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丰乳肥臀>>正文
第23章

第23章

 

  爆炸的声浪还没消失,无数闪亮的火把便从四面八方逼上来,独立纵队十七团的士兵们披着黑色的蓑衣,端着上起刺刀的步枪,整齐地喊着号子,坚定不移地往前推进。举火把的都是些头上蒙着白毛巾的老百姓,其中大半是留着二刀毛的妇女。他们高举着火把为十七团的士兵照着明。那些火把都是用破棉絮和烂布条扎成,蘸上了煤油,火势凶猛。司马支队里爆响了一阵枪声,十七团的十几个士兵像一排谷个子,跌倒了,但立刻又有更多的士兵补上了缺口。又是几十颗手榴弹飞进来,炸得天崩地裂。司马库大叫:“投降吧,弟兄们。”于是,枪枝便横着竖着,扔到了被火把照亮的空地上。
  司马库双手沾满鲜血,抱着上官招弟,大声地召唤着:“招弟,招弟,我的好老婆,你醒醒啊……”
  一只颤抖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抬头,借着火光,看到上官念弟苍白的脸,她也卧在地上,身上压着几具残缺不全的尸首。“金童……金童……”她艰难地说,“你活着吗?”我鼻子酸痛,眼泪涌出,哽咽着说:“六姐,我活着,你呢,你活着吗?”她把双手伸给我,央求道:“好弟弟,帮帮我,拉我的手。”我的手是绿油油的,她的手也是绿油油的。我抓着她的手,像抓着泥鳅一样,稍一用力便滑脱了。这时,人群都倒伏在地,没人敢再站起,白炽的光柱直射幕布,那一对美国男女的恩恩怨怨正进入最高潮,女的对着鼾睡中的男人高高地举起了钢刀。美国青年巴比特在电影机旁焦灼地呼叫着:“念弟,念弟,你在哪里?”“我在这里,巴比特,帮帮我,巴比特——”六姐对着她的巴比特举起一只手。她嘴里呼噜呼噜响着,脸上有鼻涕也有眼泪。巴比特晃动着瘦长的身体,往念弟这边挣扎,他走得十分困难,好像在淤泥中跋涉的马。
  “站住!”有人大声吼叫着,对天放了一枪,“不许乱动。”
  巴比特像被刀拦腰斩断了似的猛地伏在了地上。
  司马粮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他的左耳上破了一个洞,粘稠的血糊在了他的腮上、头发上、脖子上。他把我拖起来,用僵硬的手,熟练地摸遍我的四肢。“小舅,你好好的,胳膊在、腿也在。”他说。他弯着腰,掀下了压在六姐身上的尸首,把六姐扶起来。六姐那件高领白裙上血迹斑斑。
  冒着乱箭般的急雨,我们被赶进了风磨房,这是镇上最高大的建筑物,如今变成了临时囚牢。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有很多机会逃跑。因为急雨很快把十七团的民夫队手中的火把浇灭。十七团的士兵同样被冰凉的雨鞭打得睁不开眼睛,他们跌跌撞撞,自身难顾。在队伍前边,只有两根黄色的手电光芒引导。
  但竟然没有人逃跑。俘虏者和被俘虏者同样狼狈。临近风磨房破烂的大门时,十七团的士兵比我们还要踊跃地冲了进去。
  风磨房在急雨中打哆嗦,借着闪电的蓝光我看到,屋顶铁皮的接缝处,水像瀑布一样漏下来。探出去的铁皮屋檐,一道明亮的激流奔涌而下,门前的泄水沟里,灰白的水一直漫到了街道上。从打谷场至风磨房的艰难跋涉中,我与六姐和司马粮失散了。我的面前,是一个披黑雨衣的十七团士兵,他有两片遮不住牙齿的短唇,黄色的牙齿和紫色的牙床暴露无遗。他的灰白的眼珠子蒙着一层云雾。
  闪电灭亡之后,他在黑暗中打着响亮的喷嚏,一股烟草混合着萝卜的气味,喷在了我的脸上。我的鼻子又酸又痒。黑暗中,喷嚏声响成一片。我想寻找六姐和司马粮,但我不敢喊叫,只能借着短暂的电火,在震撼灵魂的雷声里,嗅着燃烧硫磺一样的雷电的气味,抓紧时间寻找。我看到,在小个子士兵背后,是磕头虫面黄肌瘦的脸。他像—个从坟墓里钻出来的窈窕活鬼。黄脸变紫,头发像两块毡片,绸褂子粘在身上,脖子更长,喉结像一只鸡蛋,胸膛上肋骨凸现。他的眼睛像墓地里的磷火。
  临近黎明时,雨势减小,铁皮屋顶上混乱的轰鸣被有空隙的噼啪声代替,闪电少了些,颜色也由可怕的蓝光和绿光变成了温暖的黄光和白光。雷声渐远,风从东北方向吹来,屋顶上的铁皮哐哐地响着,铁皮裂缝处,积水哗哗地泻下来。
  寒风刺骨,浑身僵硬,人们不分敌我,挤在一起。女人和孩子在暗中啼哭。我感到大腿间那些鸡儿蛋儿,紧紧收缩上去,牵扯得小肠痛疼。小肠又牵扯着胃,满腹冰冷,凝成一团冰。如果这时候有人想离开风磨房,没有人会阻拦,但没人离开。
  后来,大门外有人来了。我在麻木不仁的状态中,背倚着不知道是谁的屁段,那人同样也倚着我。门外响起呼呼隆隆的蹦水声,接着出现了几团飘飘摇摇的黄光。几个全身裹在雨衣里,只露着脸的人站在大门口,对屋里喊:“十七团的人,赶快出来站队,归还建制。”喊话的人嗓音沙哑,但这沙哑并非他的本来声音,他的声音原本是洪亮的、富有煽动性的。我一眼就认出了,那藏在雨衣帽子里的,是原爆炸大队队长兼政委鲁立人的脸。关于他率部升级进了独立纵队的消息,早在春天里就传进过我的耳朵,现在终于出现在眼前。
  “快点,”鲁立人说,“各连都已号好了房子,同志们立即回去烫脚喝姜汤。”
  十七团的士兵拥拥挤挤地撤出风磨房。他们在流水光光的街道上排成几队,几个干部模样的人,举着风雨灯,杂七拉八地喊着:“三连的跟我走!七连的跟我来!团直的跟我走!”
