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太阳》第十三章 湖上风云,刘白羽-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第二个太阳>>正文
第十三章 湖上风云

  在狂风暴雨的两天两夜里,梁曙光他们奋战在大湖荡中。

  那天夜晚离开湖边村镇以后,梁曙光、史保林和老陆都在第一船上。由老陆带路,一只船跟着一只船,弯弯曲曲,静静悄悄地划行着,既没声音,也没光亮,一切湮没在夜的寂静之中。空中弥漫着芦苇和莲藕的清香,天上的繁星像镶嵌在黑天鹅绒上无数闪闪发亮的钻石,船渐渐划入芦荡丛中。两边密匝匝地耸立着芦苇的丛林,水道像一条曲曲折折的小巷子,偶然有一只小飞虫营营叫着从面前飞过,像飘忽的梦一样,一下飘然而来,一下飘然而去,芦苇叶子偶尔打在身上刷刷地响一下。划行两个多小时,在芦苇深处小河汉里隐蔽下来。

  湖北这一带,湖套着湖,荡连着荡,无边无际,现在虽然已经进了湖,但还算在边际,离真正湖心还很远很远。

  船一泊定,梁曙光就说:

  "咱们合计合计过湖的事吧!"

  史保林却没马上应声议论大事。

  史保林原不是梁曙光所熟知的人。这次师长亲自把这一任务交给他,他就用双肩承担起保证政委安全完成任务的使命。梁曙光头一回和史保林一道行动,立刻感到这人精心细密,处事周详,先就对他含了几分敬意。

  这时,史保林心中揣摩的是:能不能战胜湖匪,冲过湖荡,关键就看能不能封锁消息,严格保密,然后大举进湖,给湖匪来个措手不及。于是,他问老陆:

  "捕鱼捉虾的会不会到这里来?"

  "我选的是个死巷子,没人来。"

  可史保林还放心不下,怕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

  梁曙光要马上议论大事,他连忙打断梁曙光说:

  "政委!我先布置布置再谈吧!"

  梁曙光欣然答应:

  "好,你去吧,我们等你。"

  史保林身子非常柔韧灵活,像只猫一样一耸即起,一点声响都没有,他一点脚从这只船跳到那只船上走了。史保林果然发现战士们都拥挤在船头船尾,乘风纳凉。史保林旋即召集几个战斗组长计议了一番,做出几条规定:第一,所有战士都下到舱里边,不准讲话,不得吸烟;第二,每只船头放一个隐蔽哨,规定了发现情况后的联络信号。最后,他用严肃的口气说:"隐蔽好是完成任务的第一步,也是决定的一步,万万不得大意!"顷刻之间,他巡视各船,悄没人影,最后才耸身跳回到梁曙光跟前,报告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了。

  梁曙光深为嘉许地点了点头,随即跟史保林、老陆走下船舱,盘膝坐在船板上,商议起过湖作战的计划。商议完毕,史保林又缓缓提出一条建议,这显然是经过他精心谋虑的:"我和老陆同志在第一船上观察情况,政委在第二船掌握全局。"梁曙光立刻答允:"这样好。"终于他们三人弓着腰身走出闷热的船舱。

  梁曙光目送两个黑人影不见了,他一个人站在船头上没有动,只穿一件背心,披着军衣,多么想吸口烟呀,但他摸了摸布袋里的烟斗,想起史保林的禁令,还是忍住了。一旦静下来,就发现这黑漆漆的湖荡夜幕下,还是充满了各种活跃的、骚动的生机。田蛙远远近近的鼓噪有如急雨,大团大团的蚊声有如隐隐雷鸣,不过,尽管如此,湖上还是凝聚着一片静寂,不知什么地方,有一条鱼跃出水面后泼刺一声响,随后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梁曙光不想睡,连一丝睡意也没有。

  他焦思苦虑,忧心忡忡。

  他最大的担心是,敌人万一炸毁沙市堤坝怎么办?

