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丰乳肥臀>>正文
第20章

第20章

 

  我们做为特邀代表,爬上草地东南部边缘的卧牛岭,观看支队司令司马库和美国青年巴比特的飞行表演。那天刮着东南风,阳光很好。爬山时,我与上官来弟同乘一匹骡子。上官招弟与司马粮同乘一匹骡子。我坐在上官来弟胸前,她的双手搂着我的胸膛。上官招弟坐在司马粮前边,司马粮只能抓住她腋下的衣服,而无法去搂她的高高挺出、孕育着司马家后代的肚子。我们的队伍沿着牛尾巴,渐渐爬到牛脊梁,牛脊梁上长着一些叶片锋利的菅草和一些开着黄色花朵的蒲公英。骡子驮着我们,走得相当轻松。
  司马库和巴比特骑着马超过了我们,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司马库握起一只拳头,对着我们晃了晃。山顶上,有一簇黄色的人对着山下大声吆喝着。司马库挥起短短的小鞭子,对着杂种马的屁股抽两鞭,小马便一蹿一蹿地往岭上跑去。巴比特的马紧追着司马库的马。巴比特骑马跟他骑骆驼的姿势一样,无论怎么摇晃,上身总是保持正直。他的两条腿太长,马蹬几乎垂到地面,马在他胯下显得既可怜又滑稽,但它跑得很快。
  “我们也快点。”二姐说。她用脚后跟磕了一下骡肚子。她是观礼代表的首领,堂堂司令夫人,谁人敢不尊敬!跟在我们骡子后边的那些民众代表、地方名流,虽然气喘吁吁也没有一句怨言。我和来弟的骡子紧随着招弟和司马粮的骡子,来弟藏在黑裙里的乳头蹭着我的背,使我重温驴槽里的游戏,我感到很幸福。
  到达山顶,风力大了许多,那面白色的试风旗,被风吹得波波作响,旗上的红绿丝绦,在风中飞舞,宛如锦鸡的长尾。十几个士兵,正从两匹骆驼的背上往下卸东西。骆驼们愁眉苦脸,它们弯曲的尾巴和后腿的关节上,残留着拉稀的痕迹。高密东北乡草甸子里的肥美嫩草,胖了司马库支队的骡马,胖了老百姓的牛羊,却苦了那十几匹骆驼,它们不服水土,瘦得屁股像锥子,腿像劈柴,坚硬挺拔的驼峰,像瘪了的口袋,歪歪斜斜,几乎要倒下去。
  士兵们展开一块巨大的地毯,铺在地上。司马库命令:“把太太扶下来。”士兵们跑上来,扶下大肚子上官招弟,抱下大公子司马粮;又扶下大姨子上官来弟,再抱下小舅子上官金童和小姨子上官玉女。我们是贵宾,坐在地毯上。其余的人,站在我们身后。鸟仙在人群里躲躲闪闪,二姐对她招手,她把脸藏在司马亭的背后。司马亭害牙痛,用手捂着肿起的腮帮子。
  我们坐的位置,相当于牛的脑门,前边是牛的脸。这头牛故意把嘴往胸前扎,牛脸便成了海拔五百米的悬崖峭壁。风从头上掠过,吹向村庄的方向。村子上空笼罩着一些如烟似雾的薄云,我寻找着我们的家,却找到了司马库家方方正正的七进大院。教堂的钟楼、木结构的嘹望台,都变得小巧玲珑。平原、河流、湖泊、草甸子,草甸子上镶嵌着几十个圆镜子般的池塘。有一群像羊那么大的马,有一群像狗那么大的骡子,这两群是司马支队的牲口。有六只像兔子那么大的奶羊,那是我家的羊群。羊群中那只最大最白的,是我的羊,是母亲向二姐提出申请,二姐委派二姐夫的军需副官,军需副官派人去沂蒙山区买来的。在我的羊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她的头像个小皮球。但我知道她不是小女孩而是大姑娘,她的头也比小皮球大得多。她是六姐念弟。今天她放羊放得可真够远,她把羊赶到这么远的地方并不是为了羊,而是为了她自己也能看飞行表演。