  士兵们跟着马灯踢踢沓沓地走了。十几个穿着大蓑衣的士兵抱着汤姆式过来。带班的举手报告:“报告团长,警卫连一排前来看守俘虏。”鲁立人举手还礼,道:“严格看守,不让一个人跑掉,天亮后清点俘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笑着对黑暗中的磨房说,“我的老朋友司马库也在里边。”
  “操你老祖宗!”司马库在一盘大石磨的背后大骂起来:“蒋立人你这个卑鄙小人,老子在这里!”
  鲁立人笑道:“天亮后咱们再见!”
  鲁立人匆匆地走了。那个大个子警卫排长站在灯光里,对着磨房里说:“我知道,有的人身上还藏着短枪,我在明处,你在暗处,你一枪就能打倒我。但我劝你不要动开枪的念头,因为你一开枪,只能打倒我一个,可是——他对着身后怀抱汤姆枪的十几个士兵挥挥手——我们十几梭子打进去,倒下的就不止一个了。
  我们优待俘虏,天亮就甄别,愿意参加我们的队伍我们欢迎,不愿意参加的,发路费回家。“
  磨房里没人吭声,只有哗哗的水声。排长指挥士兵,拉上了腐烂变形的大门。马灯的黄光,从大门上的窟窿里射进来,照在几张浮肿的脸上。
  十七团士兵撤出后,磨房里有了间隙。我摸索着,向着刚才司马库发声的地方挤去。我碰到了几条打着哆嗦的滚烫的腿,听到了很多抑扬顿挫的呻吟。这座庞大的风磨房,是司马库与他的哥哥司马亭的杰作,磨房建成后,没有磨出一袋面,风车的叶片一夜之间被狂风吹得纷纷断裂,只剩了些粗大木杆子挑着残缺的叶片一年四季嘎啦啦地响。磨房里宽敞得可以跑马戏,十二盘小山一样的大石磨顽固不化地蹲在砖石基座上。前天下午我和司马粮还来此观察过,司马粮说他要建议父亲把风磨房改造成电影院。当我们踏进磨房时,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空旷的磨房里有一群凶恶的老鼠吱吱地尖叫着向我们冲过来,冲到距我们两步远时,它们停住了。一匹白毛红眼睛的大老鼠蹲在最前边,抬起两只精美得像用玉石雕成的前爪,捋着雪白的胡须。它的小眼睛星星一样闪烁着,在它的身后,几十匹黑色的老鼠列成半圆的队形,鼠视眈眈,随时准备冲锋陷阵。我惊恐地倒退,头皮炸、炸、炸,脊梁沟阵阵发凉。司马粮挡在我前边——其实他的个头仅仅齐着我的下巴——弯下腰,后来又蹲下,直盯着那匹白毛老鼠。白毛老鼠也不示弱,放下捋胡须的前爪,像犬科动物一样坐着,那小嘴小胡子微微地颤抖着。司马粮与老鼠僵持着。老鼠们,尤其是那匹白毛老鼠在想什么呢?
