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乳肥臀》第32章,莫言-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丰乳肥臀>>正文
第32章

第32章

 

  他们每人握着一根柔软的桑树枝条,在学校通往村庄的小路上拦住了我。
  太阳光线斜射过来,他们的脸上都闪烁着蜡一样的黄光。巫云雨的蟒皮帽子和肿了半边的脸,郭秋生毒辣的眼,丁金钩黑木耳一样的耳朵,还有村里以奸滑著名的魏羊角黑色的牙齿,上述一切都在黄昏的温柔光线里放着各自的光彩。小路两边是流淌着脏水的沟渠,几只羽毛凌乱的鸭子在脏水里呷呷地叫着。我贴着小路的倾斜的边缘,试图从他们身边绕过去,魏羊角伸出桑枝拦住我。“你要干什么?”我胆怯地问着。“干什么?小杂种,”两片眼白像夜蛾子一样在斗鸡眼里扑楞扑楞闪动着,他说,“我们今天要教训教训你这个红毛鬼子留下的小杂种!”“我没惹你们呀。”我委屈地说着。巫云雨手中的桑条抽在了我的屁股上。
  一道灼热的痛疼在我屁股上飞窜着。四根桑条交叉着抽在我的脖子上、背上、屁股上、腿上。我大声嚎哭起来。魏羊角摸出一把很大的骨头柄刀子,在我脸前晃动着,威胁道:“闭嘴!再哭就割你的舌头,剜你的眼,镟你的鼻子!”刀刃上游走着寒冷的光芒,我恐怖地闭住了嘴。
  他们用膝盖顶着我的屁股,用桑条抽着我的腿肚子,像四条狼,驱赶着一只羊,往田野的深处走去。路两边沟渠里的水无声地流淌着,沟渠里发散着因为黄昏逼近而愈加浓重的腐臭气味,一串串细小的气泡从水底升腾起来。我几次回头央求着:“大哥,放了我吧……”但央求来的是密集的枝条抽打。我几次嚎哭,但招来的是魏羊角的威胁。我惟一的选择便是不出声地忍受着他们的打击,走向他们要我去的地方。
  越过一道用庄稼秸秆搭成的草桥,在一片茂盛的野蓖麻前,他们命令我停下来。我的屁股已经湿漉漉的,不知是血还是尿。他们的身上披着血红的阳光,排着一列横队。那四根桑条的顶端已经破烂,显出黑色的绿。野蓖麻肥厚的叶了大得像团扇一样,拖着大肚子的蝈蝈在叶片上凄凉地叫着。辛辣的蓖麻花气味让我热泪滚滚。魏羊角讨好地问巫云雨:“大哥,你说吧,咱们怎么收拾这个小子?”巫云雨摸着肿胀的腮帮子,哼唧着:“我看,杀了这个小子!”“不行,不行,”郭秋生说,“他姐夫是副县长,他姐姐也是个官,杀了他我们也活不成。”魏羊角道:“杀了他,把死尸拖到墨水河里去,几天后就冲到东洋大海里喂了王八,鬼都不知道。”丁金钩说:“我可不参加杀人,他姐夫司马库那个杀人魔王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钻出来,杀了他小舅子,只怕咱家里连人芽儿也剩不下一根儿。”
  他们讨论我的前途和命运时,我竟然像一个无关紧要的旁听者一样,没有恐怖,也没想到逃跑。我沉浸在一种迷醉的状态中。我甚至有暇远眺,看到东南方向那血海一样的草地和金黄色的卧牛岭,还有正南方向那无边的墨绿色稼禾。
  长龙一样蜿蜒东去的墨水河大堤在高的稼禾后隐没在矮的稼禾后显出,一群群白鸟在看不见的河水上方像纸片一样飞扬。若干的往事一幕幕的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突然感到在这个2018世界杯投注上已经生活下一百年。“你们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我活够了。”惊讶的目光在他们眼睛里闪烁。他们互相打量着,然后又一齐看着我,好像没听明白我的话。
  “你们杀了我吧!”我坚定地说着,呼噜呼噜地哭起来。粘稠的泪水流进嘴里,腥咸得像鱼血一样。我的恳请让他们很为难。他们又一次互相打量,用眼睛交流看法。我得寸进尺地、夸张地说:“求求你们了,老爷爷们,给我个痛快吧,你们怎么杀我也行,只是要快,让我少受点罪。”