  司马库和巴比特早已从马背上跳下来,那两匹小马自由地在牛头上漫步,寻找着开紫色花朵的野苜蓿。巴比特走到悬崖的边上,俯身往下望了望,好像在目测高度。他的孩童般的脸上有庄严的表情。他低头看罢悬崖又仰起脸来望了望天。碧空万里,没有什么好挑剔的。他眯着眼,举起一只手,好像在测试风的力量。我认为他的行动是多余的,风把旗子抖得那么响,风把我们的衣服都鼓了起来,风把老鹰刮得侧歪着翅膀像一片旋转的枯叶,你还举手干什么?他进行上述活动时,司马库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并煞有介事地模仿着他的动作。司马库的脸也绷得很紧,但我感到他也在装模做样。
  “好了,”巴比特生硬地说,“可以开始了。”
  “好了,”司马库生硬地说,“可以开始了。”
  士兵们抬过两个包裹,抖开其中一个。是一片大得似乎无边无角洁白的丝绸。丝绸下拖着一些白色的绳子。
  巴比特指挥着士兵,用那些白绳子把司马库的屁股和胸膛捆绑起来。捆绑完毕后,他拉了拉绳子,似乎在检查是否结实。然后他把那些白绸子布抖开,让士兵们扯着边角。风猛烈地吹来,那块长方形的白绸呼啦啦响着鼓了起来,士兵们松手,白布鼓成一面弧形的帆,绷直了所有的绳子,拖着司马库。司马库想站起来,但站不起来;他像一头小毛驴子在地上打着滚儿。巴比特跑到他的身后,抓着他背后的绳子,生硬地叫着:“抓住,抓住控制绳。”司马库却猛然觉醒般地大骂着:“操你祖宗——巴比特———你这是谋杀——”
  二姐从地毯上爬起来,向司马库追去。她刚跑了两三步,司马库就从悬崖边缘上滚了下去。他的叫骂声也停止了。巴比特大声吼叫:“拉左手的绳子,拉,笨蛋!”
  我们都到了悬崖边,连八姐也跟了过来,她懵懵懂懂往前走,被大姐一把拉住。那片白绸,真正成了一片洁白的云,歪歪斜斜、忽忽悠悠地向前飞去。司马库悬在云下,身体扭动着,像一条钓钩上的鱼。
  巴比特对着他吼:“稳住,稳住,笨蛋,注意着地动作!”
  那片白云顺着风飘走了,一边飘一边降低高度,最后,落在了很远的草地上,变成一片耀眼的白,覆盖着绿草。
  我们早就张开了嘴巴,屏住了呼吸,眼睛追随着那片白,直到落地,才闭嘴喘气。但二姐的哭声又使我们陡然紧张起来。二姐为什么哭?二姐哭决不是因为高兴,而是因为悲哀,我马上想到:支队司令员摔死了。于是众人的眼光更专注地盯着那片白,盼望着出现奇迹。果然奇迹出现了:那片白动了,高起来了,一个黑东西,从白里钻出来,站起来了。他对着我们挥舞双臂,兴奋的声音传上崖巅,我们齐声欢呼。
  巴比特满脸通红,鼻子尖发亮,好像涂了一层油。他把自己捆起来,把那个白布包裹背在了脊梁上,然后他站起来,活动活动胳膊腿,慢慢地往后退,往后退,我们都注视着,他却目中无人,双眼盯着前方。他退回来有十几米远,终于定住了。他闭着眼,嘴唇抖着。念咒吧?念完了咒,他睁开眼,撩起长腿,飞快地往前跑,跑到我们身边,他的身体猛地弹出去,挺得笔直,箭矢般地下落。一瞬间我产生过这样的错觉:不是他下落,而是悬崖在上升,而是草地在上升。突然间,一朵洁白的花,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花朵,在草地上和蓝天下盛开了。我们为这朵大白花欢呼。它往前飘,吊着巴比特,稳稳当当,像吊着一个铁秤砣。很快,铁秤砣落了地,正落在我家那群羊当中,羊像兔子四散奔逃,秤砣移动了很短的距离,那朵大白花,像一个巨大的鱼泡,突然瘪了,把秤砣覆盖了,同时也把牧羊女上官念弟覆盖了。