  司马粮这个一直让我不愉快、但渐渐地与我亲近起来的小男孩又在想什么呢?他与老鼠仅仅是在斗眼吗?他与它是不是在进行着一场精神的较量,就像针尖对着麦芒,谁是针尖?谁是麦芒?我仿佛听到白毛老鼠说:这是我们的地盘,你们不得侵入!我听到司马粮说:这是我们司马家的磨房,是我大伯和我爹修建的,我来这里是回了自己的家,我是这里的主人。白毛老鼠说:强者为王,弱者为贼。司马粮说:千斤鼠抵不住八斤猫。白毛老鼠说:你是人,不是猫。司马粮说:我的前世就是一匹猫,一匹八斤重的老公猫。白毛老鼠说:你怎样才能让我相信你前世是猫?司马粮双手撑地,目眦皆裂,龇牙咧嘴,喵呜——喵呜——老公猫凛厉的叫声在磨房里回荡。喵呜——喵呜——喵——白毛老鼠惊慌失措,四爪落地,刚想逃跑,司马粮像猫一样敏捷地扑上去,一把便攥住了那只白毛老鼠。白毛老鼠没及咬他,就被他活活地攥死了。其余的老鼠四散奔逃。我学着司马粮,摹仿着猫叫,追赶着老鼠,老鼠转眼间便逃匿得无影无踪。司马粮笑着,回头看我一眼,天哪!他的眼睛真像猫眼,在昏暗中放着绿幽幽贼晶晶的光芒。他把那只白毛老鼠扔到一盘大磨的磨眼里。我们俩每人把住一个磨盘上的木把儿,拼出吃奶的力气往前推,石磨岿然不动,我们只好罢休。我们巡视大磨房,从这盘磨到那盘磨,一个磨一个磨地转磨。都是好磨,司马粮说:“小舅,咱们合伙开磨房如何?”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除了乳房和乳汁,别的东西对我又有什么用处呢?
  那个下午是辉煌的,阳光透过铁皮缝与木格百叶窗,洒在铺着青砖的地面上。地面上有老鼠屎,老鼠屎里肯定还混有蝙蝠屎,因为房梁上倒悬着一串红翅小蝙蝠,一只像斗笠那般大的老蝙蝠在高高的房梁间滑行,它的叫声与它的身体相配,声音尖锐而悠长,使我不寒而栗。每盘石磨的中央,都凿了一个圆洞,圆洞里栽进去一根笔直的、碗口粗的杉木,杉木从铁皮屋顶上穿出去,杉木的顶端,便是那些巨大的装着叶片的风轮。按照司马库和司马亭的设想:只要有风,叶片必转,叶片转风轮也转,风轮转杉木杆子随着转,杉木杆子一转石磨自然也随着转。
  但事实却粉碎了司马兄弟的奇思妙想。我绕过石磨去寻找司马粮,看到几匹老鼠沿着杉木杆子飞快地爬上爬下,磨顶上蹲着一个人,眼睛放光,我知道他是司马粮。他伸出冰凉的小爪子拉住了我的手。在他的帮助下,我踩着磨边上的木把儿,爬上磨盘顶。磨顶上湿漉漉的,磨眼儿里汪着灰白的水。
  “小舅,你还记得那匹白老鼠吗?”他神秘地问我。我在黑暗中点着头。“它在这里,”他低声说,“我想剥了它的皮,让姥姥缝个护耳。一道疲乏无力的闪电在遥远的南方抖擞着,磨房里展开一层稀薄的光芒。我看到他手里握着那只死老鼠。它身上湿漉漉的,细长的尾巴令人恶心地下垂着。”扔了它。“我厌恶地说。”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扔了它?“他不满地问。”恶心,难道你不恶心吗?“我说。他沉默着。我听到死老鼠掉到磨眼里的声响。”小舅,你说,他们会把我们怎么样?“他忧虑地问。是啊,他们会把我们怎么样呢?门外,哨兵们换岗了,街上,哗啦啦一片水响。换岗的士兵像马一样打着响鼻,一个兵说:”真冷,这哪里像八月里的气候!是不是要结冰了?“”扯淡!“另一个兵说。
  “小舅,你想家吗?”司马粮问。一阵难忍的鼻酸。热乎乎的炕头,母亲的温暖怀抱,大哑二哑的夜游,灶台上的蟋蟀,甘美的羊奶,母亲格巴格巴响着的骨节和沉重的咳嗽,大姐在院子里的痴笑,夜猫子柔软的羽毛,家蛇在囤后捉老鼠……家,叫我如何不想你。我费力地抽着堵塞的鼻孔。“小舅,咱俩跑吧。”他说。