  他又顾虑在湖荡里和湖匪纠缠,就会丧失时机。

  他仰头四下张望,忽见许多萤火虫在飞舞,它们一点声响都没有,却像无数蓝色的小雨点,这里亮一下,那里亮一下,真像个奇异的梦幻2018世界杯投注,一时给他心上带来一阵轻松快感。可是隔了一阵,焦虑仍然从心里往上涌……他仔细想了一下,他的心又驰向陈文洪身边。他掐指计算时间,部队该正以临战姿态行进,而他,却静静站在大湖荡里,等待着天明。这时他真有与世隔绝之感,在今后几天里,将得不到信息,看不见战报,这样,他发现自己已经浸沉在孤独困苦之中了。

  ……

  一种声音使他一下惊醒过来。原来是芦苇丛中飞起一群水禽。他仰起头来,先听见吱喳的鸟鸣,又看见一片黑影掠过,而后落向远处芦塘里去了。月亮已经升起,照得周围一片绿森森的。正在这时,忽然听到远处有人在吆喝,声音不大,但顺着水皮子滑过来,就像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一颗石子,震荡开来一圈一圈涟漪,愈远愈轻,愈远愈淡。梁曙光立刻警觉地屏息静气、凝眸观察。原来从远方荡来一只小船,船上有一星灯火,在水面上摇曳着长长一条红影。梁曙光心情不禁紧张起来。"莫非在镇上已经暴露了风声,招来湖匪的探子?……"偏偏那灯火随船荡漾愈来愈近。这时从史保林那儿传来轻轻三记掌声,一时间,几只船上的人都急切地进入临战状态。那船却径自咿呀--咿呀地笔直划来。莫非已发现目标?莫非跟踪而至?……那灯影照出木船和划船人的朦胧的轮廓,在这紧急时刻,忽听老陆用朗朗乡音喊道:

  "你么事?赶来撞烂了我的虾笼?"

  "莫急嘛,你老哥占了宝座,我不来。"

  那船带了一个人哼唱小调的声音,拐个弯慢悠悠地划开去了,歌声愈远愈细愈小,终于杳然无声了。

  这时,梁曙光才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突然感到船身荡漾了一下,是史保林燕子一般轻巧,飘然而来,站在跟前,梁曙光问:

  "你们看清楚是捕鱼捉虾的?"

  "湖匪哪敢这样明灯亮烛的。"

  史保林劝梁曙光下舱歇一下。

  梁曙光回到舱里,才发觉两肩已给露水淋湿了。

  他躺下来,从舱口照射进来的月光,正好落在他脸上。

  他翻了个身,他感觉到有一种苦恼深深渗透他的心,但,这苦恼是什么?只是远离部队的孤单吗?好像还有什么,但一下又理不清。这种年轻时曾经笼罩他心灵的惆怅多少年没有了,而现在却油然而生,无法抑制,难道是因为急于要看到亲人吗?不,他从接受任务以来,还没想过这件事,因为他不相信,在这茫无边际的大湖荡里,会那么巧,遇到母亲。难道是因为所有的人都酣睡而自己孤零零醒着吗?可是,史保林、老陆在第一船上放哨也没有睡呀!于是他无可奈何地又爬起来,到了船头,坐在船板上。露水浇湿的芦苇发出浓烈的青气。

  忽然有人把他撂在身旁的军衣给他披在身上,他回过头问:

  "谁?"

  "严素。"

  他一发现严素在身边,突然感到一阵喜悦,可是脸一下红起来,心中立刻自己责备自己,他觉得这是不应该的,甚至是不允许的。

  可是,严素却坦然自若,蓦地一笑朝他说:

  "我在查房,专查像你这样贪凉爱冷的,这湖水可闪人呢!"

  月已西斜,她说完就轻手轻脚又向另一只船上走去了。

  按照过湖作战部署,他们白天行动。现在出其不意进入湖荡,他们可要大张旗鼓,虚张声势,迷惑敌人了。因为湖网交错,港汉密布,夜间无疑只有对摸熟了地形的湖匪有利。到了白天,他们拉开间隙排成长长船队,全体战士却手持精良武器站在船头,并一路扬言:"解放大军进湖,后续部队即到。"他们以此示形之法,迫使敌人不敢轻易动手。