  六姐惊叫一声,眼前一片花花的白。在羊群四散奔逃时,她看到吊在白云下的巴比特粉红色的脸上满是笑容。天神下凡!她想。她仰着脸呆呆地望着快速下落的巴比特,心中充满了对他的敬仰和热爱。
  人群都到了悬崖边,探头往下观看。“今儿个开了眼界了,”棺材铺掌柜黄天福说。“天神,小老儿活了七十岁,总算看到了天神下凡!”教过私塾的秦二先生捋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须,感叹不已地说,“司马司令从小就不凡,他跟着我念书时,我就知道他必成大器。”在秦二先生和黄掌柜周围,镇子上的头面人物,都在用不同的腔调、类似的语言赞美着司马库,赞叹着刚刚目睹过的奇迹。“你们想象不到,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秦二先生用高声压倒众人的议沦,显示出他与飞行家司马库的特殊关系,“他在我的夜壶里,装上了两只蛤蟆!还有,他能篡改圣人的书,圣人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他怎么说呢?你们是猜不到的,他说,’人之初,胡扯淡,狗不教,猫不念,烟袋锅子炒鸡蛋,先生吃,学生看‘,哈哈哈……“秦二先生大笑着,骄傲地看着周围的人。
  这时,一个尖细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来。这声音有点像狗崽子追逐奶头的哼哼声,更有点像多年前我们在河道里看到过的那些追逐着帆船的海鸥的呜叫。
  秦二先生收回了他的笑声,撤销了他脸上那骄傲的笑容。我们的目光被那个奇异的发声体吸引。发出怪声的是三姐领弟,但现在她作为三姐的特征已经很少,现在,她发出令人脊梁发冷的怪声时是她完全进入了鸟仙状态的时候,她鼻子弯曲了,她的眼珠变黄了,她的脖子缩进了腔子,她的头发变成了羽毛,她的双臂变成了翅膀。她舞动着翅膀,沿着逐渐倾斜的山坡,呜叫着,旁若无人,扑向悬崖。
  司马亭伸手扯了她一把,没有扯住,撕下一块布。等到我们清醒过来时,她已在悬崖下翱翔——我宁愿说她是翱翔,而不愿说她坠落。悬崖下的草地上,腾起一股细小的绿色烟雾。
  二姐率先哭了。她的哭声让我很不舒服,鸟仙飞下悬崖,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哭什么呢?随即,一向被我认为鬼鬼祟祟、玩世不恭的大姐也哭了。甚至连什么也看不见的八姐也莫名其妙、非常敏感又非常随和地哭了起来。八姐的哭声带着梦呓的呢喃,还有祈求允许她尽情哭泣的一片热情。八姐事后对我说她听到三姐落地时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好像摔碎了一块玻璃。兴高采烈的人群都发了呆,脸上结了一层冰霜,眼里蒙上了烟雾。二姐招呼士兵们牵过骡子,她不用别人帮忙,抱住骡子粗短的脖颈,奋勇地爬上骡背。她用脚尖踢着骡肚子,骡子便颠颠地跑起来。司马粮跟着骡子跑了两步,被一个士兵拉住,士兵叉着他的胳膊,把他放在他爹司马库方才骑过的那匹马的背上。