  “门口有兵,怎么跑?”我小声问。他抓着我的胳膊,说:“你看这杉木杆子。”他把我的手拉到直通屋顶的杉木杆子上。杉木杆子水淋淋的。他说:“我们顺杆爬上去,顶开铁皮,就钻出去了。”我忧虑地说:“爬上去怎么办?”“跳下去呀!”他说,“跳下去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我想象着站在生满铁锈、哐哐作响的铁皮屋顶上的情景,腿肚子不由地哆嗦起来。“那么高……”我嗫嚅着,“跳下去会把腿摔断的。”他说:“没事,小舅,我保你没事,春天里我就从这屋顶上跳下去过,屋檐下是一片丁香树,树枝软得像弹簧一样。”我望着杉木柱子与屋顶铁皮的接合处,那里透下了一圈灰色的光线,明亮的水沿着杉木,一片片地渗下来。“小舅,天就要亮了,上吧。”他焦急地催促我。我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我先上去,把铁皮顶开。”他老练地拍拍我的肩膀,说,“让我踩一下。”他双手抱住水滑的柱子,身体往上一耸,双脚便踩在了我的肩膀上。“站起来,”他催促我,“站起来呀!”我双手扶着杉木柱子,哆哆嗦嗦地站起来。几只伏在柱子上的老鼠唧唧叫着跃到地上。我感到他的双脚在我肩上一用力,身体就像壁虎完全贴到杉木柱子上了。借着那线微光,我看到他的双腿一屈一伸地往上蹭着,尽管蹭一蹭,滑一滑,但他的身体终究是逐渐升高,终于顶着房顶了。
  他用拳头捣着铁皮,发出喀啦啦的巨响,积水从铁皮缝隙里洒下来。雨水漏在我的脸上,流到我的嘴里,水中有一股腥咸的铁锈味,还有一些铁皮碎屑。他在黑暗中粗重地喘息着,并发出拼命使力气的声音。铁皮嘎嘎地响了一声,随即便有瀑布般的积水泻下来,我双手急忙搂住杉木柱子才没被冲下磨台。司马粮用脑袋顶着铁皮,扩大洞口。铁皮在黑暗中弯曲,终于断裂。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天窗开出来了,灰白色的天光泄露进来。在那灰白天上,挂着几颗没有光彩的星星。“小舅,”他从高高的梁柱上往下说,“我先上去看看,然后下来救你。”他的身体住上耸着,脑袋从天窗上探出去。“有人上房!”门外的士兵大声喊叫着。然后便是几道火舌照亮黑暗,子弹打得铁皮啪啪响。司马粮搂着柱子,吱溜溜地滑下来,险些把我的头砸扁。他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呸呸地吐着嘴里的铁屑,打着牙巴骨说:“冻死了,冻死了。”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过去了,磨房里渐渐明亮起来。我和司马粮紧紧地搂在一起,我感到他的心脏紧贴着我的肋骨,像发烧的麻雀一样急速跳动。我绝望地哭着。他用圆滑的脑门轻轻地碰着我的下巴,说:“小舅,别哭,他们不敢伤害你,你五姐夫是他们的大官。”
  现在能看清磨房里的情景了。十二盘大磨闪着青色的威严光芒,我和司马粮占据着一盘。司马粮的大伯司马亭占据着一盘,他鼻子尖上挂着水珠,对着我们挤眉弄眼。其余的磨顶上,蹲着一些湿老鼠。它们挤在一起,小眼睛黑又亮,尾巴像大蚯蚓。它们既可怜又可憎。地面上汪着水。屋顶上还在往下滴水。司马支队的官兵大多数互相依靠着站立,他们的绿军装紧贴着皮肉,变成了黑色。
  他们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与磨盘上的老鼠惊人地相似。被裹挟进来的老百姓,大多数聚拢在一起,只有少数混杂在司马支队里,好像玉米田里的谷子。老百姓男女混杂,男多女少,有几个孩子,在他们母亲的怀抱里,像病猫一样哼哼着。妇女们都坐在地上。男人们有的蹲着,有的靠着墙站着。磨房的内壁曾经刷过石灰,石灰受潮,沾在了男人们的背上,改变了他们的颜色。从人群里,我发现了斜眼花。她舒着双腿,坐在泥水中。她的背倚在另一个女人的背上。她的头歪在自己的肩膀上,脖子好像折断了。独奶子老金坐在一个男人的屁股上,那男人是谁呢?他趴在地上,脸歪在水里,一绺花白的胡子漂起来,胡子周围,有一些黑色的血块子,像蝌蚪一样在浊水中摇摆。老金只发育了右边一只乳房,左边的胸脯平坦如砥,这样就使她的独乳更显挺拔,好像平原上一座孤独的山峰。她的乳头又硬又大,高高地挑着单薄的衣衫。她的外号叫“香油壶”,传说她的乳房兴奋起来,乳头上能挂住一只香油壶。几十年后,当我有缘伏在她的一丝不挂的身体上时,才发现她左边的乳房退化得几乎没有一点痕迹,只有一个黄豆那么大的乳头,像颗美人痣,标示着它的存在。她坐在死人的臀上,双手神经质地撸着脸,撸一下就把手放在膝盖上擦一擦,好像她刚从蜘蛛洞里钻出来,脸上粘满了透明的蛛丝儿。其他的人各有姿态,有哭的,有笑的,有闭着眼瞎噜苏的。有不间断地摇晃着脖子的,像水里的蛇,像岸边的鹤。那是个身材相当优美的女人,是虾酱贩子耿大乐的妻子,娘家是北海人。这女人长脖子小头,头小得与身体不成比例。有人说她是蛇变的,她的脖子和头的确七分像蛇。她的头和脖子从一群耷拉着脑袋的女人堆里昂起来,在潮湿阴冷、光线暗淡的大磨房里,那摇摇晃晃、颤颤悠悠的样子,证明了她确曾是蛇,现在又变回去了,我不敢去看她的身体,惊恐地跳开眼,她的影子继续在我脑子里晃动。
