被我臭骂一顿。

  “干吗动手动脚,人人搭我肩膀,我岂不是累得发酸?大庭广众之间,你故意暧暖昧昧的,想引起谁的误会?你这个长毛鬼,下次再不检点,我召警拉你。”

  隔很久他才有反应,他说:“你很重视他。”

  “牛头不对马嘴。”

  “看得出你在乎极了。”

  我不响。

  “所以连老朋友也一笔勾销,”他叹口气,“对他,你是认真的。”

  我仍然不出声。

  “他们都说你已经找到对象,我还不信,亲眼看到你对他倾心的模样……”可林钟斯说。

  是,他说得对,我对翟君是倾心的。他的性格全属光明面,可说是几乎没有缺点,我对他没有怀疑。

  “他比我好多了。”

  我愕然,“什么?”

  “他胜我十倍,败在此人手中,我心服口服。”

  听见可林钟斯称赞翟君,我欢喜得笑出来,嘴巴尚不饶他,“要你服?听在别人耳中,还以为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钟斯说,“小女人得志。”

  我收敛笑容,“可林,祝我幸福。”

  “我衷心祝你幸福。”这外国人有他可爱之处。

  “从此钟郎是陌路。”他苦笑说。

  “咦,你打哪儿学来这一句中文?”

  “再见,子君,祝福。”

  “再见,可林,你也一样。”

  这个阶段最快意,我不知翟的缺点,他也不知我的弊端,大家眼中的对方,都是人中之杰。每天装扮好了才见面,说说笑笑的纯娱乐,到傍晚一声再见,互不拖欠,假如我们能够生生世世的这般过日子,倒也是神仙眷属。

  老张恐吓我,“但不久你就要为他打整衣服、放洗澡水、做早餐、赴宴,与他家里那些老人打交 道,担心他事业的发展,顺带留神有没有小妞 猴住他,你怕不怕,子君。”

  我很坦白,“怕。”

  “你别说,子君,独身有独身的好。”

  “然,不过都是小道,结婚算是最得体的制度。”

  “虽千万人,吾往矣?”

  “有什么办法?”我言若有憾。

  “心里还是很乐意,是不是?”

  我侧着头想一想,“为他……是很值得的。”

  “我倒真想见一见这个人。”

  “一会儿他来接我。”

  “啧啧啧,到底不一样。”老张调笑我,“有人接送了,你那辆破车也可以报销。”

  我也笑,“早知如此,我也不必千辛万苦地去考车牌 。真是的,见到考官,双腿直抖,太不争气。”

  老张凝视我,“子君,你的神气,犹如一个小孩子般,一切创伤无痕无恨。”

  “是的,据说这是我最大的优点,”我拉拉面颊的肉,“皮厚,什么都装作没发生过。端张椅子,自己蹬蹬蹬地下台来了,管你们说些什么。”

  老张翘起大拇指,一声“好”未出口,大门就响起“笃笃”。

  我飞快地去开门,“来了。”

  老张没好气,“好一只依人小鸟。”

  翟君进来,我同他们介绍。

  老张一眼就接受了他。

  事后他说,“因他有种高贵的气质,不错的男人。”

  我说:“即使你说他错,恐怕我亦得嫁他。”

  张白我一眼。

  “这是本世纪女人最大最好的机会。”我有点夸张。

  “是吗,”老张不服气,“那么辛普林太太呢?”

  “我比她快乐。”我抢答。

  过半晌,老张点点头。

  在这次见面中,翟君参观我的工作环境,他想看我的“作品”,我涨红脸。无论如何不肯取出,他一笑置之。老张异常生气,“又不是见不得人。”他骂我。

  老张又向翟君要人,“每星期三个下午,保证她六时前离开这儿。我实在需要这个女人帮手,你如果让她坐在家里,太多空间,难保她不胡 思乱想。”

  翟君但笑不语。

  老张又悄悄同我说:“高手,投石问路,那石子掷向他,影踪全无,难测深浅,你不怕?你知道他心中想什么?”

  我莞尔,“我根本不要知道他想些什么,知道才可怕呢?”

  从老张家出来,翟君说:“子君,我们结婚如何?”

  这句话我等了很久,耳朵仿佛已听过多次,如今他真的说出来,却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我缓缓问:“你想清楚了?”

  他诧异地说:“当然。”

  “其实外头有很多十八二十二的女孩子等着嫁你这样的人材。”

  他微笑,“这我早二十年已经知道。”

  我紧张地说:“那么让我们结婚吧,越快越好!”

