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太阳》第九章 汉江月,刘白羽-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第二个太阳>>正文
第九章 汉江月

  沿汉江航行一段以后,陈、梁师就舍舟登陆向西趱进了。梁曙光为了同兄弟部队取得联系,带了三辆卡车组成一支车队前行。陈文洪率领全师在湖汉密布、河流纵横的沼泽地里跋涉行进。

  一旦行动起来,陈文洪就精力充沛,全神贯注。如果说平时他自己属于自己,而现在他是属于这个战斗肌体的一个细胞了。这正是他在骄阳之下,不断兴高采烈,拿自己的信念与意志鼓舞部队士气的旺盛力量的来源。他最怕在大城市里和平驻军:一则,这里是高楼,那里是大厦,觉得堵得慌;二则,无所事事,一些个人杂念就像野草一样应运而生了。本来么,他就是在大原野上生成长大的,现在,一到这一眼望不尽的绿色原野上,他觉得全身上下无比地舒展自如,无拘无束。不过,行军一天之后,又有一种新的思想在心里蠕动:就像当年从南方到北方,觉得北方什么都不习惯一样,现在从北方到南方,对于南方的一切又得从头熟悉了。比如,这里就不像在东北茫茫大地上,只要对准指北针,你就放开双脚走路吧。这里,河流密如蛛网,道路弯弯曲曲,一天要过十几次河,浅处涉水而渡,还算容易,遇到大河,就得船只摆渡,实在费事。渡前渡后,部队拥挤在渡口上,人叫马嘶,一片嘈杂,你想保持个行军秩序,委实不易。陈文洪有点伤心,怎么连诞生自己的土地都成了生疏的土地呢?水气、空气,经太阳蒸发,空中像罩住一层薄雾。云梦泽古称泽国,真是永远走不到边的泽国呀!河流绿得湿渌渌的,草地绿得湿渌渌的,既没有树林,也没有竹林,偶尔有一株树歪歪扭扭长在水洼里,也显得格外孤独。寂寞呀,荒凉呀,天空上无声地飞翔着几只水鸟,草丛里惊起的群蛙,跳进池塘,这声音也实在很单调呢!他们行军头一天,就开始尝到潮湿闷热的滋味了。可是,这并没有压倒大多数东北出身的战士,这绿雾,这湖沼,还有远方水蒸气里闪烁的霓虹,使他们孩子一样闪着好奇的眼光,处处觉得新鲜有趣,津津有味。于是他们有的笑起来,有的兴高采烈地呼喊,有的还唱起歌……陈文洪为战士们这种良好反应而感到愉快。每当这时,他就想起在延安唱的那支苏联歌曲:"……在火里不怕燃烧,在水里也不会下沉……"从那时起,他就立志要造就这样一支队伍,由他做这队伍的带头人。他专心致志,刻苦训练的精神,以及他的英俊、勇敢、开朗、威力,在战士们心中确实留下深刻印象。他当团长的时候,在一次阵地战里,敌人集中优势火力猛攻,我军一下像潮水般退下来,他把红旗猛往地下一插,任凭子弹嗤嗤乱飞,他铁定不动。所有退下来的官兵一见他这模样,立刻清醒过来,呐喊一声,打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反冲锋,在这一出名的战役中起了决定性作用。在他当师长的时候,有一回,两个美械团包围了他一个营,他拔出关东军的马刀,在头顶上呼地一挥,银光一闪,满脸通红,猛喊一声:"跟我来!"立刻飞马急奔,直冲敌阵,战士们随着一声呐喊,杀开一条血路,使敌人闻风丧胆,狼狈逃窜。他带兵有一条神圣的法则,就是细心缜密地观察一个班、一个排、一个连,看那里有没有这样一种人,在险要关头能挺身而起,以个人行动带动全局。只要发现了,他就把这个人的姓名记在小本子上。然后根据他的了解,在不同情况下,使用不同的部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取得这把尖刀的预期的效果。"

  现在,他看看南方作战的特点,又一次想到这问题,他的眼光落在牟春光身上。

  牟春光这个短小粗壮,黑红圆脸,带有东北人特有的热情、豪爽、侠义气质的人,还站在渡口,等候渡船。他把两只胳膊搭在晾干草的破烂木栅栏上,眯缝两眼望着远处出神。

  陈文洪走过去,看到牟春光脚下长着一丛长长的金针菜,绿茎上开着黄花,迎风招展,牟春光折了一根,把花瓣含在嘴里嚼着。陈文洪问道:

  "怎么?黄花木耳不如你们黑龙江的吧?"

