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太阳》第十八章 曙光在望,刘白羽-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第二个太阳>>正文
第十八章 曙光在望

  消灭逃窜湘西这一支敌军后,部队向常德锐进。

  秦震在途中和兵团司令部会合了。当他们用担架抬着他在一座竹木丛林密布的山岗上行走,将接近约定地点时,他看见一大串吉普车沿着山路蜿蜒而来。黄参谋跑下山去,拦住了车队,从一辆小吉普上传来董天年宏亮的声音:"黄参谋!秦副司令员怎么样?"话声未歇,就旋风一样奔过来这个灰白头发、胖胖的圆脸上有一双笑眼的老人,不过此刻眼睛瞪得很大,显然心里着急。说话之间,秦震已经从绿荫荫的树影中出现。他要跑,可是严素和小陈从左右两面挟持住不放。董天年连忙大喝一声:

  "老秦,慢慢来嘛,心急吞不下热汤团呀!"

  秦震无论如何不肯这样狼狈地和兵团首长们见面。他终于挣脱了,慢慢缓步从长满青草的山坡上走下来。严素一直送他到车队跟前。秦震突然想起急忙里忘记和担架兵告别,就转回身向山岗上招手。那上面一小群战士也向他招手。然后他用力地握住严素的手摇撼了一阵,他本来想对严素说声谢谢,谁知却小声说道:

  "你们政委是个好人啊……"

  严素的脸蓦地红了。她连连叮嘱小陈:

  "不要忘记,让首长按时服药。"而后扭转修长的身影,往山岗上跑去。

  董天年数日不见,觉得秦震的脸削瘦而憔悴,他嘟嘟囔囔地埋怨着:

  "你骗了我!你瞒过了我的眼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心脏病!"

  "司令员!我没有……没有心脏病。"

  "你还辩解,我相信医生的诊断。"

  "因为我激动了一下。"

  "激动,激动,你不是狠狠剂了陈文洪好一阵子吗!好威严,好气派,可是你自己倒激动了,为什么激动?"

  "陈文洪准确、果决,一家伙就端了敌人司令部。"

  "还抓了个少将司令官?"

  "对。"

  "陈文洪是个人才呀,要用得好,得有你这么个抓得住缰绳的主帅。"

  "我可不是主帅,是先锋。"

  秦震眯着两眼笑了,董天年也笑了,伸出手指头,点着他数说着:

  "你骗了个先锋宫……可是,可是,这一仗打得好哇!"

  董天年脸上表情丰富,有时那威严的神情和他那聪慧的笑眼在他身上配合得总是十分协调,他有时一下站起来,甩着断臂下的袖筒把桌子一拍,会使人震骇。可是,一下又闪着两眼,笑眯眯的,使你觉得他从心里喜欢你。现在,他的每一句话都在敲打着秦震,可是每一个字都在心疼秦震,他挥了一下手,好像声明友好的个人会面已经告一段落,他的语气、声调变得深沉、严肃:"打得好,消灭了敌人这一股主力部队,就打开了常德的大门,拿下常德,就打开了整个湘西的大门……"他这个人有一种魅力,他那恳切的声音总使你那样信服。说到这里他突然截止,仿佛在征询秦震的意见。秦震讲出他的意见:

  "东线拿下株洲,西线拿下常德……"

  董天年机智地笑了一下,用他那唯一的一只手狠狠攥起拳:

  "嗯!嗯!铁钳子……"

  另一位副司令员一直俯身在吉普车水箱盖上,琢磨地图,焦思苦虑。一个参谋从后面电台车那边急匆匆跑来报告:

  "参谋长来报,洞庭湖水猛涨,淹没道路,无法前进!"

  一阵冷场。

  董天年突然爆发,大声猛喝:"什么无法前进?我就不相信2018世界杯投注上有走不通的道路!"然后,他仰头望望太阳,时近正午,就努了一下嘴唇,一甩手:"找个地方设营,--开饭,对,开了饭再说!"