  一条柠檬色的大蛇从一根杉木柱子上旋转而下。它的扁平的头颅像个盛饭的铲子,嘴里不时吐出紫色的灵活多变的舌头。它的头一接触到磨顶,便柔软地折成一个直角,然后流畅地往前滑动,逼近磨盘中央的老鼠,老鼠们翘起前爪,嘴里发出“喳喳”的声响。蛇头往前滑的同时,盘旋在杉木柱上的像镢柄那么粗的蛇体也在流畅地旋转着下滑,仿佛不是蛇体在盘旋,而是那根风磨的柱子在旋转。蛇头在磨盘中央猛然昂起,足有一尺高,蛇头后仰,像一只并拢的手,蛇的颈子收缩变扁、变宽、绷出了一片密网一样的花纹,紫色的舌头吐得更加频繁,更加可怕,从它的头上,发出一种令人胆寒的咝咝声。老鼠们“喳喳”地数着铜钱,身体都缩小了一倍。一只老鼠,直立起来,举着两只前爪,仿佛捧着一本书的样子,挪动着后腿,猛地跳起来。是老鼠自己跳进了蛇的大张成钝角的嘴里。然后,蛇嘴闭住,半只老鼠在蛇嘴的外边,还滑稽地抖动着僵直的长尾。
  司马库坐在一根废弃的杉木上,低垂着毛发蓬乱的脑袋。二姐躺在他的膝盖上。她的脑袋在司马库的臂弯里后仰着,脖子上的皮肤绷得很紧。她的脸雪白,嘴大张着,形成一个黑洞。二姐死了。巴比特紧靠着司马库坐着。他的孩童般的脸上,满是苍老的神情。六姐的上半身侧歪着伏在巴比特的膝盖上,她的身体不停地颤抖,巴比特用被雨水泡胀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肩膀。在那扇腐朽大门的背后,一个瘦人正在自寻短见。他的裤子褪到腚下,灰白的裤衩上沾满污泥。
  他试图把布腰带拴到门框上,但门框太高,他一耸一耸地往上蹿,蹿得软弱无力,不像样子。从那发达的后脑勺子上,我认出了他是谁。他是司马粮的大伯司马亭。终于他累了,把裤子提起,腰带束好,回过头,羞涩地对着众人笑笑,不避泥水坐下,呜呜咽咽地哭起来。
  晨风从田野里刮来,像一匹水淋淋的黑猫,黑猫嘴里叼着银光闪闪的鲫鱼,在铁皮屋顶上冷傲地倘徉。血红的太阳从积满雨水的洼地里爬出来,浑身是水,疲惫不堪。洪水暴发,蛟龙河浪涛滚滚,澎湃的水声在冷静的早晨显得格外喧哗。我们坐在磨顶上,目光与胀进来的云雾般的红光相遇,被急雨洗涤了一夜的窗玻璃一尘不染,将没被房屋和树木遮挡住的八月的原野展现在我的视野里。
  磨房前的大街上,雨水冲走了所有的浮土,暴露出坚硬的栗色土层。街面泛着漆一样的光辉,有两条没死利索的青脊大鲤鱼搁浅在街面上,它们的尾巴还在垂死地颤抖着。两个穿着灰军装的男人,一个高一个矮,高的瘦矮的胖,抬着竹篓子,踉踉跄跄地沿着大街走来,竹篓里盛着十几条大鱼,有鲤鱼,有草鱼,还有一条银灰色的鳗鲡。他们兴奋地发现了街上的鲤鱼,抬着篓子跑过来,他们跑得十分别扭,像拴在一起的鹤与鸭。大鲤鱼!矮胖子说。两条!高瘦子说。他们捡鱼时,我看到了他们脸的大概轮廓,确信他们是六姐与巴比特结婚宴席上的两个堂倌,独立纵队的内应。磨房外站岗的士兵,斜眼看着捡鱼的人。带哨的排长打着哈欠,踱过去,道:“胖刘瘦侯,你们这叫裤裆里摸卵,旱地上拾鱼。”瘦侯说:“马排长哟,您辛苦。”“辛苦谈不上,肚了饿得慌。”马排长说。胖刘道:“回去熬鱼汤,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得犒劳犒劳三军。”马排长道:“这么几条鱼,别说犒劳三军啦,够你们伙夫头子吃就不错了。”瘦侯说:“您大小也是个干部,干部嘛,说话要有证据,批评要注意政治,可不能信口开河。”“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呢!”马排长说,“瘦侯,几个月不见,你的口才见长嘛!”