  真平淡。

  爱情小说中的爱情都不是这样的。

  然而这么平凡的经过,在旁人嘴里,也成为传奇。

  大嫂来看我,三年来头一次,什么也没说,单对这头婚事啧啧称奇。

  “……当然你是漂亮的,子君,但到底本港漂亮的女人仍有三十万名之多,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女儿作冰人。”她合不拢嘴,“我早跟大囡二囡说,你那两个姑姑,本事都一等一,要学她们一成功夫,也就受用不尽,可惜呀,她们都是大忙人,一年也不见到她们一次,没时间来指点你们一、二……。”

  我打断她,“大嫂越发风趣了。”

  “我们当然是盼望你好,子君。”

  “这我也明白。”我相信她。

  隔一会儿她问:“他家里有没有钱?”

  “我也想知道,可是如何着手调查呢?”我笑,“难道指着翟老先生喝问一声:‘喂,从实招来,你们家中到底有资产若干,是否皆归子孙门下?’”

  大嫂不悦,“子君,你才越来越风趣。”

  “对不起。”

  大嫂随即羡慕地说:“子君,你真本事……还生不生孩子?”

  “我们没有谈及这个问题。”

  “喔,什么都在婚前谈妥比较好。”她警告我。

  我笑,“谈妥就结不成婚,凡事要快刀斩乱麻。”

  “你是专家,你应当懂得。”

  专家,我哈哈大笑起来,结婚专家,我。

  大嫂被我弄得很尴尬。

  子群在一旁白我一眼,“姐姐可不是乐开怀了,无端嘻哈大笑,当心变作十三点。”

  如果唐晶在,她会知道,大笑百分之九十的用途是用来遮丑。

  我怀念唐晶。

  深夜的时候,算准钟数,拨电话给她。

  她来接电话。

  我喜悦地叫,“唐晶。”

  “是子君?”她不相信,“太破费,有事何不写信?”

  我将我最近的遭遇同她说一遍。

  “有什么感想?”我问。

  “太破费了,花掉数百元电话费。”她的尖锐不减当年,给我来一招牛头不对马嘴。

  “唐晶,你觉得怎么样?””子君,以你这般人才,抱定心思要再婚,不过是迟早问题,在某一个范围之内,你我是人尽可夫的,咱们又不谈恋爱,一切从简,我对这件事没有什么感想,但你可以料到当年我嫁莫氏的心情,你始终怪我不提早告诉你,事实上我真的认为不值得张扬。”

  “一般女人觉得我们运气奇佳。”

  唐晶说:“我却觉得她们条件奇差。”

  我笑。

  “你快乐?”她问。

  “不,不是快乐,而是一种安全感——我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以前一切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我说:“像小时候跟大人逛年宵市场,五光十色之余,忽然与大人失散,彷徨凄迷,大惊失色,但终于又被他们认领到,带着回家,当中经过些什么,不再重要。迷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场内再彩色缤纷,又怎么可以逛足一辈子。我不管了,只要回到干地上,安全地过日子,我不再苛求,快乐是太复杂的事,我亦不敢说我不快乐。”我哽咽,“你明白吗?”

  唐晶沉默一会儿,“你想得太多,子君。”

  “这几年来,空闲的时候比较多,非常自我膨涨。”

  “你是应当高兴的,找到个匹配的人也不容易。”

  “你呢?”

  “挺着大肚子,很疲累,明知做人不外如此,还要生孩子,内疚之余,精神痛苦。”她高声笑。

  我默然。

  “该挂电话了。”

  我们道别。

  即使是结婚专家,也还得打点细节,至少要买件比较合理整齐的礼服。我走头无路,只好跑去做套旗袍,旗袍这种衣服真是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女性的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无论什么场合都适用,你让我学辜玲玲那般戴了白纱穿了件短袖白裙再婚,我实在没这个勇气,别人的肉酸不要紧,我可以说他们妒忌,我只怕自己的鸡皮疙瘩落了一地,扫起来麻烦。

  我参观了翟君在香港的房子,觉得很宽大又理想洁净,半新旧,装修简单含蓄,完全没有任何噜苏的东西,一个钟点女佣把杂物收拾得好不整齐。

  我表示很满意,带支牙刷就可以住进去。

  现在我也没有原则可言,性格弹性很强,能屈能伸,只要不触犯到我的自尊,一切可以商量。

  我们决定旅行结婚。

  试新衣的时候,翟君很惊喜:“多么美丽的旗袍!”他说。

  回想起嫁涓生时的慌忙、排场、纷乱、无聊、热闹,现在能宁静又温 馨。

  张允信的朋友小蔡说:每个人都应该结两次婚。一次在很年轻的时候,另一次在中年。少年时不结一次,中年那次就不会学乖,天下没有不努力而美满的婚姻,他说,所以要争取经验。

  他当然是说笑,但夸张之余,也有真理。

  涓生要送我结婚礼物,使我尴尬。

  我不是一个新潮的人,这种大方我接受不了。

  涓生忽然说:“有什么关系?你知道吗?狄波拉嫁谢贤的时候,何某送过去一套万余元的银器,亲自往连卡佛挑了又挑。”理直气壮。

  我既好气又好笑,这种影视界的小道消息,他无异是从辜玲玲那处得来,如今史涓生医生的视平线大开,谈吐再也不比从前。

  “是吗?那么你有没有打算到连卡佛去为我挑礼物?”