  谁知暴风雨就在这时降临了。

  开始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一起降落湖心。湖像原来是一个假装笑脸的人,现在突然露出他那狰狞的凶相。暴雨一下把碧绿的湖变成褐黄的湖,远远望去,不像是水波在汹涌起伏,倒像是大片苇塘在上下浮动。前一阵,水面上还有一群一群黑色野鸭在随波荡漾,后来,风卷雨,雨绞风,在黯然失色的空中,电闪像狂舞的龙蛇,带着红赤赤亮光,倏然带来霹雳,那些黑色的野鸭,还有白色的水鸟都无影无踪了。湖面仿佛是一个滚沸了的大锅,湖水凝成一种浓雾向上蒸腾,云雨凝成一种浓雾向下倾压,波涛像经受不住这压力而奔腾咆哮起来。木船在浪尖上颠簸,仿佛随时可给狂风恶浪砸入湖心。

  他们在风浪中行驶半日,就在一个小岛上宿营,第二天还是一样险恶天气,他们就在另一岛屿上停泊。

  这个岛屿比昨天的要大,距离湖荡中心不太远了。

  史保林立刻采取了警戒部署:分派三分之一的人登陆,三分之二的人留在船上策应。在岛中心,他选择了一个广阔的坪场,坪场没有围墙,正面三间房正中一间,敞开门窗,摆上几只竹床,天还没黑,就点燃了两盏明亮的马灯,作为梁曙光的宿营地也就是指挥所。一路上,吆吆喝喝,人声鼎沸。岛上居民不明来历,开始门窗紧闭,无人露面,慢慢就有几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人踅近前来。一看军人身上背的蓝光瓦亮的冲锋枪,有的忙着在全村布岗放哨,更多的人在坪场与船队之间穿梭般往来,那阵势煞是威风,于是就点头相信了一半。果不然,顷刻之间,风传四方,一传十,十传百,都说:"确确实实是解放大军进湖了。""听说这是打前站的,大部队要从后面跟着脚来呢!"……其实这话都不是乡亲臆测,全都是史保林指使老陆和几个湖北战士放出的风声。

  这一夜,是史保林双肩感到最沉重、心下感到最焦虑的一夜,因为他们已经闯进湖匪控制地区。

  他相信,来听言语的人,大都善心善意,一面传扬,喜笑颜开,但也有湖匪派来的探子或同湖匪有勾联的人杂混其间。他们一时不知虚实,就当作重要情报暗自传递回去。梁曙光也亲自找了几个人谈话,他们一看是个大官,听口音还是乡亲,实乃喜出望外,于是更加坚信是解放军进湖了。史保林外松内紧,在整个岛上,荷枪实弹,准备万一湖匪动手,就是一场恶战。他一息息也没停过脚,全身雨水淋漓,趁暴风雨掩护,不断在各处巡察叮嘱。

  天落黑的时候,老陆急遑遑一脚踏进屋来,拉了梁曙光就走,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梁曙光兀自一怔,稳坐不动。

  老陆连连说:

  "找到了!找到了!"

  "你说找到了什么嘛!"

  "哎呀呀,梁妈妈在这里。"

  梁曙光一听就从竹椅上猛站起来。这时雨稀疏了些,电光不断闪烁,他望着那亮光,心中也有光亮倏倏闪耀。他一时说不出话,只觉得心头在突突跳。他嗫嚅地问:

  "在哪里?"

  "跟我来。"

  梁曙光没有动。他立刻派警卫员找来史保林紧急磋商,当即决定,由参谋在堂屋里坐镇,由史保林前去掩护,史保林选择了坪场后头一处密密丛丛长满竹林的高地作为联络哨所,还带了部报话机,以备万一发生情况,好调遣人马进行策应。为了不惊人耳目,老陆只领了梁曙光、严素和一个警卫员前去。四人都披了蓑衣,戴了斗笠,悄悄没入黑夜。

  他们走过一些泥泞的田埂,穿过风雨飘摇的树林,来到一个小小院落,走进一间漆黑无光的过堂屋,警卫员就掩身在屋门那儿守着。

  一路之上,梁曙光心情万分复杂。一下欢欣,这么多年,风里雨里,黑夜白天,盼望想念的妈妈就要见面了,可一下又顾虑起来,怎么,真的马上就要见到母亲了吗?