  牟春光吐出嚼啐的残渣说:

  "没嚼头!"

  "离家愈来愈远了,有什么想法?"

  牟春光淡淡一笑:

  "从前在松花江打转悠,我们脑袋瓜子想的就是东北那一疙瘩。"

  "现在呢?"

  "现在,这世面可大了,怪不得当年岳鹏举说'八千里路云和月'呢,自古以来当军人的就是眼界大。"

  "可不想家?"

  "家这个东西,就像别在裤腰带上,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看你怎么个琢磨法了。"

  "你现下怎么琢磨?"

  "咳,有家就有国,有国就有家,没家就没国,没国就没家。"

  陈文洪暗暗为牟春光的心胸气度感到高兴,就说:

  "秦副司令夸奖你呢!"

  "那老头儿……"他噗哧笑了,"进公主岭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我背后还骂了他一句呢!"

  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牟春光一喜,又从口袋里掏出两根"老毛子牌"香烟,陈文洪用手推回去:"留一根到海南岛抽吧!"

  "秦司令告诉你的?这正是个好老头呀!战士的普通话能往耳朵里去,我看不要说宋希濂,连白崇禧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这样想?"

  牟春光很神秘地悄悄说:

  "有工夫你问问岳大壮就明白了,不过这人一语千金,怕不容易逗得出话,……"

  "我就说你叫我问的……"

  "那绝对不行,我们哥俩热乎,这娄子你可别给我捅!"

  他突然把手一摇:

  "喂!喂!二班的上船了!"

  二班的人听到班长口令,立刻排列整齐,背上背着方正的背包,肩上扛着锃亮的步枪,虽然由于太阳晒得衣裳都湿乎乎的了,但给这傍晚的小风一吹,一个个都精神抖擞。

  陈文洪十分振奋:

  --这头开得好!

  他自身像一只木片投入激流一样,立刻投入士兵行列。只要他的心一投入战士感情的漩涡,他就忘掉一切。渡船在河里荡漾,船上人的身子也跟着摇晃。陈文洪卷在战士们的汗气和烟草气味中,他感到温暖,感到舒适,感到明亮。

  梁曙光和梁天柱并肩站在头一辆卡车上。经过日头的一天暴晒,卡车过处,大路上旋卷起的黄尘高高飞扬,而后抛洒在战士们脸上、身上。烟尘已经洒满路边的树林和禾田,弄得像烧过了一样,焦黄焦黄的。这是大军压境的景象,前面白崇禧的队伍刚过去,后面解放军部队又来了。远处稀稀落落的很少见到几个村子,行人几乎没有,路边偶然有个卖茶水的小棚子,你要真喝一口,一股子土腥味。

  梁天柱这次来,组织上给他两重任务,一则是找梁大娘,引曙光母子会面;一则是和江南游击队联系,探听黛娜的下落,设法营救。

  现在,他站在车上,就跟站在火车头上一样,显出个舵手和车长的威严,精干的两眼不断转动,唯恐错过了这个村,那个店,扑个空。因为母亲疏散,不是他亲自送来的,再说他离开这生长的故乡也有八九年,人世还有个变迁,何况野甸荒村?在解放大武汉这场暴风雨里,他不但救护了机车,保卫了江岸,还亲自开了火车头送解放军进城,又在庆祝大会上见到哥哥,这一路顺风,使他心花怒放,喜上眉梢。梁曙光出走,天柱还是个娃儿家,那天哥哥跑上台来一报姓名,他就一激灵,愈回味愈像,赶紧认下了。那一夕之谈使他更加心明眼亮,是呀!母亲入了党,又发展天柱入了党,现在哥哥又回来了,一家共产党员,眼看就要团聚,想着兀自开心。想一想几天前,听说白崇禧要毁灭大武汉,又不知母亲是生是死,只觉得母亲在望眼欲穿,默默流泪,他恨不得一脚踩个地窟窿,像"土行孙"钻去劝慰母亲。而今,随着汽车的奔驶,离母亲愈来愈近,他的心倒瘫软了。想母亲这样年高体弱,可又斗志刚强,慈母爱儿,他多想一下投到母亲怀里,哭上一场呀!梁曙光和梁天柱,虽是各有各的经历,各有各的想法,但偶然交换一瞥,那目光里充满共同的忧虑、焦灼、期待。特别当暮霭从田野里袭来,天上最后一抹红云,像溶在水中的一片红颜色,慢慢冲淡,黯然失去,他们两人心事就愈加沉重了。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尽管卡车的头灯照亮前方,天柱唯恐惜过找处,曙光更不知家在何方。夏天的黑夜,就像一下闯入茫无边际的古老森林,天上地下,一片漆黑。露水渐渐淋下来,车上人觉得一阵阵清冷。正在这时,梁天柱突然把车篷顶拍得"砰砰"一阵紧响,梁曙光随即命令停车。

