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乳肥臀》第06章,莫言-名著小说在线阅读-读书369 - 2018世界投注网
 读书369 >> 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名著 >> 莫言作品集 >> 丰乳肥臀>>正文
第06章

第06章

 

  醉醺醺的樊三不满地嘟哝着走进上官家大门。
  “日本人就要来了,你家的驴,真会挑时辰!怎么说呢,你家的驴,是我的种马日的,解铃还得系铃人。上官寿喜,你的面子不小哇,屁,你有什么面子?我全看着你娘的面子。你娘跟我……哈哈……她给我打过切马蹄的铲子……”
  上官寿喜一脸汗水,跟在满嘴胡言乱语的樊三身后。
  “樊三!”上官吕氏吼一声,“你个杂种,尊神难请啊!”
  樊三抖擞精神说:“樊三到!”
  看到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产驴,他的酒意便去了一半。“啊呀,都成这模样了!为什么早不叫我?”他扔下肩上的牛皮兜子,弯下腰去,摸摸驴耳朵,拍拍驴肚皮,又转到驴后,拽拽那条从产道里伸出来的骡腿。他直起腰,沮丧地摇着头,说:“晚了,完了。去年你儿子牵驴来配种时,我就对他说,你家这头蚂蚱驴,最好用驴配,他不听我劝,非要用马配。我那匹大种马,十足纯种东洋马,一个马蹄,大过你家驴头。我家的种马一跨上去。你家的驴就瘫了,简直是大公鸡踩麻雀。也就是我的种马,调教得好,闭着眼日你家的蚂蚱驴,要是换了别人家的马,哼,怎么着?难产了吧?生骡子的驴不是你家这驴,你家的驴只能生驴,生蚂蚱驴……”
  “樊三!”上官吕氏打断他的话,恼怒地说,“你还有完没有?”
  “完了,说完了。”他抓起牛皮兜子,抡上肩头,恢复醉态,歪歪斜斜,欲往外走。
  上官吕氏扯住他的胳膊,说:“老三,就这样走了?”
  樊三冷笑道:“老嫂子,没听到福生堂大掌柜的吆喝?村里人都快跑光了,驴要紧还是我要紧?”
  上官吕氏道:“老三,怕我亏了你是不是?两壶好酒一个肥猪头,亏不了你,这个家,我做主。”
  樊三看看上官父子,笑道:“这我知道,你是铁匠家掌钳的,光着脊梁抡大锤的老娘们,全20182018世界杯投注杯体育投注就你一个,那劲头儿……”他怪模怪样地笑起来。
  上官吕氏拍他一掌,道:“放你娘的臊,三,别走,怎么说也是两条性命,种马是你的儿,这驴就是你的儿媳妇,肚里的小骡,就是你孙子。拿出你的真本事来,活了,谢你,赏你;死了,不怨你,怨我福薄担不上。”
  樊三为难地说:“你都给我认了驴马亲家了,还叫我说啥?试试吧,死驴当成活驴医。”
  “这就对了。三,别听司马家大疯子胡吣,日本人来干啥?再说,你这是积德行善。鬼都绕着善人走。”上官吕氏说。
  樊三解开牛皮兜子,摸出一瓶绿油油的东西,道:“这是我家祖传秘方配成的神药,专治牲畜横生竖产,灌上这药,再生不下来,孙悟空来了也没治了。爷们,”
  他招呼上官寿喜,“过来帮个手。”
  上官吕氏道:“我来帮你,他笨手笨脚。”
  樊三道:“上官家母鸡打鸣公鸡不下蛋。”
  上官福禄道:“三弟,要骂就直着骂,别拐弯抹角。”
  樊三道:“生气啦?”
  上官吕氏道:“别磨牙啦,说,怎么着弄?”
  樊三道:“把驴头搬起来,我要给它灌药!”
  上官吕氏叉开腿,憋足劲,抱着驴脖子,把驴头抬起来。驴头摆动,驴鼻孔里喷出粗气。
  “再抬高点儿!”樊三大声说。
  上官吕氏又用劲,鼻孔里喷出粗气。
  樊三不满地说:“你们爷俩,是死人吗?”
  上官父子上来帮忙,差点儿踩着驴腿。吕氏翻白眼。樊三摇头。终于把驴头高高抬起。驴翻着肥厚的唇,龇出长牙。樊三把一只用牛角磨成的漏斗插进驴嘴,将那瓶绿油油的液体灌了进去。
  上官吕氏喘粗气。
  樊三摸出烟袋,装了一锅烟,蹲下,划着洋火,点烟,深吸一口,两道白烟从他的鼻孔里喷出。他说:“日本人占了县城,把张唯汉县长杀了,把张唯汉县长的家眷奸了。”
