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丰乳肥臀>>正文
第63章

第63章

 

  1935年秋天,母亲在蛟龙河北岸割草时,被四个拖着大枪的败兵轮奸了。
  面对着清凉的河水,她心里闪过了投水自尽的念头。但就在她撩衣欲赴清流时,猛然看到了倒映在河水中的高密东北乡的湛蓝色的美丽天空。天空中飘游着几团洁白的云絮,几只棕色的小鸟在云团下边愉快地鸣叫着。几条身体透明的小鱼儿,抖动着尾巴,在白云的影子上一耸一耸地游动着。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天还是这么蓝,云还是这么傲慢,这么懒洋洋的,这么洁白。小鸟并不因为有苍鹰的存在而停止歌唱,小鱼儿也不因为有鱼狗的存在而不畅游。母亲感到屈辱的心胸透进了一缕凉爽的空气。她撩起水,洗净了被泪水、汗水玷污了的脸,整理了一下衣服,回了家。
  第二年初夏,八年没有生养的上官鲁氏,生出她的第七个女儿上官求弟。对她的这次怀孕寄予了巨大希望的上官吕氏绝望到了极点,她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屋里,打开箱子,摸出一瓶珍藏的烧酒,仰着脖子灌下去,借着酒劲儿,她大声嚎哭起来。上官鲁氏也十分沮丧,她厌恶地看着初生儿皱巴巴的小脸,心里默念着:“天老爷,天老爷,你为什么这么吝啬?你多费一点泥巴,就可以给我孩子捏上了鸡巴……
  上官寿喜冲进屋,掀起破布一看,往后便跌倒了。他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抄起门后捶衣服的棒槌,对准老婆的头砸了一下子。鲜血喷溅在墙壁上。
  这个气疯了的小男人,恨恨地跑出去,从铁匠炉里夹出了一块暗红的铁,烙在了妻子的双腿之间。
  一股焦黄的烟雾蹿起来,烧焦了毛发和皮肉的臭气弥漫全屋。母亲惨叫一声,便滚到了炕下。她的身体弯得像弓背一样,在地上抖动着。
  于大巴掌听到鲁璇儿被烫的消息,提着一支长苗子鸟枪便冲进了上官家家门。进了门他二话没说,对着上官吕氏宽厚的胸膛便搂了火。上官吕氏命不该绝,臭火。等于大巴掌换上一个新的引火帽儿,上官吕氏已经跑回堂屋关上了门。怒不可遏的于大巴掌对着门开了一枪。呼通一声巨响,数百颗铁沙子把门板上打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屋子里,上官吕氏发出一声惊叫。
  于大巴掌用枪托子捣着门板。他一声也不吭,只是沉重地喘着粗气。他的高大魁梧的身体,像熊一样晃动着。上官家的一群女儿,躲在东厢房里,胆战心惊地看着院子里的情景。
  上官父子,一个提着铁锤,一个攥着火钳,在院子里走着歪歪斜斜的脚步,试图向于大巴掌靠拢。上官寿喜像小鸟一样扑上去,用钳嘴戳了一下于大巴掌的脊背。于大巴掌转过身,怒吼了一声。上官寿喜扔下火钳,看样子是想跑又软了腿。他的脸上浮起诌媚的微笑。“我毁了你这个杂种吧!”于大巴掌骂了一句,便抡起鸟枪,把上官寿喜打倒在地。他用力过猛,鸟枪断成两截。上官福禄提着大锤扑过来。他举起大锤,砸了一个空,身体被锤头的力量拽得趔趔趄趄。于大巴掌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掌,他便和儿子躺在了一起。
  于大巴掌用双脚轮番踢着上官父子。为了踢得更为有力,他的身体不断的跃起。上官姐妹们看着这个“姑姥爷”,感到他正在进行着一场有趣的游戏。上官父子紧缩着身体,像球一样在地上滚动。起初,父子俩的嚎叫声一个比一个嘹亮,但一会儿工夫,就都不出声了。上官寿喜像只受伤的大蛤蟆一样,撅起屁股往前爬。于大巴掌飞起一脚,便把他踢翻在地上。
  于大巴掌拾起上官家那柄把儿颤悠悠的大铁锤,高高举起来,对着上官寿喜的头,骂道:“狗杂种,我放了你的西瓜炮吧!”