  他们跳下车来,只见路边上黑魆魆的像有一垛山,这时像有一股热流从梁曙光心底涌上喉头,他一想到马上要见到母亲,抑制不住要流眼泪,可是一片黑夜,妈妈在哪里?

  到底是天柱心里有点谱,他打亮手电筒朝前走去,近前一看,原来不是什么山,是一片蓊郁的丛林,布满公路旁的阪坡。他们急不择路,就踏着草丛前行,闻着一股清香的潮湿气息,从一株大树绕一株大树盘旋而下。

  梁曙光见不像有人烟的地方,就问:

  "你记得准吗?"

  梁天柱说:

  "你听,那不是田蛙叫,咱家屋后有片水塘。"

  树林黑森森的,梁曙光蓦地流下泪水:

  家乡呀!

  母亲呀!

  多少年眷恋?多少年悬念?

  而现在,他回来了,他就要投拜在母亲膝前!

  --在那灾难年月,有什么法子,不得不舍下母亲,一路投奔了延安……

  母亲啊,母亲,你的孩子现在回来了。

  他朝前走进一步,胸脯就噗咚跳一声。

  等他们从密林走出,刚好月上东方。一轮明亮的圆月,把家屋、竹丛、树林,都笼罩在淡幽幽的绿色里,映现眼前。梁曙光跟在梁天柱后面朝一家门口走去,他的心跳得更紧,多少久别重逢的感情蜂拥而上,看,那黄泥小屋,茅草房顶上长满黑糊糊一蓬野草,那像是秋霜打过腊叶,衰草泣过秋风,是故园的家门呀!门就在屋墙上。梁曙光这时再也无法抑制自己,他多想破门而入,抱住亲娘,可是当梁天柱举起拳要擂门,曙光怕夜静更深冷不丁地惊吓了老人,连忙制止,自己轻轻拍了拍门环,他的手是抖颤的,门环声是轻微的……

  在这深沉的夜晚,门环声尽管轻微,这敲击声可像一块石头投入湖心,砰然震响。

  会惊得塘里鱼儿跳出水面,

  会惊得巢里睡着的鸟儿掀动翅膀,

  梁曙光但等门咿呀一声打开,他就要脱口而出唤一声"娘!"但屋中没有反响,一切都寂然无声。

  梁天往耐不住叫了声"娘!"

  这才听到里面一阵悉悉嗦嗦的声响,梁曙光听到这种声音,他等待"呀"地打开房门。

  门确是打开了,梁曙光刚要抢步上前。

  可是水汪汪,冷清清,月光下一看,出来的是个中年妇道人家。

  淡幽幽的绿色落在她脸上,她满面惊慌问:

  "你们寻哪一个呀?"

  "我是梁大娘的儿子梁天柱,武汉解放了,我来寻老人家。"

  那妇道人家有点犯疑:

  "这样没灯瞎火的……"

  "路不好赶呀,车挤车,赶晚了些个。"

  尽管月光如此明亮,这妇道也不敢贸然应承,何况后面还有七八个扛枪的,这年景闹得清谁是红的谁是白的,只一个劲叫人心发慌呀!

  梁天柱一看没法,只好说:

  "找三七老汉说话吧!"