  “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巫云雨用他的粗硬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直逼着我的眼睛说。
  我说:“你们敢,你们当然敢,我只求你们能快点。”
  巫云雨说:“伙计们,今日被这个小子粘糊上了,看来是非杀了他不可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给他个利索的。”
  郭秋生道:“要杀你杀吧,我不干啦。”
  “你小子,要当叛徒?”巫云雨揪住他的胳膊,摇晃着说,“咱们是一条绳上的四个蚂昨,谁也别想跑。你要跑,我就把你欺负王家傻丫头的事儿抖擞出来。”
  魏羊角说:“好了,二位大哥,别争吵了,不就是杀个人吗?实话跟你们说吧,小石桥村那个老太太就是我杀的,我跟她没仇没怨,就是想试试这把刀子的钢火。原来我以为杀个人有多么费劲儿呢,其实,简单得很,我用这把刀子,往她软肋下一捅,刀子像扎在豆腐上一样,嗤,连柄都进去了。我刚拔出刀子她就死了,连哼都没哼一声。”他把刀子的刃子,在裤子上来回蹭着,说,“看我的。”他挺着刀子,对准我的肚子扎过来。我甜蜜地闭上眼睛,仿佛看到,绿色的血从我的肚子里喷溅出来,喷到他们脸上。他们跑到水边,双手撩着水,洗着脸上的血。他们撩起的水,像透明的暗红色糖稀,不但洗不净他们的脸,反而使他们的脸肮脏不堪。随着血的喷出,我的肠子也飞快地游动出来,沿着草地,一直游走到沟渠里去,又从沟渠里顺流而下。然后是母亲啼哭着跳下沟渠,把我的肠子捞起来,一圈一圈地往胳膊上绕着,一直绕到我的面前,母亲被我的肠子压得喘着粗气,双眼悲哀地望着我。“孩子,你这是怎么啦?”“娘,他们把我杀了。”母亲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洒在我的脸上,她跪下,把那些肠子,一节一节地往我的肚子里塞着,肠子很不老实,刚塞进去就钻出来,母亲气恼地哭着,但她终于把肠子全部塞了进去,然后,她从头上拔下针和线,像缝棉衣一样,缝着我的肚皮。我的肚子一阵奇痛,猛地睁开眼睛。适才看到的一切,显然全是梦幻。真实的情形是:我被他们踢翻在地,他们各自掏出根红苗正的生殖器,对着我的脸撒尿。潮湿的大地团团旋转,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浸在水里一样。
  “小舅——小舅——!”
  司马粮和沙枣花一高一低的呼唤声从蓖麻丛后边响起。我刚想张口回应嘴里便灌满了尿液。他们急匆匆地收起喷水机器,提起裤子。一闪身便钻进蓖麻丛中。
  司马粮和沙枣花像金童玉女,站在草桥附近喊叫。他们的喊叫声悠长地在原野上回荡着,使我满心酸楚,喉咙堵塞。我挣扎着爬起来,身体还没站直,便往前栽倒了。我听到了沙枣花兴奋地尖叫声:“在那边!”
  他们架着我的胳膊把我扶起来。我的身体像不倒翁一样摇晃着。沙枣花看着我的脸,嘴一撇,“哇啦”一声哭起来。司马粮伸手摸摸我的屁股,我痛苦地尖叫着。他看着手掌上红红绿绿的血和青草的、桑条的汁液,牙齿错得“格格”响。
  “小舅,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他们……”我说。司马粮问:“他们是谁?”“巫云雨、魏羊角、丁金钩、还有郭秋生。”司马粮道:“小舅,咱们先回家,姥姥快要急疯了。姓巫的姓魏的姓丁的姓郭的!你们这四个王八蛋好好听着,你们躲过了今天,躲不过明天;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你们伤我小舅一根汗毛,我就让你们家竖一根旗杆!”