  秦震跨上他自己那辆吉普车,脊梁一靠椅背,一任汽车颠簸,他全身洋溢着奇异的轻松之感。他一回到董天年跟前,就好像一身重担都卸下来了。好了,他的自我感觉良好,他的病确实好了。他觉得在董天年面前,就算堵住一座大山,他也会把他劈开。董天年惯于在紧张气氛中作出一个轻松的举动。秦震觉察出董天年很欣赏他自己所想出的"设营""开饭"的主意。秦震心里赞叹地说:"老头--这个老头呀……"于是,从秦震脸上绽出笑容。他觉得这些天,自己一路上与天斗,与人斗,斗得焦头烂额。可是,可是,一个主将怎么能这样呢?他对陈文洪产生了一种宽恕之感、同情之感。但秦震立刻驱逐了这种软弱的心情:我可没有权力原谅他的错误,姑息就是助长!

  在一片蓊蓊郁郁的大树底下草坪上设营了。草地上铺了两条黄色的美国军用毛毯,中间展开了军用地图。真是大树荫下好乘凉啊,一阵阵小风吹来树叶的清香,不时将地图吹卷起来。参谋们用几个望远镜、放大镜等物件压在地图边上。董天年一下把鞋子、袜子都脱光,打着两只赤脚盘坐下来,凭一只独臂支撑着身子,俯在地图上凝视。从整个地形看来,洪水季节,长江暴涨,使得这湖沼地带滂沱漫溢,一片汪洋,再加上从湘西流下来的沅江,刚好在这一带流入洞庭湖,自然就加深了这儿的水势。水,到处是水,淹没一切。这儿跟长江不一样,长江奔腾叫啸,浩浩荡荡,但只要横腰急渡,便可战胜天险,而这里是一片无际的泽国,你要战胜它就得另外一种方法,一种本领。

  在整个吃饭时间,董天年没有出声,大家也就一片沉寂。胡乱吞吃一顿,董天年伸开手掌抹了一下嘴巴:

  "怎么样啊?同志们!"

  他自己随即做出回答:

  "咱们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工农红军是从江河湖泊里打出来的,现在重新回到江河湖泊,却遇到难题,岂非咄咄怪事!历史辩证法常常是这样磨难人呀!水,这东西,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这个哲理,知道吗?"他的目光闪烁地扫射了一下大家,"我们就来个因势利导,为我所用,怎么样?水战,水战,变陆军为海军。"他伸出手指点着每一个人,然后率先言道:"练习练习也好么,将来我们要有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自己的远洋舰队,咱们这里面说不定会出个海军大将乌沙可夫呢!"

  谁开玩笑地插了一句:"老了,不行了。"

  "不行也得行,为国为家,天经地义,我还想当一个一只胳膊的老水手呢!"

  说着一阵哈哈大笑,笑声把树上鸟群惊得哄地一下飞散了。

  全军顷刻之间都收到了兵团司令部命令,在一阵寻船扎筏的忙碌中,夹杂着欢乐的笑语:

  "我们当海军了。"

  "记住,一九四九年在洞庭湖建立第一支人民海军!"

  兵团司令部在高地上一片村庄里停滞了两天,按照整个作战计划,他们在第二天傍晚登上船。

  红色晚霞在烟波浩渺的水面上,闪出红艳艳的波光。许多燕子穿梭一般飞掠着,原来的空旷之地被水淹没,树林就突露在水面之上。一只小船跟着另一只小船,迅速航进。渐渐离陆地愈来愈远,周围左右,湖水茫茫。黄昏的暮光在一瞬间飞逝而去,随之而来的是黑夜。夜,使这水上神秘莫测,大片村庄淹没在水里,大片树林淹没在水里,远远只看见一些模糊的轮廓,以为这里已经荒无人烟。谁知当小船在林间弯来弯去划过的时候,从房舍顶上却传来一阵阵犬吠声,声音顺着水面飘来,显得十分孤寂、凄凉。天和水都黑得像浓墨,在这个背景之上,一群一群的萤火虫闪着细碎的蓝色亮点,更加重了这黑夜的神秘色彩。偶然吹过一阵夜风,露在水面上的树梢,就发出瑟瑟低语。一阵风把蚊虫吹得无影无踪,风一拂过,它们又嗡嗡叫着飞回来了。一下,房舍不见了,树林不见了,船想必从村庄上空划过来了。而后,全是芦苇、湖荡,偶然间露出一间小屋,屋顶上闪着火光,水面上摇曳着火光颤抖的倒影,船从那倒影上浮游而过。于是,在死寂的黑夜之下,只听到"哗啦--哗啦"划桨的声音。黑夜是多么黑暗又多么潮湿啊,一种看不见但感觉得出的湿气,从四面八方飘荡过来。