  这三七老汉是临来时,武汉党组织交的一个关系,梁天柱望家心切没顾上先寻找到他。

  这时间,失望、焦虑,一下打击了梁曙光,几千个几万个日夜,好容易盼到这儿,寻不到母亲,他肝肠寸断,悲痛欲绝,恍惚间觉得自己身子悠悠晃晃。他连忙伸手撑住泥墙,而后紧紧靠上泥墙,像一个电闪在心头一亮,难道母亲没了吗?

  其实三七老汉正在隔壁一间仓房门缝上窥听。

  一听说是天柱回来,他就推开门,出来相见了。

  从他口中才道出个究竟,原来前几天,白崇禧队伍从武汉撤下来,兵败如山倒,一片抓人拉夫,闹得鸡犬不宁。三七老汉怕出事,就派人驾一叶扁舟,把梁大娘送进湖荡安置了,至于哪个湖荡,送的人还没回来,一时也不好讲了。

  由于人声惊动,田蛙不鸣了,似乎在测听个究竟。

  梁曙光怔怔站在淡幽幽绿色月光下,站在淡幽幽绿色月光照亮的自己家屋门前,但他还没有找到母亲,他是多么失望,多么悲苦呀!两兄弟一合计,看情况只好先完成与兄弟部队取得联系的任务,再来慢慢寻找母亲了。梁曙光无可奈何,他回到家乡,又离开家乡,于是拜别三七老汉,经三七老汉说道那个妇人:"怪她认不出你们俩,你们离家门,她还是头上梳个角的小丫头呢!"兄弟二人说声:"深更半夜,多有打搅。"表白了谢意,就上卡车,开车西行了。

  秦震不知道西线兵团司令董天年为什么约他在樊城见面。

  他原想开足马力,一鼓作气赶到汉江以南的前线指挥部,立刻投入战争,但现在看来只有在江北这个地方停滞一天了。

  他和董天年的见面是非常鼓舞人、非常感动人的。

  董天年派出一个参谋在樊城以外一个路口上专程等候。参谋见一辆小吉普带着滚滚烟尘而来,立即扬手召唤,吉普停下,秦震从座位上探出身子,那个参谋敬礼报告:

  "是董司令派来专门迎候秦副司令的。"

  秦震立刻感到这是老司令给予他的一种特殊的优遇,特殊的温暖。

  说话间,后面那辆中型吉普也相继赶到。

  那个年青伶俐的小参谋登上他坐来的吉普在前边引路。

  几十年不见面,不知老司令变成什么样子了?

  秦震为了和董天年见面,感到格外急不可耐。

  因为,在党里面,在红军里面,董天年是最熟知秦震全部情况的一个。董天年在武汉见过秦震的父母,而后他们共同经历了大革命失败的痛苦,共同经历了长征的艰难,两个人一见面就拥抱在一起了。董天年只有一只右胳膊,他还是伸出拳头重重地擂着秦震的脊梁,两个人抱住转了一圈,然后,董天年把住他肩膀头推开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喃喃自语:"没变!没变!""不行了,老了!""在我面前你可装不得老资格,我还敢叫你一声小秦!你那时不会扎草鞋上的红缨子,我还给你动了针线,你说呢?我的秦副司令员!"

  最后一声称呼,使秦震感到一阵惶然,他满脸通红,忙说:

  "老首长别这样……"

  "什么手掌脚掌,来,来,让咱们好好算一下。"说着屈指计算起来说道:"你看,从草地上一别十三个年头了!"

  秦震看着董天年那只断臂。他听到说过,董天年在西路军负了伤截了肢,到了苏联,上了苏联最高的红军学校,受了严格的正规的军事教育,现在已是一位学识渊博、满腹经纶的老将军了。解放战争初期回国,他们不在一个地区,没见过面。

  "小伙子!在莫斯科啃黑面包时,我还想到你呢!不过,你干得不错,真不错呀!"两个人又紧紧拥抱了一下,好像谁也来不及坐下,就这么站着。

  秦震一心想着要展开的大决战。

  董天年却意不在此,只说着不相干的事。

  秦震心下嘀咕:"怪不得说人老了,容易动感情……"

  不是,董天年绝无冲动,他热情,但冷静,把手一挥:

  "今天不谈什么打仗,今天只谈咱们之间的私事……"

  这一语点破了秦震的疑虑,现下他理解董天年这樊口之约,是他不愿在司令部里,以司令员和副司令员的关系相见,老首长是多么体贴入微呀!想到这里,秦震感到热乎乎的。于是他也就全部揭开自己心底说道:

  "老首长,我可心事重重呀!"