  忽然发出强烈的渴望:

  母亲、母亲,孩儿回到你跟前来了!母亲是什么样,衰老不堪了吗?老人家一定会痛哭失声,我一定镇定,不惹老人伤心……

  当老陆附耳说声:"到了。"他的心陡然跳到嗓子眼上来,心脏剧烈缩紧、疼痛……

  暗地里听到老陆敲了几记门响,原来这堂屋还套着一个房间,先走入堂屋门,然后咿呀一声打开里间屋的小门,梁曙光三人走入小屋,随即掩上门。这屋里黑沉沉的,只黄豆粒那么大一朵桐油灯花,本来十分暗淡,可由于长时间从黑地里走来,觉得那点亮光还十分耀眼,但梁曙光已经掀掉斗笠,甩去蓑衣,急急朝母亲奔去。

  这是人生最大欢乐与最大悲哀交结的时刻。

  对于这一突然时刻的到来,在场所有人中,有一个比梁曙光还要激动的人,是严素。由于女性的敏感和同情,在母子相会的一刹那,她无法抑制,流出眼泪,她简直手足失措,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一个医生应该做的事,事实上她已经忘记了做为医生的职责,而只漫然渗透在爱的河流泛滥之中。

  她看见梁妈妈,竟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心慌手乱,老人家平静、安详地坐在竹床边。

  当梁曙光扑到母亲跟前、跪下,她才一把把他揽在怀中,一头雪白的头发在微微颤悸,还是老人家先开口:"曙光,整整十三个年头啊!""您老人家受苦了!……"一颗泪珠在她眼角上一亮,随即忍住。"不说这个,今天见到就好。"

  她颤巍巍站起来,她是衰老了,但瘦骨棱棱的身子还是挺拔坚韧的。从第一眼一瞥里,严素就感觉到这是一个善良、仁慈的老母亲,不,还不只如此,从老人家那清秀的眉宇之间露出一种庄严神态。是这样一个人,一生一世都承受着苦难,而她又用至深至大的母爱融化了苦难。风霜雨雪,人海沧桑,她过的苦日子,比地狱还黑呀!她流下的泪水,比河流还深呀,而正是这一切的磨炼,使她已不是一般的女性,而是世事练达,人情通透的老人。梁曙光也兀自觉得母亲还是从前的母亲,可是母亲又不是从前的母亲,因为正是他出走以后,母亲走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革命道路,如果说她的泪珠里含着母爱,而在她的神态上,却闪耀着革命者的坚毅。

  梁妈妈展开眼角的鱼尾纹,仔细地端详着儿子,她轻轻问:

  "孩子,你都好吗?"

  她那样深情地哆嗦着双手,抚摸着儿子的脸、肩膀,她的动作那样细心、柔和。

  儿子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在妈妈怀里哭了。

  梁妈妈说:

  "孩子,就是有一件事,我对不住你!"

  "娘!"

  "我这个老年人活到今天,可没有把菊香养活到今天呀!"

  "娘,这话慢慢说吧。"

  "不,这是我的一块心病呀,我日思夜想掂量见面时该怎么告诉你,菊香是个好孩子,她是你的朋友,也没定终身,可是你走后她就顶替了你。她比亲生的女儿待我还亲,每天不看我一眼就不放心。有一天下着大雪,白天教了一天学,晚上还可怜巴巴,顶风冒雪跑十几里地来看我,冻得两手发紫。我把她的手捂在我胸口上,这哪里是手,是冰块呀!……她为了我,省吃俭用,积劳成疾。她末后一次到我这儿来,脸像蜡渣子一样白,肿得一按一个坑,她上气不接下气,还鼓着劲劝我:'曙光有一天总归会回来,那时光什么都好了。'她还笑,盼望著有这一天。可是,她没有等到这一天……她临走还在笑……"

  梁妈妈没有向儿子倾诉一句自己的酸甜苦辣,当她说到菊香时,却失声痛哭了。

  本来由于老妈妈的庄严神态,而控制住了的严素,这时忍不住呜咽一声,一扭身悄悄走出门去了。

  暴风雨在屋顶上飞旋扑挞。屋里却异常的静,静得连灯芯燃烧爆裂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梁妈妈将积压在心中最深处的痛楚都倾泻出来,似乎平静了些。经过梁曙光一阵劝慰,妈妈脸上漾出幸福的笑容。是的,幸福,没有悲伤怎能知道欢乐的可贵?没有痛苦怎能知道幸福的甜蜜?母子俩谈到天将启明,梁曙光忽然想起秦震派严素来检查病情的事,就说:

  "兵团秦副司令很关心娘的身体,特意派了军医来了。"

  "有贵客,你怎么不早说,快请!"