  董天年和秦震在一只船上。董天年原来坐在船头上,伸出两脚在水里浸泡,他快乐地连声说:"舒服!舒服!"可是隔不久,觉得肩膀头上一片凉意。用手一摸,湿淋淋的。老人便嘟嘟囔囔:"这哪里是露水,简直是下雨了。"举目四望,天上的繁星印在水面上,和萤火虫的亮点交相辉映,恍如神仙2018世界杯投注。水上漂浮过来大片菱角叶子,叶子里,有一条鱼泼刺蹦出水面,而后,又寂然无声了。董天年走到船舱那里来找秦震。秦震从上船后就被董天年按坐在软软和和的马褡子上,他深知老司令把他带在身边,还是病号待遇,不准乱跑乱动。实际上,他脑子里在思谋著作战部队的动向。现在见老司令大踏步走过来,就连忙让坐,二人并肩坐了下来。董天年说:"怎么样?可纪念的一夜啊!……"秦震待欲回答时,只觉得董天年往马褡子上一靠,已经发出鼾声了。秦震很羡慕他,但自己做不到。参谋不时跳过船送来电报,秦震就连忙摇手示意放轻声音,以免惊动董天年,而由他自己就着参谋按亮的手电筒灯光读报、签字、批复。而董天年的鼾声却愈来愈响,简直像酣雷一样,隆隆轰响,随着天和水起伏动荡。

  关于董天年的鼾声,流传着一段佳话。他和另外两个人在一个帐篷里宿营,第二天早起,互相抱怨。一个说,你打鼾吵得我一夜没睡好;第二个说,是你打得最响,一下把我惊醒过来;第三个连忙说:你们别争了,你们俩人的鼾声简直开了炮一样热闹。三人争执不下,就找了夜间放哨的战士来核对,几个战士瞠目而视说:"你们三个人比赛着打,一个比一个人响,闹腾了一夜。"从此,董天年的鼾声出了名。现在,秦震乐得由这响亮的鼾鸣相伴,度过这个寂静的水上之夜。不过,奇怪的是,当常德方面传来了枪声,遥远、低沉、轻微,像是一种什么特殊的神秘的信号,董天年就非常敏锐地拂袖而起,一下子十分清醒,毫无睡意。他立刻和秦震踏过摇晃的小船船舱,站到船头上来,仔细倾听。

  黎明前的一阵特别黑暗,天上的星光也寂然熄灭了,正是整个宇宙游离奥变之际。这时间激战正在常德方向进行,好像是夏夜的露水闪,在天边闪烁着战争的火光。两人凝然不语,侧耳倾听,立刻从枪声中作出判断:"敌人溃退了!""我们在追击!""看来很顺利!"……果然,电台上立刻传来捷报,我军先头部队已逼近常德。董天年头也未回说道:"回报,彻底全歼!"参谋立刻跳船而去。

  这时,前方忽然亮起几点火光,飘飘忽忽,悠悠荡荡、时明时灭,由于距离愈来愈近,那几星火光,变成红球,变成火炬。然后听到迎面而来的急速的桨声、水声,还有人说话声。最后,终于分辨清楚,原来是几只木船。船上的人举着火把,火把一下照得水面通明。当前面一只船滑翔而来时,秦震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

  "是秦司令的船队吗?"

  这边反问:"你们是哪一部分?"

  "游击队的老黄。"

  秦震一喜,连忙回答:"老黄,是我在这儿!"

  说话之间,两条小船擦身而过,船身一颤,轻轻跳过一人。秦震连忙迎上去,一把握住老人的手,连连摇撼,喊道:

  "你怎么找到我的?"

  "游击队和大部队一道作战,怕这里港汊密布,险滩特多,特意派我来给你们引路。黑灯没火,难以寻找,我们就大张旗鼓了。"

  "快见见,这是我们兵团司令员!这是中央苏区的红军战士老黄!"

  董天年一见这人就觉得亲。

  老黄借着火把的亮光,看见这个高大健硕的老人,气度非凡,十分潇洒,觉得有点面熟。就忙问:

  "贵姓?"