  "怎么,小丁身体不好吗?"

  "还小丁,都老丁了。不过,说实在话,她那股子干劲还蛮不差呢!"

  "她从来都是那样,严于律己、也严于待人。"

  秦震对于董天年给予丁真吾的评价,是高兴的。不过,他满腔心事,一时不知从何说起,红润的脸颊上只是笑。

  他们两人并坐在一只从小学堂搬来的长木椅上。董天年点起一支雪茄烟来吸,同时,也丢了一根给秦震。秦震只是送到鼻尖上闻了闻,然后用两只手摆弄着没有吸。

  董天年眼光沉定下来:

  "你心事重重,我就不心事重重?你说旧地重游,不动心行吗?"

  "是啊,进沈阳、进北京,都是那一个心意,打败蒋介石,建立新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不知怎么往南一走,--想起很多人,很多事……"

  "我们是幸存者,幸存者担子重呀,你想过没有?"

  秦震没有做声,他不能说没想过。不过,他觉得,此时董司令说这话另有深意。

  董天年这个胖胖圆脸上有一双笑眼的军人,头发灰白了,左肩下垂着一只空空的袖筒,他弹弹雪茄烟灰,好一阵没出声,他在想什么。然后,正襟危坐,严肃地看了秦震一眼:

  "秦震,仗没多大打头啰!"

  "可敌人还要实行华中局部反攻,还要建立大西南抵抗阵地。"

  "是啊!这最后一口饭,也还要一口一口嚼呀,不过……"

  --不过什么?

  秦震静静聆听。

  "作为历史,你懂吗?历史,整个历史中间那一页已经掀过去了。"

  董天年站起来,一只手放在桌面上,用手指甲敲着桌面:

  "如果我们只是打仗,那还不算完全的共产主义者,因为那只是事情的一半……"

  "这一半代价很大呀!"

  "下一步代价也许还要大哟!"

  秦震不理解,他只带着问询的眼光看着。

  董天年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然后站在秦震对面,从桌面上俯身过来: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可爱的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可怜的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我说我们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伟大的,它的光辉曾经照耀全2018世界杯投注。可是,几千年封建压迫,百十年帝国侵略,你到西方资本主义2018世界杯投注去听一听!看一看,他们怎样看待我们?--鸦片烟鬼、奴才!废物、白痴、东亚病夫、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人与狗不得入内。"他猛然在桌上捶了一拳,几个搪瓷茶缸跳起老高,碰得一阵乒乓响,水泼满桌面。然后,他把手横着一扫:"我就不信那个邪!……在这块土地上,他们打,我们也打,不打不行,你从北方到南方一路看到什么?"

  "残破不堪……"

  "哎,老兄,不错,到处稀巴烂,就拿这个樊城来说,我转了转,怎么棺材铺最多?是老天爷收人的年成?见他妈的鬼去吧!"

  他像把一件机密大事告给秦震,声音压低,但很有分量:

  "伙计,我们的好日子在后一半,打完仗怎办,你想过没有?"

  "我跟老丁商量好了,找块地方种果园子。"

  "哈哈……'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你想得好清闲、好自在呀!我说你是幻想,你是胡思乱想。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仗,南征北战,马不停蹄,我问你为什么?"

  秦震知道董天年有话要讲,就只笑吟吟望着他不作回答。

  董天年说:

  "胜利逼人呀!不过,战争取得胜利,不是结尾,而是开头,我们破坏是为了建设。你想一想,就这汉江两岸,现在一眼望去,到处是乱石滩、撂荒地,将来盖起成千上万、上万成千个工厂,老鼠拉木锨,大头还在后边呢!再说,封建主义的昏庸腐朽,还有半殖民地的奴颜婢膝,这些幽灵,难道一下就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它还要鬼鬼祟祟,惹是生非。我看,你打扫卫生还够格!"

  他痛苦地皱起眉毛,咽了一口唾沫,深思地说:

  "一个人肉体的伤口愈合了,还不等于精神上的伤口就愈合了。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对我们来说,还是任重而道远呢!党的二中全会不已经明白指出:'我们所熟悉的将被搁置起来,而我们不熟悉的将迫使我们去熟悉。这意味着什么?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的以后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意味着什么?