  在他们的吵嚷声中,母亲披着红彤彤的霞光,沿着大街,步伐缓慢、沉重、但却异常坚定地走了过来。“娘——”我哭叫着,从石磨上扑下来。我想飞进母亲的怀抱,却重重地跌在石磨下的烂泥里。
  等我醒过来时,看到六姐激动的脸。司马库、司马亭、巴比特、司马粮都站在我的身边。“娘来了,”我对六姐说,“我亲眼看到娘来了。”我挣脱六姐的胳膊,往门口跑,头撞在一个人的肩膀上,晃晃身子,继续跑,费劲儿地分拨着人的密林。
  破烂的大门挡住了我的出路,我擂打着门板,喊叫着:“娘——娘——”
  一个卫兵把汤姆枪黑洞洞的枪口伸进门窟窿晃了晃,威严地说:“别吵,等开过早饭就放你们。”
  母亲听到了我的呼唤,加快了步伐。她淌过路边的水沟,径直地对着磨房大门走过来。马排长拦住她,说:“大嫂,请止步!”
  母亲抬起胳膊,隔开马排长,一句话也不说,继续往前闯。她的脸被红光笼罩,像涂了一层血,嘴巴因为愤怒变歪了。
  哨兵们匆忙住里靠拢,排成一字横队,像一堵黑色的墙壁。
  “站住!老娘们!”马排长捏住母亲的肩膀,使她不能前进。母亲身体前倾,竭力想挣脱肩膀上那只手。“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马排长恼怒地问。他胳膊一用力,母亲连连倒退几步,几乎跌倒。
  “娘啊!”我在破门里哭喊着。
  母亲双眼发蓝,歪斜的嘴巴突然张开,喉咙里发出喀喀的响声。她不顾一切地向门扑来。
  马排长用力一推,母亲便跌在路边的水沟里。水花四溅。母亲在水沟里打了一个滚,匆匆爬起来。水淹到她的肚腹。她呼呼隆隆地蹦着水,爬上水沟。母亲浑身湿透,头发上沾着一些脏水泡沫。她的一只鞋丢了,赤着残废的小脚,一瘸一颠地往前冲。
  “站住!”马排长拉动枪栓,胸前的汤姆枪口对着母亲的胸膛,怒冲冲地说,“你想劫狱吗?”
  母亲仇视地盯着马排长的脸,说:“你让开!”
  “你到底要干什么?”马排长问。
  母亲大叫着:“我要找我的孩子!”
  我大声哭叫。在我的身边,司马粮大叫着:“姥姥!”六姐高叫着:“娘——!”
  被我们的哭声感染,磨房里的女人们嚎啕大哭起来。女人的哭声里,混和着男人擤鼻涕的声音和士兵们的咒骂声。
  哨兵们紧张地背转身,枪口对着腐烂的大门。
  “不许吵!”马排长大喊,“待会儿就会放你们。”
  “大嫂,”马排长用和蔼的态度说,“您先回去吧,只要您的孩子没干过坏事,我们一定会释放他的。”
  “我的孩子……”母亲呻唤着,绕过马排长,往大门口跑来。
  马排长一跳,挡在她的面前,严厉地说:“大嫂,我警告您,如果您再前进一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母亲定定地望着马排长,轻轻地问:“你有娘吗?你是人养的吗?”母亲抬手抽了马排长一个耳光子,摇摇摆摆地往前走。门口的哨兵为她闪开了通向大门的道路。
  马排长捂着脸,大声命令:“拦住她!”
  哨兵们呆呆地站着,好像没听到他的话。
  母亲站在了大门前。我从大门的破洞里伸出手,摇晃着,喊叫着。
  母亲拉着门上的铁插销,我听到她粗浊的喘息声。
  插销哗啷啷响着。一梭子弹从门板上方穿进来,清脆的枪声震耳欲聋,腐烂的木屑落在我们头上。
  “老婆子,不许动!再动我就打死你!”马排长吼着,又对天打了一梭子弹。
  母亲拔开了铁销,撞开了大门。我往前一扑,脑袋扎在了她怀里。司马粮和六姐也扑上来。
  这时,磨房里有人大喊:“弟兄们,冲出去吧,待会儿就没命了!”