  "免贵,鄙姓董,草字天年。"

  老黄一下愣住,把董天年推开一点,歪起头,眯上两眼打量一阵,忽然激动地叫起来:

  "是董师长!当年红军时代,我给你送过信,这么多年没少打听你,就是没个下落。"

  "我听小秦说了,没曾想是你,你到底活下来了。活得好,活得自在,活得有价值,活得有骨气!我看到你,就像从炭灰里扒出个火种儿,总算见到老苏区的骨肉乡亲了!"

  两人各自用自己的独臂互相搂抱起来,董天年豪爽地说:

  "你看,咱们两人合起来才一双手,可还是把旧2018世界杯投注捣了个稀巴烂。"

  秦震从旁说:"不减当年呀!"

  "当年怎样?现在怎样?没有当年,能有现在?"

  消息传开来,许多船划拢来围着看。董天年挥手撵他们:"看么事呀?两个一只胳膊的老红军。别耽误时间,快赶路。来,老黄!咱们坐下来说话。"

  三人在船头盘膝坐下。董天年递了一支雪茄给老黄。老黄接过来觉得怪新奇,只在手上摆弄,不知怎么是好。董天年摸出一根火柴,在那根雪茄尾巴上戳了个洞洞,然后从头上点着,连说:"你吸!你吸!"自己也用粗壮的手指挟了一根默默吸着。老黄吸了一回忆说:"够味,够味,这叫么子烟?""咳,老哥哥,咱们红军时代,找到烟叶子不是搓个卷儿吸吗?这也是那么回事,不过这可是从拉丁美洲的古巴来的洋货……""你刚才递过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小手榴弹呢。我寻思,这董师长多年不见。一见面就先开一炮啊!"三人一阵哈哈大笑,笑声擦着水皮子缓缓震荡开去,显得特别嘹亮动听。于是,湖上洋溢出一种兴奋而欢乐的气氛。

  天亮了,湖上的天光水色特别鲜明悦目。鄂西的湖水是墨蓝的,波涛汹涌,湘西的湖水是碧绿的,远望去像翠绿的孔雀毛织出的厚实而柔和的地毯。晨光在湖面映出乳白、淡黄、粉红各种迷离恍惚,朦胧醉人的色调。而后太阳上升了,一下子色彩变得那样分明,像画家在画布上涂出两种颜色,一片红色--是天,一片绿色--是湖。阳光一照,到处都在发出生机勃勃的闪烁的光辉。早晨,是一首多么美的抒情诗啊。它溶合了湖南特有的热情,使得诗意渗透人们的心灵。船头上站着三个人:灰发盈颠,胖胖脸膛上展开一双笑眼的董天年;白发萧然,目光炯炯,身子枯瘦却充满朝气的黄松;两颊鲜红滋润,两眼闪着机智眼光的秦震。一时之间都陶醉在大自然之中了。太阳冉冉上升,天空由红色变成白色。第一道灼热的、战悸的阳光透过薄雾落在船上,仿佛正是它一下惊醒了人们,人们立刻回到当前的战争中来。秦震首先催促电台查问前线情况。董天年翘首遥望,常德方向如此寂然,这说明什么?无论如何,他们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尽快进入常德。于是在司令员的督促与鼓舞下,船桨像翅膀一样掀动,船队在轻快地飞速向前划行。把桨人的膀臂上汗水淋漓,热气蒸腾。每一个人的心都在飞腾。不到中午,他们就到了常德。

  船未拢岸,秦震第一眼就看到陈文洪。好像战尘已经给风吹光,陈文洪脱去沾满泥垢血污、破烂不堪的战衣,换上一套崭新的军装,特别显得精神、整洁。经过秦震介绍,董天年停住脚步,仔细打量这个站得笔挺、举手敬礼的青年人。显然,他很欣赏这个指挥员,他立刻跟陈文洪握了握手:

  "打得蛮好嘛、蛮好!蛮好!"

  他那洪亮的声音充满快乐,他一面跟陈文洪握手,一面举眼望着秦震,似乎在说:"你不是要处分他吗?我在表扬他呢!"秦震领会了这层意思,陈文洪是他多年亲手培养出来的,董天年喜爱他,秦震也由此感到自豪。他们向前走了,董天年还回过头来看了两遍,把嘴唇凑到秦震耳边问:

  "有对象了吗?"