  我们像一群败兵,踉踉跄跄地下了卧牛岭。此刻,巴比特和上官念弟在那片白云的遮掩下忙乎什么呢?在骑骡下山的路上,我绞尽脑汁想象着上官念弟和巴比特在降落伞里的情景。我仿佛看到,他正跪在她的身边,手里捏着一棵狗尾巴草,用毛茸茸的草穗子,撩拨着她的乳房,像我不久前做过的那样。而她平躺着,闭着眼睛,舒服地哼哼着,像一条被人搔着痒的小狗,瞧啊,她的腿翘起来了,她的尾巴扑扑噜噜地扫着草地,她向冒失鬼巴比特大献殷勤!而不久前,因为我用草缨撩了她,她几乎打烂了我的屁股。想到此我心中充满了愤怒,也不完全是愤怒,还有一些黄色的情绪,像一簇簇火苗子,燎伤了我的心。“母狗!”我骂了一声,同时把双手猛地往里一凑,好像我卡住了她的脖子。上官来弟在骡上扭转脸,问:“你怎么啦?”因为匆忙下山,士兵们把我放在了她的身后。我紧紧地搂着上官来弟冰凉的腰,把脸贴在她瘦削的脊梁上,嘴里嘟哝着:“巴比特,巴比特,美国鬼子巴比特,他把六姐盖住了。”
  我们绕了一个漫长的圈子才转到悬崖下。司马库和巴比特早已把身上的绳索解下来,他们俩垂着头站着,在他们面前,是悬崖下生长得特别繁茂的绿草。
  绿草丛中,镶嵌着我的三姐。她仰面朝天躺着,身体陷在泥土里,在她的周围,溅起一些黑色的泥土,和一些连根拔出的青草。鸟的表情已完全地从她脸上消逝了。她微微睁着眼,脸上是宁静动人、笑嘻嘻的表情。两道凉森森的光线从她的眼睛里射出来,锐利地刺穿了我的胸膛,扎着我的心。她的脸色是苍白的,额头和嘴唇上仿佛涂了一层白垩。几缕丝线一样的血,从她的鼻孔里、耳朵里和眼角上渗出来。几只红色的大蚂蚁在她的脸上惊惶不安地爬动着。这里是牧人很少到的地方,草疯花狂,蜂蝶猖獗,一股甜滋滋的腐败的味道,灌满了我们的胸膛。
  前边十几米,就是那壁立的赭色的悬崖,悬崖的根部凹陷进去,汪着一潭黑色的水,石壁上的水珠滴落潭中,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
  二姐磕磕绊绊地扑上去,跪在三姐的身边。她喊着:“三妹,三妹,三妹呀……”二姐把手伸到三姐的脖颈下,好像要扶她起来,但三姐的脖子软得像橡皮筋一样,拉得很长。她的头挂在二姐的臂弯里,好像一只死鹅的脑袋。二姐立即把三姐的头放回了原位,她攥着三姐的手,那手也软绵绵地成了橡皮。二姐哇哇地哭起来,哭着喊叫:“三妹呀三妹,你就这样走了啊……”
  大姐没有哭,也没有喊,她跪在三姐身边,抬起头来,望着围观的人。她的目光没有焦点,散漫而短浅。我听到她叹了一口气,看到她随便地往后一伸手,揪下了一朵鸡蛋那么大的紫红色绒球花儿。她用那朵庄重柔软的花,擦拭着三姐鼻孔里渗出的血,擦拭完鼻孔擦拭眼角,擦拭完眼角擦拭耳朵。把流血的窍孔擦拭完了,她便把那个紫花球儿举到自己面前,用尖尖的鼻子,翻来覆去地嗅,嗅着嗅着,我看到她的脸上现出了古怪的莫须有的笑容,她的眼睛里闪烁出了只有陶醉在某种境界里的人才能有的光彩。我模模糊糊地感觉到,鸟仙的超凡脱俗的精神,正在通过那紫红色绒球花儿,转移到上官来弟身上。