  司马粮喊声未了,巫、魏、丁、郭四位便大笑着从蓖麻丛中跳了出来。“他妈的,”巫云雨道,“那里来的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断舌头!”他们捡起那打成鞭子一样的桑条,狗一样蹿跳着,冲上前来。“枣花,你扶着小舅!”司马粮喊着,推开我,对着那四个身材比他高大许多的好汉冲了上去。他的生死不惧的冲锋精神让四条好汉吃了一惊,没等他们手中的桑条抽下来,司马根坚硬的脑袋便撞在了魏羊角的小腹上。这个满嘴脏话的凶残家伙弓着腰跌倒,然后立即把身体团在一起,像受了打击的刺猬一样。巫、郭、丁手中的桑条带着嗖嗖的风声劈下来,司马粮用胳膊护着脑袋,转身便跑。他们紧紧追赶。显然,富有反抗精神的司马粮调动起了这三个土流氓的积极性。比起像绵羊一样懦弱的上官金童,小狼一样的司马粮有趣多了。他们兴奋地嗷嗷叫着,在暮气四合的草地上展开追逐战。
  如果司马粮是小狼,那么巫、郭、丁便是那身体硕大、凶狠、但显得笨头笨脑的土种狗。魏羊角是狼和土狗杂交出来的动物,所以他成了司马粮第一个打击的重点。打翻了魏羊角,就等于敲掉了狗群的首脑。司马粮奔跑的速度忽快忽慢,并用上了对付起尸鬼的战术,不断地急转弯,把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甩掉。有好几次,他们因为急煞脚而跌倒,没膝的草像波浪一样在他们脚下开合着。一群群拳头大的小野兔惊叫着从窝里逃出来,有一只躲闪不及,被巫云雨的大脚踩破了肚子。司马粮并不完全是奔跑,他在奔跑中还发起一些反冲锋。他用急转弯拉开了一个好汉子的距离后,便对着其中一个发起闪电般的冲击。他抓起泥巴砸在丁金钩脸上,他咬破了巫云雨的手脖子,他还使用了斜眼花的战术,握住郭秋生的双腿间的鸡零狗碎用力攥了一下子。三条好汉子都受了伤,司马粮头上也挨了很多打击。他们的速度减慢了。司马粮侧着身子往草桥边撤退。三个好汉子团簇在一起,嘴里吐着泡沫,像破旧的风箱一样喘息着,警惕地追随着司马粮。
  魏羊角缓过气来了。他像发威的猫。弓着脊梁,慢慢地爬起来。他的双手四处摸索着那把肥大的骨头柄刀子在草丛里冷冷地躺着。“X你妈!还乡团留下的野种,老子非宰了你不可!”他一边摸索一边低声骂着,斗鸡眼里的白蛾子产卵般抖颤着。沙枣花机智地、像小鹿一样跳过去,把刀子抢在手里,双手攥着刀柄,退到我的身边。魏羊角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威吓道:“汉奸留下的野种,把刀子还我!”沙枣花沉默不语,用屁股撞着我,连连往后退缩。她的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盯看魏羊角那只生满胼胝的蹄爪。他几次往前扑,但临近刀锋时又急忙缩了回去。
  这时,司马粮已经撤退到草桥上。巫云雨大叫着:“你妈拉个巴子魏羊角,快过来,打死还乡团的野种!快点过来!”魏羊角恨恨地说:“待会儿再收拾你个小毛丫儿!”魏羊角想拔一棵野蓖麻做武器,但蓖麻根系肥大,拔不出来,他只好折了一根蓖麻枝子,呼呼啦啦地挥舞着,冲向草桥。
  沙枣花紧紧地护卫着我,走上摇荡的草桥,沟水从狭窄的桥下流过,显示出了水流的速度,一群群的小鲤鱼,从湍急的水流中跃起来,有的跃过了草桥,有的落在桥上,愤怒地蹦跳着,流畅的身体,在跃起时弯曲得像弓。我感到双腿之间粘糊糊的,脊背、屁股、腿肚子、脖子等等饱受打击的地方像燃烧的火。我心里有一种又甜又腥的铁锈味儿,每走一步,身体便不由自主地摇晃,嘴里便不由自主地呻吟。我的胳膊搭在沙枣花瘦削的肩上。我想直起身体,减轻她的负担,但是不能够。
  司马粮在通往村庄的道路上不紧不忙地跑着。后边的追兵逼紧时,他便跑快些;追兵跑慢他也慢跑。他始终保持着既让迫兵兴奋但又让他们摸不着的距离。道路两边的庄稼地里团团雾气升起,被夕阳染成暗红色,蛤蟆的沉闷叫声满了沟渠。魏羊角跟巫云雨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他们便兵分了三路。魏羊角和丁金钩趟过沟渠,闪到两边的庄稼地里。巫云雨和郭秋生放慢了追击的速度。他们大声喊叫:“司马粮,司马粮,逃跑的不是好汉,有种的住下,好好打一仗!”