  "这事说来话长了,有时间我跟你讲。"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董天年很快就把刚才讲的事情摔开,郑重地说道:"秦副司令员!人才难得,要我们革命事业兴旺,最重要的是发现人才、培养人才。一个人就像一棵树,要给它晒太阳、浇水、通风、剪枝、打杈。可是最最重要的是放手摔打它,摔打它,根深叶茂,才能经风冒雨呀!"他忽然又想起另外一件使他饶有兴趣的事,便用手指捅了捅秦震的胸脯:"你……你说什么来着?对,对了,你问他会不会下象棋,问得有意思。全盘皆输,输个精光,他还不懂得是什么意思呢!"说罢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流出眼泪。止住笑声,又很有深意地缓缓念叨起来:

  "这盘棋,下了几十年,下得好艰苦哟!"

  常德是湖南西部重镇,它是湘西的大门,川东、黔东、湘西出产的桐油、木料、各种土杂货出口的码头,所以这里水面上排满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船只。常德有一条繁华的街道,号称十里长街。秦震长时间过着野外战斗生活,走在大街上,看见两旁店铺,照常开门,心中欢喜。那些窗玻璃擦得锃明瓦亮,他心神不禁为之一爽。这里有两件事特别引起秦震重视,一个是街上连一个战士的影子也看不见,这说明陈文洪的治军严明;另一件是这里也没有武汉那种欢庆的狂热,人们来来往往,平静自如,好像解放军进城早在意料之中了。他们顺了长街走到尽头,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走进司令部设营的一处深宅大院。

  在正面堂屋里吃罢午饭,董天年揩了把脸,连连挥手说:"休息,休息!莫开这个会,汇那个报,先休息!"

  秦震忙说:"我赞成。"他确确实实也疲劳不堪了。他进到西厢房他的住处,倒在床上就入睡了。秦震就是这个习惯,在整个作战过程中他很少休息,一旦仗打完了,就倒头大睡,最多一次睡过三天三夜。这一回,病后虚弱,更需休息。所以开晚饭时,大家要喊醒他,董天年立刻伸手制止:

  "莫吵他,让他睡。现在他睡觉比吃饭重要。"

  谁知秦震却笑盈盈跨过门槛,走进房来说:"怎么?司令员要克扣我的伙食呀?"

  "你说得对,小秦!你小心,我可是个大贪污分子呢!"

  大家轰地一声笑了起来。董天年并没跟着大家笑,好像他不知大家为什么笑,而他只是为大家高兴而感到高兴。

  原来,秦震躺下去,怎样也睡不着,这是为什么?他也弄不清道理。从上船起,就有许多思索与考虑在搅扰着他,使他不得安宁。而现在,正是这些东西使他不能入睡,不能入睡。他听一听,偌大一个院落寂静无声,他就悄悄走出门来,一看,正屋厅堂里,刚才嚷叫着要休息的董天年,却背朝外独自一人立在墙壁前面,凝视着军用地图。他偶尔伸出一只独臂,张开手指一拃一拃地在地图上测量着距离。而后,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只空袖筒静静地垂着不动,他的全副身心都倾注到沅陵、凤凰、芷江一带了。

  秦震不声不响走出门来,他顺了大街走着。这时他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睡着,是由于进入常德而产生出来的一种异常激动的心情。从襄樊南下作战--从鄂西到湘西,开头那些日夜,他的灵魂像凝聚着雷声和电火的滚滚乌云横扫而下。现在,占领了常德,这一切都告一段落了。秦震就像一个长跑运动员,凭着他的体力、智慧、性格、技巧苦苦拼搏,一下跑到终点,取得了好名次,他一方面充满欢乐,一方面又若有所失。仿佛觉得:胜利也不过如此,真正有意义的是拼搏本身,拼搏本身才是最壮丽的。于是他很想找人一诉衷情,不过不是同兵团司令部的人,而是同在前线共同搏斗的人。只有与这样的人才有共同的语言、共同的理解。他首先想起岳大壮;还有一个,哦,牟春光;转而想到陈文洪和梁曙光。秦震走出大门时想去看看战士们,但是,他们太疲乏、太劳累了,他不便去打扰。于是他改变计划向师部走去。陈文洪军容整洁、举止得当的形象立刻又闪现出来,于是他心里想:"是的,我们曾共受煎熬,也应该共享欢乐,只需要他们把他们所经历的再回想一下,就是无比的欢乐呀!"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是不会了解这种心理状态的。而正是这种心理状态趋使秦震来找陈文洪和梁曙光。