  梁曙光推开门走出外屋,只见严素就那么一个人痴呆呆坐在黑地里一动不动。梁曙光觉得让她一人等这么久,十分过意不去,不禁一怔:

  "你没休息?"

  "现在给老人家检查吗?要是明天不走,明天再做?"

  "我们的任务火急火燎,岂能耽搁,现在就做吧。"

  他们进到屋内。这时,梁妈妈在严素眼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她的两眼是那样温柔明净。她殷勤地握住严素两手。严素觉得那两只手虽是老年人的手,瘦弱、颤抖,但那颤抖仿佛在说:"你看我是多么高兴、多么硬朗!"只有妇女与妇女之间,不论年龄差距多大,一见面就会有一种亲昵之感油然而生。梁妈妈布满皱纹的脸上,闪发出一种光辉。严素从她的眉眼,她的模样,看得出,她年青时,曾经多么俊秀,这种俊秀现在又像阳光一样映在严素眼里。在老人家用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睃巡下,严素这个性格泼辣的姑娘,脸上蓦地泛起一片红晕。是的,她高兴,不知为什么?是为了政委终于寻到了母亲?还是为这位风烛残年而又熠熠闪光的革命老母亲的幸福所感染?

  梁妈妈问:"这同志是……"

  "我们师的严军医。"

  "这叫着拗口,我还是叫孩子,你愿意吗?"

  严素把手贴到老妈妈手上说,"我就是梁妈妈的孩子……"

  梁妈妈豪爽地把手往严素手背上一拍说:

  "见到你,我从心里爱呀,像一朵鲜花一样呵!"

  严素羞得俯在梁妈妈肩头,只顾吃吃地笑,而后又连忙收敛笑容,赶紧取出听诊器,量了血压,又听心音。当她小心翼翼地解开衣襟,严素像幼年时摸着妈妈奶头,闻到妈妈身上的温馨似的,一下有点眩晕。她先屈起手指,在老人胸前背后轻轻叩击了一遍,又用听诊器在胸前背后仔细听了一阵,然后,做了全身各部位检查,最后严素站直了身子,她下了诊断:

  "心音正常,血压偏低,您头晕吗?还有,就是气管有点发炎。"

  "可不,一入冬,就没完没了地咳嗽,人老了就经不住个秋冬了。"

  严素打开药箱取药。这里,梁妈妈却向梁曙光打探了几句。等严素转回身,把几包药搁在小木桌上。梁妈妈眼神总是默默随着严素一举一动而转动,这时,突然她脸上流露出一副凄凉神色,抓住严素的手,拉她并排坐下,她说:

  "这些年,日里夜里,风里雨里,折腾惯了,就怕一个人没个伴儿。"

  她的眼睛又湿润了。是的,她过了多么长久孤孤单单的生活呀!

  "开头,我一心一意只想念着曙光,后来菊香又没了。我入了党,可是做娘的这颗心总是空落落的呀!"

  "梁妈妈,打完仗我跟你搭伴。"

  话一出口觉得失言了,一下羞红了脸。

  梁妈妈却说:

  "好好,我让你陪我一辈子。"

  老人家敞开了心扉,她的灵魂是那样透明、纯净……

  这时,屋外的狂暴的风声雨声好像都听不见了,好像这个小屋里是一个幽静而安宁的2018世界杯投注,这2018世界杯投注里只容纳着三个人心跳的声音。

  老人说:"我有时想,我老了,怕看不见新的国家了。"

  严素:"不,你老人家能活一百岁。"

  "能活,能活,孩子你说得对。"

  老人慈祥地笑着。

  梁曙光看看表,天近黎明了,他欲言又止,心下为难。

  十几年的隔绝,一个钟头的相见,而现在又要告别了。

  这话怎么说出口,他心里一阵热,眼圈禁不住又红起来,倒是母亲叫了一声:"曙光……"梁曙光就跟母亲说道:

  "天一亮,我们要走了,你老人家先在这里委屈一时,我就派人来接你。"

  "不,曙光,我是组织上的人,组织会管我,倒是你离家在外……"说着不免有些凄楚。"说也是,你是队伍上的人,有了灾呀病的,就求医生多照管吧!"