  “哥,快跑呀!”沙枣花大喊着,“别上他们的当!”
  “小丫头片子,”巫云雨回过头来,晃动着拳头,道,“我砸死你!”
  沙枣花英勇地挡在我的面前,攥着刀子,说:“来吧,我不怕你们!”
  巫云雨向我们逼过来,沙枣花用屁股拱着我后退。司马粮转身走过来,大叫着:“秃疮头,你敢动她一指头,我就把你那个卖豆腐的臭老婆毒死!”
  “哥呀,快跑啊!”沙枣花大叫着,“魏狗子和丁狗子抄你的后路去了。”
  司马粮站住了,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也许是他故意停住脚步。他停住,巫云雨和郭秋生也停住了。魏羊角和丁金钩从庄稼地里钻出来,趟过渠水,爬上道路,他们的腿上,沾满了青紫色的淤泥。他们小心翼翼地、像围捕凶猛的小兽一样往前进逼。司马粮稳稳地站着,还悠闲地——也许是故做悠闲地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这时,从村子的方向,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母亲的呼唤声。司马粮跳下水渠,沿着一片高梁和一片玉米之间狭窄的小路,飞快地往前钻去。魏羊角兴奋地喊叫:“好啦,伙计们,追吧!”他们像鸭子一样,拽拉拽拉下了沟,然后又拖泥带水地跟踪而去。两边伸展过来的高梁叶片和玉米叶片,掩没了小径。我们只听到叶片的哗啦声和他们狗一样的叫声。“小舅,你在这儿等着姥姥,我去帮帮粮哥。”“枣花,”我说,“我怕。”“小舅,别怕,姥姥马上就来,姥姥……”她大声喊着,说,“他们会把粮哥杀死的,你喊吧。”“娘……我在这里呀,娘……我在这里……”
  沙枣花勇敢地跳下沟,沟里的水淹到她的胸口,她扑楞着,搅起绿色的浪花,我真担心她被淹死,但她举着那把刀子,爬上了彼岸。她的又细又长的小腿,在深深的淤泥里吃力地拔着。她的鞋子陷在淤泥里了。她钻进了隧道般的小路,身影一闪便不见了。
  母亲像一匹护犊的老母牛,身体大幅度晃动着,“哼哧哼哧”地跑过来。她的头发像金丝,脸上抹了一层温暖的黄色。“娘——”我叫了一声,残存的泪水全部流出,我感到快要站立不住了,往前踉跄了几步,扑到母亲热汗淋漓的怀里。
  母亲哭着问:“我的儿,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
  “巫云雨,还有魏羊角……”我哭着说。
  “这些强盗啊!”母亲愤怒地吼叫着,问我,“他们哪里去了?”
  “他们,追赶司马粮和枣花去了!”我指指那条小路。
  一团团的雾气,从那条小路里涌出来,神秘莫测的路的深处,有动物的鸣叫,还有很远的打斗声和沙枣花尖锐的叫声。
  母亲往村子的方向望了望。那里已经被浓重的雾瘴弥漫,家犬的吠叫,仿佛从水底传上来。母亲拖着我,不顾一切地下了沟。沟里温暖的像车轴油一样的水,猛地从裤管里灌上来。母亲身体胖大,双脚又小,在淤泥中跋涉格外艰难。
  她拽住沟渠边的野草,好不容易挣扎上来。
  母亲拽着我的手,钻进了小路。我们必须弯着腰,如果我们抬直腰,锋利的叶片便会割破我们的脸,甚至割瞎我们的眼睛。小路的两边,镶着茂盛的野草,疯狂的蒺藜爬满路径,蒺藜的硬刺扎着我的脚。我悲伤地哼唧着。被水泡过的伤口奇痛难挨,好几次我就要瘫在地上了,但都被母亲强有力的胳膊拉起来。光线黯淡,幽深得望不见尽头的庄稼里活动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小动物,它们的眼睛是碧绿的,它们的舌头是鲜红的。它们尖尖的鼻子里发出咻咻的声音。我恍惚感觉到正在进入传说中的阴曹地府,而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喘息如牛、不顾一切往前冲撞的人,难道真是我的母亲吗?是不是变幻成母亲的样子来捉我下地狱的鬼怪?我试图把那只被捏痛了的手挣扎出来,但我的挣扎导致的后果是她更加用力地抓住我。