  "是的,'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2018世界杯投注,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2018世界杯投注。'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党对我们每一个人发出的新的进军的命令!"

  他说到此处,眼霍地一亮:

  "秦震,清闲日子没你的份,要享清福,我比你有资格。"他拍拍口袋,"我还揣着个二级残废证呢!可是我不干,我还要跟这个大自然撂个跤。你想想,你想想,我们现在该怎么打,把他什么华中局部反攻、建立大西南抵抗阵地的陈谷子烂芝麻,都给他一扫而光……"

  秦震听说至此,笑了笑说:

  "看来,我那朴素的愿望起点太低了……不过,那倒也不是胡思乱想。我实在不想一旦胜利,就论功行赏,封官受禄。"

  董天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你为党为革命牺牲了父母,现在还在继续作着牺牲。当你已经走上高级干部道路时,你能这样想是你谦逊的美德,不过抛开你说的话不讲,一旦我们担起国家重任,我可知道你是在艰巨任务面前从不手软的角色呀!"

  这一番话,把他们之间推心置腹的交谈引向一个更高的思想境界。他们看到远方,远方。

  --那诱人的远方,

  --那神奇的远方,

  --那点燃熊熊火炬的远方。

  秦震那机敏、智慧的眼光一下亮了,他觉得从进武汉以来,他被痛苦、哀伤牵扯得太多了。现在,他望着老司令那萧萧白发,他感到一阵羞惭、一阵喜悦。

  他们谈了一个下午,吃罢晚饭,两个人都想到外面走走。走过一条狭窄的街道,一拐弯,到了汉江边。

  他们在江边且谈且走,一看,一轮皓月已经升起。月光,江水,凉风,好不舒爽。他们不由得在汉江堤岸上坐下,董天年挨着秦震,先伸手撩水洗洗脸,觉得汉江水如此清凉滑腻,索性脱掉鞋袜,把两脚伸到江水里浸泡起来,同样一轮明月,在梁曙光夜访的村落里淡绿幽幽,在汉江长空上却金光闪闪。在浩浩荡荡的江水上,月影像无数条金黄的小蛇在摇晃、在攒动、在飞翔。此时此刻,秦震的心境像这长空一样辽阔,坦荡。月亮把所有的东西都照得如此清晰,今天这个黑夜不像黑夜,但也不像白天,一切都显得辉煌、明媚,由于这种光彩的映射,整个天空蓝幽幽地无限深邃,无限庄严,汉江一点声息也没有地流着,柔情似水,水似柔情,没有波浪,没有涛涌,好像东流的一江春水,渗透秦震的心。

  董天年仰首看了半天月色,突然对秦震说:

  "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

  "……"

  "从北京来时,恩来同志跟我谈过,是他建议你到西线兵团来的。"

  秦震激动了一下,随即又安静平定下来。

  "要忘掉,小秦!我也有过痛苦,有过悲伤。忘掉!暂时忘掉!"

  董天年说着看了秦震一眼,很意外,月光明晃晃照在他脸上,照出来的是喜悦的光彩。

  战争的钟声就要敲响了。

  秦震来到了西线兵团司令部,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的脸上、身上,整个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全神凝注、目光锋利,从他的动作、神态,处处感到一种驾驭着战争的巨大力量和无比威严。武汉遭遇到那些磨难、困苦,好像都一下掀过去了,他以饱满热情投入战争。战争,何况这是南下以来第一场决战呢!

  毫无疑问,这钟声是要由我们来敲响的。不可能让敌人,绝不可能让敌人,他们有什么资格敲响钟声。对他们来说,有的只是丧钟而已。

  如果钟声一响,那就像险峻的峰巅吹起骇人的飓风,就像苍茫的大地上狂流奔泻,就像大海上掀起奔腾叫啸的浪涛。但,在那一刻以前,一切绝对隐秘,就如同静得连一点声音也没有,一点光亮也没有,白天黑夜,一如往常,不过,指挥首脑部的气氛是紧张、频繁、机智、敏捷的。秦震一到前方就是这样,好像两只眼连睡着时也是张开的,何况他根本就睡得很少,他的全部器官都在活动,他精密地捕捉着各种信息,进行着思考与判断。