  梁曙光笑了。

  梁妈妈笑了。

  严素笑在最后,她的声音像银铃样响动:

  "梁妈妈,我们政委可结实呐,连一天医院也没住过。"

  严素和梁曙光互相交换了一瞥,由于她瞒过了辽沈战场上负伤,哈尔滨住院的事,他非常满意,非常感谢。

  苦难往往是漫长的,

  幸福却总是短暂的。

  又是大风大雨,梁曙光心中蓦地出现了当年汉江大桥风雪之夜的往事。而当严素脚踏着泥泞走进暴风雨,她心头升起一丝暖意,一丝暖意。

  梁曙光走进坪场大屋,史保林、老陆正等着他。史保林走上一步低声说:

  "政委,有情况!"

  梁曙光沉静地听着。

  "湖匪已经集合了几千人马,要消灭我们。"

  梁曙光思虑了一下慢慢说:

  "他们没有马上来袭击我们,说明他们心虚胆怯。"

  史保林说:

  "我也这样想,不过……"

  "不过,明天要有一场恶战!"

  暴风雨过去了。太阳鲜红鲜红的,预示着一个晴明日子的到来。早晨的清风吹过一望无际的芦荡,芦苇随了风势轻轻拂荡,像云影一样这里、那里,一明、一暗,飘浮不定。船从芦苇旁边经过,苇叶还淋湿人们的肩头呢。天空、湖面和苇塘一片碧绿,绿得那样浓、那样酽、那样闪光。船荡着轻柔的湖水,在湖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黑带波波颤动。苇塘里,这时,是一个生机勃勃、充满热闹和喜悦的2018世界杯投注。许多白羽毛的小鸟在唧唧喳喳地鸣叫、追逐、翻飞,无数红色的蜻蜓停在苇叶上,微微颤悸着翅膀,而后突然一起飞去,像一片红霞随风消逝。每一片苇叶上都洒满雨珠,给阳光照耀得熠熠发亮。

  史保林站在第一船船头上。

  梁曙光站在第二船船头上。

  梁曙光为这清亮的湖光天色而喜悦。不过,两个人这时却沉浸在同一思虑里面。因为今天对他们来说是最危险的一天,他们必须经过一个最大的岛屿,才能进一步冲过长湖。从昨晚得到的情报看,湖匪很可能在这岛边进行卡脖子袭击。因此,船队上每个人都做好随时投入战斗的准备。梁曙光两眼盯紧史保林,注意他随时发出的信号。湖上的清凉,在船队缓缓行驶中消逝了,阳光开始的人,不久就突然暴热起来。湖面的绿色给强烈的反光照得朦朦胧胧,像雾一样发白、发热。芦苇的青气、湖水的清凉,好像也都干枯了;而相反,恰恰从苇塘里蒸发出特别燠闷的热气。

  船队来到大片赤裸裸的陆地跟前。史保林一招手带着一组战士纵身跳上陆地,史保林拎着一支驳壳枪走在最前头,其他人在后面拉开距离,他们形成一个屏障,从堤坎高处护着船队前进。

  梁曙光从船头举着望远镜瞭望。这片陆地确实十分辽阔,远处有一座灰白色小山,从湖边到小山脚下都是平坦的绿色田野,一切都非常宁静,就像这上面没有任何生物,更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狙击。

  苇塘渐次退去,湖面变得开阔起来。

  忽然,前边湖面上出现了一只小木船,像一支箭头一样飞快地驶来。

  它火速向船队驶来,但在距离船队约两箭之遥处停了一会儿,突然又扭转船身,急速驶走了。

  小船飞来飞去的速度非常惊人,简直像一只飞鸟。

  这显然是湖匪派来探看动静的。

  梁曙光向史保林发出准备迎战的命令。

  就在这时,梁曙光发现小山上出现了一些人影。人影在猛烈阳光照映下十分清晰,不过,由于距离远,都像一些活动的小黑点子,如同在白色桌面上撒下一把黑豆粒,他们在跳跃、在奔跑。而后,大批人从山上奔下来,人相当多,一下展开宽阵面向湖边跑来。从望远镜里看得清跑在最前面的人,一个个敞开白布褂,露着赤红色胸膛,在摇枪,在吆喝。后面,从那小山上还有人在滚滚而下。