  可怕的小路总算开朗起来。路的南边还是无尽头的黑森林一样的高粱地,路的北边出现了一片闲置的荒地。夕阳即将沉没,荒地里的蟋蟀在大合唱。一个废弃的烧砖瓦的窑场,以它的火红色,热烈地欢迎着我们的到来。在窑场的几排砖坯后,司马粮带着沙枣花正与那四个小恶棍打着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敌对的阵营各自占据着一排土坯做屏障,然后向对方抛着砖坯。司马粮和沙枣花明显地占着劣势,他们毕竟人小力薄,胳膊细软,而巫云雨这边,四个人兴奋地投掷着,成群的断砖碎瓦飞过去,打得司马粮和沙枣花不敢抬头。
  母亲大喊着:“住手!你们这些欺负人的畜生。”
  沉醉在战斗中的四个恶棍对母亲的怒骂不管不顾,他们继续抛着砖瓦,并绕过土坯墙,逐渐地向司马粮和沙枣花的阵地包抄。司马粮扯着沙枣花,弯着腰往废窑那边疾跑,一块瓦坯砸在沙枣花头上,她“哇”了一声,显得有些晕头转向的样子。她手里还攥着那柄大刀子。司马粮捡起两块断砖,跳到坯墙外,对着敌手抛过去,他们轻松地一跳便躲过了。母亲把我藏在高粱地里,扎煞着两条胳膊,像扭秧歌一样冲上去。她的鞋也陷在淤泥里了。她的小脚可怜地挪动着,脚后跟在潮湿的泥地上捣出了一连串的圆窝窝。
  司马粮和沙枣花在砖坯墙的尽头显了形,他们俩手拉着手,跌跌撞撞地往砖窑那边跑去。通红的大月亮已经悄悄地升起来,司马粮和沙枣花紫色的身影倾斜着躺在地上。那四个混蛋的身影更长。他们腿脚如簧,飞快地奔跑,把母亲远远地甩在后边。司马粮被沙枣花累赘着,无法施展他的速度。在废砖窑前边那块寸土不生、光溜溜的白净空地上,魏羊角一砖头便把司马粮拍倒了。沙枣花挺着刀子向魏羊角刺去,魏一闪,她刺空,巫云雨一脚把她踢倒。
  母亲大叫着:“住手!”
  那四个人都像步行的秃鹫端着翅膀一样端着胳膊,八只脚连续不断地踢着司马粮和沙枣花。沙枣花嘶哑地哭叫着,司马粮一声不吭。他们俩的身体在地上翻滚着。月光下,那四个家伙好像在跳着奇怪的舞蹈。
  母亲跌倒了,但她顽强地爬起来。她的手死死地抓住了魏羊角的肩膀。这个最阴毒、最狡诈的家伙,把两个曲起的胳膊肘子猛地往后捣去——正捣在母亲的双乳上——母亲大叫了一声,后退着,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扑在地上,让脸贴着泥土。我感到黑色的血从我眼窝里沁出来。
  他们继续踢着司马粮,凶狠程度早已远远超出了打架斗殴的界限。司马粮和沙枣花命在旦夕。这时,一个身体特别高大、满头乱发、满腮胡须、满脸煤灰,浑身上下黑透了的人从废砖窑里钻出来。他的腰背不甚灵活,腿也有些僵硬。
  他从窑沟里笨拙地爬上来,提着铁锤一样的大拳头,只一下子,便将巫云雨的肩胛骨砸断了。这个英雄哀嚎着坐在了地上。其余三个好汉停住脚。魏羊角惊叫一声:“司马库!”他刚要转身逃跑,就听到司马库怒吼了一声,好像平地里起了一个炸雷,把他们全都震住了。司马库抡起铁拳,第一拳打得丁金钩眼珠进裂,第二拳打得郭秋生呕出了胆汁,第三拳还未举起,魏羊角便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嘴里连声求饶:“老爷,老爷,饶了我吧,我是被他们逼着来的,我不来他们就揍我,把我的牙都打出血来了,老爷,饶了我吧……”司马库犹豫着,踢了他一脚。
  魏羊角就势往后翻滚,然后像兔子一样逃跑了。很快,在通往村庄的道路上,传来了他狗叫一样的喊声:“抓司马库啊——还乡团头子司马库回来了——抓司马库啊——”
  司马库把司马粮和沙枣花拉起来,又把母亲拉起来。
  母亲哆嗦着问:“你……你是人还是鬼?”