  在最后决定作战方案的会议上。

  董天年胖胖的圆脸上,两只眼,好像睡意朦胧似的眯缝着,轻缓地向秦震转过脸来:

  "秦副司令!你的意思呢?"董天年好像由于多年没有跟秦震一道作战,而想测验一下他有什么新的变化。

  司令部设置在一所中学校里,作战室是一个教室。长江中游形势图正好挂在黑板上,七八张课桌拼凑了一条长桌,桌上展开从襄阳到宜昌、江陵、沙市的十五万分之一的地图。秦震一直举着一个放大镜,俯身桌面之上,仿佛要从那上面寻找什么破绽或答案。作战的任务以及具体部署,野战军虽有电报,但电报中有一句"详情由秦震面陈"。因此,在军事会议一开始时,秦震就具体扼要、措辞谨慎、态度谦虚地转述了一下西线决战的部署。那以后,在会议进行过程中,他除了偶然插一句话,就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这是因为他刚从东线调到西线,情况还不够熟悉;更主要的是由于新来乍到,不便立刻滔滔不绝。董天年一直稳如泰山地坐在板凳上,由于听觉有点迟钝,把手拢在耳朵后面,一下转向这个,一下转向那个。他也暗暗观察秦震,他觉得秦震不像从前那样火烧眉毛似的,而是一个练达、成熟的指挥员了。他为此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但因此更想听听他的意见,就那样刺探了一句。

  秦震从桌上抬起身来,看了看董天年。

  这时,他们俩完全不是汉江月夜濯足的密友,而是一锤定音、决定战争命运的将帅关系。他已经过深思熟虑,也就立刻作出回答:

  "从敌我条件来考虑,我看七月六日开进,十分准确。"

  "你看敌人万一……"

  司令员比较吃力地站起肥胖的身躯,伸出一根粗大手指,在襄阳到沙市的路上点了点。

  "有可能被他们拦腰切断……姚主任特别提出确保沙市这一点。"

  大家都警觉地一起俯下身来,几道眼光都凌厉地集中在这条路线上。

  长江从三峡奔出,蔓延开来,在沙市以东形成北有洪湖、南有洞庭的湖沼地带。敌人在长江以北,背依宜昌、荆州、沙市,构成背水之势。如果我军从襄阳直插长江,敌人云集的大军会做出何种反映,这是值得斟酌的一着。

  "老秦!你有没有考虑,万一敌人在襄阳、沙市之间阻滞我们?"

  秦震嘴角微微掀动,淡然一笑:

  "从敌方士气看来,大的阻挠不太可能……"

  "好吧!"老司令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

  "六日开动的方案就定了!这一盘棋,现在就看我们这一颗棋子下得怎么样了!你有你的路数,我有我的打算。棋,还是要一步一步地杀呀,要随机应变。不过,我看大局已定,一切按预定方案行事吧!参谋长,通知到团以上,何时再下达,等候命令。"

  参谋长随即带上几个参加会议的参谋走了出去。

  董天年又看了看大家:

  "我们要有必胜的信念,不过困兽犹斗,问题在我们能不能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

  是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

  在战争第一枪打响之前这一微妙的阶段,秦震和往常一样,食不甘味,睡不安枕。董天年却属于部署一定,就吃得下,睡得着的那一类型的人。就是在别人都紧张地窥伺各种变幻时,他总比往常还要潇洒自如,手上捏着根雪茄烟,在读他的线装书。秦震以为他读的是《孙子兵法》,待他看时,却是一部唐人李长吉诗集。电报从电台那儿像雪片般飞来,他只掠一眼,签个字,就放过了。

  第二天,野战军总部来了一个加急电:

  "敌依托沙、宜江北根据地,有重占沙、襄公路,阻挡我军过江模样。"

  秦震看完这份电报,拿了到原是学校教职员宿舍的楼上去找董天年,当他一步步登上楼梯时,他深感老司令确实深谋远虑。不过,他从各方面考虑,认为这种可能是有的,但不一定是必有的。

  因此,当董天年看完电报,抬头看他时,他说:

  "只要我们不暴露,不让敌人摸清我们的意图,出其不意。"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敌人出动,也正好碰在我们的硬钉子上。"

  秦震谨慎地未作回答,但他的神态说明他是这样想的。

  董天年拉着秦震一只手说:

  "小秦!(秦震觉得老司令凡是叫他'小秦'时,是怀有一种特殊亲昵之感的)坐下,来一根?"