  船在加紧速度向前划行,史保林一行人,虽然步履从容,却已严阵以待。那些湖匪既无队形,也没阵势,就是那么乱糟糟一大群,带着嗡嗡的叫喊声,却听不清喊的是什么,只是向湖边愈逼愈近。

  空气骤然紧张起来了,就像阳光忽地变成烈火,空气里面充满火药味,只要把引线点燃,整个天空就会忽地爆裂开来。

  梁曙光看到史保林一行在此时变成散兵线,史保林一把从战士手里抢过机枪,他伏倒在堤坎上就发射起来,只见那火舌扇面形地猛扫出去。那些跑在最前边的湖匪,突然受了袭击,停了一下。在一刹那间歇之后,他们好像吓呆了又猛醒过来,不过向下弯了身子,也开起枪来。双方的枪声在湖上、陆地上、小山上都震出回音,湖面上的回音是迟钝的,陆地上的回音是清脆的,小山上的回音是空洞的。当双方枪声在火热的空中愈来愈炽烈的时候,梁曙光从望远镜里看到小山顶上出现了几个骑马的人,在那儿站了一小会儿,指划着、瞭望着,好像在商议什么,随后,这几个骑马的人就一溜烟跑下山,赶到人群中来。他们在吆喝,在喊叫,驱赶人们向湖边逼近。

  梁曙光根据这情况判断:"他们认定我们是小部队,看模样是要撒大网抓大鱼了!"

  史保林很沉着,他不让船上的人参加战斗,他把散兵线拉得很疏散,从各处不同的地方发出枪声,使敌人不知虚实,莫测高深。史保林这个老射手,前进一步,抢占了一块长满蓬蒿的高地,凭着锐利的眼光瞄准敌人,老练地发出点射,弹不虚发,一枪撂倒一个敌人,一枪撂倒一个敌人。只见一个个敌人原来跑着、跑着,突然就像一捆稻草一样栽倒在地下不动了。

  天真热。

  史保林的帽子不知何时打飞了,他一手把领口撕裂,整个胸脯上全是热汗。

  机枪声忽地一声不响了。

  梁曙光不觉吓了一跳,

  这是多么可怕的宁静呀!

  这宁静压碎人的心脏!

  原来史保林有意迷惑敌人,等那一个赤着臂膀的人,骑马在前,带领部队发起冲锋时,机枪又格外猛烈迸射起来。在这关键时刻,史保林觉得身子猛烈一震,随后左膀子一阵麻木,血水沿着绽破了的袖筒淌了下来。他十分恼怒,没理这事,只管瞪着两只闪光的大眼睛盯着前方,子弹带像蛇一样急速地转动,黄铜子弹壳像无数黄亮的甲壳虫一蹦一蹦地落下来,在阳光下发亮。肩头的血水一直湿透左面衣襟,然后淌流地下,把草棵染得鲜红鲜红的了。

  严素一直背了药箱注视着一切,她的心怦怦跳跃,她的眼光急速睃巡,一发现史保林挂了花,她一纵身猛跳下船,一下没站稳跌倒地下,连忙爬起来,从弹火中穿过去,扑到史保林身旁,伸手制止他射击。谁知平时沉默寡言、性情温和的史保林,突然凶狠地一把把她推开,怒喝道:

  "你也不看这是什么时候?!"

  他依然不间断地发射,机枪每一震动,伤口就涌出一股鲜血。

  严素也发火了:

  "我是军医,负了伤要听我的。"

  也许是女性特有的威严一下镇住了史保林。他默不做声地把左臂伸给她,脸还紧紧贴在机枪上面,单手紧紧扣住扳机,机枪震得地面尘土飞扬,连蓬蒿都变成枯萎的灰色。

  严素一检查,是一颗子弹钻进臂膀,她连忙取出一个救急包,用牙齿撕开,给史保林包扎起来。不料就在这一瞬间,敌方机枪也叫起来了,一股火舌热辣辣封锁住火线,严素见史保林左臂受伤,动作不灵便,就靠着史保林紧紧伏倒地下,由她装子弹带,由他发射。

  梁曙光正目不旁瞬地注视着战场,忽然听到有人喊叫他,回头一看,两眼立刻雪亮,原来有意留在后面支援的几只船咿咿呀呀摇将上来了。

  那个小山上有个穿白褂子的人,似乎瞭望到后续船只到来,连忙挥了一下手,敌人阵脚立刻乱了起来,而后很快又稳住了。显然是敌人不相信这就是大军进湖了。尽管这几天一路上,史保林、老陆不断放出风声,故作迷阵,然而这时宜昌、沙市还在敌手,这些湖匪还做着江北局部反攻的美梦。因此,他们反而攻击得更加猛烈,妄图火速歼灭船队。

  梁曙光见火候已到,立刻果决下令:

  "迫击炮登陆作战!"