  上官吕氏问:“又是司马家传出来的消息?”
  樊三道:“不是,是我的拜把子兄弟说的,他家住在县城东门外。”
  上官吕氏道:“十里路没真信儿。”
  上官寿喜道:“司马库带家丁到桥头上布火阵了,看样儿不会假。”
  上官吕氏愤怒地看着儿子,道:“正八经的话你一句也听不到,歪门邪道的话你一句也落不下。亏你还是个男人,是一大群孩子的爹,你脖子上挑着的是颗葫芦还是个脑袋?你们也不想想,日本人不是爹生娘养的?他们跟咱这些老百姓无仇无怨,能怎么样咱?跑得再快能跑过枪子儿?藏,藏到哪天是个头儿?”
  在她的教训下,上官父子低着头不敢吭气。樊三磕掉烟锅里的灰,解嘲地干咳几声,说:“还是老嫂子目光远大,看事透彻。您这么一说,我这心里也踏实了不少。是啊,往哪儿跑?往哪儿藏?人能跑能藏,可我那匹大叫驴、那匹大种马,都像大山一样,如何藏得住?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去它娘的,不管它,咱先把这小骡子折腾出来再说。”
  上官吕氏欣慰地说:“这就对了!”
  樊三脱掉褂子,紧紧腰带,清清嗓子,像即将登台比武的武师一样。上官吕氏满意地频频点头,嘴里唠叨着:“三,这就对了;这就对了,老三。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接下骡子,我多给你一瓶酒,敲着锣鼓给你扬名去。”
  樊三道:“都是屁话,老嫂子,谁让你家的驴怀着我家的种呢?这叫包种包收,一包到底。”他围着驴转了一圈,扯扯那条小骡腿,咕哝着:“驴亲家,这是一道鬼门关,你也赌口气,给三爷我长长脸。”他拍拍驴头,说,“爷们,找绳子,找杠子,把它抬起来,让它站立,躺着是生不出来的。”
  上官父子望着上官吕氏。
  上官吕氏说:“照你三爷说的办。”
  上官父子拿来绳子和杠子。樊三接过绳子,从驴的前腿后穿过去,在上边打了一个结,用手提着,说:“穿杠子进来。”
  上官福禄把杠子穿进绳扣。
  “你到那边去。”樊三命令上官寿喜。
  樊三说:“弓腰,杠子上肩!”
  上官父子对着面,弓着腰,杠子压在肩头。
  “好,”樊三说,“就这样,别急,我让你们起,你们就起,把吃奶的劲儿给我使出来,成败就这一下子。这驴,经不起折腾了。大嫂子,你到驴后帮我接应着,别把小牲口跌坏。”
  他转到驴后,搓搓手掌,端起磨台上的豆油灯盏,将一盏油全倒在手掌上,搓匀,吹一口气。然后,他试探着把一只手伸进驴的产道,驴蹄子乱弹。他的一只胳膊都伸了进去,他的脖子紧贴着那只紫色的小骡蹄子。上官吕氏不转眼珠地盯着他,嘴唇索索抖颤。
  “好,”樊三瓮声瓮气地说,“爷们,我喊一二三,喊三时猛劲儿起,别孬种,要命的时刻塌了腰。好,”他的下巴几乎触在驴腚上,深深地伸进驴的产道里的手,似乎抓住了什么,“一——二——三呐!”
  上官父子嗬嗨一声吼,表现出难得的阳刚,猛地挺直了腰,借着这股劲儿,黑驴身体侧转,两条前腿收回,脖子昂起,两条后腿也侧转过来,蜷屈在身下。樊三的身体随着驴转,几乎趴在了地上。看不到他的脸,只听到他喊:“起呀,起!”
  上官父子踮起脚尖,猛往上挣。上官吕氏钻到驴腹下,用背顶着驴腹;驴吼叫一声,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光溜溜的东西,伴随着血和粘稠的液体,从驴的产道里钻出来,先落在樊三的怀里,然后滑落在地。
  樊三掏出小骡驹嘴里的粘液,用刀子切断脐带,挽了一个疙瘩,把它抱到干净的地方。讨了一块干布,揩着它身上的粘液。上官吕氏眼含泪水,嘴里念叨着:“谢天谢地谢樊三,谢天谢地谢樊三……”
  小骡驹抖抖颤颤站起来,随即跌倒。它的毛光滑如绸,嘴唇紫红,宛若玫瑰花瓣。樊三扶起它,道:“好样的,果然是我家的种,马是我的儿,小家伙,你就是我孙子,我是你爷爷。老嫂子,熬点儿米汤,喂喂我的驴儿媳吧,它捡了一条命。”

返回目录

2018世界投注网