  司马支队的士兵潮水般涌出来。我们被男人们坚硬的身体撞到一边,跌倒了我,母亲伏在我的身上。
  磨房里混乱不堪,哭声、吼声、惨叫声混成一片。十七团的哨兵被冲撞得东歪西倒。司马支队的士兵抢夺他们的枪枝,子弹打得玻璃噼哩啪啦响。马排长跌进水沟,他在水中打了一梭子,十几个司马支队的士兵像木头人一样僵硬地跌倒。几个司马支队的士兵扑向马排长,把他压在水沟里。沟里一片拳脚,水声响亮。
  十七团的大队人马沿着大街跑步前来。他们边跑边呐喊开枪。司马支队的士兵四散奔逃,无情的子弹追击着他们。
  我们在乱中靠近了磨房的墙壁,背靠着墙,往外推着挤向我们的人。
  一个十七团的老兵单膝跪在一棵杨树下,双手托枪,单眼吊线,他的枪身一跳,便有一个司马支队的士兵栽倒在地。枪声噼噼叭叭,滚热的弹壳跳到水里,水里冒出一串串气泡。那个老兵又瞄上了一个,那是司马支队的一个黑大个子,他已往南跑出了几百米,正在一片豆地里像袋鼠一样跳跃着,奔向与豆地相接的高粱地。老兵不慌不忙,轻轻一扣扳机,叭勾一声,那奔跑的人便一头栽倒了。
  老兵拉了一下枪栓,一粒弹壳翻着筋斗弹出来。
  在杂乱的人群中,巴比特引人注目,他像羊群中一头傻乎乎的骡子。羊群咩咩叫,拥拥挤挤。他睁着大眼,撩起长腿,沉重的蹄子啪唧啪唧踩着地上的乱泥,跟着羊群跑。凶狠的哑巴孙不言,像黑虎一样,挥舞着嗖嗖溜溜的缅刀,率着十几个挥舞着大刀片子的敢死队员,呼啸着,迎头堵住了羊群。他们躲避不迭,便有几颗头被劈破。惨叫声响彻原野。群羊折回头,失去了方向感,哪里方便往哪里钻。巴比特愣了愣,有一个四处张望的短暂时刻。哑巴扑上来,巴比特猛醒,跃起蹄子朝这边飞跑。他嘴里吐着白沫,大声喘息。树下的老兵瞄上了他。
  “老曹!不要开枪!”人群里蹦出了鲁立人,他大喊着:“同志们,不要射击那个美国人。”
  十七团的士兵像拉网一样往里合拢。俘虏们还在做着短距离奔跑,就像网中鱼儿的蹦跳。拥拥挤挤地渐渐被拢在磨房前这段坚实的街道上。
  哑巴冲进俘虏群,对准巴比特的肩膀打了一拳。巴比特身不由己地转了一个圈,再次面对哑巴。他大声咋呼着,完全是洋文,不知是骂人还是抗议。哑巴举起缅刀,刀光闪闪。巴比特抬起胳膊,好像要遮挡那刀的寒光。
  “巴比特——!”六姐从母亲身边跳起来,跌跌撞撞往前扑去,但只跑了几步,便跌倒了。她的左脚从右腿下伸出来,身体歪在烂泥里。
  “拦住孙不言!”鲁立人大声发布命令。哑巴身后的敢死队员拧住了他的胳膊。他暴躁地叫唤着,把扯着他的胳膊的敢死队员甩得像稻草人。鲁立人跳过水沟,站在路边,高高地举起一只手,招呼着:“孙不言,注意俘虏政策!”孙不言看到了鲁立人,停止了挣扎。敢死队员放开他的胳膊。他把缅刀缠到腰里,伸出铁钳般的手指,抓着巴比特的衣服,把他从俘虏群里拖出来,一直拖到鲁立人面前。
  巴比特对鲁立人说洋文。鲁立人简短地说了几句洋文,并把手掌往虚空里劈了几下,巴比特便安静了。六姐对着巴比特伸出一只求援的手,呻吟着:“巴比特……”
  巴比特跳过水沟,把六姐拖起来。六姐的左腿像死了一样。巴比特抱着她的腰吃力地提拔她,肮脏不堪的裙子像皱巴巴的葱皮一样褪上去,白里透青的腰臀却像鳗鱼一样滑下来。她搂住了巴比特的脖子,巴比特架住她的腋窝,这对夫妻终于站起来。巴比特忧悒的蓝眼睛看到了母亲,于是他便架着伤脚的六姐,艰难地移过来。他用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话说:“妈妈……”他的嘴唇哆嗦着,几颗大泪珠子从深眼窝里流出来。
  路边的水沟里浪花翻腾,马排长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司马支队士兵的尸首,宛若一只特大的蛤蟆,缓慢地爬上来。他的雨衣上沾着水、血、泥巴,像癞蛤蟆身上的斑点。双腿弯曲着他站起来了,抖抖颤颤既可怕又可怜,马虎看像个狗熊,仔细看像个英雄。他的一只眼珠被抠了出来,像一只闪着磁光的玻璃球儿悬挂在鼻梁一侧,嘴里脱落了两颗门牙,铁的下巴上滴着血水。
  一个女兵背着药箱冲上来,扶住了前仰后合的马排长。“上官队长,这里有重伤员!”女兵喊叫着,她的单薄的身躯被马排长沉重的身体压得像一棵小柳树一样弯曲着。
  这时,胖大的上官盼弟带着两个抬担架的民夫,从大街上跑过来。一顶小小的军帽扣在她的头上,帽檐下的脸又宽又厚,只有她的从二刀毛中挑出来的耳朵,还没丧失上官家的清秀风格。
  她毫不迟疑地摘下了马排长的眼球,并随手扔到一边。那只眼球在泥土上噜噜转动着,最后定住,仇视地盯着我们。“上官队长,告诉鲁团长……”马排长从担架上折起身,指着母亲,说,“那个老婆子,打开了大门……”
  上官盼弟用纱布缠住马排长的头,缠了一圈又一圈,一直缠得他无法张嘴。
  上官盼弟站在我们面前,含糊地叫了一声娘。
  母亲说:“我不是你的娘。”
  上官盼弟说:“我说过的,‘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出水再看脚上泥!’”