  在这危急关头,母亲拉开门,趔趔趄趄地走出来,她说:“姑夫,姑夫,俺家的事,不要你来插手了……”
  于大巴掌扔掉铁锤,痛苦地看着像一株枯树似的鲁璇儿,难过地说:“璇儿……你吃苦了……”
  母亲说:“我出了于家门,就是上官家的人,是死是活,您就别管了……”
  于大巴掌的大闹,煞了上官家的威风。上官吕氏自知理亏,对儿媳的态度,有了好转。上官寿喜死里逃生,心中也存着一些对老婆的感激,减轻了对她的虐待。
  母亲被烙伤的下体,腐烂化脓,散发着恶臭。她自觉不久于人世,便搬到西厢房里去居住。
  有一天凌晨,教堂的钟声,把她从迷朦中唤醒。教堂的大钟天天响,今天听来格外亲。那嗡嗡的、青铜色的美丽声音,震荡着她的灵魂,在她的心里,激起一圈圈涟漪。我为什么一直听不到这声音呢?是什么东西堵塞了我的耳朵?她沉思默想着,身上的痛苦渐渐被忘却了。直到几匹老鼠爬到她身上啮咬她的皮肉时,她才从冥想中解脱出来。那头大姑姑家陪嫁过来的老骡子,正用亲切而忧伤的老人般的目光,抚慰着她,启发着她,鼓励着她。
  母亲拄着拐棍,拖着腐烂的下体,一步一步的,像攀登漫漫天堂路一样,走进了教堂的大门。
  这天正是礼拜日。马洛亚牧师捧着一部《圣经》,站在落满灰尘的讲台上,对着台下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诵读着《马太福音》的有关章节:他母亲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还没有迎娶,马利亚就从圣灵怀了孕。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正思念这事的时候,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她所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
  母亲听到这里,泪水落满了胸襟。她扔掉拐棍,跪在了地上。仰望着悬挂在铁十字架上的干裂的枣木耶稣那木呆呆的脸,泣不成声地说:“主啊,我来晚了老太婆们都用慷异的目光打量着上官鲁氏。她身上的恶臭让她们皱起了鼻子。
  马洛亚牧师放下《圣经》,走下讲台,双手扶起鲁璇儿。他的温柔的蓝眼睛里饱含着透明的泪水。他说:“我的妹子,我一直在等待着你。”
  一九三八年初夏,在人迹罕至的沙梁子上稠密的槐树林里,马洛亚牧师虔诚地跪在烙伤初愈的母亲身边,颤抖着通红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母亲的身体。他的湿润的红唇哆嗦着,蓝色的、水汪汪的眼睛与从繁茂的槐花中漏下来的高密东北乡湛蓝的天空融为一色,他断断续续地低语着:“……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人……你的大腿圆润好像美玉,是巧匠的手作成的……你的肚脐如圆杯,不缺调和的酒……你的腰如一堆麦子,周围有百合花……
  你的双乳好像一对小鹿,就是母鹿双生的……你的双乳,好像棕树上的果子累累下垂……你鼻子的气味香如苹果;你的口如上好的酒……我所爱的,你何其美好!何其可悦!使人欢畅喜乐……“
  在马洛亚感人肺腑的赞美声中,在马洛亚温存体贴的抚摸下,母亲感到自己的身体像一片天鹅的羽毛一样飘起来,飘在高密东北乡湛蓝的天空中,飘在马洛亚牧师湛蓝的眼睛里,红槐花和白槐花的闷香像波涛一样汹涌。当马洛亚牧师的凉爽的精子像箭簇一样射进了子宫时,母亲眼睛里溢出感恩戴德的泪水。这一对伤痕累累的情人在窒息呼吸的槐花香气里百感交集地大叫着:以马内利!以马内利……
  哈路利亚!哈路利亚……
  阿门!阿门。
  阿……门……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