  他走进一家大商店,穿过一间宽敞、清凉、干净的大过厅,到了后院一排房间。透过窗玻璃,他看见陈文洪和梁曙光面对面盘膝对坐在一个炕桌旁。炕桌上摆满笔记本、地图、烟灰缸等一堆东西。两人不像在做作战总结,好像只在谈论什么。秦震一见他们,一种亲切、钟爱的心情油然而生。他掀开门上的竹帘一脚踏了进去,随即笑吟吟说道:"你们这里好风凉呀!"两人蓦地瞅见副司令员,同时闪出喜悦的目光。秦震立刻感觉到这就是他要寻找的目光,沟通彼此心灵的目光。他又审视了一下,两个人坐在一个大木炕上,只穿一件汗背心,露出黑黝黝胸膛和膀臂,这是踏过炼狱的人。人削瘦了,眼睛显得大些。是的,不正是这些,说明只有踏过炼狱的人,才有资格夸耀黎明。这屋里所以风凉,是因为两面窗户通风对流,更何况后窗外就是白汪汪的沅江。不知怎么,那江面好像比这屋基还要高。

  梁曙光悠然吸着他那野梨木的烟斗。秦震坐在临窗的木炕上,顺手脱下军上衣,卷起衬衫的袖口,解开纽扣。他发现了董天年给的那枝雪茄,就点燃起来。不过他不真吸,只在那儿喷云吐雾。陈文洪把脊背靠在马褡子上,迎着习习的江风。不知是谁开的头,他们就热烈交谈起来:鄂北山石累累的土地,长满芦苇的大湖荡,急风骤雨,洪水暴涨,弹火横飞,骄阳的人,一切一切……悠悠心曲,娓娓动人。但,看不见,辨得清,这三个人在交谈中都在回避着一个隐秘的伤痛,这就是白洁。从武汉追踪而来,经过多少艰难困苦、流血牺牲,牢牢抓住的一条线,现在也断了,线那头的风筝,飘远了、飘远了。但在现下这样的时刻,还是用滔滔不绝的谈话把它掩盖了为好。秦震却从此悟到,他所以不能入睡,根本上是由于心灵上有着这样一个流血不止的伤口啊!江风愈来愈诱人,秦震就拉了他们两个,出了院落,转到屋后,走到一个石拱桥上站下来。但见西斜的太阳在急速飘流的沅江水上投了一片滟潋的红光,清新而滋润的水气微微吹在人身上,如同丝绸拂过。秦震目送着江水从桥下浩浩荡荡一泻而下,不觉天高地爽,顿感心胸开阔。他似乎从江水里在品味着什么,缓缓说道:

  "一个人的一生就像这江流一样,奔腾不息!"

  说完,他严正而沉着地望着陈文洪:"文洪!你承受你应得的处罚吧!不处分你不足以正军纪!"

  陈文洪心悦诚服地回答:"请党给我严厉处分。"秦震似乎也不听他讲什么,竟然转过身来,掉头而去。陈文洪、梁曙光一直送秦震到兵团司令部门口。秦震走了进去,刚好赶上开饭。

  就在这天夜晚,黄参谋送来一份加急电报:

  命令秦震速回武汉报到

  秦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戴上老花眼镜,又一个字一个字仔细读了两遍。

  他无法猜透这是为了什么?他心底里升起万丈狂澜。好像正当他憋足一口气力,想往前猛冲的时候,忽然有人从后面拽住他的腰腿,他是何等的不情愿啊!他手里拿着电报,怔怔坐在那里,听见有人开门的声响,是董天年。他跨进门来,一直走到秦震面前,轻轻抚着他的肩膀:"怎么样,有什么考虑吗?"秦震用恳求的眼光望着董天年说:"司令员!能不能发个报请求一下,让我把这一仗打完……"董天年不再是豪情满怀的董天年,倒像臃肿衰弱的老人,他充满同情心地叹了口气,在秦震身旁坐下:"我们多年分别,好容易在战场上相聚,现在又要作别了。看了这份电服,我也心事重重呀……"董天年显然是刚从睡梦中醒来,只在短袖汗衫上披了一件军上衣。他的断臂像一截苍劲的树干突露在外面,他的胸膛是那样宽厚,那样强劲。他寻思了一阵,又看了一遍电报,充满感情地说:"发个报很容易,只怕无济于事。你看,这是死命令,哪里有松动余地呀!秦震,我来是想同你说说,我倒不是推出门不要你,可是我想,你这一去也许不会回来了!"秦震一听更是愕然。董天年却马上从感情波澜中超脱出来,响亮地说了一句:

  "建国伊始,百废待兴,需要人手呀!"

  "老司令,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个扛枪筒子的货。"

  董天年又是庄严、又是微笑地说:

  "什么话!党需要干啥就干啥,这是没得挑挑捡捡的。不过,小秦!现在确实有些人学得乖巧了!你看看,这是什么事?"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封信,一甩掷在秦震面前,用手一指,不胜感慨地说:

  "这也是咱们的老相识,在革命征途上,一道拼过命、吃过苦。他要到地方上去工作,这到也情有可原,可是他千里迢迢写这封信来让我给他向上头走门子,给他谋个高官!"他的声音愈说愈高,眼光愈来愈严厉,他已经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他一根粗壮的手指往那封信上一戳,仿佛戳到来信者心里。显然,由于和秦震分别在即,他勉强把怒气抑制下来:"对于这等无聊勾当,在下实难从命,不过也不可小看。本人这次夜访,倒是要向你进一言呢!……我从一九二五年入党,总算经历了几个'朝代'……我希望于你的,不论职位摆得多高,多显要,都要做到清夜扪心,无愧于人呀!你这人好就好在认真,一丝不苟,不是一扇篱笆两面倒的货。要不我也不跟你费此唇舌了。一个人,顶天立地,就是要站得稳、坐得正,宁可自己吃亏,也不占人便宜。'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革命浪涛也不是没有凶险的呀!'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不见得那么轻松。你在用人上,要警惕那些个巧言令色的人……就是有那么一些人,属水萝卜的,红皮白心。"他把单臂猛然横扫,两眼霍然一亮,"我平生最厌恶那种鬼头鬼脑、游戏人生的人。他们有的是小聪明,察言观色,花言巧语……他们很会耍点小权术呢!话说直了吧:谨防扒手!……因为他们到哪里,哪里就有渺小、卑贱、耻辱、背叛的行为……民族的、国家的、革命的道德,他们可以捻着秤杆卖个干净,……当然,他们可以一时之间自鸣得意,飞黄腾达,但是出卖灵魂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不值一提!可是他们会误国、误党呵!我们党史上几次浩劫,不就是这些人造成的吗?秦震同志!你此去,不论任务轻重、职务高低,在党性这一点上,是没得什么价钱好讲的,对己对人都要严。"此时此刻,经历过无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董天年,这一席发自肺腑的耿耿忠言,感人至深!他又淡淡一笑:"我这个人是讲究良心的。一个人可以一生忍辱含垢,默默无闻,但求得良心上清白。我说,良心不是唯心主义的字眼,革命者是要讲革命良心的!"

  这次促膝夜谈,一生一世都会刻印在秦震心中,多少年之后还会发光,成为秦震约束自己,对待别人的准则。

  秦震把陈文洪与白洁的关系以及白洁当前的处境都跟董天年讲了。董天年听完之后,深受感动,不胜唏嘘,慨然说:"忠贞的爱情总会得到良好的结果。你没完成的任务交给我吧!"

  末了,秦震说:"司令员!我还有个心愿,不知该不该提?"

  董天年微微一笑,把嘴一撇:

  "怎么你人还没走,就见外了?"

  "就是我跟你报告过的吴廷英那件事……"

  "咳,过去的事,你也不要老放在心里。"

  "不是,是吴廷英救的那个孩子圆圆。她如若是个无倚无靠的孤儿,我想,我们的老同志抚养了多少烈士的孤儿,圆圆这个孤儿就由我来抚养吧!这样也算完成吴廷英的一点遗愿吧!"