  船还在向前浮动,几个战士扛了炮身、炮座、炮弹,纷纷跳进水里,涉水登陆。

  火光一闪,炮弹落到敌阵中爆炸了,一股黄色夹杂黑色的浓烟滚滚升上天空,旋转着像个火球。

  湖匪们给炮声吓得乱成一团。

  紧接着第二发炮弹,正好打中那几个骑马的人,只见一个人从马背上突然飞起来,不像人,像是崩裂的土块,那匹马高高蹦起,又重重跌下。

  梁曙光脸上浮出微笑,仿佛说道:"这一下尝到解放大军的滋味了吧!"

  又是几发炮弹发出爆响。硝烟像云朵一样悬在半空,闪着银灰色亮光。敌人整个阵营一片混乱,像回潮的涌浪一样向小山那儿退去。这些人在梁曙光的望远镜里,像乱了营的马蜂群或是蚂蚁窝,退到小山上,然后很快消失在山背后不见了。

  这时,严素和史保林发生了剧烈争执。梁曙光跳下船来朝他们那儿跑去。

  原来严素坚持要史保林到船上去养伤,史保林却无论如何不肯。他的左衣襟和裤腿染成大片殷红颜色,脸有点苍白,还沾满黑色的硝烟,蒸腾着热汗。他坚持要带着他那个战斗小组,继续在陆地护卫着船队前进。

  严素火辣辣地倒竖双眉:

  "我要执行战地军医的任务!"

  史保林气哼哼地说:

  "这点伤算什么?过了湖再说。"

  梁曙光从这几天的接触中,对史保林愈来愈加敬爱。他理解,此时此刻,这个表面沉默寡言、性情温顺的人,是怎样也执拗他不过的。于是,就向严素使了个眼色,便顺着史保林的性子说:"好,一言为定,过了湖就休息。同志!在伤员面前最高的首长是军医呀!"也就给严素圆了场。

  中午过后,他们离开岛屿,进入长湖。

  离陆地远了,茫无边际的苇塘也消失不见了。大湖茫茫荡荡,由于太阳西斜,已没那么强烈的反光,湖面变成深蓝色,柔和、轻缓,在小风里微微抖动,像刚从染缸里取出的蓝色丝绸,这丝绸一直迤逦向远方,与看不清楚的淡蓝天空连接一片。

  湖匪挨了炮击,以为后续大军来到,没敢再轻举妄动,进行骚扰,只在湖上放几只船,时出时没,不急不缓地从远处追随着、监视着。

  所有战士一齐动手,奋力划船,船像一条条大鱼在一俯一仰,急速浮游。湖上发现白色的长翅膀的鸥鸟,在上下翻飞了,一阵阵喜悦掠过每人心头。再向前,又看见一群张着白帆的小船,在悠荡着捕鱼。

  当晚霞把湖面照成一片紫色,他们来到一个水上集市,湖中有些高脚竹屋,很多很多木船、舢板拥挤在竹屋下面,有卖米的,有卖布的,有卖烟油杂货的,卖鱼虾、卖菱藕、卖竹笋、卖青菜的。雪白的嫩藕摆在碧绿的大荷叶上,真是好看。一阵阵喧哗迎面而来,一阵阵清香迎面而来,好一片热闹的水上集市。梁曙光率领着满载欢乐的船队一直划进木船、舢板阵中。狂风暴雨从他的心头上飞掠过去了,最大喜悦与最大悲恸从他的灵魂中消失了。史保林、严素都是北方人,那些小贩手上举着的扭摆身子的活鱼使他们感到新奇可喜。梁曙光只默默微笑着,从南下以来一直瞭望着而一直没有见到的故土的水乡,一下见到了。何等的甜蜜!何等的温馨!落日余晖在他的脸上像涂了一层淡淡的红色,他的两只笑眼里闪耀着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幸福的光辉。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