  “老岳母哇——”司马库哭了半声,随即收腔。
  司马粮大叫:“爹,真的是你吗?”
  司马库道:“我的儿,你是好样的!”
  “老岳母,家里还有什么人?”司马库问。
  “你啥都不要问了!”母亲焦急地说着,“快跑吧!”
  焦急的铜锣声和尖利的枪声从村子里传来。
  司马库抓起巫云雨,一字一顿地说:“小畜生,跟村里那些土鳖们说,谁要敢欺负我司马库的亲人,我就杀他家个鸡犬不留!你记住我的话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巫云雨连声答应着。
  司马库一松手,他就瘫在了地上。
  “快跑吧!祖宗……”母亲用巴掌拍打着地面,着急地催促着。
  司马粮哭着说:“爹,我跟你走……。”
  司马库说:“好儿子,还是跟着姥姥吧。”
  司马粮说:“爹,求求你,带上我吧……”
  母亲道:“粮儿,别缠着你爹啦,快让他走!”
  司马库跪在母亲面前,磕了一个头,凄凉地说:“娘!孩子就托付给您了!俺司马库欠您的债,这辈子还不了,就等我下辈子还吧!”
  母亲哭着说:“我没把凤儿和凰儿看好,你不要记恨我……”
  司马库道:“不怨您,我已经给她们报了仇。”
  母亲说:“走吧,走吧,远走高飞吧,什么仇,什么怨,越报越深啊……”
  司马库爬起来,跑进土窑。等他从土窑里钻出来时,身上多了一件大蓑衣,怀里多了一挺轻机关枪,他的腰里,缠着一圈又一圈银光闪闪的子弹。他一闪身,便钻进了高梁地。高梁棵子哗啦哗啦响着。母亲喊着:“你听我一句话,远走高飞,不要滥杀人!”
  高粱地平静了。月光如水,扬扬洒洒落下。浪潮般的人声,从村子里涌出来。
  在魏羊角的带领下,村里的民兵和区里的公安员,打着灯笼、点着火把,扛着步枪、红缨枪,乱纷纷地跑到了土窑前。他们作张作势地包围了土窑。装着一条塑料腿的杨公安员趴在一堆砖坯后,用一个铁皮喇叭筒子往窑里喊话:“司马库!
  投降吧!你跑不了啦!“
  喊了半天,窑里也没有动静。杨公安员掏出盒子枪,瞄着砖窑黑洞洞的穹窿打了两枪。了弹打在窑壁上,产生了嗡嗡的回音。
  “拿手榴弹来!”杨公安员对身后喊。一个民兵贴着地皮、像蜥蜴一样爬过来,从腰里拔出两颗木柄手榴弹,送给杨公安员。杨公安员拧开弹盖,拉出弦,挂在指头上,然后一欠身,将手榴弹扔进窑里。扔完手榴弹他急忙伏下身,等待着爆炸。终于爆炸了。他又扔过去一颗手榴弹,又爆炸了。爆炸的声波渐渐远去,窑里更加寂静。杨公安员又用铁皮喇叭喊话:“司马库,缴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回答他的喊话的,只有蟋蟀的低吟和远处水沟里青蛙的高唱。
  杨公安员壮着胆子站起来,一手捏着手电筒,一手握着盒子枪,对后边喊道:“跟我上!”两个胆大的民兵,一个端着步枪,一个端着红缨枪,弯着腰跟在杨公安员背后。杨公安员每走一步,塑料假肢就“嘎吱”一声,同时他的身体也歪扭一下。他们就这样平安无事地走进了旧窑洞。一会儿工夫,他们就从窑里钻出来。
  “魏羊角!”杨公安员大吼着,“人呢?”
  魏羊角说:“我对天发誓,司马库就是从这窑里钻出来的,不信,不信你问他们!”
  “是不是司马库?”杨公安员逼视着巫云雨、郭秋生——丁金钩已经昏死在地上了——不高兴地问,“你们是不是看错了?”
  巫云雨胆怯地望望高粱地,支吾道:“好像是……”
  “就他一个人吗?”杨公安员逼问。
  “就他一个……”
  “带武器没有?”
  “好像……抱着一挺机枪……浑身上下都缠着子弹……”
  巫云雨一语未了,杨公安员与几十个民兵像被拦腰斩断的野草一样,七折八断地趴在了地上。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