  董天年听罢默然无语,然后说:

  "你先去吧!这件事,我了解一下,办得成必办,也算你对吴廷英的一番心意。"

  第二天,党委会上,在秦震的坚持下,决定给陈文洪严重警告处分。董天年从一开始就支持秦震,最后率尔言道:"玉不琢不成器么!这才是最大的爱护呢!"陈文洪、梁曙光中午时间来看过他,也只匆匆说了十几分钟。他们之间都有意地回避不谈白洁的事,不愿在这别离时刻刺痛人心。可是晚间,秦震亲自打电话给梁曙光,让他单独到他这里来一趟。梁曙光走进秦震的住屋,大吃一惊。他发现副司令员颓然坐在那里,灰白的两鬓,失神的目光,黯然无光的脸色,竟显得如此憔悴。秦震发现梁曙光站在面前,才从沉思中一下惊醒过来。他站起身,意志终于战胜了感情。他没有让梁曙光坐下,意思是说:"我们的谈话不会太久。"他的话声的沉重的:

  "曙光,我舍不得离开这里,可是我不得不离开这里。"

  梁曙光是个重感情的人,心坎上沉甸甸的,没有做声。

  秦震表面的平静掩盖不了内心的激动。

  "白洁的事,我向董司令报告了。我有信心,我们能够营救出来,不过……"

  好强好胜的老军人,披露自己真实的内心,而且是脆弱的内心,对他来讲是十分痛苦,难以启口的呀!但经过一天的反复考虑,他觉得必须把自己心中的悬念,交给一个可靠的人。现在他不只是把梁曙光作为一个下级,而且是作为一个亲近的朋友。他知道真挚、热诚的梁曙光是能够承受他的委托的。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够再回到这里来了,"他的难以抑制的心情终于决口而出,"万一事情不像我们所预期的那样,我怕文洪承受不了……"

  "副司令,不要往这方面想吧!"

  秦震点点头:"当然,我相信我们会得到最好的结局。"

  他挺了挺不算高的身躯,军人的意志使他从忧虑和恐惧中摆脱出来。

  "不过,不论出现什么情况,我相信你是能帮助文洪的!"

  "文洪的事交给我,你放心走吧!"

  "我写了一封信……"

  他说出这句话,就转过身,向桌上去找信,可是寻了半天也寻不到,最后还是梁曙光提醒,信就在他手边。

  秦震把信交给梁曙光,而后决然说道:

  "见到白洁交给白洁,要是见不到,就交给文洪。这事,我拜托你了。"

  他以十分郑重的心情和梁曙光握手,随即推了梁曙光一把:

  "再见吧!"

  就连忙转过身,匆匆忙忙去收拾什么东西了。

  梁曙光刚迈出门槛,突然又听到秦震的召唤,便连忙回转屋内。秦震说:"还有一件事……"走过来停在梁曙光面前,看着他,好像一下忘记要说什么,而后又猛然想了起来:"哦,是关于严素的事。曙光!她是一个有为的青年,我们应该爱护她……"

  秦震明亮的眼光和梁曙光羞涩的眼光碰在一起了。

  "我们要培养她成为新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第一代医学家,你看好不好?"

  他没有直接提严素与梁曙光的关系,但这种含蓄的暗示,表达了他对他和她的深刻关切。把这要说的话终于说出之后,秦震从心里感到欣慰,他心里说:"是的,这样一来,我要交代的事都交代完了。"

  秦震没有按照午饭后动身的预定计划行动,他暗地里嘱咐了黄参谋,在黎明尚未到来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司令部。秦震坐的小吉普和坐满护送战士的中型吉普,一前一后,开出常德。刚到野外,小陈眼尖,说:"怎么?前面停着一辆吉普?"秦震说:"你莫睡迷糊了眼睛吧!"距离更近了,小陈一下猛跳起来嚷道:"是董司令!"秦震心头一热,车已旋风般驰到路口,从黑地里发出董天年爽朗而洪亮的声音:

  "在下等候多时了!"

  秦震忙跳下车来猛跑过去。

  董天年哈哈大笑说:

  "我料你会来这一手,我也就只好来个长亭送别了。"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