  母亲说:“我看到了,我什么都看到了。”
  上官盼弟说:“家里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娘,你没亏待我的女儿,我会替你开脱的。”
  母亲说:“你不用替我开脱,我早就活够了。”
  上官盼弟说:“我们把天下夺回来了!”
  母亲仰望着乱云奔腾的天空,呢喃着:“主啊,您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这个2018世界杯投注吧……”
  上官盼弟走上前来,冷淡地摸了摸我的头。我嗅到她的手指上有一股令人不快的药水味儿。她没有摸司马粮的头,我猜想司马粮决不允许她摸他的头。
  他的小兽般的牙齿错得格格响,如果她胆敢摸他的头,他一定会咬断她的手指。
  她脸上挂着嘲弄的笑容,对六姐说:“好样的,美帝国主义正在向我们的敌人提供飞机大炮,帮助我们的敌人屠杀解放区人民!”
  六姐搂着巴比特,说:“五姐,放了我们吧,你们已经炸死了二姐,难道还要杀我们?”
  这时,司马库托着上官招弟的尸首,从风磨房里狂笑着走出来。适才他的士兵如蜂拥出时,他竟然呆在磨房里没有动弹。一向整洁漂亮、连每个纽扣都擦得放光的司马库一夜之间改变了模样,他的脸像被雨水泡胀又晒干的豆粒,布满了白色的皱纹,眼睛黯淡无光,粗糙的大头上,竟然已是斑驳白发。他托着流干了血的二姐,跪在母亲面前。
  母亲的嘴巴歪得更厉害了,她的下颚骨剧烈地抖动着,使她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泪水盈出她的眼。她伸出手,摸了一下二姐的额头。她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困难地说:“招弟,我的孩,人是你们自己选的,路是你们自己走的,娘管不了你们,也救不了你们,你们都……听天由命吧……”
  司马库放下二姐的尸首,迎着被十几个卫兵簇拥着正向风磨房这边走来的鲁立人走过去。这两个人在相距两步远时停住了脚,四只眼睛对视,仿佛击剑斗刀,锋刃相碰,火花进溅。几个回合斗罢,不分胜负。鲁立人干笑三声:“哈哈!
  哈哈!哈哈哈!“司马库冷笑三声:”嘿嘿!嘿嘿!嘿嘿嘿!“
  “司马兄别来无恙!”鲁立人说,“距离司马兄驱我出境不过一年,想不到同样的命运落在了您头上。”
  司马库说:“六月债,还得快。不过,鲁兄的利息也算得太高了。”
  鲁立人道:“对于尊夫人的不幸遇难,鲁某也深感悲痛,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革命好比割毒疮,总要伤害一些好皮肉,但我们并不能怕伤皮肉就不割毒疮,这个道理,希望您能理解。”
  司马库道:“甭费唾沫了,给我个痛快的吧!”
  鲁立人道:“我们不想这么简单地处决你。”
  司马库道:“那就对不起了,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他从衣兜里模出一支精致的镀银小枪,拉了一下枪栓。他回头对母亲说:“老岳母,我替您老人家报仇了。”
  他把枪举起,对准了太阳穴。
  鲁立人大笑道:“终究是个懦夫!自杀吧,你这个可怜虫!”
  司马库握枪的手颤抖着。
  司马粮大叫:“爹!”
  司马库回头看一眼儿子,握枪的手慢慢地垂下来。他自我解嘲地笑笑,把手中的枪扔向鲁立人,说,“接住。”
  鲁立人接住枪,在手里颠颠,说:“这是女人的玩艺儿。”他轻蔑地把枪扔给身后的人,然后,跺着被水泡胀、沾着泥巴的破皮鞋,说:“其实,把枪一缴,我就无权处置你了,我们的上级机关,会为你选择一条道路,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
  司马库摇摇头,道:“鲁团座,你说的不对,天堂和地狱里都没给我留席位,我的席位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到头来。你会跟我一样。”
  鲁立人对身边的人说:“把他们押走。”
  卫兵上来,用枪指着司马库和巴比待,说:“走!”
  “走吧,”司马库招呼着巴比特,说:“他们可以杀我一百次,但绝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巴比特搀扶着六姐,走到司马库身边。
  鲁立人说:“巴比特夫人可以留下。”
  六姐说:“鲁团长,看在我帮助母亲抚养鲁胜利的份上,你成全我们夫妻吧。”
  鲁立人扶了扶断腿的眼镜,对母亲说:“你最好劝劝她。”
  母亲坚决地摇摇头,蹲下,对我和司马粮说:“孩子,帮帮我吧。”
  我和司马粮拖起上官招弟的尸首,扶到母亲背上。
  母亲背着二姐、赤着脚,走在回家的泥泞道路上。我和司马粮一左一右,用力往上托着上官招弟僵硬的大腿,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母亲残废的小脚在潮湿的泥地上留下的深深的脚印,几个月后还清晰可辨。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