  秦震接过雪茄点燃吸了一口,一下呛得又是咳嗽,又是眼泪,连忙捻熄了。

  "这玩意儿真……"

  "这是真正古巴雪茄,扔在战场上没人要,还有战士说是新型机枪子弹,你看!你看!这样两大箱雪前都抬给我了,你看!你看!"

  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司令员止了笑声,噙住笑出来的一汪泪水,指了指电报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说呢?"

  "老司令昨天就指出这一点,昨天夜里我一直在想……"

  "想什么?"司令员两眼霍地一亮。

  "要不要提前行动?"

  "不管它,不能打草惊蛇,不能让敌人牵住鼻子走,这是兵家最忌!兵家最忌!"

  "那么……"

  "依我看,让他一着棋,你忘了林教头比武的故事?"

  这一天夜里,秦震依旧和衣而卧,在摇曳的灯影里,看一本苏联小说。不知怎么,今天,那些字看到眼里,却不往脑子里去。他叹了一口气,吹熄了蜡烛,翻身朝墙,想睡一下。谁知这一回却果然睡着了,不过,一片脚步声使他立刻惊醒过来,连忙问:

  "有电报吗?"

  "总部来电。"

  秦震就着参谋的手电筒看了电报,只八个字:

  "重要消息,注意收听。"

  他沉吟了一下:

  --要不要叫醒董司令员?

  看了表,已经下半夜两点零五分。

  --是什么重要新闻呢?

  他拧着眉头猜测了一阵,吩咐参谋:

  "注意收听,一字不漏抄了送我。"

  从这以后,他再也没有睡着,有时朦朦胧胧,似睡非睡,有时就睁着两只眼睛。等到晨曦初上,微微放明,他就披了上衣,准备到作战科去。恰好,在门口,见到手电光一闪,走来一人,正是值班参谋。两人站在院落中间一株参天老树下面,秦震来不及戴眼镜,就让参谋念给他听。

  这是第四野战军发言人重申五月三十日对敌人发出的警告:如敢破坏沙市江堤,定予严惩不贷。

  沙市为长江要冲,如炸毁堤坝,长江洪水就会奔泻而下,就会使江汉平原包括大武汉在内尽入泽国,通通淹没,其后果不堪设想,其险状不堪设想。现在,当白崇禧部队云集宜、沙一带,我军挥戈南下,犁庭扫穴,直捣长江的时候,再一次发出警告,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举动,同时,不也意味着我们处境有一种潜在的危机吗?!

  秦震考虑了一下,就上楼去向董天年报告,董天年从酣睡中醒来,侧着头听取报告后,只说了六个字:

  "按原计划不变。"

  说得简洁、明了、果断。

  秦震复述了一遍。

  董天年清醒地点了点头。

  这是董天年指挥上的特点,当事情还未决定时,他再三强调慎重考虑,但经过反复推敲一旦决定,他就轻易不变了。

  谁知没过半小时,突然间由前线部队传来通过各种侦察手段汇集的报告。

  这一回,正在漱洗的董天年,却急忙揩了把脸,把毛巾一扔,说:"请兵团首长们到会议室议事!"就"咚咚咚"大踏步走下楼梯来。还是那个在黑板上钉着地图的大教室里,一早起就是一股燠闷,有的只穿件衬衣,有的披着外衣,只有秦震从来就没解衣,穿着十分整齐,腰间还扎了三寸宽的皮带,手里却拿着军帽当扇子扇。参谋长读了电报:

  敌人集结四个军、一个保安旅,出犯当阳、远安,有重占当、远,进伺襄樊之势。

  "吓!胃口不小,要端我们的家底呀!"

  司令员命令:"查一查前沿部队有没有暴露行动?"

  一个参谋应声出去了。

  司令员站起身来,目光在桌面地图上凝视不动。

  窗上已露出一片红色阳光。秦震敞开衣领,正俯身桌上,在鄂西荆门与长江之间这片平地上睃巡。现在,他明显地看出了敌人以荆门为目标截断襄沙公路的企图。

  当前线急电报告敌人进占远安,那是一九四九年七月六日。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