  最让我关心的六姐,分拨开围观的人群,慢腾腾地走到三姐的尸首旁边,她没有下跪,也没有哭叫,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双手拧着辫子梢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姑娘。但她已是个体态丰满的大姑娘了,她的头发黑油油的,屁股高高地翘着,好像在尾骨那儿,高擎着一根华丽的红毛尾巴。她穿着一件二姐招弟送给她的白绸旗袍,旗袍的下摆开叉很高,闪出了修长大腿的一线。她打着赤脚,小腿上留着一些被茅草锋利的叶片划出的红道道,旗袍的后面,留着揉烂了的青草和野花污染的痕迹,红的斑斑点点,绿得如皴如染……我的思绪跳跃着又钻进了那片轻柔地覆盖着她与巴比特的云里,狗尾草……毛茸茸的尾巴……我的眼睛,像两只吸血的虻虫,叮在了她的胸脯上。上官念弟高高的乳房,樱桃样的乳头,被白绸旗袍夸张地突出了。我的嘴巴里蓄满了酸溜溜的口水。就从那一时刻开始,只要看见了俊美的乳房,我的嘴巴里就蓄满口水,我渴望着捧住它们,吮吸它们,我渴望着跪在全2018世界杯投注的美丽乳房面前,做它们最忠实的儿子……就在那突出的地方,白绸记录下一片污渍,像是狗的涎水。我心中如刀绞般痛苦,我等于目睹了美国佬巴比特咬我六姐乳头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画面。那个狗崽子湛蓝的眼睛仰望着六姐的下巴,而六姐的双手却温存地抚摸着他金灿灿的大脑袋。就是这双手曾经那么凶狠地打过我的屁股,而我不过是轻轻地撩拨她,而他却在咬着她。这种邪恶的痛苦使我对于三姐的死相当麻木。二姐的哭泣让我感到心烦意乱。而八姐的哭声却像天籁的声音,让人缅怀起三姐生前的绚丽和三姐生前令树弓叶落、地摇天移、鬼泣神惊的卓尔不群的行径。
  巴比特往前走了几步,我更近地看到他那双鲜嫩得令我极度不快的红唇,和他红扑扑的、被一层白色的茸毛覆盖的脸。他的白睫毛、大鼻子、长脖子都让我不愉快。他摊开双手,仿佛要送给我们什么东西似的,对着我们说:“太遗憾了,太遗憾了,这是我想象不到的……”他怪腔怪调地说了一些我们听不明白的洋文,又说了几句我们听得懂的汉语:“她是幻想症,她幻想自己是鸟,但她不是鸟……”
  旁观的人开始议论,我猜到他们议论的内容一定与鸟仙与鸟儿韩有关,也许还牵扯进上几句哑巴孙不言,或者还涉及到那两个孩子,我不想逐句去听,也无法逐句听,我耳边嗡嗡响,飞舞着几只土蜂,岩壁上有它们巨大的土巢,土巢下蹲着一只野狸子,野狸子面前摆着一只土拨鼠。土拨鼠前肢格外发达,身体肥胖,眼睛细小,紧凑在一起。郭福子,村里的神汉,会扶乩,能捉鬼,长着两只紧靠鼻梁的滴溜溜转动的小眼睛,外号“土拨鼠”。他从人群里出来,说:“舅老爷,人已经死了,哭是哭不活的,大热的天,紧着抬回去吧,盛殓起来,让她人土为安吧!”
  他根据哪条裙带称呼司马库为“舅老爷”?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谁知道。司马库点点头,搓搓手,说,“妈的,真是扫兴。”
  “土拨鼠”站在我二姐背后,转着小眼,仿佛满心悲痛地说:“老舅奶奶,人已经死了,还是顾活人,您双着身,哭坏了身子,那可了不得。再说了,老姨奶奶是人吗?她压根儿就不是人,她原本是百鸟仙子,因为啄了西王母的蟠桃,被贬到人间的,现在,她的期限到了,自然是要回归仙位了。你们说,大家伙都大眼小眼地看着的,她从悬崖上往下落时,与天地同醉共眠的状态,轻飘飘落地,肉身凡胎,哪有这般酣畅淋漓?……”“土拨鼠”天上人间地说着,把我二姐拉起来。二姐断断续续地说:“三妹,你死得好惨啊……”
  “行啦,行啦,”司马库不耐烦地对二姐挥挥手,说,“别哭了,像她这样的,活着受罪,死了成仙。”
  二姐道:“都怨你,搞什么飞人试验!”