  他却说:“子君,你能够再结婚,我心头放下一块大石。”

  “是的。”我会心微笑,“免得赡养费越来越贵。”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不悦,“何必开这种玩笑。”

  “是,我运气特别好,照说我今年只有二十二岁,嫁到这么一个人,也应满足。”

  “听说他是个人才。”

  “是。”

  “比我——如何?”涓生忽然孩子气地问。

  “比你好。”我不客气地答。

  “你此刻自然这么说。”他大受刺激。

  “我很公道。他的性格比你强,他知道他在做什么,而你从来不知道。”

  他沉默。

  过一会儿他问:“你可爱他?”

  “爱有很多种,自然,自然我爱他。”

  涓生长叹一声,“平儿要见你。还有,我把你的……消息报告安儿了,她很替你高兴。”

  “有劳阁下。”我说。

  “你心情确是大好了。”

  “不要这么说,人要知足,现在我什么都有,仿佛是可以振作起来,好好向前走。”

  他无言,换了我是他,我也不会再说话,是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使我眉青鼻肿,血污地倒在泥地中,但我站起来,挣扎着冲洗干净,换上了新衣,厚着面皮活下来,等到今天的机会。

  我并没有向他耀武扬威今日的“成就”,报复?最佳的报复不是仇恨,而是打心底发出的冷淡,干嘛花力气去恨一个不相干的人,过去的事不必再提。

  奇怪的是史涓生见我不念旧恶,往往拉住我絮絮而谈,当我是老朋友。他真相信,我不记恨,一贯的迟钝?

  与平儿的一席话使我心酸。

  “爸爸说你要结婚,妈妈。”

  他明澈的眼睛凝视我,像是要看穿我的心。

  两年来,他长高许多,已不是可以一把拥在怀里的孩子。

  我说:“是。”

  “你说过,妈妈,你是不会结婚的。”

  “是。”我有点惭愧,那时真不该把话说死,什么事都有发生的机会。

  “为什么又结婚?”

  我无法作答,把心一横,当他是个大人,说出心里要说的话:“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决定嫁给他。”

  平儿点点头:“与他结婚,是不是你会比现在开心?”

  “是的。”

  我觉得平儿的问题有理之极,比若干大人(母亲、大嫂、涓生)的话更玲珑直接。

  “他会不会对你好?”平儿又问道。

  “会的。”我感动。

  鼻子发酸,眼泪夺眶而出,用手帕接住。

  “那么你就比较不那么寂寞。”平儿说。

  我哽咽中带讶异,“你——你知道妈妈寂寞?”

  “我猜想是。”平儿说,“你常常一个人坐着,不说什么,亦没有笑容。”

  “我以为你已经不再爱妈妈了。”我的泪水如泉涌出。

  真没想到小儿竟暗暗留意我的举止。

  “我会见到他吗?”平儿问。

  “不会,没有必要。”我说。

  “奶奶很不高兴,”他说,“但姐姐写信给我,她说我们应当为妈妈庆幸。”

  我更加泪如雨下。要命,怎么搞的,止都止不住。

  接着平儿忽然取过我手中的布帕,替我擦眼泪。这个大头宝,竟然长大成人 ,懂得安慰母亲!不久之前,他天天上幼儿班,尚要我拉他起床 ,拍打香面孔讲故事后才肯上学,今日他居然替我擦干眼泪。

  平安两儿,是我毕生成就。

  我直哭到傍晚,眼睛肿得核桃般。翟君一贯地幽默,见到便说:“不用问,一定是灰尘吹到眼睛里去了。”

  我俩刚上飞机,一找到座位,就埋头苦睡。迷糊中我觉得翟君轻轻拉拉毛毡,盖在我身上。

  我心一阵温 暖,一般丈夫都会如此为妻子服务,我心安理得地睡着,一个梦都没有。

  醒来时空中小姐在派桔子水,我摆摆手势示意她别吵醒翟君,她会心地离开。

  我朝自己微笑,伸一伸酸软的腰,欣赏一下左右无名指上的白金结婚环,简直不能相信的好运气,如此理想地便结束了我的前半生生涯。至于我的后半生……谁会有兴趣呢,每个老太太的生涯都几乎一模一样。

  (全文完)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