  司马库道:“我不是飞起来了吗?这种大事,你们妇道人家不懂。马参谋,安排几个人,把她抬回去,买棺木盛殓。刘副官,收伞,上山,我跟巴顾问再飞一次。”
  “土拨鼠”把二姐扶起来,很威风地对着人群说:“大家都来帮帮忙。”
  大姐还跪在那儿嗅花,沾着三姐血味儿的花。“土拨鼠”说:“大老姨奶奶,您也别伤心了,三老姨奶奶归了位,大家都该高兴……”。
  “土拨鼠”话没说完,大姐便抬起头,神秘地微笑着,盯着“土拨鼠”。“土拨:鼠”呜噜了几句,没敢再说,匆匆钻进了人堆。
  上官来弟举着紫红色的花球儿,笑着站起来,跨过鸟仙的尸首,盯着巴比特,扭动着腰肢在晃荡荡的黑袍里。她的体态动作是那么焦灼,被尿逼着一样。她扭扭捏捏地走了几步,扔掉花球儿,扑到巴比特身上,搂着他的脖子,身体紧贴到他身上,嘴里呢呢喃喃地,像高烧呓语:“……死了呀……熬死了……”
  巴比特好不容易才从她怀里挣脱出来。他满脸是汗,洋文和土语混杂着往外冒:“……不要……我爱的不是你……”
  大姐像条红了眼的狗,满口的淫言浪语,挺着胸脯,往巴比特身上扑。巴比特笨拙地躲闪着她的攻击,三躲两躲,竟然躲到了六姐背后,六姐成了他的屏障。
  六姐并不愿意成为他的屏障。六姐像一只要甩掉自己尾巴上被恶作剧的男孩拴上了铃铛的小狗,不停地转着圈。大姐跟着六姐转。巴比特弓着腰,跟着六姐的屁股转。她们转呀转呀,转得我头晕目眩。我的眼前晃动着撅起的屁股、进攻的胸膛、光滑的后脑勺子、流汗的脸、笨拙的腿……眼花缭乱,心里犹如一团乱麻。
  大姐的吆喝、六姐的叫喊、巴比特的喘息、观众的暧昧的眼神。士兵们脸上油滑的笑容,咧开的嘴,颤抖的下巴。排着一字纵队,由我的羊带头,拖着蓄满奶汁的奶袋子,懒洋洋地自行回家的羊群。亮晶晶的马群和骡群。惊叫着的鸟,在我们头上盘旋,野草丛中肯定有它们的卵或是幼鸟。倒霉的草。被踩断脖子的野花。
  放荡的季节。二姐终于扯住了大姐的黑袍子。大姐拼命往前挣着,两只手伸向:巴比特。她的嘴里嚷出了更加令人脸红的下流话。那件黑袍撕裂了,闪出了肩膀和脊背。二姐纵身上前,打了大姐一个耳光。大姐停止了挣扎,嘴角上挂着一些白色的泡沫,眼睛直呆呆的。二姐连续不断地扇着大姐的脸,一掌比一掌有力。一股黑色的鼻血从大姐的鼻孔里蹿出来,她的头像葵花的盘子垂在胸前,随即她的身体也往前栽倒了。
  二姐疲倦地坐在草地上,大声地喘息看,好久。她的喘息声变成了哭声。她的双手有节奏地拍打着膝盖,好像为自己的哭声打拍子。
  司马库脸上是盖不住的兴奋表情。他的眼睛盯着大姐裸露的脊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的双手不停地搓着裤子,仿佛他的手上沾上了永远擦不掉的东西。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